替身 第三十九章

  「……雁南……雁南老谈他……我不想听……」
  「不想听?是不是因为害怕?」
  「唔,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忘不了他……害怕雁南……喜欢上他……」
  「为什么要忘记他?」
  「……不想再尝一遍……九十五天……的滋味……」
  她声若游丝,终至唇不再翕动。意识迷离间,有人不停摩挲她的面颊和颈项,手势轻柔无比,还不时贴吻她的唇,一次又一次,因为极度温柔,雁西不由自主偎靠过去,那双手将她安稳地环抱住,让她沉睡在一个熟悉温暖的胸怀里。
  彻底的熟睡,不再难眠。她苏醒在夕阳西下时分,双眼一掀开,房里除了她,别无他人,但吻和拥抱如此真实,她像是作了一场春梦。
  朝右一望,床头柜上有一杯水,满满的水,旁边一张便条纸,上面两行字——
  多喝水,别再吃药,你的忧虑不会成真。
  她大为惊骇,跳下床,寻到一楼厨房,抓了个服务生问:「今天有人找我?」
  「冯姐,你没事吧?」服务生凑近她,悄声道:「那个帅哥上楼去待了一个下午,你不知道吗?」
  「你们让他上楼?」
  「他不是你男朋友吗?而且大家都很忙,顾不了他啊。」服务生一脸无辜。
  雁西走回卧房,懊恼地搔乱了头发。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浑浑噩噩了几天,她的失眠症终于露出一点曙光,因为雁南决定搬出去独居。
  「姊,我们作息不一样,同一张床你又老是翻来覆去睡不好,彼此干扰,而且我的书好几箱都从国外寄回来了,需要一间大一点的房间存放,我们不能再像小时候一样窝在一起了。」雁南苦恼地解释。
  无论什么样的理由,雁西都不反对。起居室和卧房对两个成年女人而言的确太局促,雁南也早就习惯独立;重点是雁西的耳根得到了清静,她又将重获平静的生活,一种努力就看得到结果的生活。
  雁南一搬走,雁西立刻重执掌厨工作;她恢复了灵感,推出了几种特别菜色,每天埋首在厨房里研究新食材,统计顾客喜好。打烊时间一到,马上熄灯关门,绝不耽搁。有了充分的休息,她忙碌得有声有色,只有在接到了雁南那通电话,她明亮的心情才稍微波动了一点。
  「姊,大后天店里公休,刚好是我们公司的年度活动晚会,你一定要来。听同事说,每年大家玩得很疯狂,今年轮到江莉的部门表演,一定很有意思,要不要我去接你?范大哥说他传了简讯邀请你了,你都没响应——」
  「不要来接——」雁西脱口拒绝,「我自己去,我知道怎么走。」
  范君易胡涂了,她当然不会去。他新居酒会当日,公司八成的人都见过她以女友之姿出现,再度出席盛会,不正好成了焦点?
  只烦恼了半天,雁西就把这项邀请抛在脑后;当天现场必然气氛热烈,谁有空闲挂心她何时出现?
  保险起见,公司年度活动这一日,从傍晚开始,雁西便关了手机,空荡荡的店面,寂静无声。她启亮了厨房灯,打开音响,着手做了几样简单的小菜,因为不赶时间,她不慌不忙地做,不慌不忙地尝。吃了一半,忽然感到无趣,想到了一样好东西,转身从干货贮藏柜底下翻找出一个棕色小酒坛。她抱起酒坛,放在料理台上,拿出工具,撬开软木塞,浓郁酒香顿时扑鼻,她兴奋地低喊:「成功了!」赶紧斟了一小杯酌饮,酒液入喉滑顺,滋味比想象中美妙。
  连饮两杯,肩后忽然响起两声轻笑,接着手中的酒杯被另一只突如其来的手夺去。雁西惊骇地往旁退避,一回头,范君易好端端站在前方冲着她笑,还把杯里的剩酒喝完,舔了舔嘴,皱眉道:「太甜了,这酒。」
  「你怎么进来的?」她摸不着头脑地往店门探看,吃惊地瞪着他。
  「我有钥匙啊。」他把一串钥匙放在台面上。
  「这不是我给雁南的那把?」她认得那串吊饰。
  「是啊,她借给我的。」
  「她在搞什么——」她突然噤声,看了看他,「你都跟她说了?」
  「还用我说?你不都让她知道了?」他耸肩。
  「——我哪有?」
  「你成天魂不守舍,又失眠又吃药的,她这么聪明,还猜不透吗?」
  雁西颓下双肩,从范君易手里夺回杯子,自顾自坐了下来,又斟了杯酒道:「那跟你没有关系,你快回公司去吧,我习惯安静,不喜欢太热闹,我说真的。」
  「我知道你喜欢安静,所以在山上时才能整天在屋里不吭声也行。」他也拉了张椅子,与她对坐。
  「不吭声是因为那时你不喜欢说话。」她看着他,「如果你想说,我也会陪你说,老太太都付了钱了不是吗?」
  「老太太并没有付钱让你喜欢我。」
  她静了一会,「所以我真不称职,不是吗?」她又啜飮了一口。范君易说得对,这酒是太甜了。
  「如果能花钱雇用你,让你一辈子都在我身边,你想开价多少?」
  她愣怔了一瞬,「你这是做什么?」
  范君易长叹一口气,「讨你欢喜可真不容易。你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自己来,把自己和家人照顾得好好的,想献殷勤都无处着手。雁南一直是你付出最多关爱的人,你最宝贝的不就是她吗?为了讨好你,我费了一番功夫让她快速进入工作状况,打破我的原则干涉人事,为她安插职位,还得让团队心无芥蒂地接纳她,没想到你还是不领情,连晚上那晚碗汤也不施舍了——」
  她大为震惊,「我以为是因为雁南优秀你才网罗她——」
  「她很好,但这一行的天才比比皆是,我见多了,没那么容易惊艳。」
  雁西垂下眼,捻着杯子说不出话来。
  「雁西,你都让我被朋友笑话了,卖个面子,接受我吧。还是你想让我吃闭门羹九十五天才能消气?」他接过她手上的杯子,也喝了一口。
  「你是怕人笑话才来的么?」
  「我是怕你铁了心拒绝我,然后嫁给莫名其妙的人。我们没必要老在做后悔莫及的事吧?」他郑重凝视她,「我从没把你当作替身,你就是你,我爱的就是你这个人,一直都是。你从前说过,只想简简单单去爱一个人,没有其它因素干扰;经过了这许多,我也想对你说,我就只简简单单爱着你,请你相信。」
  对望良久,在眼眶湿热那一秒,雁西转身离开,添了一碗饭,取了一双筷子,放在范君易面前,「饿了吧,今天就几样小菜,将就一点。」
  「还有酒。」他咧嘴笑。
  「太甜了,这是我第一次自己酿的水果酒,甜度没抓好。」
  「雁西,你到底还会什么?」他一脸不可思议。
  「让你爱上我。」
  雁西是让床边电话给吵醒的。
  一声接一声不绝于耳,她努力挣扎了一会,睁不开眼,伸手在床头摸索了一番才抓到电话筒,凑耳喂了一声,电话那头立刻哇啦哇啦喊起来:「不会吧?冯姐你到底在干什么?都几点了还在睡?店门也不开,送菜的把菜堆在门口没人收,怎么搞的十点了,今天到底做不做生意啊?」
  听完对方一串喳嚷,雁西猛然醒神,来电的不是她的外场员工吗?
  「我下去,我这就下去——」
  挂完电话,她随手一掀被,忍不住喊了一声,棉被底下,一只男性手臂横在她的腰上,大腿跨在她的下半身上,可想而知,她和身后的男人皆一丝不挂。
  她捂住嘴,几秒内全都想起来了,那激烈的拥吻,竟夜的缠绵,销魂的画面……大吃一惊,她为何如此大胆,让范君易对她予取予求,还让他过夜?
  是那坛酒。他们俩把一坛酒都给喝光了,像吸了笑气一样整夜都在笑。
  她慌忙摇醒他,「快起来,完了完了,他们都在门口,我该怎么解释——」她跳下床,匆促穿上衣物,随意拨弄头发,就要冲出房门,刚下床的范君易一把拉回她,两下又脱除了她的恤衫,她忙掩住胸口,「大白天你还想干什么——」
  「衣服穿反了。」他镇定地替她套回上衣,「我想干什么也是晚上的事了。」
  雁西红了脸,不想搭理他,正要走出去,又回过头,为难地问:「待会你要怎么走出去?」
  他笑了笑,吻了她的额角一下,「光明正大的走出去。」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最近网站增加了新的验证功能,请大家放心使用下边的验证功能,如果无法点击到下一页,可以刷新页面再试一次,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微信号:legumcyhk
股票交易实战系列之炒股利润的来源
豆豆小说:www.ddshu.net ;  02:www.dd234.net ;  03: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美股交易 - 豆豆小说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