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跳 第四章

  太过分了,竟然说她笨?
  她的智商可是占全世界人口排名的前百分之二耶!
  一个笨蛋能跳级就读医学院吗?一个笨蛋会二十出头就当上主治医生吗?一个笨蛋能在那么多国际知名的医学期刊上发表论文吗?
  她真该立刻就打那通她早该打的电话,趁晚上没有人发现之时一路飞回美国给他瞧瞧!真不知道她干嘛还待在这个地方浪费时间。
  “医生,我的小孩有什么问题吗?”来做产检的孕妇发现她的脸色不好看,登时忧心忡忡。
  “你别担心,胎儿的状况非常好。”陆丝敛了敛心神,歉然笑笑,继续移动超音波扫描器,指著萤幕道:“这是小宝宝的手,这是小脚丫,这个是他的小鸡鸡,好可爱。”
  他的小鸡鸡好可爱?她在讲什么?陆丝垂下头用力吐了口气。
  那位孕妇不禁格格地笑出来。“没关系,我也觉得他的小鸡鸡很可爱,只是他爸爸觉得不满意而已。”
  “为什么?”陆丝好奇道。
  “他爸爸觉得那根是多出来的。”
  看来是个重女轻男的爸爸呢!陆丝好笑地看了一下病历表。
  “你打算在山上生小孩吗,安太太?”
  “预产期还有三个星期,我是打算回娘家生;不过我听说山上来了一位年轻的新医生,就想找个时间来做做产检。”安太太看起来约莫三十出头,清秀的长相并不算美丽,却有一种安详的气质,让人一看便感到舒心。
  “你是哪一户人家的媳妇?”她好奇问。
  “我是隔壁清泉村过来的。”安太太轻笑道。
  “其实你要回娘家生也好,因为三个星期后我也不确定我还会在这里。”陆丝叹口气道。
  “你不打算长待吗?”
  陆丝张口欲答,外面候诊区突然扬起一阵激烈的骚动。
  “发生了什么事?”
  陆丝连忙放下病历表赶出去,那个孕妇也匆匆跟在她身后。
  哇——一只狰狞的大公鸡迎面飞扑而来,陆丝尖叫低头想躲,可是突然想到,不行!她后面还有一个孕妇!
  “呜……”她鸣咽地挺在那里,双手乱挥乱拍,悲壮地想把那只跟她一样惊慌的公鸡赶走。
  公鸡飞走了,“哇!”另一个热热的黑影又扑到她脸上来,她反掌摸到一手热热的毛,死命乱甩再把不明动物甩开。
  整个候诊区乱成一团,一只三色大花猫追著一只公鸡,竟然一前一后的追了进来!
  两只动物全追出了性子。公鸡上下四方飞窜,努力想摆脱追兵,不忘间接穿插几下爪耙,想把那只不知死活的花猫抓得脸更花!花猫跟著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扑跳,百忙中顺便对想抓住它的人类龇牙咧嘴一番。
  “那只鸡往你脚底下跑了,快抓快抓!”
  “怎么抓啊?”
  “抓它翅膀啦!你这个憨头!”
  “呜!那只死猫在哈我,好可怕。”
  满屋子“咯咯咕咕”、“凹——嗤——沙——”的乱吼,所有求诊的人全加入镇暴行动,努力想将造反的鸡与猫一举成擒。
  陆丝真的很怕!但是她偷瞄后面的孕妇一眼,对方虽然比她镇定一点,可是一脸警觉地黏在她后面,跟母鸡后面的小鸡一样,随时东躲西闪,害她一时委决不下要不要做个无情无义的人,自己先躲为上!
  “咕咕咕——”公鸡突然往她们的方向扑过来。
  不行!陆丝突然生出无比勇气,一夫当关地往走廊口一站,悲壮大喊:“不可以让它跑到后面去!后面都是医疗器材,修起来很贵!”
  孕妇钦佩地偷瞄她一眼,在这团乱局之中,她竟然还记得要保护医疗器材。
  众人一听,七手八脚都来抓鸡,结果一群人撞成一团,鸡和猫继续满屋子乱转。风铃叮铃响,门再度打开,可是鸡跟猫忙翻了天,都无暇跑出去。
  “鸟咪!”陡然一声断喝。
  “咕?”“喵?”一鸡一猫同时顿了一下。
  一个硕大的块头往门口一站,刚才还嘶沙震天、威武不凡的三花猫,突然全身缩成一团,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眨著眼睛,可怜兮兮地看著他。公鸡一看救星来了,咯咯咯叫著往墙角躲。
  “你这只臭鸟咪!又给我跑出来捣乱!”于载阳揪住猫的后颈,拎到半空中臭骂一顿。
  “那是你的猫?”陆丝还是和孕妇抱成一团。
  鸟咪不是台语“猫咪”的意思吗?这男人取名字好没创意。
  “严格说来,不算是。”于载阳对上众人的眼,突然警觉到自己有可能引发公愤。
  “我最讨厌养了宠物又不好好管教它们的主人了!”她灵亮的水眸眯紧,仿彿另一只发怒的猫咪。
  于载阳看向旁边的村人寻求支援,突然大家看手指的看手指,摸小孩的摸小孩,没有人敢出来吭一声。
  好呀你们!
  “鸟咪是游客弃养在山上的猫,我只是正好在林子里看到它,带回来认识认识而已。”他把鸟咪夹在臂弯,觉得有义务申辩一下。“鸟咪是自由之身,请你尊重它的猫格。”
  “喵。”鸟咪同意。虽然它大部分时间是吃他的、住他的、用他的。
  “哼!那这只鸡又是谁的?”
  一个矮了一颗头的老人默默从于载阳身后挤进来,默默举了举手,又默默地把公鸡抓起来。
  “荣叔?”陆丝一愕。
  “我只是去便利商店买个东西,让鸡在门口先等我一下,鸟咪就把它追进来了。”老人严肃地回答。
  “……好吧,这也不能怪你。”
  喂!差别待遇太大了吧?于载阳想抗议。
  “好了好了,不是要看病的人统统出去!”陆丝不耐烦地清场。
  “给你。”冷不防荣叔把那只大公鸡往她怀里一推。
  “荣叔,有话好说,你想干嘛?”陆丝飞快往旁边一跳,直接就躲到大个儿的身后。
  荣叔对她举了举公鸡。“给你。上次的谢礼。”
  “我要一只鸡干什么?”她揪著于载阳的牛仔裤后腰,只敢探出一颗头。
  荣叔看看手上的鸡,公鸡也和他对看。
  “它很好吃。”老人终于说。
  公鸡悲哀地看著她。
  “谢……谢谢你,荣叔,替人看病是我应该仿的事,您不必特别谢我。而且我不吃活鸡,我只吃死……不,是煮好的鸡!您还是拿回去吧。”陆丝脸色如土。
  “这个简单。”只见荣叔手往鸡的脖子一扣,就想……
  “住手——”大惊失色的陆丝扑上前把公鸡抢过来。“荣叔,你……你……你想做什么?”
  “你不收活鸡,那我就把它脖子先折了。”
  “好好好,我收我收,活鸡就活鸡!”陆丝快崩溃了。
  现在该怎么办?她看著莫名其妙就抓在自己手上的大公鸡,大公鸡也感动地看著她。幸好没被猫追的时候它还满温顺的,她直觉反应要把烫手山芋扔给旁边的大男人。
  “嘶!”“咯咯咯!”男人怀中的猫眼与鸡眼一对上,又要干了起来。
  她只好两手把鸡举得远远的,欲哭无泪。
  “这个箱子给你装鸡。”一个善心人士到隔壁便利商店要了个纸箱过来。
  陆丝如释重负地将公鸡放进去,“好了好了,所有不想看病的人统统离开。”她需要呼吸一点新鲜空气。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把鸡送到市场的鸡肉陈那里。”于载阳好心提醒,白牙碍眼地闪了又闪。
  “不用了,谢谢!”也不想想是谁的猫先引起的?
  于载阳好脾气地接受她的白眼。
  “梁医生,好久不见了。”他对她身后的孕妇打了声招呼。
  “梁医生?”陆丝慢慢地转头看著她。
  “不好意思,刚刚一阵混乱,来不及自我介绍,我叫梁千絮,是清泉村的医生。”梁千絮的表情显示她过了一个刺激愉快的下午。
  “你就是那个梁医生?”她慢吞吞问。
  “是啊,不过先生姓安,你叫我安太太也没错。”梁千絮伸手和她交握。“看来你在这山里适应得很好,学姊。”
  “学姊?”一群人同时睁大眼,包括陆丝自己。
  “怎么,你不知道吗?”梁千絮微微一笑。“我还小了你几届呢!我们好像只在校园内擦身而过,后来你一毕业就到美国去,所以我们一直没有机会认识。”
  “粱姊,你的年纪比她大,怎么会是她的学妹?”于载阳感兴趣地问。
  梁千絮一挑眉,“学姊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学生,她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
  “我学生时代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啊?你会不会问太多了?”陆丝面无表情地打断他们谈天。
  这是陆丝第一次以如此直白无礼的口气和他说话。看来,她很不喜欢人家提她过去的事!他不禁好奇是为了什么。
  “嗳,不聊了,我得先回去了。”梁千絮笑笑地转移话题,“陆医师,我下个星期才会走,明天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学校,替小一的学生做预防接种吧!”
  “你们会害我变成密医,到时候我被抓去关怎么办?”陆丝心里不知怎地堵住,不爽起来。
  “你不是个医生吗?”于载阳扬了下眉。
  “我是‘美国的’医生!”她强调。
  “你没有台湾的医生执照?”
  “……有是有,可是在台湾当医生不是只有执照就可以的,还得有主治医生或专科医生的资格,完成一定的诊疗经历,不信你们问梁医生。”
  梁千絮两手当胸一抱,看著天花板好像在等待什么天启。
  于载阳决定站出来提供答案。
  “顶多我明天把外面的招牌改成‘橘庄医院’,主治医生挂梁医生的名字,你——就挂‘住院医生’吧!这样就不算独立开业了。”他的笑容实在看起来出奇的讨厌,又出奇的,帅。
  “对嘛,虽然地方小一点,设备简单一点,我们也是可以开医院的。”一堆村民已经嚷了起来。
  “对对对!梁医生对我们最好了,请她挂名她是一定会同意的。”
  问题再度获得解决,一群满意的人这次真的鸟兽散,包含那位不负责任满心等著去生小孩把问题统统丢给她的梁医生!
  陆丝好无力。堂堂美国医学界的奇葩却被丢到台湾山区当住院医生,而且“指导教授”还是她的学妹,他们还真敢开讲,她都不敢听了呢!
  冷不防,一个粗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咕哝。
  “如果以后有人找麻烦,我认识几个人可以处理,不过要低调一点……”
  “荣叔,这件事我来就好,你不用操心了。”于载阳拍拍他肩膀。
  “嗯。”荣叔咕哝:“反正需要的时候叫我一声,我知道哪里可以埋。”
  “……”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cn  ***
  “嘴巴张开,啊——”陆丝把口服疫苗喂进最后一个学生嘴里。
  预防接种通常在三到五月问就要完成了,可是今年全球小儿麻痹疫苗大缺货,直到进入暑假了,山区的卫生所才终于等到货,于是他们通知了家里有小一新生的家长们,今天务必把孩子带回学校来接种口服疫苗。
  中午前,两个医生就把所有的接种工作完成了,梁千絮让村公所的人帮忙收拾现场,一边问她。
  “我还有些事要和校长说一下,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吃午饭?”
  “好啊!我去校园里面逛一逛等你。”陆丝爽快同意。
  这间山区小学有著得天独厚的天然美景,学校依山而建,小巧玲珑,全校六个年级加起来不过两百多人,那广大的操场可以让每个孩子尽情翻腾跳跃。
  她在校舍间漫步一阵,突然发现几个大孩子跑进跑出的。现在是暑假,辅导课也结束了,照理说学校应该没有什么学生才是。一时好奇,她走过去瞧一瞧。
  “陈顺兴,那些纸箱帮忙压扁,先堆在墙角,等一下请资源回收的阿婆来收。”一近前就听到那熟悉的低沉嗓音。
  “好!”几个小男孩振奋的回应,然后就是一阵噼噼啪啪的压纸箱声音。
  陆丝走近了,躲在窗户的一角偷看。
  里头是一间新设的电脑教室,三大排长条桌上摆了约二十部的新电脑。三个高年级的男生帮忙拆箱,每个人都对新电脑兴奋得不得了。
  “于老大,这台要不要拆?”陈顺兴指著摆在墙角的一台机器。
  “那一台不用拆,那台我要放到总务处当学校网页的主机。”他忙著替已经拆好的电脑接线。
  一群小孩又吵著要帮忙,于载阳便让他们搬一些键盘滑鼠的小东西,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任务。
  他真的很懂得怎么跟小孩相处。一般人人在忙的时候,对这些叽叽呱呱的小鬼头一定会不耐烦,可是他随口丢了几个指令,就让他们忙得不亦乐乎。
  陆丝真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样,跟任何人相处都如鱼得水。
  “那现在呢?”硬体设备全搬到桌上去,一群孩子眼睛亮晶晶地盯著孩子王。
  “现在,你们每个人挑一台机器,然后像我这样做。”于载阳教他们如何把键盘和滑鼠插到主机上。
  一群小孩插好之后,挺胸突肚,俨然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出师了。
  于载阳对他们充满耐心。他不怕让他们碰价值好几万的昂贵设备,如果有哪个小孩不会插接头,他会指点几句再让对方试试看,自己则优哉游哉地继续去做他的工作,还能分出注意力听这些小鬼头抱怨班上谁爱打小报告,哪个男生爱哪个女生。
  如果当年她也有个这么有耐心的大朋友,是不是童年就不会那样寂寞?
  “厚,有人偷看!”陈颐兴陡然指著窗外的她大叫。“不要动!”
  “投降。”陆丝连忙举高双手。
  “你是谁?”一群小朋友全挤到窗户前。
  “咳,我是陆医生。”偷窥被抓到了,好糗。
  “不是喔,我们的医生是梁医生,她大肚子了,你没有大肚子。”一个男生告诉她。
  所有的人眼睛集中在她玲珑的腰线上,包括那个特大号的家伙。
  陆丝对他警告地眯起眼。
  “好了好了,你们全回去吃饭。”于载阳立刻救驾。
  “厚,你们想约会,男生爱女生!”一群小鬼头开始起哄。
  “你们再闹,以后陆医生帮你们打针就打得特别痛!”他恐吓道。
  “我才不会,你不要中伤我的名誉。”
  陆丝马上吐他槽,一群小朋友顿时叽叽咯咯笑了起来。
  于载阳好气又好笑,还是把小鬼头赶回家吃饭去了。教室里终于回复安静,陆丝从另一侧绕进来。
  “吃过午餐了吗?”他问。
  “还没,梁医生刚刚约我一起吃饭,不过她现在还在跟校长谈事情。”
  于载阳点点头,突然探头叫住那几个正要跑掉的小鬼:“陈顺兴,梁医生在校长室,你去跟她讲陆丝要跟我一起吃饭,请她自己先回去吧!”
  “好。”小鬼头一溜烟跑去传令。
  “我又没有答应你。”她抱怨道。
  “现在不答应也来不及了。”他笑道:“等我一下,我把电脑format完,就去吃饭。”
  “电脑也归你管?”
  “你还没听说吗?所有用电的东西都归我管。”他一一替每台电脑开机。
  “……没想到在山上当个技师也得这么多才多艺。”陆丝拿起一本说明书,往桌沿一坐,随手翻了一翻。
  其实,不需要是个世界级的天才也知道,于载阳绝对不是普通的修车师父而已。他打电脑的速度太熟练,甚至不必看键盘,可见以前一定是惯于使用电脑的人。
  他身上仿彿充满了谜团,明明是个很明朗的男人,却又让人猜不准,看不透。
  “于老大……”一个细细的声音突然从门口响起来。
  两个大人回头。一个一年级左右的小女生提著袋子站在门口,一发现两个大人都在看她,一张小脸蛋害羞地红了起来,可爱得不得了。
  “琪琪,你怎么来了?”于载阳问。陆丝一点都不意外他认得出每个小孩。
  “妈妈听说你在学校弄电脑,就叫我带便当过来。”琪琪细细叫她一声:“陆医生好。”
  “你好。”陆丝猜想她应该是接种疫苗的小朋友之一。
  “等我一下哦!”琪琪先把袋子提进来,放到于载阳身边的桌上,然后扑通扑通跑出去,不一会儿又拿了两个便当回来。“总务处的老师也有订于老大的份,给陆医生吃正好。”
  她笑了出来。“谢谢你,你好贴心!”
  “琪琪过来坐,一起吃。”于载阳替小女生拉开一张空椅,然后看向陆丝。
  陆丝明白他的意思。“没关系,在这里吃便当就很好了,外面热得要命,我也懒得出去走。”
  于焉,外出吃饭约会,变成电脑教室半日游。
  于载阳边吃饭,边流连在各台电脑之间,将它们一一分割硬碟和格式化。琪琪像只羞涩又忙碌的小跟屁虫,捧著她自己的小碗跟在他后头四处跑。
  “于老大……”于载阳正在忙另一台电脑时,琪琪突然停在其中一台前,细细地叫。
  “怎么了?”他挑一下眉,手上敲键敲得飞快。
  “你这边打错了。”琪琪指著萤幕说。
  于载阳一听,移动电脑椅到那台电脑前。唔,打太快,“format”打成“formatt”,他立刻清除重打。
  “琪琪好聪明,你怎么发现的?”
  “我看你每一台上面的字,只有这台的字不一样。”女孩害羞地说。
  于载阳处理好这台电脑,又要回去原先那台,琪琪突然小声问:“我可不可以弄弄看?”
  陆丝一怔。“琪琪会打英文字吗?”
  “不会,不过我照著于老大的打就好了。”
  于载阳一听,颇感兴趣,“好啊,让你试试看。”
  出乎两个大人的意料,琪琪竟然从分割硬碟,到格式化,一步一步做得有模有样。
  “琪琪,你以前用过电脑吗?”他大感惊异地问。
  “没有,这是第一次。”琪琪微笑。“我就是照你打的‘图’打的。”
  所以她不是认英文字母,而是把它们视为图案,然后再把所有组合记下来,一一重现。
  两个大人互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讶异。陆丝秀眉微蹙,眼中出现一些更深沉的东西,让他不解。
  一时好奇,于载阳拿其中一台电脑教琪琪一些基本的语法和操作,然后自己回头去忙,过了半个小时,他回头去看,发现琪琪依照他的吩咐,已经用basic完成一个很阳春的贪食蛇小游戏。
  “琪琪,你以前真的没有用过电脑吗?”他大为震动。
  小女孩咬著唇摇摇头。
  于载阳惊叹地看了一会儿萤幕上跑来跑去的贪食蛇。
  “琪琪,你一定是个天才——”
  陆丝突然放下还没吃完的便当盒,跳下地。
  “你吃饱了?”于载阳一怔。
  “嗯。”她冷冷地道:“我吃饱了,你慢慢忙,我先回去了。”
  “我再一个小时就好,等我一下,我们一起走。”
  她突然冷淡起来的表情让他莫名其妙。
  “不用了。琪琪,我们一起回去好吗?”
  小女孩看看她,再看看于载阳。
  于载阳投向她的黑眸似乎在探询著些什么。陆丝不想多谈,先把目光移开,向小女孩伸出手。
  琪琪感觉气氛有些改变,怯怯地伸手握住医生的手。
  “于老大,那我们先回去了。”
  “好。”
  最后,于载阳只是微微一笑,向大小两个女人挥挥手。
  但是陆丝可以感觉到,他若有所思的目光一直黏在自己背后,没有转开。
豆豆小说备用域名:01:www.dd234.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豆豆小说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