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君王(喜剧版) 第五章

  轩辕仪离开锦亲王府,径直回到宫中,进了御书房,只见陈名夏已经跪在地上等候多时了。他挥挥手,示意陈名夏站起来,陈名夏却重重磕了个头,仍是跪在地上,道:“臣有罪,皇上吩咐要活捉东方深维,臣却只带回了他的尸体。”  
  “算了,你先起来回话吧。”看着陈名夏站起来,轩辕仪又让太监搬了个凳子给他,复又说道,“此次你能将进京的日心社干部一网打尽,已是大功一件。东方深维的生死倒也无所谓,就算你能活捉到他,也未必能问出神之秘宝的下落。神之秘宝的是就算了,本来朕也不相信这些汉人的野史传说,说什么历代贤王都是因为得到了神之子和神之迷宝才得以治平天下,一派胡言。事在人为,朕要治天下,不需要靠这些愚昧的传说。倒是东方杉抗令杀了东方深维这件事,让朕笃信了一件事。”  
  “皇上是说……”  
  “这神之秘宝势必与东方静有重大关系,否则以六弟的为人,决不会轻易杀了东方深维的,这世上能让他如此在乎的东西,也只有东方静了。”  
  “如此想来,六王爷是知道神之秘宝的下落了?所以在我捉拿东方深维时,他才会迫不及待的杀了他。”  
  “不错,这样也好,我本也没指望能从东方深维身上问出答案来。东方杉呢?”  
  “六王爷带走了东方深维的尸体下葬,臣已派了十六名侍卫跟着。”  
  “嗯,明天起按照东方杉提供的名单加紧对各地日心社分舵成员的搜捕,东方深维的死讯要保密,不可外传,贴出布告就说他已被擒,关押在天牢,这样各地若有落网分子必会进京来营救帮主,到时我们就来个守株待兔。”  
  陈名夏站起领旨,又问道:“那皇上打算如何安排六王爷?”  
  轩辕仪偏过头,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注视着陈名夏,道:“那还用问吗?你让朕如何向天下解释他的来历?何况你难道不知道他和月羽的事情?他现在已经没有用处了,朕从不留祸根的。”  
  陈名夏闻言浑身一抖,却还是忍住没说什么。早知道这个年轻的君主是个心狠的角色,却没想到他能如此绝情。话虽在情理之中,可是难道他就不念一点兄弟之情吗?  
  “那东方静皇上又打算如何处置?”  
  听到这个问题,轩辕仪诡异的一笑,说道:“朕拿他还有重大用处。他的事朕自有打算,你就不要过问了。”
  陈名夏小心打量了一眼帝王的神色,发现对方平东方静的脸上没有一丝可以寻迹的波动,这才道了声“遵旨”恭身离去。
  看着他离去,轩辕仪叫过太监总管李敝,吩咐道:“你去给朕办两件事,第一件,管好东方静身边的人,不要让他知道日心社的事。第二件,从今天起,你给朕放出风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朕迷恋上了东方静。”  
  ***************  
  “娘,娘,你醒醒啊。”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流着眼泪,站在床前,拼命摇着躺在床上的母亲的手臂。在脸色苍白的女人身旁,静静的睡着一个才出生的婴儿,甜美的微笑挂在他的唇边,似乎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世间一切生离死别的苦难。
  小男孩的叫声终于吵醒了睡的香甜的婴儿,突然,婴孩发出一声洪亮的哭声,许是母子连心吧,昏迷不醒的母亲也随之悠悠睁开了眼睛。  
  “娘,你醒了。”小男孩擦擦眼泪,揉揉红红的鼻头,紧紧抓住了母亲的左手,似乎这样可以留住病危的亲人。  
  “你爹呢?”  
  “他……”小男孩犹豫了一下,终于咬牙道,“江西分会昨晚传来信书,好像出了大事,爹当晚就出发去了那里。”  
  听到丈夫不在身边,女人非但没有失望的哭泣,反倒放心的松了口气,她小声吩咐道:“孩子,去把门窗关好,娘有话对你说。”
  小男孩点点头,依言关好了门窗,回到母亲窗前。
  女人这才伸出颤抖的右手,轻轻抚摸着男孩的头发,问道:“娘和爹,你更喜欢哪一个?”  
  “当然是娘,娘对我好好,爹爹不好,总是丢下我们不管。”  
  听到男孩的答话,女人放心的点点头,正色道:“听着,孩子,娘下面的话你要牢牢地记住,一辈子牢牢记住,等你弟弟长大懂事了,你也要把娘的话一字一句的全部告诉他。记住了吗?”
  看到母亲严厉的神色,小男孩有些害怕的点点头,女人这才继续说道:“娘的原名叫轩辕萍,是叶赫族人,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二哥叫轩辕劲,他就是当今的天子。我们叶赫人和汉人不同,素有兄妹相婚娶的习俗。娘从小就喜欢二哥,也一直梦想着嫁给他。可是后来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娘是迫不得已才嫁给了你现在的爹爹东方深维,不过他不是你亲生爹爹。”
  “不是我的亲生爹爹?”小男孩无意识的重复着母亲的话,女人还是点点头,接着说道:“娘一辈子只爱过一个人,你和弟弟的亲生爹爹就是他,我的二哥轩辕劲,东方深维就是要杀你亲生爹爹的仇人,所以娘才一直留在日心社作卧底。现在娘要死了,可是东方深维还在,日心社还在,娘怎么放心的下?等娘死了以后,你要代替娘把日心社的一举一动报之朝廷,有一天,你要铲除这个威胁皇上,威胁我叶赫皇权的日心社。”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小男孩一时混乱了,他不是爹爹的孩子?他甚至不是汉人?为什么娘竟要他去毁掉爹爹和日心社?为什么?为什么?  
  看到闭紧嘴巴一言不发的男孩,女人凝聚起最后的力量,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猛地拽过男孩,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厉声问道:“娘的话你记住没有?你发誓,从今以后要按娘的话去作!”  
  “我……”男孩蠕动着双唇,结结巴巴的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刹那间女人脸色大变,右手一晃从枕下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架在了婴儿的脖子上。
  男孩惊恐的死死拽住母亲的右臂,大叫着:“娘,娘,不要啊,您会伤到弟弟的。”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先杀了他,再杀了你!我轩辕萍的孩子决不能留给他东方深维!”  
  冰凉的匕首在婴儿细嫩的皮肤上划出一道血痕,痛感让小婴儿放声大哭起来,两行清泪随之在男孩的脸庞上滑落。看着脸色惨白,两眼却闪着无比期待的目光的母亲,他终于缓缓的缓缓的点下了头……  
  ****************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林的枝叶照在东方杉的身上,一滴晶莹的露水滴落在他的脸上,映衬着年轻的脸庞上兀自未干的泪痕。冰凉的触感让东方杉醒了过来,是梦,一场关于十五年前的一幕的梦,也是一场他作了十五年的噩梦。就在昨晚他亲手杀死了他二十二年中一直称之为父亲的人,又亲手把他葬在了这本属于陈名秋的无字碑下,整整一晚,他靠在冰冷的石碑上,反复作着母亲临死前的那一场梦,沾染了血迹的右手持续传来灼热的感觉,内心的愧疚也随之不断的升温。
  对于终日忙于复国大业的东方深维,他并没有太多的父子之情,在明了了自己的身世后,特殊的身份也不允许他放置太多的感情在一个敌人的身上,可是——背叛的滋味原来比受到背叛更加难受!当东方深维最后用充满疑惑和心痛的眼神望着他时,他已知道,死者已逝,而活着的人将一辈子在这目光中背负着罪恶!  
  可是现在他毕竟从梦中醒过来了,一种终于解脱的快感油然而生。顶替下母亲的工作之后,他混迹朝廷多年,却从没想过要永远留在这是非之地享受所谓的荣华富贵。现在母亲的遗愿实现了,一切都结束了,他只想早日带着小静永远的离开,找一个山清水秀的乡间,在那里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从哪里来,又有着怎样的过去,所有只能在时间中慢慢遗忘的过往,由上一辈的恩怨造成的不该有的身世,这些他都不会,永远也不会告诉小静。纯洁幼稚的有些傻傻的小静只要幸福的笑着活下去就好了,而他,会在这笑容中逐渐忘记过往的痛和噩梦。还有,只有他一人知晓的秘密……  
  对,就在今天,他要立刻回宫禀告皇上,他不要官爵王位,不要金银珠宝,不要王府美妾,只要让他带走小静,静静的离开这喧嚣的京城。  
  东方杉伸展了一下酸痛的身体,站起身来,周围静悄悄的,只有小鸟唧唧喳喳的叫声。当他的视线接触到墓碑后的坟墓,忽然神色大变——东方深维下葬的坟墓已被刨开,簇新的黄土堆在一旁,露出漆黑色的檀香木棺材,棺盖大敞着,其中的尸体既然不翼而飞!  
  怎么可能?昨晚,是他亲手将冰冷僵硬的尸体放进了这棺木中,又用一铲铲的黄土将它掩埋!眼前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方杉只觉思绪一片混乱,在明媚的阳光下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白天的光亮,弥漫在四周的似乎仍是夜晚的黑暗和无尽的噩梦。突然,一道黑影闪过,他只觉脑后一阵剧痛,意识便陷入了昏迷中。  
  当天,东方杉失踪,跟随他的十六名侍卫亦不知为何人所杀,消息传入轩辕仪耳中,他立刻命令贴出悬赏布告,一连数日附近数城的衙门倾巢而出搜索,却始终没有任何关于东方杉的消息。东方深维的尸体和东方杉本人竟像是在空气中凭空消失了!  
  **********  
  太阳依旧如故的每日升起又落下,京城中却已是物是人非。太后和芩亲王布锡的倒台在朝野掀起一场翻天覆地的风暴,众多权贵在一夜之间沦为阶下之囚。  
  东方杉失踪后的第七天。御书房。  
  望着刚刚消失在房门口的陈名夏的身影,轩辕仪有些气恼的端起了茶杯,在茶水的碧绿色前失了会神,又重重的将茶杯放回了原处。十三岁的他甫登大位时,内受制于皇太后和一干汉臣,外又有日心社虎视眈眈意图谋反,如今他收服了以陈名夏为首的汉臣派,又于一昔之间除掉了另两个政敌,终于真正掌握了皇权,只剩下了尚且潜伏不动的西雅番国这个敌人。
  如今皇太后及其弟芩亲王布锡一个被永远监禁,另一个被凌迟处死,问题却出在太后的生子,呆呆傻傻的轩辕雄的处置上。聪明如他,做事一向斩草除根,决不会留下任何可能的后患。原本谋反之罪早已证据确凿,负责会审此案的大理寺和刑部已下了钦赐自尽的判决,证人之一的东方静却在此时推翻原证,坚持声称自己是“迷路”迷到锦亲王府,而非被劫持至此。  
  看着陈名夏刚刚送来的审案笔录,轩辕仪真是又气又恼,偏偏又哭笑不得。  
  “主审官曰:荣娘娘身在深宫,如何会“迷路”到锦亲王府?  
  荣妃反问曰:对啊,我是人在皇宫里,皇宫大不大?  
  主审官答曰:皇威浩浩,寰及四宇,皇宫乃吾皇之居所,更乃彰显我天朝煌煌之所,岂有不大之理?  
  荣妃曰:你说什么‘皇尾好好’‘环境死狱’?我听不懂哎。我问你话,你就说大还是不大就好了,哪来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四个字的话啊!喂,还有“天朝晃晃”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天朝要塌了?  
  主审官脸色苍白,双手急摆,牙齿打颤,无力再问。  
  副审官乃接答曰:大!  
  荣妃曰:对嘛,连你也承认皇宫很大了,你想,住在里面的不只皇帝一个人,还有他的大老婆,小老婆,不大不小中老婆,有名分的老婆,没名分的老婆,大大小小不知有多少个,而且人数还不断增加。一个老婆一个院,算起来要多大的后宫啊!何况老婆多了呢,儿子女儿就少不了。老婆儿子女儿多了呢,宫女太监侍卫就更少不了。这么多人一起挤在皇宫里浪费老百姓的粮食税银,这皇宫能小得了吗?皇宫一大,我能不迷路吗?我一迷路,东逛逛,西晃晃,一不留神走到哪里都可能啊!多亏我迷路迷到了自家亲戚家里,不然谁会那么好心供我吃供我喝供我住啊?哎,要知道,这年头,讨生活何其之难啊,就连我当点东西也会莫名其妙的被官兵抢啊!什么世道!对了,你们这些吃的油光发亮的大官也该好好反省一下吧,官兵怎么可以随便抢别人送当的东西呢?连自己的手下都管不好,还能管什么?我看你们离丢乌纱帽的日子也不远了。  
  众审官乃急忙离座,拱手拜倒,汗曰:此应为顺天府之失,我等当为娘娘查清此事,再恭领娘娘训诫。  
  荣妃曰:算了,反正丢的当品也不是我的东西,丢就丢了吧,以后你们小心办差就是了。我累了,今天懒的在浪费唇舌训诫你们了,以后再说吧。  
  言毕,荣妃出屏风,众审官急磕头恭送鸾驾回宫。”  
  一帮酒囊饭袋,无非是怕得罪了荣妃,日后官途不坦。这种乱七八糟的笔录他们竟也敢呈上来,摆明了是把这个烂摊子扔给了自己收拾。留这群饭桶何用!  
  想到这里,轩辕仪提起笔来,在文后批道:大理寺卿程必得审案不利,为人昏庸无能,撤职待查。刑部尚书魏雉同罪,官降三级留用察看。  
  放下笔来,将笔录放到一摞奏折的顶端,轩辕仪不由想到陈名夏,从他成为自己的心腹起时间还不长,在自己面前他总是谨言慎行,很少直接表明自己的观点立场,往往通过若有若无的暗示小心传达着自己的意见。今天呈上笔录的他仍是对此一言不发,可是他真的不在乎轩辕雄的生死吗?或许没有进言就是他对此的进言吧……  
  “李敝。”  
  “奴才在。”听到皇上的召唤,太监总管李敝立刻另捧了杯新茶,蹑着手脚走了上来。  
  “这两天荣妃都在做什么?会审前见过什么人吗?”  
  “据手下来报,昨天淑妃陈晨差人请荣娘娘过去,荣娘娘便去探了病,两人在房中独自聊了好一会。”  
  轩辕仪听后皱起了眉,经过御医们一番抢救,在生死边缘徘徊数日的陈晨终于脱离了危险,身体也在一天天复员中,可是这个看似平凡无奇的女孩实在太聪明了,留她在宫中不知是福是祸。此番必是她说服了东方静作伪供,试图以此救自己的心上人一命。  
  天色渐暗,用过晚膳后轩辕仪起驾到了惠妃林丹次东宫衍庆宫,本想抱着美女好好享受放松一下,不想才坐下不久,皇后娜木钟便得了自己行踪的消息,装作来串门的样子一脸媚笑的赶了来。白日里缠身的公务已让他大伤脑筋,此刻两个妃子的明争暗斗,笑里藏刀只让轩辕仪厌烦无比。对于后宫的女人他素来只有三种态度:有用的抱来宠一宠,漂亮的用来泄欲,惹他不悦的就丢下冷落。  
  甩袖出了衍庆宫,在皎洁的月光下随意漫步,仰望着无暇的月色,似乎渐渐净化了装满国事的心灵。不知为何,东方静的笑容竟浮现在此刻空灵的心中。自东方静此次回宫后,自己一直忙于肃清太后的残余势力,还一次也没有临幸过他,失宠的嫔妃在后宫的日子最不好过,何况东方静既是汉人,又没有可以依靠的娘家势力作靠山。进了一回冷宫,又经历了这次的冷落,想必倔强如他也在企盼着自己的到来吧。  
  心里想着东方静的事情,脚步已向他所居的麟趾宫而来。才进宫门,一股浓烟扑面而来,饶是轩辕仪修养再好也险些大喊“失火了”。看到宫门口几个小太监掩着口鼻,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请安,轩辕仪有些恼怒地道了一声“捣什么鬼啊”便拔腿进了宫门。循着浓烟的踪迹竟一路来到东方静的主卧房,挥手阻止了门外小毛子和小溪的问安,轩辕仪悄悄的进了门来,这浓烟竟是来自观音像前的香炉!而东方静就跪在供桌前,口中正念念有词不知在祷告些什么。  
  拜菩萨一次上这么多香,连菩萨也要被他熏死了。  
  不知为何,东方静就是有这种让人总是啼笑皆非的本事。  
  没想到东方静也会信佛,轩辕仪好奇的运气内功,想听听东方静在说些什么。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观音大士,如来佛祖,太白金星……”  
  眼前只有一个如来观音像,可以求这么多神仙吗?  
  “各路神仙啊,我东方静一生为人诚诚恳恳,勤勤劳劳,光明磊落,行侠仗义,坏事一件不作,好事每件必作,正所谓心有朗朗乾坤,绝对是绝世好人一个,各位神仙千万别再怀疑了!像我这种好人如果还要继续走背云的话,各位神仙也会过意不去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我也不敢向各位要,反正这宫里也不缺,看在我每天诚心诚意为各位上香无数的份上,只求各位神仙高抬贵爪,千万千万别让那个变态皇帝再来找我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听不下去了!轩辕仪走上前去,从后面一把环腰抱住了东方静,把温热的唇凑到东方静的耳边,说道:“你在向菩萨求什么呢?”  
  “啊——”冷不防被人紧紧抱住,东方静吓了一跳,待看清对方是谁,他沮丧的说道,“求什么?哼,反正我是白浪费烧香了。喂,你别在我耳边吐热气了,好难受。”  
  “小静静的耳朵好红啊,是不是有感觉了?一个多月没做,看来你的身体反而越来越敏感了,真是天生适合用来做爱的身体。”轩辕仪一边说着,一边象是品尝美味般的舔着东方静越来越红的耳廓,看着对方的俏脸飞上两朵红云,他才满意的低笑了。  
  “胡……胡说八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下流……”  
  “下流?这就算下流了?再下流的事我们不是也做过?还是小静静太健忘了,要朕用行动来提醒你一下啊?”轩辕仪一路吻着东方静的脸颊,把头埋到他粉嫩的颈部,凑上自己的双唇,轻轻的咬啮亲吻着,留下一处处红痕。怀里的身躯拼命挣扎扭动着想挣开禄山之爪,过小的力气让轩辕仪只是微微一笑,张开双臂把东方静完全嵌在了怀里。  
  “你这种人怎么这么……这么无耻啊……和轩辕雄一点也不像……”  
  听到东方静在自己怀里提到轩辕雄的名字,不悦的心情涌上心头,轩辕仪突然张开嘴,在东方静的颈部狠狠一咬,鲜血便从齿痕处流了出来。
  东方静一声痛呼,纤纤双眉拧到了一起。轩辕仪却冰冷冷的推开他,森然道:“想在宫里活下去,就先学会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哪些人的话该听,哪些人的话不该听。别仗着朕的宠爱和神之子的身份就整日里为所欲为,在这宫里,有这个权力的只有朕一个人。”  
  本以为能看到受训者战战兢兢的恭敬样子,哪知东方静却手捂着伤处,双眼茫然的看着他,一张脸上明明白白的写满“什么意思啊,我听不懂”的表情。
  自知白费了唇舌的轩辕仪轻叹了口气,真是太久没见到东方静了,整日沉浸在宫廷的尔虞我诈中,连东方静的智力水平有多高都忘记了。看到鲜血从东方静的手指缝间流出,低落在洁白的领口上,他收起严厉的目光,怜惜的拉过一脸白痴相,兀自站在原地发呆的东方静,轻轻拨开他捂住伤处右手,检视着被自己咬过的伤处。触目而及的,竟是一片血肉模糊,鲜血从深深的齿痕处持续不断的涌出。  
  自己刚刚真的“下口”太重了!  
  看到自己一时气恼的杰作,轩辕仪不免有些后悔。待小毛子端来清水,他竟亲自拿起毛巾,为东方静清洗着伤口,温热的布料接触到伤处,刺痛的感觉让东方静浑身一颤,水灵灵的大眼睛蒙上一层雾气。  
  “好痛啊,不要了……”  
  “不要什么?朕这么纡尊屈贵的给你处理伤口,你不要太感激涕零才是吧。”轩辕仪一副讥讽的口吻果然激怒了东方静,下一秒钟他一改刚刚楚楚可怜呼痛的样子,破口大骂道:“混蛋,是谁害我受伤的,鬼才会感激你呢,去你奶奶的。”  
  扑哧一声,轩辕仪哑然失笑,他的奶奶就是东方静的奶奶啊,虽然东方静还不知道他们同父异母的兄弟关系。  
  【注】
  豆豆网VIP作品,所有作品均已完结。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刪除)。
  需完整完结请点这里咨询客服>>>

股票交易实战系列之炒股利润的来源
豆豆小说: www.ddd888.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美股交易
CopyRight © 2022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