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抢当爸 第二十章

  刚刚在急诊室由于情况紧张,她没有多加留意,但现在刘羽瑄的情况稳定下来了,她这才有时间好好打量一下顾延凯。
  论外表,他变化不大,倒是举手投足间气度沉稳多了,气质亦是。车祸前的他给人很强烈玩世不恭的感觉,但现在的他并不会。
  东方荷洵闭上眼,用她来自家族遗传的灵力细细感受着……
  不一样了。
  他整个人的灵魂气场颜色很稳重,跟她先前所卜的卦象相呼应,表示她猜对了,眼前的这个顾延凯皮相没变,但灵魂已经不是原来的顾延凯了。
  她睁开眼,眼底闪过一丝担忧,趁刘羽瑄熟睡后走到顾延凯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到外头去,她有话要说。
  顾延凯有感受到来自东方荷洵强烈的打量目光,但他并不在意,眼前他最在意的,只有刘羽瑄跟她肚子里的小宝贝。
  他随着东方荷洵走出病房,东方荷洵知道他担忧刘羽瑄,也没打算走远,就在病房外的走廊开口了。
  她也不怕刘羽瑄万一醒来后会听见,反正这事好友迟早要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是谁,用什么方法来到这里,但你对羽瑄很好,我可以感觉得出来你是真心的爱着她,比起之前的混蛋顾延凯,你好太多了。」东方荷洵开门见山的说,继而顿了顿,板起脸孔,一派冰冷严肃。
  「但我还是要警告你,绝对绝对不要负了羽瑄,要不然……我还是有法子治得了你的。」她语出威胁。
  顾延凯一点都不在意被威胁,他知道东方荷洵是真心为了刘羽瑄好,他很感动也很替妻子开心,有着这么一个好朋友。
  「你放心。」他也不多解释,只说:「前一世我已有所遗憾,在这一世我若负了羽瑄,不用你料理我,我会先了结我自己。」
  东方荷洵颔首,有他这句话,一切都足够了。
  【第十章】
  无独有偶的,不仅仅是东方荷洵算出来顾延凯非之前的顾延凯,李如岚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她不甘心本来把她当公主的顾延凯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辱嫌弃她,甚至跟刘羽瑄重修旧好,心头早就愤恨难平。
  后来又想,为什么顾延凯发生车祸前后的差异那么大,莫非是刘羽瑄在照顾他的其间用了什么阴招,才让顾延凯像中了蛊般,从此只对她一个人死心塌地?
  为此,李如岚透过朋友的朋友得知一个据说是大师级的人物,目前人在云南的山中修行,她砸下重金,千里迢迢从台湾飞到大陆再舟车劳顿到云南,就只为见大师一面。
  想想也是因缘巧合,李如岚所见的这位大师,姓欧阳,单名一个阴字。欧阳家族跟东方家族追溯其祖先原来有联系,只是早就失和,其后各自发展,而失和原因就出在两大家族对于命运有着分歧的看法。
  东方家族强调顺应自然天命,认为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他们虽是灵感师,可以透视过去跟未来,但千万不可为了钱财或是权势而妄想去更改天命法则;但欧阳家族则不然,他们的大家长认为,既然上天赋予他们这种天赋跟能力,为何他们不能好好的利用?想要生存下去,想要家族强大,可不是靠几个算命的小钱就可以过活的,他们同时也认为逆转天命才是灵感师最大的成就。
  李如岚见到欧阳阴,先奉上一百万的见面费用,然后递上顾延凯的生辰八字。
  欧阳阴蓄着一头及腰的长发,看不出实际年纪,表情冷鹫,令靠近他的人总会忍不住打颤。
  他看了顾延凯的生辰八字,掐指一算。
  「这人已因车祸意外离世,你拿他的生辰八字做什么?」欧阳阴看着李如风等她回答。
  「离世?你是说他死了?没有,他还活得好好的,只是个性跟发生车祸前大不相同,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欧阳阴听了以后,先是沉默一两秒,接着卜了个卦,然后嘴角冷冷的扬起,「死了的人又获得重生,执念跨越时代,这个顾延凯已经不是原来的顾延凯,他的身躯被外来的魂魄占据了。」
  「什么!」李如岚听了惊跳起来。
  虽然大师所说的话很论异也很吓人,但她信了,因为顾延凯车祸前后的个性实在差太大了,完全是不同人。
  「那原来的顾延凯呢?」
  「死了。」欧阳阴冷冷的回答。
  「大师您的意思是,原来的顾延凯回不来了吗?我可以花钱请您作法,把原来的顾延凯给唤回来,把这个鸠占鹊巢的顾延凯给踢走吗?」李如岚急切的问。
  「我说他死了。」欧阳阴的口气充满不耐。「已经死了的人,就算你给我再多的钱,也回不了魂。」
  李如岚本来要回呛欧阳阴说「你这算哪门子的大师」,但想想又忍了下来。
  原来那个把她当成公主宠的顾延凯已经死了……李如岚好恨,在这当下才惊觉自己对顾延凯是有感情的,所以她恨,恨极了现在鸠占鹊巢的「顾延凯」,要不是他的移魂,原来的顾延凯也不会死。
  是现在的「顾延凯」逼死了她所爱的人,她要替他报仇!
  还有刘羽瑄,不过是个穷酸女,凭什么得到幸福?!既然她得不到所爱的人,那么她也要让对方感受到失去所爱的痛苦。
  「欧阳大师,我出一千万,请您到台湾去帮我收拾那个占据顾延凯身体的孤魂野鬼!」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她这样也不算杀人,因为对方早就死透了,不是吗?
  欧阳阴在李如岚的安排下飞到台湾,住进李家位于金山隠密的别墅里,可大师人是来了,要抓到顾延凯才是难事。
  要从一个肉身中驱赶出灵魂不是随意念念咒语就能完成的事,必须开坛施法,需要肉身的血,也需要那个灵魂就在身边才能成事。
  于是,李如岚又花钱找了两个人,要他们去将顾延凯给绑到别墅来。
  这看似简单其实是件难事,顾延凯在现代虽然已没有武功,但身强体壮,且有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习惯,一般人想要近他的身很难,更何况是要将他绑回去。
  一两次失败后,李如岚气急败坏,大骂他们没用,若是抓不到顾延凯,她请了欧阳大师来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后来李如岚灵机一动,心忖既然没办法接近顾延凯,那么抓刘羽瑄来也一样。顾延凯那么在意刘羽瑄,再加上她现在怀了他的小孩,以她来威胁顾延凯,让他自己到别墅来,那就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李如岚弹弹手指头,觉得自己实在太聪明了。
  而且,若当着刘羽瑄的面跟她说,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不是顾延凯,而是个不知道从哪里移魂过来的野男人……哈,她倒要看刘羽瑄那个女人能得意到几时?
  与此同时,顾延凯也感到疑惑,他来到这时代后除了李家以外并没有得罪任何人,为何最近总有人想对他不利呢?
  对方到底是谁?意欲为何?
  顾延凯的反应慢了半拍,他一直不动声色,是因为以为对方是冲着他来,却没料到对方动不了他,却去动了刘羽瑄.
  当东方荷洵打电话给他,在电话里慌乱的说「羽瑄被绑走了」时,顾延凯随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夺门而出。
  等他见到东方荷洵,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
  顾延凯是担忧又紧张,但他极力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试着厘清整件事的经过一东方荷洵也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她跟刘羽瑄中午一起到附近的小餐馆吃饭,吃完走回博物馆的途中,忽然有辆厢型车停下挡住她们的去路,两个高大戴着口罩穿黑衣的男人迅速下车,一个制住她,一个强拉刘羽瑄上车。
  顾延凯听完以后脸色凝重,厢型车、戴口罩穿黑衣的男子,跟前些天试图绑他的人物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对方是针对他而来,只是抓不到他,才退而求其次找上刘羽瑄.他们应该是想利用刘羽瑄迫使他亲自上门,所以她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她是个孕妇,在这种惊魂未定的情况下,对她跟对孩子都很不好。
  「台湾治安虽没好到哪里去,但光天化日之下掳人也太没王法了。」东方荷洵要报警,却被顾延凯给制止。
  「……所以,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顾延凯将整个情况说给她听。
  「你有招惹到什么人吗?」东方荷洵问。
  顾延凯皱眉摇头,他移魂到这时代不过一年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得罪人也不容易,除了……李家父女。但这有可能吗?李如岚那个娇娇女或许难以吞下这口气,但为了这样就要掳人?
  顾延凯无须再想了,因为没多久他的手机便响起,打来的正是李如岚,他猜对了。

  【注】
  豆豆网VIP作品,所有作品均已完结。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刪除)。
  需完整完结请点这里咨询客服>>>

股票交易实战系列之炒股利润的来源
豆豆小说: www.ddd888.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美股交易
CopyRight © 2022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