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抢当爸 第七章

  在他的前世,人人贱商重士,可出生在商贾之家的他太清楚了,有着清贵的名声又如何?有听过饿死的秀才,却没看过饿死的商人。书读得好成了进士,也得想法子赚钱,当官一个月的俸禄少得可怜;但若当一个努力的商人,虽没名声,却可以让家人永远不必为吃穿用度发愁,生活的水准更是在一般平民之上。
  就连在宫里生存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便求救无门,只有死路一条。这点顾延凯太淸楚了,他也从来就不是淸靡太监。
  而现在他工作辞了,虽然从存款簿当中发现原主还挺有钱的,可光花钱不赚钱也不是办法。
  当不了科技人,他就必须靠自己的专长在这里赚钱,但该做什么好呢?他画得一手好丹青,可在现代,卖画好像没什么赚头,而且还得画家本人死了才会比较值钱;他的武艺很不赖,可以教人,但前提是还得先练回这身体没有的内力……
  顾延凯走着走着,一路思索,忽地感到头顶有湿意,原来是天公不作美下雨了,他索性到一旁骑楼躲雨,一看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家古董店前。
  这家古董店光看门面就感觉气势非凡,顾延凯挑高一边的眉毛,反正他工作辞了,闲着也无事,进去看看也好。
  在店员的注视下,顾延凯走马看花的绕了店内一圈,店里所有的古董都被放置在玻璃柜里,以显其珍贵与价值,但也许是前世古物珍品看太多了,把眼光都给看挑剔了,这古董店里的东西竟没有一样入得了他的眼。
  当顾延凯正准备走出古董店时,就在柜台旁的沙发区,见到一名高瘦、头发斑白的老人,正听着秃头肥胖的老板口沫横飞的介绍。
  他本来想绕道走出去,却耳尖的听到老板说出「汝窑」两字,顿时,他停下了脚步。
  汝窑是五大名窑之冠,瓷器为北方青瓷之首,产烧于北宋末年,金灭宋之后,汝窑也随之消亡,开窑前后不过二十年,由于时间短,传世品不多,故非常珍贵。
  前世的他曾拥有过两件汝窑瓷器,均被他很珍惜的收藏着,所以当他听到老板提起,便忍不住多注意,见秃头老板命其助理到内室的保险箱,将好不容易得到且珍藏的汝窑青瓷给拿出来。
  回想曾在书房里翻阅过的书籍,上头写着流传至今的汝窑真品只剩下百件不到,在国家博物馆的不算,就算是私人收藏的也不太可能转卖,因此他不免暗忖,这个秃头老板到底是从哪里获得汝窑青瓷真品的呢?
  没多久,助理捧出一个大方盒,老板命其小心的放置,自己更是轻手轻脚的像是对待命根子般,戴上手套拿出青瓷。
  结果顾延凯光是远远的一眼,便看出那汝窑青瓷是赝品。他其实不意外,这古董店里头陈列的古物都是普通货色,想来道老板的眼光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要不就是个奸商,专门骗骗那些不懂古董却又很爱买古董的人,好比那位头发斑白的老人家。
  秃头老板再度游说,开出的价钱让顾延凯的嘴角扯动了一下,以一个赝品而言,价格很高,但若是青瓷真品的话,价格就太低了。
  毕竟出身商家,他来到这时代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搞清楚现代通用的货币与价值。
  现在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秃头老板被骗了,买到假的青瓷却误以为获得珍宝;另外一种情况就是秃头老板摆明要骗客人……顾延凯认为是后者。
  秃头老板再怎么说都是在古董界打混,专业跟眼力是一定有的,若将真的汝窑青瓷开这种价格,他绝对是个笨到不能再笨的古董店老板。
  但瞧白发老翁直盯着瓷器沉吟,应该是被打动了……
  顾延凯看不下去,走向前。「那是个假货。」他鄙视的瞄了老板一眼,果然,对方的眼神心虚的闪了闪。
  「假货?」白发老翁瞪向老板。「钱老板你竟敢拿个假货来骗我?」
  他看起来脾气温和,很好欺负的样子,没想到这一瞪眼还挺有气势的,让老板额头冒出几滴冷汗。
  「喂喂,哪里冒出来不懂事的年轻人,这可是五大名窑之首的汝窑青瓷,你一口咬定是假货就是假货吗?你是鉴定师吗?若是的话我就服气。」
  「我不是鉴定师。」但顾延凯自认有不输给鉴定师的眼光,毕竟他前世所珍藏的古文物珍品可是满满一大仓库,而所看过、摸过的,更是数都数不清。
  老板心里松了口气,脸色难看的说:「去去去,不懂就别乱说,我可是会告你毁谤的,竟然说我卖假货。」
  「我没说你卖假货,你要自己对号入座我也没办法,我只有说那个青瓷是假的。你既是古董店老板,就是这行的专家,怎么会不知道汝窑青瓷曾在拍卖会上创下纪录,你开那种价钱若是真品,会笑掉人家的大牙。」
  顾延凯的话让老板当场脸色丕变,而老翁则是恍然大悟。
  「你你你……又知道拍卖会卖多少钱了?!」老板还想硬拗。
  顾延凯的记忆力惊人,他说出曾在书上看过,在各个国家拍资出的价格。
  「要是不相信你可以查一下,这些拍卖金额都有纪录的。」
  他几条列举下来,老板哑口无言,嘴角抽搐。
  白发老翁对老板怒目而视。
  「钱老板,我是信任你才跟你进行买卖,没想到你竟然利用我是新手而欺骗我?!今天要不是这个年轻人,我肯定被你给骗了!」他说完起身,准备走人。
  「苏总裁,对不起,我是一时鬼迷心窍……」
  老翁不理会钱老板的苦苦哀求,直接走向大门,他越过顾延凯之后走了几步,顿了一下回首。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我瞧你年纪轻轻的却很有眼光,不知道你是否有空陪我这个老人聊一下?」老翁出言邀请顾延凯。态度亲切有礼。
  顾延凯想想,反正工作辞了他也挺悠闲的,而且可以感觉对方很诚挚,于是就答应了。
  「我的车就在外头,走吧。」
  顾延凯陪老翁走到店外头,并不意外看到一辆看起来价值不菲、非常高级的房车缓缓驶来,且有司机下车替他们开车门。
  他之所以不意外,是因方才老翁听到古董店老板所开的价格时,眉头竟然连动一下都没有,可见财力之雄厚。
  顾延凯陪老翁上车,并自我介绍,说完后对方道——
  「年轻人,你很好,态度不卑不亢,眼神也充满自信,是个聪明又稳重的人,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多见了。」
  「谢谢。」得到老人家的称赞,顾延凯没有骄傲的神色,态度谦虚,老翁对他的印象又更好了。
  不一会儿,他们回到老翁位于北市昂贵地段巷弄间的隐密豪宅。
  「我姓苏,苏志豪,你可以喊我一声苏老,之前是某家金控公司的负责人,每天在钱堆里打滚,后来打滚烦了,去年把位置让给儿子,准备好好享福……」苏老边走边滔滔说着。
  顾延凯一路跟随,眼睛默默的观察着,苏老的寓所没有布置得金碧辉煌,真正有品味的富豪,确实是不张扬、不炫富的。
  他们来到地下室,苏老停在一扇玻璃门前,将手掌放到一旁的感应器上,随后玻璃门往两侧开启。
  「来来,你来看看我最近的战利品。」苏老不吝啬分享自己的收藏。
  原来苏老是最近才迷上古玩,在古董界是新手一个,以他的财力其实大可一声令下,就会有专业人士来帮他打理,偏偏他觉得不自己寻宝的话,哪有什么乐趣可言?
  听完苏老的话,顾延凯颇为赞同,他莞尔一笑。
  苏老的收藏很杂,从字画到古瓷或是玉器、铜器什么都有,可见还没有摸索出自己的最爱,不过新手入门,这样也是正常的。
  顾延凯陪着苏老细细的看了一圈,有些古玩让他兴致盎然,有些则是皱起眉头。
  「如何?」苏老问。
  「不错,只有几个差了些。」以新手而言,苏老的眼光跟手气算是不错,许是财力雄厚的缘故,珍藏的古物都颇有价值,仅有几样普通了些,倒是没有赝品。
  苏老听完顾延凯的指教后,松了口气,老脸上有满足跟一丝得意。
  「哈哈,看来我的眼光也没有太差。」苏老也庆幸自己的好运。「头一回遇到个胆大敢骗我的,就被你撞见识破,真是太谢谢你了。」
  苏老拍拍顾延凯的肩,带他来到一旁的沙发区,按钮吩咐佣人送上他所爱的武阳春雨茶。
  「来,喝喝看,保证你会喜欢。」
  顾延凯小小的轻啜一口,让茶汤暂时在嘴中逗留一下才入喉。「好茶,唇齿留香。」
  苏老笑得更开怀了。「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是个识货的。现在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有兴趣在我身旁当个古玩顾问吗?」

  【注】
  豆豆网VIP作品,所有作品均已完结。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刪除)。
  需完整完结请点这里咨询客服>>>

股票交易实战系列之炒股利润的来源
豆豆小说: www.ddd888.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美股交易
CopyRight © 2022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