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君王(喜剧版) 第十二章

  空荡荡的屋中,只有东方静一个人沉默的坐在床边,两条粗粗的长长的铁链扣在他的手腕上,另一端固定在床那边的墙壁上。屋外,是士兵来回走动的声音,屋内,却静的连一根针掉落也能听得清清楚楚。突然,门吱呀一声响,一道阳光从推开的门外直射进来,又在门关上的瞬间消失在空旷的空气中。  
  “小静……”轻轻呼唤一声,看到东方静毫无反应,东方杉拿起一条热毛巾,轻轻擦拭着沾在他脸上的血污和尘土。  
  “我饿了。”突然冒出的声音让东方杉一愣,继而他慌忙点着头,转身出去,端回了些点心和水。看着狼吞虎咽的弟弟,他微微一笑,说道:“你的胃口还是那么好,我还在担心你要是不肯吃东西怎么办呢。”  
  喝下最后一口水,东方静抬起头,一双大眼睛此刻被愤怒的火焰烧的更明亮了:“我不会那么糟踏自己的身体的,因为我还要给那小鬼报仇呢!不杀了月羽,我誓不罢休!”  
  “你……”东方杉被这双眼睛中闪烁的光亮一震,不由退后几步,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中,好一会,他才缓缓说道,“你变了,小静。从前的你是决不会动辄说要杀人的。”  
  “你也一样,大哥。从前的你即使以酒买醉,也决不会这样轻易的去伤害别人。为什么你要出卖日心社,害这么多兄弟送命?为什么你要杀死爹爹?为什么凭月羽一句话你就可以杀害一个八岁的孩子?”  
  东方杉微微苦笑了一下,说道:“是谁告诉你爹爹是我杀的?是谁告诉你出卖日心社的叛徒是我?轩辕仪吗?”  
  “不是,我说要去为爹爹报仇时,他什么都没告诉我,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知道那个人是你。不然,他没有理由不告诉我凶手是谁!”  
  “那么你自己呢?不是也一样爱上了一个叶赫人的皇帝吗?要说背叛爹爹,我们两个同罪。”  
  “没错,我是爱上了不该喜欢的人,可是我的感情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可是你呢?你究竟还要一错再错到什么地步才肯回头,大哥!”  
  东方杉沉默的看着弟弟,突然露出了舒心的微笑:“你长大了,小静,原本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可是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我也可以放心走自己的路了。小静,你相信命运吗?不信,对吧?可是我信,我背叛日心社也好,杀死爹爹也好,甚或是为了根本不爱我的月羽烂杀无辜也好,出卖国家也好,我相信那都是自我出生时就安排好的轨迹。我不想去反抗,也不可能去反抗,我所能作的,就是遵从上天的意愿,一路这样走下去。我不会回头了,事到如今也没有回头的方法了,更重要的是,我也不想回头。”  
  “我不懂,大哥,为什么你一定要出卖日心社?为什么你一定要杀死爹爹?和月羽有关系吗?还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东方杉慢慢的站了起来,拖着承重的步伐走到床边,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弟弟的头发,喃喃的说道:“你不必知道,什么都不必知道。那些都已经结束了,所有的罪都是我犯下的,所有的后果也只要由我来承担就好了。如果你要杀月羽就来吧,可是在那之前你一定要先杀了我才行。”  
  “我……”声音像是梗在喉咙中发不出来,一团重重的阴影压在了东方静的心中,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虽然是血脉相连的至亲,可是他却一点都不了解哥哥。  
  “杉哥,你还真是善良,居然什么都不告诉他。”阴森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的同时,月羽就站在门推开后的光亮中。东方静像被刺了一下似的跳了起来,想向他冲过去,铁链在他的挣扎中的叮当乱响,却再也难以前进一步。月羽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满是戒备的站在安全的地方,才又继续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什么一脸无辜的表情享受别人的关爱的小羊羔。你不是想知道杉哥为什么杀了东方深维吗?我可以告诉你啊……”  
  “月羽!”东方杉焦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你答应过我不说的。”  
  “呵呵,我只答应你不把你们的身世告诉他,可没答应你什么都不说的。何况,你真的不想让他知道吗?虐待洁白的小羊羔可是很有快感的噢。”月羽转向东方静,笑道,“何必这么激动,看到我让你这么高兴吗?”  
  “混蛋!谁看到你会高兴啊!你以为满世界的人都会迷上你吗?少臭美了,像你这么恶毒的丑八怪,只有傻瓜才会爱上你!”  
  月羽掩嘴娇然一笑,道:“唉呦,杉哥,你弟弟生气了呢,连你都骂进去了呢。”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卷泛黄的布帛卷,扔到了东方静脚边,“知道什么是神之秘宝吗?算了,看你的白痴表情也知道你不知道。还是我来告诉你好了,据说,得到神之子的帝王只有得到它,才能真正拥有神之子。可是,这东西一直为皇家秘藏,在陈氏王家随着耀皇朝的灭亡后,这东西就随东方深维不知去向了,现在的轩辕氏只知有此物的存在,却连它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本来呢,要是你不出现,轩辕仪也不会急着找他,不过既然有了你,他当然要找到这传说中的神之秘宝了。当初陈名夏抓住东方深维时,杉哥可是为了不让此物落入轩辕仪的手中才当场杀了他的。他这可都是为了保护你啊,要说是谁害死了东方深维,也有你一份噢。”  
  东方静无言的打开帛卷,有些模糊的墨迹记载了所有关于神之子的历史。  
  其实所谓的神之子并没有任何神力,至于为什么每隔一段年代会出生一个天生拥有这串琉璃珠的人就不得而知了。神之子所代表的,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深植民心的信念。可是神之子并不是标了标签的物品,为了不让他落入他人之手,每一代皇帝在得到她之后,都会立刻杀了她!  
  这就是神之子短命的秘密,也是神之子血腥而又悲惨的历史。  
  默默的合上帛卷,东方静许久没有开口。突然觉得脸颊一片冰冷,抬手摸去,不知何时竟已是泪流满面。  
  “咱们作个交易吧。”月羽冲东方杉招招手,示意他拿回东方静手中的帛卷,然后趁着他来自己身边时,将全身的重量靠在他的臂膀上,才继续说道,“今天轩辕胤差人送来信报,他已经调动大军,很快就将和我的军队回合,轩辕擎再厉害,也无法同时对抗两支军队。到那时,他必败无疑。现在轩辕仪大势已去,不如你还是劝他召告天下退位,传位给他兄长轩辕祉吧,这样还可以免去一场无谓的战争,如何?只要他退位,我也可以不在世人面前揭穿你的性别,免得引起百姓的恐慌。”  
  “你做梦!你不会如意的!”东方静骄傲的甩甩头,虽然是毫无根据的自信,可是他相信轩辕仪不会输掉的,因为他是狡猾加变态的轩辕仪,所以,他是不会输掉的!  
  月羽轻蔑的冷笑一声,道:“不见棺材不落泪,等到明天你就知道是谁在做梦了。杉哥,我们走吧。”  
  望着东方杉即将踏出大门的步伐,东方静突然大声的说道:“哥,你不要走,现在放弃的话,一定还来得及!”  
  东方杉的背影深深摇了摇头,却始终没有停下远去的脚步。  
  **********  
  “可是他真的不会输吗?”当东方杉和月羽离去后,房间里开始弥漫着东方静的叹息。如此不利的形势下,那只狡猾的狐狸皇帝真的有回天之力吗?  
  这样的叹息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傍晚,整整一天都没有人再踏进他的房间来,就连送水和食物的人也没有。肚子的叫声和第一百零一次的叹息声一起在日落中响起。  
  原本屋外来回巡逻的兵士此刻也失去了踪影,周围静的连一丝声音也没有,似乎这是个早已被众人遗忘和丢弃的角落。  
  “喂,到底还有没有喘气的人在啊?至少应该给囚犯送吃的吧。”不由得提高声音喊了两句,四周却静的连回音都没有,带着说不出的诡异。  
  突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夕阳的暗红洒落进阴暗的房间,冲破了封闭的空间。东方静缓缓的抬起头,在那片柔和的光芒中,走进来的人竟是轩辕仪。  
  “朕来接你了。”穿在他英挺的身躯上的龙袍在日光下折射出一片眩目的金黄!  
  仅仅一天的时间,千年历史的皇宫已再次更替了它的主人!  
  今晨,轩辕胤的军队准时按原计划与月羽的军队回合,然而形势却向着任何人也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了!轩辕胤的军队非但没有攻击轩辕擎的大军,反而与轩辕擎里应外合,于一夕之间击垮了月羽的军队!  
  月羽率领残余势力困守京城,本以为借助京城易守难功的地势和厚重的城墙,加上挟持天子为质,至少可立于不败之地。然而变故再生,陈名夏和他的手下一方面打开城门,协助擒拿叛变分子,另一方面又亲自率兵保护皇宫,破灭了月羽和轩辕祉“携天子以令诸侯”的美梦。至此,人们方才恍然大悟,原来陈名夏是奉命潜入叛党的人!  
  欲擒故纵,后发制人,这个计策并不新奇。千古第一奸雄郑庄公曾经对其弟用过,而轩辕仪只是改用在了自己的哥哥身上。  
  权力的争斗中,原本就充满了陷阱。欺骗,是唯一可以不被欺骗的方法。  
  至此,非但月羽被擒,西雅番国被迫退兵,年轻的皇帝更借此一扫潜伏朝中的西雅番国奸细,除掉了早就蠢蠢欲动的大王爷轩辕祉,经历了短短的两天,政变的人终于全部落入了年轻的皇帝布下的陷阱。欲擒故纵,古已有之。  
  唯一的损失,是不幸遇害的三皇子轩辕飞谨。第三天,京中举行了盛大隆重的葬礼!  
  走在送葬队伍最前面的是同时爱子的皇帝,出乎意料的是走在他身边的,竟是消失已久荣妃。紧随其后的,是因立下战功而被加封双亲王号的轩辕胤。而这三个人行走间超越礼法紧密的程度,很难不引起观者种种猜测。其中最据信服力,也是最接近事实的猜测是:与皇上久为不和的轩辕胤是因为暗恋着荣妃才出兵相助铲除叛党的。  
  至于轩辕胤出兵的真正原因,在以后的多年中东方静从来都没有问过他。既然答案是一份还不起的感情,那么装傻倒是更符合他的性格。  
  平叛的另一个功臣轩辕擎却没有出现在葬礼上,以后的岁月中,就像他说过的那样,他也从没再出现在皇宫中。庆王朝的政治舞台上,永远失去了他的身影。一年之后,江湖上却多了两个武功高强的侠士。有人说,他们是夫妇;也有人说,他们是师姐弟。但更多的人说,他们是主人和奴隶。  
  都对,也都不对。  
  柔和的月光洒过麟趾宫的红墙黄瓦,投射出绚丽的光与影。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两天后的人们现在却没有欣赏月色的闲情逸致,早已争相恐后的进入了梦乡。除了偶尔传来的宫女打更的声音,整个宫殿已陷入了一片静悄悄的沉眠中。  
  黑暗中,还有一处房间的主人没有入眠。透过打开的窗户中,东方静支着双肘,双手托起一张小脸,下垂的眼帘却显示眼睛的主人也并没有赏月的心情。  
  西雅番国答应退兵了,并且愿意向庆王朝称臣纳贡,条件则是交还他们的王子月羽。为了避免陷入一南一北同时和两个邻国开战的困境,轩辕仪答应了。国家内患刚平,当然不能过多征战,这个道理,东方静当然明白。可是小飞谨的仇呢?难道就这么放走杀害他的凶手,任他一人躺在那冰冷的坟墓中吗?豪华的葬礼也好,宏伟的坟墓也好,生命的可贵又岂是这些用钱堆砌的东西能够补偿的?说什么三皇子是为国捐躯,国家的利益又怎能高于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那些口口声声说着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人,恰恰是躲在最安全的地方,却指责他人没有为国捐躯的懦夫!  
  摊开双手,沾染的鲜血即使已经洗去,那时令人心碎的触感却早已明明白白的刻印在了心灵深处,拥抱着小飞谨的头颅时的冰冷已经深入骨髓,仇恨,又有哪个凡人能够免俗?  
  明天一早,月羽就要回国了,大哥也将和他随行。要杀他,今晚是最后的机会了!  
  可是然后呢?小飞谨能够活过来吗?大哥又会怎样?  
  抱住被纷杂的思绪困扰的头,东方静陷入了沉思中。  
  “怎么,头疼了?”一双臂膀拥住他的同时,身后传了轩辕仪戏谑的声音。  
  “混蛋!我是在思考!”这样的对话,好久以前似乎也曾经有过。经历了种种的变故的二人,究竟能不能算有所改变呢?  
  透过肌肤相亲的拥抱,温暖刹那间包围了东方静在寒夜中发抖的身体。似乎连填满仇恨的心也稍稍体会到了这暖意。  
  “思考就思考吧,何必摆什么架势?一定要在这么冷的天气中对着月亮发呆才叫思考啊?连件衣服都不披,看,身体都冰透了。”  
  “我身体好,一点都不冷……阿……阿嚏……”后面的话在很没面子的喷嚏中堪堪咽了回去。  
  “逞什么能啊?”即便是确认了对东方静的心情,讽刺人的语气却难以在一朝之间改变。不过和轩辕仪的语气相反的,是他温柔的动作,敞开身上宽大的外衣,将东方静的身体一起包裹了进来,“这样子就暖和了吧?现在你可以慢慢想了。”  
  东方静老实的点点头,说道:“很暖和了,可是我还是想不到该怎么办。”  
  轩辕仪轻轻叹了口气,道:“朕知道你在想什么,在想月羽和你大哥的事情对吧?朕也不想就这样放月羽走,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朕还不能杀他。骢冥国在边界上还不肯退兵,等到和骢冥国的仗打完了,等到国家强盛起来,总有一天朕会去找他算账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可是,我不想作君子。我想杀他,真的很想,可是要杀他就要面对大哥,他……是我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不是最后的亲人,你还有朕啊。从今以后,朕才是你在这世上最亲的人,永远都是。”温柔的语气几乎让人以为眼前的人是假冒的轩辕仪。  
  东方静轻轻叹了口气,扳着手指说道:“现在是,但是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还是。首先呢,我是男的,是传说中会带来战乱和灾祸的神之子。虽然我是不会相信这种对和平主义者的我的诬蔑的,可是百姓们却深信不疑。他们的相信,就是对你的皇位的最大威胁。如果有一天,不,是总有一天,你会要在我和皇位之间作个选择的。你会选我吗?”  
  转过头,只见轩辕仪在听到最后的问题的瞬间竟然愣住了。过去的他或许早就毫不犹豫的将谎话编织成最美丽的甜言蜜语奉上了,今天的他却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说道:“朕不知道,至少现在还不知道。”  
  “照也,这就对了。”东方静却拍拍手,笑了出来,“你没信心,我也一样没信心,这就是心有灵屑一点通,我们同感同感啊。”  
  “你还笑的出来?”轩辕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为什么不笑?我辛辛苦苦背的几句成语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啊。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烂在肚子里我才该笑啊?”说完这几句话,他又将视线转向了明亮的夜空,那其中凝结的凝重已非轩辕仪所能察觉了,可是在幽怨中逐渐低沉的话语却清清楚楚的穿了过来,“第二个原因,还是因为你是皇帝。你有三宫六院,你有嫔妃无数。从前我不了解自己的心情,就算爱你,就算心痛也还是找不到那之后的理由。所以我可以毫不在乎的生活在你的众多女人之间,还让自己悠悠哉哉的置身其外。可是现在我才知道,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独占欲,就像你不想看到我和别的男人上床一样,我也一样不想和那么多的女人一起分享你。我不能让你废弃后宫,我不能让你放弃王位,我也不想让自己因为嫉妒而日益丑陋。”转过头,那双晶亮的眼睛中闪烁着的光芒竟比闪闪的星星更加夺人心魄,“我喜欢你,喜欢上一个皇帝,这么吃亏的事我都作了,所以你不能向我要求更多了。什么永远啊,最爱啦,这些你办不到的事情还是不要轻易许诺吧,戏文里不是常有那句话吗?君无戏言。”  
  “朕……”想说的千言万语竟像是更在了喉间,直到此刻,历经过无数风浪的轩辕仪才真正感受到那把心吊在嗓间的激动。下意识的,他收紧双臂,像是要把东方静嵌进自己体内时的紧紧抱住他,似乎只要稍稍放开手,怀中的人就会真的消失掉了。  
  东方静说的没错,就算是再深爱着他,作为皇帝的他永远做不了一个好恋人。他可以给他财富,给他权势,却给不了他一份完整的爱情。他的爱,包含了太多的顾虑,太多的世俗。而东方静的感情,却是那么的洁白纯真,不掺一丝杂质,就是因为这样,才深深吸引了狡诈的他,从他们相见的那一刻起……  
  是缘定前生也好,是缘定今世也罢,上天派来了如天使般的他来拯救他污秽孤独的心灵,却也注定了那个被拯救的人无法回报以同样的深情。  
  能够要求吗?就这样要他无条件的留在身边,就这样继续贪婪的享受着他博大无私的爱情,而他的痛苦,就转过头装作从未看见?  
  不,他不能,从前的轩辕仪或许可以,现在的他却无论如何也办不到。只因为,痛苦的人,亦是他所深爱的人儿。  
  那么放开他,让他展开逐渐丰满的羽翼,飞向自己向往的地方,从此消失在遥远的未来,一个不为他所知的地方?他也不能啊!失去了他,没有了他的未来,纵然拥有了一切又有何意义?  
  又或者,将关于他身世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全部告诉他,然后给他封王拜相,让心爱的他用另一种身份永远的留下来?可是,那也是行不通的。身为汉人长大的东方静和自己是不同的,异母兄妹私通生下的孩子,又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相恋,这样违背常伦的事情又岂是他所能接受的?如果他因此,因此而不再要自己,那么朕……  
  轩辕仪不敢再想象下去了。只有双臂在纷乱思绪中无意识的收紧再收紧……  
  “啊,痛……”  
  东方静的一声低呼终于唤回了轩辕仪飘远的思绪。“啊,抱歉……”他立刻放松了双手,一个温柔的浅吻随之落在他的唇边。  
  “知道吗?你有点不一样了,从前你都决不会向别人道歉的,虽然错的十之八九是你。”  
  “朕的个性有那么糟糕吗?”  
  “有,当然有,我说的话还能有错?”  
  “那么你又为什么喜欢那么糟糕的朕呢?”轩辕仪笑问。可是回答的东方静却出乎意料认真:“从前我师傅曾经对我说,恋爱是没有理由的,就是因为找不到喜欢的原因,心中时刻充满了激情甜蜜和苦闷,明明知道很不理智还是不能停止,这才是真正的至高无上的爱情!我爱你,大概就是那种命中注定没有理由的爱情吧?你知道吗,在雨中第一次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有一种前生定然曾经与你相遇相识的熟悉感。”说到这里,东方静沉重的语气突然一转,变得跳脱活泼起来,“所以啊,像我这么完美到至高无上的人所有的恋情,一定也是那种真正的至高无上的爱情了。”  
  温暖的热辣感在话音刚落的时候鲜明的充满了轩辕仪的胸膛。再次将东方静拉入怀中的时候,他的眼睛湿润了。上天啊,我轩辕仪何德何能,你竟把如此纯洁的恋人送到了我的怀中!他的恋人,本应更加体贴,本应更加温柔,可是你却把他给了我,一个最不值得他无私去爱的人!  
  今生今世,但愿我们真的能长相厮守,相恋始终!  
  就在这一刻,轩辕仪已经下定决心将彼此身世的秘密永远埋藏了。如果是为了所爱,这样的欺骗上天又怎忍怪我?  
  有些谎言,是善意的谎言,不说出来比说出来更好!比如小溪是朕安排在他身边的奸细的事情,在他如此信任小溪的现在,又何必说出来让他伤心呢?所以,朕的决定,并没有错!  
  可是此刻他们还都无法透视上天真正的安排!  
  “对了,我还有件事情,我想应该告诉你。大哥说,你一直想要那件东西,就是……”  
  “神之秘宝?朕已经都知道了。”不待东方静说完,轩辕仪截住了他后面的话,“一举抓获反贼的那天,月羽就不顾东方杉的反对把那宗秘卷拿给我了。”像是要对方放心似的,他轻轻的抚着东方静的背部:“你不相信朕么?难道你以为朕会为了那毫无根据的传说而杀你吗?”语气中明显的带着埋怨,对此东方静搔着头,讪讪的一笑。  
  “今天太累了,你早点睡吧。朕也想歇了,明天还要早朝,经过了这段时间,要处理的事情都堆积如山了,看来朕恐怕要有一段时间不能好好陪你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想天天和你腻在一起,又不是连体婴儿。”  
  “连体婴儿?那是什么?”轩辕仪皱眉问道。眨着一双大大的黑眼睛,东方静得意的卖弄着:“这是我前阵子从医书上看来的,原来有一种双胞胎,他们出生是身体的某一部分就连在一起,甚至是共用一些器官,比如说上身啦,胳膊啦。这就是连体婴儿了。还有啊,我从医书上看到,有一种人天生有尾巴,还有啊……”  
  看着滔滔不绝兴高采烈的卖弄学问的东方静,轩辕仪露出了宠爱的笑容。爱情,是梦中的流星,带着虚幻的美丽而来,我却不希望它燃尽在这夜空中,没有灰烬,只剩下一串回忆。  
  此时的轩辕仪不知为何竟涌现出如此不祥的比喻。  
  雨过之后通常是晴空万里的日子,一场轰轰烈烈的政变如同一季暴风雨横扫过京城,然后晴朗的日子和和煦的太阳一起降临了这里。百姓的生活重新安定下来,一度萧条的街道又焕发出了生机勃勃。  
  正如昨晚轩辕仪自己所说的那样,今天对于他来说是格外忙碌的一天。整个上午都是在繁忙的政务中度过的,就连午膳时刻也是在御书房中和陈名夏一边共用午膳一边谈论政事度过的。饭菜一如往日的可口,对坐的两人却显然没有大快朵颐的胃口。  
  “北部的战局究竟如何了?”  
  “回皇上,据兵部今晨接到的急报说,骢冥国再次兵进二十里,夏将军的军队恐怕难以支持长久了,还望皇上速派援兵和得力的大将。另外,兵部尚书上奏大军粮草已经准备停当,起运事宜……”  
  突然陈名夏停下了话语,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轩辕仪这才发现了一直在门口焦急徘徊却又不敢进来的太监总管李敝。轩昂的剑眉立刻竖了起来,皇帝与大臣议事之时一个小小的太监也胆敢来打扰,真是越发没有规矩了!  
  象是猜到轩辕仪心中所想的事情一般,陈名夏赶忙抢先说道:“皇上,此刻还是午膳时候,算不上是议政。李敝在宫中任职多年,岂能不懂规矩?只怕真的是有什么急事,还是叫进来问一问吧。”  
  轩辕仪这才逐渐平息了怒气,点头叫进了李敝。一问之下方才知道,原来是麟趾宫的小毛子来说荣娘娘不见了,奴才们找了整整一个上午也不见踪影。又想着宫里叛乱刚平,生怕娘娘出了什么意外,所以才来回报皇上。轩辕仪听了起初并不在意,宫里这么大,东方静又是个闲不下来的人,说不定是溜到哪里玩去了。才要挥手摒退李敝,突然想到今天是月羽和东方衫启程回国的日子,难道他竟偷偷出宫相送哥哥去了?一想到这里,轩辕仪的表情立刻沉重了起来,皇宫守卫森严,东方静要出去并不容易,可是以他的轻功也并非没有可能。如果他见到了东方杉,就一定会见到月羽;如果他见到了月羽,妒火中烧的月羽一定会揭穿他身世的秘密,那就……  
  “找,立刻给朕派人接着去找!”  
  正在漫步于御花园中的轩辕胤突然听到假山后传来一阵“唏嗦”的声音,他好奇的离开鹅卵石铺就的甬道,转过角落里的一座假山石,出现在眼前的居然是正在放风筝的东方静。  
  他一直手高举着一个雄鹰的风筝,露出半截粉雕玉琢的手臂,另一手紧抓着线轴,在空地上绕着圈跑着,努力的想让风筝飞上天。  
  风力足够强,放飞的姿势很正确,奔跑的速度也足够,可是风筝却一次又一次的跌在地上。因为——他根本是在逆风跑!  
  “这样不行,我来替你放吧。”轩辕胤从山后转了出来,伸出一只手向着东方静走了过去。后者在听到他善意的帮忙后却立刻死死抱住了自己的风筝。  
  “不给,我坚决不给,一定不给。你一个大人居然和小孩子抢玩具,太过分了!”  
  常常把“男子汉大丈夫”,“一代大侠”,“侠男”这类字眼挂在嘴边的人却在抢玩具时爽快的自认是个小孩子。不过和东方静的举动相比,这个称呼无疑很是有自知之明的。  
  轩辕胤无奈的干笑一声,收回了伸出的手臂:“你跑的方向错了,要顺风跑才能把风筝放起来,你再试试看。”“嗯,这样子啊。我早就知道,这种简单的事情我东方静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刚刚那是在试验,试验一下逆风能不能放起风筝来。”  
  扔下几句死鸭子嘴硬的话,东方静转过方向开始放飞。只一会功夫,风筝高高的飞了起来,一只雄鹰展翅冲上了九霄。  
  轩辕胤抬头望着那逐渐在蓝天中模糊了身影的雄鹰,冷不防耳边听得东方静问道:“对了,你会写叶赫文字吗?叶赫文里的‘轩辕劲”三字怎么写啊?”  
  轩辕胤随手拾起一根树枝,在土地上写下了几个字。东方静看了一眼,立刻转过了头去,继续专注的放着风筝:“曲里拐弯的,好像鬼画符一样。”此言辱及了叶赫文字,轩辕胤不便附和,只是微微一笑。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曾经失口称呼我‘七弟轩辕静’吗?”  
  轩辕胤闻言全身不由一震,皱眉望去,只见东方静依然面色平静的望着天空中高飞的风筝,神色没有半分异样,倒象是在随口闲聊,他也很快就恢复了常态,用同样漫不经心的口气回答道:“你这一提,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是我认错人了。”  
  “这么说你们两个确实是我的——哥哥了?”  
  东方静转过头来,那双常常闪动着调皮的光芒的大眼睛已经覆盖了一层蒙蒙的水雾,却掩不住其下深深的悲伤和无奈。  
  轩辕胤转过身,不知何时轩辕仪已经站在了他身后。突然间,线断了,风筝飞走了,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你还是去了,去见东方杉了。”轩辕仪的语气在微微颤抖。  
  “是啊,我原本只是想去送送大哥的,虽然我知道自己留不下他,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哥哥。”东方静抬首遥望着风筝消失的那一方天空,刚刚还是一脸要哭的表情的他,现在的语调却格外的理智,“有些事情,即便你想的好好的,可是老天爷偏偏不让你如意。我和大哥的右肩后都有一个奇怪的明黄刺青,从前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月羽说,其实那是叶赫文字,刺的是我们真正的父亲的名讳,是母亲亲手刺上去的,为的就是以后让我们认祖归宗。”  
  轩辕仪欲言又止,东方静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说过要陪轩辕胤去北方战场,男子汉一言九鼎,决不失言。虽然我不会领兵打战,不过我可以治病救人。前一段时间我看了许多的医书,等去了战地我还可以和军医们慢慢学习,我想自己总能帮上点忙的。”  
  若在往日,轩辕仪一定会挑起刻薄又性感的双唇,用玩笑的语气讥讽道:“你能帮忙?是越帮越忙吧。”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这样的心情。  
  “或许这样,也并没有什么不好。你有作为一个皇帝应尽的责任,我也有自己想作的事情,我们的路,就在这里分岔了。”  
  分岔的道路,分岔的恋情,他与他,是否还会有相见的那一天。  
  飞走的风筝不会再回来了,正如离去的东方静也将一去不返。  
  三天后,轩辕胤率领援军向北部边境进发,东方静随军出行。轩辕仪没有挽留他,他知道,东方静的离去正是因为他无法不爱自己,却又不能爱上现在的自己。正如他想要挽留他,却又无法挽留如今的他。这个深秋的季节,轩辕仪已经幸运的找到了那一汪绿油油的清泉,浇灌自己即将枯萎的踪迹,不让这苍茫的地平线上,再添一行断韵的野诗。他们的爱情已经从一颗小小的种子破土而出,每天每天茁壮的成长着。从今以后,他将继续小心守候,总有一天当时机成熟时,他们的爱情终将长成参天的大树,为他们带来四季的绿意。  
  那一天,总会到来的……  
  北方的战争整整打了两年,最终以骢冥国的兵退求和告终。此战之后骢冥国元气大伤,此后的五十年间,北方边界都没有再发生过战争。  
  就在轩辕胤准备班师回京之时,西雅番国国王过世,月羽即位后立刻又挑起了对中原庆皇朝的战争。轩辕胤接到命令立刻挥师西去,带领旧日的部署抗击西雅番国的侵略。这一场战争又持续了三年,月羽誓死不肯投降,最后庆王朝的大军一路乘胜追击,攻破了西雅番国的京师。月羽兵败自杀,东方杉追随他自刎身亡。当东方静冲进西雅番国的皇宫时,看到的是双手十指交缠,紧紧相握的两具尸身。  
  大哥,这样子的你是否幸福?你的单恋是否在生与死的最后关头终于得到了回应?  
  轩辕胤将月羽和东方杉厚葬在西雅番国的皇室墓地,他曾经深爱的月羽一生执著着得不到的爱情,他至今恋着的东方静即便近在咫尺,心却又远在天涯。可是这个身披甲胄,统领千军的汉子却始终没有在人前露出过半点的伤心示意,一生驰骋战场,成为了庆皇朝上最有名的“战神”,即便是几十年后威震边关的轩辕泓云也未能超过他的声望。  
  对西雅番国的战争结束后,轩辕胤留在了边关,而东方静在某天突然不告而别,从此踪影全无。轩辕仪再也没有提起过他的名字,曾经名动天下的神之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消失在政治舞台上,民间流言纷纷,有人说荣妃始终被软禁在禁止任何人踏足的麟趾宫,因为经常有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到皇上一人独自前往那里。也有人说,荣妃早就因为被怀疑私通豫亲王轩辕胤而被毒酒赐死了。真正的真相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去探寻。所谓流言,正是因为没有真相的昭然才焕发着诱人的魅力,引人遐想无数。  
  世界在不断的改变  
  时间在不停地走远  
  只有我依然在寻找  
  那样的一种笑容  
  可以让我想起昨天的你  
  【注】
  豆豆网VIP作品,所有作品均已完结。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刪除)。
  需完整完结请点这里咨询客服>>>

股票交易实战系列之炒股利润的来源
豆豆小说: www.ddd888.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美股交易
CopyRight © 2022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