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抢当爸 第四章

  「正好,我也有话想说。」顾延凯坐下拍拍身旁的座位。
  「老婆,来,坐。」既然有话要谈,就坐下来好好谈,他不喜欢她站得离自己远远的,眼神跟动作都带着防备。
  「老婆……」顾延凯对刘羽瑄露出个讨好的笑容,还喊得很亲密肉麻。
  刘羽瑄差点鸡皮疙瘩掉满地。
  「我有话要跟你说。」她开门见山道。本来她欲等他的记忆恢复些再提离婚一事,可刚刚在医院见到重新露脸且一脸欢喜得意的李如岚,她不禁心忖自己干么替人家照顾未来的老公,于是就打算马上提了。
  「正好,我也有话想说。」顾延凯坐下拍拍身旁的座位。
  刘羽瑄不习惯顾延凯对她那么好,更不想坐在他身边,她在单人沙发上落坐,这距离很适合跟他谈判。
  「你想说什么?」
  啊,他对她开门见山的说话法是很佩服的,直截了当,但他又对她所坐的位置很不喜欢,这样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远了。
  没关系,山不就我,我就山。
  顾延凯厚着脸皮,屁股一挪就坐到刘羽瑄身旁的位置,接着他手一抓,就把她的柔荑给握进掌心里。
  「瑄,我丧失了一些记忆,好多事都记不得了,你可否提点我一下。在我发生车祸前,我是不是对你不好?有哪些地方对不起你了?」
  刘羽瑄雏眉,想把手给抽回来,无奈顾延凯握得死紧,就是不让她收手。
  「顾延凯,你少恶心了,我不吃你这一套。」刘羽瑄知晓顾延凯除了心头的李如岚之外,对于别的桃花也是来者不拒,他的嘴巴向来又甜,很多女人都吃他这一套。
  当然,她除外。
  看来另一个顾延凯跟她的关系非他所希望的,只是「一时意见不合,产生争执」而已,要挽回她的心,他肯定得花心思了。
  没关系,他不怕,前世没能得到、让他遗憾终身的爱情,在这一世他绝对要得到。他野心很大,要的是她一颗完整的心,还有两人厮守一辈子的幸福。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刘羽瑄很坚决的说。好不容易有机会纠正自己曾犯下的错误,她不会因为顾延凯出了车祸受伤而心软。
  「你现在记忆是不完整没有错,可是等你记忆一旦恢复了,你绝对会怨我拖住你的。」既然两个人都已经成了怨偶,又何必再在一起呢?
  顾延凯摇头再摇头。「不,我不会。」
  但这样的保证又有何用?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非负心的顾延凯,而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顾延凯,他对刘羽瑄除了有前世的留恋跟移情作用之外,今生更是对她一见锺情,以他执着的性子,绝对不会辜负所喜爱的女人。
  而他猜想,自己这身子的原主想必是个花心的男人,而且伤了刘羽瑄,才会令她待他如此冷淡。
  一思及此,他就恨不得将原本的顾延凯揪出来痛打一顿!
  听了他的保证,刘羽瑄笑了,把这话当成笑话听。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嘲讽的说。「李如岚都来接你出院了,她就等着你恢复记忆呢。」
  话说回来,今天在医院里,顾延凯无视花蝴蝶般的李如岚,着实让她心头稍微爽快了一下。
  「李如岚?」顾延凯头一侧,蹙起眉来,显然在思索这个人是谁。
  「就是今天出院时,陪你爸妈一起来的那个漂亮女生。」刘羽瑄不介意提醒他。
  她不提醒还好,这一提醒叫顾延凯想起来,差一点就吐了,原来是那个恶心的女人!
  「那个全身臭得要命,还把自己当花瓶打扮的女人?」
  刘羽瑄万万想不到顾延凯会这样形容李如岚,她先是一楞,后来差点笑岔了气。
  李如岚喜欢味道性感浓烈的名牌香水,错的不是香水本身,而是使用方式。她猜李如岚每次出门前应该全身上下喷了至少三回,才会让味道那么呛那么浓烈,那么叫人恶心。
  顾延凯真是说出她一直以来对李如岚的深刻印象啊。
  还有,李如岚的打扮也着实跟花瓶无异……喔,不,是个名牌花瓶才对
  。她是名牌的热切崇拜者,家世优渥的她吃要高级餐厅料理,穿要浑身上下都是精品,但这不打紧,毕竟家里有钱可以供她挥霍,何错之有?错是错在她的品味不佳,只知道把所有名牌当季的、昂贵的往身上穿,却不懂得搭配。
  亏她一直自认是名媛,要知道名媛可不是人人都能当的,要懂得时尚跟带领流行,才会叫人钦佩。
  瞧刘羽瑄笑到没给他答案,顾延凯轻拍了拍她的柔荑提醒,刘羽瑄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在他掌心里呢。
  她咬了咬下唇。「你不该这样形容她的,她可是你最爱的女人,这样说她的话,岂不是说你自己眼光不好?」
  顾延凯一听果然板起脸来。
  刘羽瑄心忖:看吧,你终究看不过去别人说李如岚的坏话。
  谁料,顾延凯竟接着说:「岂是眼光不好?根本是瞎了吧。」
  闻言,刘羽瑄傻眼,一个人记忆丧失,会差异这么大吗?
  但不行,她绝对不能心软,不管怎样,事实就是事实,顾延凯记忆一旦恢复,他还是会重新将李如岚当心头宝宠着。
  况且,就算记忆遗失的顾延凯对李如岚不再喜爱,那也没什么意义,她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思了。
  刘羽瑄拿出一直搁在包包里的离婚协议书,摊在桌面上。
  「我们早就将离婚协议书签好了。」她比了比他落款签名的地方。「不管你的记忆是否完全恢复,我们还是找个日子去把离婚办一办吧。」
  顾延凯盯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字看了看,他猜,这应该是类似合离书的东西,夫妻双方协议好,结束婚姻关系。
  他暗自一惊,没想到事情已到这等地步,不过他也不意外就是,另一个顾延凯在外头都有女人了,不离也难,背叛婚姻者,最是教人唾弃。
  他早从电视上知晓,在这时代是一夫一妻制,没有姨娘、妾、通房那种杂七杂八的东西。男人跟女人的地位是平等的,只要有一方在外头有别人,都是背叛了婚姻,背叛了另一半。
  这也难怪刘羽瑄始终不肯原谅丈夫,跟他重修旧好。
  别说她了,就连移魂后的他都很不能原谅「自己」。
  好吧,眼前最好的方法只有「拖」了!
  下一秒,顾延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松开刘羽瑄的手,然后抓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狠狠的撕了。
  刘羽瑄的动作没他快,想抢回来已经来不及,只能错愕的看着已经签好名的离婚协议书成为碎片。
  「你这是……」她诧异到根本不知该说什么。
  顾延凯倒是给了她一抹安抚的笑,对于自己先下手为强的手段有些得意,不过这可不能表现出来。
  他心里所想的是,既然不能说服刘羽瑄再给他一次机会,那么他就直接表现给她看吧,一旦她体会到他的真心真意,就不会再坚持要离婚了。
  【第三章】
  刘羽瑄对于顾延凯故意撕毁离婚协议书的行为非常不能谅解,她也不管他还在养伤,想着反正他好得很,除了右手有些不方便,能吃能睡能拉,于是就在他出院的隔天销假上班去,留他独自一人在家。
  当然,她还不至于那么没良心,她给他一本外卖店家名片簿,要他饿了就打电话叫外送,方便又省时。
  为了他,她已经请了两个礼拜的假,虽然老板跟同事都没有说什么,但她还是会过意不去的。
  刘羽瑄大学时读的是很冷门的历史系,毕业后工作的地方是一家规模不大的私人古文物历史博物馆——每天都跟死人的东西为伍,这是顾延凯以前嫌弃她的话,但她甘之如饴。
  因为她从国中开始就对这些古文物和文化非常感兴趣,可以成天腻在其中而不觉得烦。
  而她现在工作的私人博物馆,名为「安阳」,正是她的指导教授所设立的,地点位于北投,地段有点偏僻,但由于老教授在学术界有着不小的威望,「安阳古文物历史博物馆」在北台湾算是有点小名气。
  她在里头的工作很杂,是业务也是小妹,还是馆场导览员,有时候还要担任纪念品店的销售小姐,一人当好几个人用。
  博物馆的员工不多,其中有一个跟她工作性质相像,正是她大学时的好友,东方荷洵。
  刘羽瑄跟东方荷洵正好是一热一冷的绝妙搭配组合。刘羽埴外表清丽算是中上之姿,尤其一双黑白分明的明亮眼眸像是会说话般,个性活泼带点小热情,嘴角总是常漾着浅笑。
  她蓄着一头及肩的直发,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四肢修长有点偏瘦,平常不爱化妆,雪白滑嫩的肌肤是天生丽质,爱做牛仔裤搭配衬衫的俐落打扮,一如她的性格般。

  【注】
  豆豆网VIP作品,所有作品均已完结。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刪除)。
  需完整完结请点这里咨询客服>>>

股票交易实战系列之炒股利润的来源
豆豆小说: www.ddd888.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美股交易
CopyRight © 2022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