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跳 第六章

  “陆医师,你也来逛夜市?”
  “陆医生,来来来,这个腌梅子我老婆自己做的,很好粗,你粗粗看!”
  山里的联合夜市是由附近几个村一起摆的,陆丝来到山上一个多月了,每天几乎都在诊所里面忙,竟抽不出时间好好地逛过。今天总算抽了个空出来走一走,村民热情无比,每个人都想把自家的食物往她怀里塞。
  陆丝才走五十公尺,手上已经拿了一串棉花糖,一串烤鸡心,一串烤山猪肉,一包腌野梅,一袋削好的芭乐和一串糖葫芦。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谢谢你,你放在摊子上卖就好!”眼看礼物源源不绝,她只好拚命推辞。
  咕咕神气昂扬地跟在她脚边,一人一鸡引来许多带笑的眼。
  陆丝不承认自己有特别寻找的对象,她真的只是偷闲出来逛逛而已。虽然村长今天去探她的班时,顺口说于载阳今晚也会来夜市,帮忙拉几条电线,但是她并没有特别记住……当然,她现在会想起来,完全是巧合而已。
  那天她为了琪琪的事,莫名其妙地杀去对他兴师问罪,竟然还对他乱七八槽地说了一堆话,哭倒在他怀里,她自己想到就觉得丢脸得要命!
  最后她连声谢都来不及说,便匆匆跑掉,接下来一个星期更是远远在街上看见他就赶紧钻小路离开。
  后来,她还是替琪琪做了智力测验。
  结果让人松了一口气。
  琪琪的智商确实比同龄的小孩高一些,但没有高到像陆丝那样离谱的地步。她的图形理解力和逻辑能力都是比同龄小孩稍好而已,比较惊人的是在记忆力方面。琪琪几乎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死记下一串复杂的步骤。她不见得理解这些步骤的内容,却能精准地照表操演。
  后来琪琪自己说了,原来那天她可以完成贪食蛇的程式,并不是因为被于载阳教会了,而是几天前于载阳就把一份印出来的贪食蛇程式,放在教务处,要给教务主任读高中的儿子参考的,琪琪无意间看见了,就这样把一千多行的“奇怪图形”硬是记了下来。
  那天于载阳教她写的语法,她只是觉得跟大脑记住的东西一样,所以对著键盘一键一键敲出来而已。
  即使是如此,这样的记忆力也是够惊人的了。
  “琪琪是比较聪明,但是还不到天才的地步,她只是记忆力比别人好而已。”她把这个结果告诉王太太。
  原本以为王太太一定会觉得很失望,没想到对方一样很开心。
  “真的?”她抱著女儿,一副骄傲得不得了的样子。“那我以后出去买东西,都不必带单子,让琪琪帮我记住就好了。”
  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只有她一想到去找于载阳“算帐”的事,还是臭得不得了。
  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她对人际关系还是这么笨拙?他真是说对了,她是全世界最聪明的笨蛋!
  才想著,一尾比别人都高一颗头的身影,闪入她眼底。
  于载阳正坐在街尾的一个小摊位旁,跟几个男人坐在一起,边聊边嗑瓜子,看起来挺愉快。话说回来,陆丝还没看过哪个人不喜欢他的,连戒心极强的自己都……
  于载阳远远看到她的身影,回头跟其他人说了些什么。
  陆丝走得更近,他一眼瞄到旁边的跟屁鸡,火速转过去肩膀激烈地耸起来。
  “……”陆丝低头和咕咕交换一个视线。
  好不容易肩膀耸完了,他转回来,眼睛却泛著可疑的水光。
  “陆医生,晚上好,出来遛鸡啊?”
  陆丝一手牵著狗绳,另一端自然绑在咕咕的脖子上,一人一鸡互视一眼。
  “我想逛夜市,咕咕也要跟著来,我怕人家踩到它,才用狗绳牵著它的。”她用力强调。
  咕咕咕!公鸡拍拍翅膀同意。
  他的手抹了一把脸,再用力深呼吸一下。
  “我了解。我完全了解。”
  “你的猫不在附近吧?”她先问一下老话。
  “鸟咪自己逛街去了,它可能不像咕咕那么乐意被人拿狗绳牵著。”他的身体又在抖了。
  这个男人真的很爱笑耶!这有什么好笑的?大惊小怪!陆丝真不知自己干嘛整个晚上四处找他。
  “我要再去逛夜市了,不打扰各位,再见。”她气闷地转头。
  一只大掌立刻将她拉回来。
  于载阳笑著向在座的村民介绍。“各位,这是陆丝,上个月刚来橘庄的医生。陆丝,这是大汉,清泉村的管区警察,坐他旁边的是清姨,他女朋友,还有清泉村的村长,跟陈老板。”
  “大家好。”陆丝礼貌地一一打招呼。
  “难得喔!现在愿意往山村野岭跑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大汉对她竖起大拇指。
  “其实……”我是被霸王硬上弓的。
  “现在流行回馈乡里,我们年轻人也是很懂得反哺的。”腰上突然一紧,于载阳神色自若地接口
  嘿,你也会怕?现在知道绑架人不对了吧?陆丝顿时坏笑。
  大汉的眼神突然变得很严肃。
  “阿阳,我最近听到一些传闻,好像陆医师当初并不是自愿留下来的?大家都是好邻居,能少一事自然少一事,不过我终究是个警察,如果其中涉及任何不法,你会让我的立场变得很为难。”
  陆丝的心跳霎时一停,素来谈笑自如的于载阳也呆了一呆。
  “当然是陆医生自己留下来的,我们能做什么手脚呢?大汉,你想太多了。”他不自然地笑道。
  大汉的神色更加严肃。
  “陆小姐,如果你当初真的有受到委屈,你可以告诉我。就算过程构不上违法,只要你有委屈而我帮得上忙的地方,你尽量说没关系。”
  陆丝迟疑地瞄了瞄于载阳一眼。
  虽然刚才还想著要在大汉面前吓吓他,可是有些玩笑是不能乱开的。
  一想到自由惯了的他真的被大汉送进拘留所,她的心紧了一紧,连忙摇摇手。
  “大汉先生,当初真的是我自己愿意留下来的,橘庄的大家都很好,不但帮我修车,还借我地方住,我一点都不勉强!”最后一句话还用力强调。
  所有人都陷入沉默。
  许久许久。
  很久很久。
  真的很久,久到陆丝开始发汗,以为自己是不是露出什么马脚——
  “妈的!”大汉突然击一下大腿。
  于载阳大笑。“我就说吧!她一定不会出卖我的,各位乖乖付钱。”
  “什么嘛。”、“真是的。”一群老人家嘀嘀咕咕的抽出五百块,扔进他手里。
  陆丝看得眼珠子快掉出来。“你们……你们这是……?”
  “小妞,你做人要老实一点,不愿意就不愿意,直说会怎样?”痛失五百块的大汉抱怨道。
  她不敢置信地瞪向罪魁祸首。
  “你拿我跟别人打赌?”
  “当然。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我们总得自己找点娱乐。”罪魁祸首答得理直气壮兼毫不害臊。
  “我是你们的娱乐?”她提高声音。
  “当然,欢迎你也拿我和其他人打赌。”还是理直气壮兼毫不害臊的口吻。
  “谢谢你!你真是让我的人生瞬间闪亮了起来。”
  “应该的,应该的。”理直气壮兼毫不害臊的男人开始分赃,“来,五百块让你吃红。”
  陆丝的美眸眯了一眯,突然摊出手。
  “拿来!”一张五百飘入她手中,她的眼眯得更紧。“全部拿来!”
  “为什么?那是我赢的。”他防卫性地把钱—藏。
  “叫你拿来听到没有?”
  他摸摸鼻子,哀声叹气地把所得赃款全部上缴。
  “一千五,收获真不错。”她冷笑两声,蓄意在他们眼前一张一张折好,再收进自己的口袋里。
  “哈哈哈,这小姑娘下错,这样也算帮我们报仇了。”大汉哈哈笑的拍她肩膀。“好了好了,你们自己去逛吧,少来我们老人家面前搞甜蜜,肉麻死人了。”
  于载阳牵著她的手,咕哝抱怨著走开。
  “先说好,我今天皮夹里只有两百块,既然赌资被你拿去了,今天晚上只好你请客。”
  “你还真敢说!”她瞪了瞪眼睛。
  “医生的收入比技工多。”于载阳给她一个森然的正义表情。
  再也忍不住,她咯地笑了出来。
  这群活宝!害她都忘了要尴尬了。
  他停在一个烤香肠的摊位前,陆丝突然唤他一声。
  “喂。”
  “做什么?”他接过两支烤好的香肠,一支递给她。
  “……没事。”
  “我们去李家的摊子看看,刚才有人说他们的电烤盘有点问题。”于载阳轻松地挽著她继续走。
  他们两人拥揽的身影和夜市里每对牵手的男女一模一样,陆丝有些别扭,可是推开他的手显得太过刻意了。而村民们看见,也只是微笑,好像他们两个这样走在一起是自然万分的事。
  她看著身边咬著烤香肠的优闲男人,心里有一股暖暖的感觉流过。然后,最后一丝别扭从她心里蒸发。
  等他替李家修好罢工的电烤盘,于载阳牵著她离开夜市,继续往马路上走。
  陆丝看著满天星子,匆尔认出了他们的所在位置。
  “我的车子就是在前面那个地方抛锚的,对不对?”
  “对。”
  她快步跑过去,咕咕忠心地跟在她脚后。就著幽微的月光,一根石桩果然突出在路旁,上头还画著白色的烤漆。
  “痕迹还在耶。”明明是一个月多前的事,她却感觉好像很久很久了。“那边那块黑漆漆的工地是一个废弃的度假村,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于载阳往旁边的石墩一坐,长腿伸展。“当初建商卷款潜逃,还连累了几个地主,其中一个听说心脏病发作,就这样走了,从此那片工地就开始传闻……”
  “停停停!你不要讲,我最怕听这种故事了!”陆丝掩著耳朵大喊。
  于载阳低沉地大笑。
  夜风抚过他的皮肤,像暗色里一座安定的雕像,陆丝抚著石墩半晌。
  “于载阳,我的个性很不讨人喜欢,对不对?”她小声问道。
  于载阳对她伸出一只手,等她递了过来,将她拉到腿上,轻抚她的脸颊。
  “我觉得你很可爱,我喜欢。”
  她脸又红了起来。“我知道我离可爱还很远啦,你不用安慰我。”
  她不经意间流露的稚气,在他眼里真的可爱到不行,他都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恋童癖”了。
  “你现在这样就很可爱。”
  “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你?他们不是因为你会修车,会帮学校安装电脑,或会修理东西而喜欢你,他们是自然而然地喜欢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喜欢只是一种感觉,何必一定要做什么?大家也很喜欢你啊。”他撩起一缕发丝把玩。
  陆丝摇摇头。“他们喜欢我是因为我是医生,能帮大家看病,这和你天生就讨人喜欢不同。”
  她那么努力都做不到的事,在他身上却像与生俱来的天赋。
  “姑娘,你太钻牛角尖了,人心不必分析得那么透彻,只要接受它的善意就好。”
  所以,是她一直以来太“过度分析”每一件事了?陆丝浅浅吐了口气。
  清凉的风拂来,离了人烟的黑暗公路上只有她和他,她觉得自己可以这样坐上一辈子。
  “于载阳?”
  “嗯?”
  “我讨厌你常常让我觉得自己很笨。”
  “抱歉。”一声低低的笑淡进暮色。
  半晌。
  “于载阳?”
  “嗯?”
  “……我很高兴那天我的车子抛锚了。”
  “我也是。”他轻啄她的唇。“亲爱的陆医师,我也是。”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cn  ***
  轰隆隆隆——
  一震巨大的声响突然划开宁静的小镇!
  正在替一个小宝宝检查耳道的陆丝陡然坐直身体,诊所里的病人们也骚乱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马上就有人跑到街上看看情况。
  陆丝匆匆交代一声:“我马上回来。”也跟著跑出去。
  街上已经陆续有人聚集,每个人都一头雾水。四下望去一切正常,只除了空气中多了一点尘埃的味道。
  “塌了塌了!后山塌了!”几个小鬼头突然从巷子里钻出来大叫。
  陆丝一惊,连忙抓住一个从自己身边跑过的小孩。
  “哪里的后山塌了?”
  “就是于老大家后面那里啊!山都滑下来,淹到修车厂里面去了。”小孩子快速冲开,不断呼叫:“塌了塌了,后山塌了!”
  陆丝的眼前一片晕眩。
  于载阳的修车厂……不行!她不能昏!大家需要她。她先跟著一群村民冲向修车厂的方向,顿了一顿,转头折回自己的诊所。
  “后山出事了,我得赶过去看看,如果不是急病的人,请明天再来!”她七手八脚抓了听诊器和一个简易的医疗箱。急急冲出门。
  一道纤巧的人影突然冲进诊所,差点和她撞个正著,两个人同时伸手扶住对方。
  “请问医生在吗?”
  陆丝还未见过这个女人,她约莫二十出头,肤色是很健康的小麦色,眉目极为清秀,一冲进来劈头就叫。
  “我就是。”
  “后面的山坍方了,有些土石淹到外围的民家,村长叫我来找医生过去!”年轻女人迅速跟在她身后一起出去。
  此时陆丝心里只关心一个人。“修车厂的情况还好吗?于载阳在不在里面?”
  “我不知道,修车厂只淹到一部分而已,可是我们不晓得他人是不是在附近。”年轻女人漂亮的眼眸露出担忧。
  两人顺著小路跑下去,修车厂入目的时候,陆丝先松了口气。土石是从更斜的角度坍下去,所以修车厂只有外围堆废轮胎的一小部分被淹掉,大部分建筑都安然无恙。
  伹于载阳一天到晚四处走,即使修车厂没事,也不代表他没事。
  “村长,我来了!”她又紧张起来。
  “啊!陆医生,你来得正好!”村长如释重负地迎过来。
  “于载阳呢?你有没有看到他?”她迅速打开医疗箱,替空地上的伤者消毒和包扎伤口,心里仍然挂念著那高大的人影。
  有三间民宿小屋完全被坍方覆盖,幸好客人在今天早上check  out了;不过有一些在山里健行的游客受到惊吓,被落石击伤,村长正指挥著村民将他们暂时扶到修车厂的空地上。
  “不晓得咧!本来想说这么大的动静,他一定会回来帮忙,可是刚才都没有看到他。”村长也忧心忡忡。“我再过去看看好了,希望他不是……”被埋住了!
  所有人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年轻女人喘了一声,立刻跟在村长后面跑过去。
  陆丝忧急如焚,多盼望自己也能这样不顾一切地追去。可是不行,这里还有许多人需要她……
  她想都不敢想,如果于载阳真的出事怎么办!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养成了深夜踱到她窗前,约她一起去夜间散步的习惯。他们总是优闲地漫步在月光下,谈著天。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能跟一个同辈畅所欲言,他就像一尊威勇的山神,守护著这森林,也守护著她。
  如果他被活埋……陆丝用力摇头,告诉自己不能再胡思乱想。
  “李伯伯,这位先生的伤口需要缝,请你们把他抬到诊所,我等会儿就过去。”
  幸好大部分的人都只是擦伤而已,游客大致无碍,只有三位村民需要缝几针。
  一一处理好几位轻伤的伤者,再把需要进一步治疗的人送回诊所,陆丝全身又热又黏,抬头寻找村长的踪迹。
  “找到了找到了,小于在这里!”村长和几个壮汉吆喝著抬了一大团灰土过来。
  陆丝猛然停下来,紧紧盯著那群接近的人影。
  “小于在这里!他为了救王家的小鬼,两个人躲在一块大石头下面,幸好没有被埋住!”村长打老远就吆喝。
  陆丝差点哭出来。
  他没事!他没事!太好了!
  于载阳和怀中的小人儿全被厚厚的灰掩盖,几乎看不出原形。他不敢睁眼也不敢开口,以免沙土侵入。
  人被抬到陆丝面前时,几位村民七手八脚拿毛巾将他们头脸的灰土擦干净,才渐渐露出本来面目。
  当那双穿透人心的黑眸再度睁开,陆丝的手竟然在发抖。
  “你好像不把自己搞得灰头上脸就不甘心。”她用力吞下喉间的硬块,强笑道。
  于载阳牵动一下嘴角,把怀中的小朋友推出来。
  “先看看她。”他的嗓音沙哑得不得了,一定是呛伤了。
  “医生,他们没事吧?”那个年轻女人忧心忡忡。
  陆丝突然对她感谢,任何人关心于载阳在她眼中就是好朋友。
  小朋友的脸也被擦干净之后,陆丝才发现她就是琪琪。小女孩睁开眼看见熟悉的脸孔,“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乖乖别哭,你有没有哪里痛?”陆丝迅速将她全身检查—次,确定没有外伤,“把她送回诊所,拍张X光片看一看,确定没有内伤或骨折。”
  小女孩马上被换到另一手,快快送出去。
  回到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男人身上,陆丝一看见他几乎要流泪了。他从来没有比现在更狼狈、也更英俊过!
  “你有没有哪里特别痛?”
  于载阳摇了摇头,声音还是沙哑得不行。“我顶多撞到山壁……应该不凝事……咳咳咳咳!”
  “嘴巴张开我看看。”她检查了一下他的喉咙。“应该是吸入太多粉尘,呛到了,喉咙有点发炎,我开一点药给你,回去记得多用盐水漱口。”
  “陆丝……”
  “嗯?”
  旁边,突然有其他伤者在叫她,她的注意力转移了一下。
  “你先忙你的,晚点再说吧。”于载阳沙哑地道。
  “待会儿见。”她强迫自己转身走向更需要她的人。
  于载阳被扶走之后,那位年轻小姐留在她旁边当助手,帮忙包扎伤患。
  “谢谢你。幸好你在,否则梁医师生小孩去了,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年轻女人说。
  大部分的伤患终于包扎完成,陆丝停下来稍微歇口气。
  “还没有问过你是哪一家的女儿?”这年轻干练的俏妞很得她的好感。
  “我叫王雯玲,王家面馆是我爸开的,琪琪是我的小堂妹。平时我都在台南市工作,偶尔假日才会回来。”王雯玲笑起来很甜。
  “我是陆丝,新来的医生。”陆丝和她握手。原来琪琪是她堂妹,难怪刚才她对于载阳那一大一小会如此关心。
  “今天真的要感谢你救了阿阳。如果他出了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为什么?”陆丝一怔。
  王雯玲灿笑著握住她的手不放——
  “因为我是他的未婚妻。”
豆豆小说备用域名:01:www.dd234.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豆豆小说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