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君王(喜剧版) 第二章

  轩辕氏一族原本为天山脚下的游牧民族扈伦四部中的叶赫部族长,族中男子以善射能战而闻名。耀王朝末年,轩辕氏先是整合了天山附近的若干小游牧民族,壮大了战斗能力,而后定都东北的辽宁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庆。耀王朝936年,群雄逐鹿中原,轩辕氏没有满足于偏安东北一隅,毅然挥兵南下。经过8年的策马征战,打遍了中原的大江南北,终于重新统一了国家。一代帝轩辕劲在汉臣陈名夏的建议下以“官来归者复其官,民来归者复其业”为标榜,争取和笼络了民心,轩辕氏终于坐稳了朝堂。一个原本以游猎为生的原始部落形的小民族却成为了辽阔中原的主宰!  
  可惜这位有杰出军事才能的一代帝并不具备同样杰出的政治才能,在统治国家上他仍然沿用了征战中的残酷手段,他的高压政治使得饱学的汉臣极为不满。坚信得民心者得天下的汉臣逐渐聚集在大臣陈名夏的周围形成一股势力对抗着朝中的叶赫族皇族和朝臣。然而一向残酷好杀的轩辕劲却一反常态的坐视陈名夏的行为不闻不问,朝中俨然形成了两股对抗势力。更为奇怪的是轩辕劲甚至在处于优势地位的叶赫族势力迫害陈名夏时对他处处回护。  
  轩辕劲退位后,由于太后的争权叶赫族势力分裂为分别以新帝轩辕仪和太后哲哲为首的两派,加之陈名夏的汉臣派,朝中形成了势均力敌。分庭抗里的三派间的均衡。直到东方静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均衡。  
  得到东方静的轩辕仪很快得到了百姓的拥护,加之他本身以怀柔为主的治国政策深得民心,汉臣中不断有人倒向新帝轩辕仪。在东方静进宫的一个月后,三派中轩辕仪已经迅速跃升为最大的一股势力。  
  在此形势下陈名夏审时度势,立刻做出了回应。他没有选择与太后联手,因为这将导致国家再次陷入烽烟四起的动乱局面。在肯定了轩辕仪政治才华后,他毅然决定投向轩辕仪。为了表达他的忠诚,他将三女陈晨送入宫中献给皇帝为妃,此时正是东方静入宫一个月零三天。  
  此时对朝局的巨大变动一无所知的东方静却陷入了他的苦战。  
  “新来静主儿人高傲的很哪,仗着陛下的宠爱入宫后就不曾去给皇太后请安,给别提皇后了。”  
  ”我还听说这位静主儿娇气得很,侍寝过一次后就称病不肯再服侍皇上。”  
  “可是陛下对她也娇纵宠爱得很哪,每天都带着外臣进贡的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去看望她,分明是在讨好嘛。咱们陛下几时对其他娘娘如此过?”  
  “不过这静主儿不但不感恩,听说每天还在咒骂皇上,什麽‘混蛋’,‘大变态’……哎呀,骂的可难听呢。皇上已经这麽宠她了,还不知足!”  
  ”恶有恶报,你还不知道吧?今儿个静主儿被皇后罚跪,她仗着会点拳脚反抗,还被皇后带去的侍卫们硬压着跪了两个时辰。”  
  ”不光皇后看她不顺眼,其他的嫔妃们也磨掌擦拳的等着收拾她呢。哈哈!”  
  后宫中对东方静议论纷纷,真正的实情却只有倒霉的当事人,正在西宫中暗暗咒骂自己的霉运的东方静才知道。一个月前恐怖的新婚洞房夜让东方静在床上足足趴了一个星期后穴的出血才完全止住,又过了一个星期才刚刚能下床行走,至今那里仍然红肿未消。其间后宫的第一号超级大色狼还要每天来吃他的豆腐,要不是自己又哭又闹死也不肯再和轩辕仪上床,现在只怕已经在床上一命呜呼了,连见了阎王都不好意思说出自己是怎麽死的。就算自己每天二十四个时辰包括在睡梦中都要骂上那个变态几句吧,他也不应该每天故意送些女人的衣物饰物给他,一点用处没有不说,还害他被后宫的群女的妒火几乎烧死。就像今天吧,被皇后无缘无故的恶整,大晌午在石子路上跪了两个时辰,要不是自己身体健壮几乎被毒日头晒晕,饶是如此双膝也是血迹斑斑。说到底还是那个该死的大混蛋的错!  
  东方静褪下裤子把一双美腿搭在床边正打算唤小毛子进来疗伤,冷不防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  
  “朕刚来小静静就急着脱衣解带上床了吗?好色噢。”  
  又是那个变态!东方静没好气的一拳挥去却被武功高出他甚多的轩辕仪轻松接住,更顺势将东方静拉入怀中。  
  “小静静今天好主动啊。那朕可就不客气地享用了。”  
  “我几时主动了?你不要颠倒是非好不好!还有不要那麽恶心的叫我小静静,听到没有?”为什麽每次一见面自己就能轻易的被这个变态气的吐血?东方静不由又开始哀叹自己的时运不济。“喂,你在干什麽,变态!”东方静怒吼着。  
  原来轩辕仪的双手已经不规矩的由东方静衣服的下摆钻了进去,一手肆意的在他胸前的突起处游离着,另一只则更放肆的在裸露的大腿根部和臀部抚摸着。  
  “今天可是你挑逗朕的噢。”轩辕仪轻轻咬啮着眼前雪白细长的颈子,低低的声音中充满了情欲的味道。“小静静的屁股摸起来感觉好好啊,圆圆的,滑滑的,让人忍不住想好好欺负一番。”  
  “轩辕仪,你不是认真的吧?”察觉到对方的意图东方静很难不联想到上次恐怖的作爱,语气中也变得收敛了起来。然对于普通人来说再放肆时也不敢直呼皇帝的名讳,不过对于每句话不离“大变态”三个字的东方静来说这已经是很客气的称呼了。  
  “你说呢?” 轩辕仪突然在东方静的颈部狠狠咬了一口,满意的看着引起了东方静的一阵颤栗,低声笑了。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打开后右手食指挖了些透明的药膏,借着润滑的作用轻易插入了东方静的后穴中。  
  “好痛。不要,我那里还没好啦!”东方静企图阻止这灵巧的手指的深入,奈何技不如人,被轩辕仪的左手紧紧钳制了他的反抗。  
  师傅啊师傅,你被我老爹抛弃了,我也是啊。干嘛不看在同病相怜的份上多教我点武功啊,害的徒儿今天虎落平阳被变态欺。东方静绝望的在心底叫着。  
  出乎意料的是轩辕仪闻言竟抽出了手指,看看沾在上面的血迹无奈的说:“还没完全好啊?枉费我派人送了那麽多的贵重药品来,真是浪费。”  
  你这个差点把我整死的罪魁祸首还敢说!东方静在心底怒吼着。不过在危险没有过去前他只得强忍着赔笑道:“是是。”  
  ”算了,今晚后宫有宴会,你打点一下一定要来。”失去了性趣的轩辕仪推开了东方静。  
  原来死变态是因为这个才放过自己。东方静一面暗呼着好险,一面乖乖的点了点头。希望皇后那个死女人别再找我麻烦。  
  不过此时东方静怎麽也想不到今晚找自己麻烦的竟是同为汉人妃的素不相识的淑妃陈名夏的女儿陈晨,而且还害他惹恼了轩辕仪被扔进了冷宫。  
  与此同时,在京城一角的一座不起眼的小院落里,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暴躁的在屋内转着圈,旁边,一个衣饰华丽的年轻男子斜着眼睛,冷冷的打量着他。  
  “不能再拖了!”  
  芩亲王布锡一拍桌子,沉声说道,“如今轩辕仪那小子势力越来越大,我那些带兵的手下一个接一个的被他明升暗降,调到了没有实权的空头高位上,他已经在着手削弱我的兵权了。我们也要及早动手,先发制人,否则,我们迟早都要死在他手上!”  
  坐在他对面的年轻男子挑起红唇,露出一点白玉般的牙齿,妩媚的神态中带着说不出的妖异感:“亲王大人稍安务躁,我们不是早就议定要内外一同举事吗?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准备部署好,时机尚未成熟,还是先按原计划按兵不动,再耐心等等吧。”  
  “等?连陈名夏都投靠了轩辕仪,再等下去,我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暴怒的额角浮现出条条青筋,“月羽王子,你不会是还对轩辕仪念念不忘,故意在为他争取时间吧!你到底站在哪边?”  
  “你这是什么意思?”眯起的媚眼中已经没有了一丝笑意。  
  “没什么意思,只是我怀疑你的诚意!不过无所谓,就算没有了你西雅番国的兵力作后援,我也一样能废掉轩辕仪。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奉我姐姐——当今太后——的旨意,联络上了日心社,无论你参不参与,我们都不会再和你耗下去了!”说完,不等对方回答,布锡已经像一阵风似的出门而去了。
  望着他的背影,月羽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道:“莽夫,你离死不远了!”  
  **********  
  凤凰楼,是大同皇宫后宫的大门。凤凰楼后,一组建在高台之上的四合院式的宫殿,就是后妃的生活区。正中清宁宫,居住的是正宫皇后,现任六大议政王之首的瑞亲王的长女娜木钟;东宫为关睢宫,宫主是德妃海兰珠,其父为六大议政王之次位的绂亲王;西宫麟趾宫,居住的为有“神之子”之称的荣妃东方静,虽然身为叶赫族的轩辕氏皇室素有不通婚汉族的祖训,但是出于稳固皇权、笼络民心的目的,二代帝轩辕仪破例收纳了第一个汉妃;东宫下首为次东宫衍庆宫,居住的是惠妃林丹,其父乃六大议政王第五位的锡亲王;西宫下次首为次西宫永福宫,其间的宫主乃日前进宫的第二位汉人妃子淑妃陈晨,她的进宫象征着朝中汉臣之首的其父陈名夏向二代帝轩辕仪的正式投诚效忠。此五宫统称“台上五宫”,五宫之主位就是当时后宫中,也是整个庆王朝中最尊贵的“女人”。而二代帝轩辕仪也通过这五桩婚姻成功掌握了庆王朝的大部分权力。在五妃之下,轩辕仪的其他后妃分别按其所封阶级居于凤凰楼后。  
  今晚的后宫灯火通明,帝王的佳丽们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只为在宴会中博君王一笑。坐在帝王身侧主位上的皇后娜木钟今晚也刻意装饰了一番,自从轩辕仪扩张了皇权后,其父瑞亲王也被迫交出了的部分政权,随着父亲对皇帝的重要性的下降,她也感到了君王宠爱的日衰。毕竟,轩辕仪所立的五位正妃皆出于政治目的,一旦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失宠也就成为了必然的结果。
  相对皇后的盛装,东宫德妃海兰珠则显得低调的多。作为轩辕仪尚作皇子时所娶的第一个妻子,在生下两位皇子和一个公主后,容貌并不出众的她很明智的退出了后妃的争宠,一心相夫教子。次东宫惠妃林丹无论容貌脾气都肖似其父,是有名的快嘴火爆脾气。入宫仅三天,尚未侍寝过的淑妃陈晨还是第一次露面,整个宴会中只是像个没见过大场面的小家碧玉般低垂着头,愈发显得温顺谦恭。其余低等级的嫔妃们更是诚惶诚恐的精心打扮,缺少娘家支持的她们只能将命运寄托在帝王的喜怒中,岂能不更加小心承欢?  
  相对满面笑容的嫔妃们,东方静则明显臭着一张俏脸,闷闷不乐的独坐。  
  不得不装成女人来参加宴会已经很惨了,为什麽还要被迫为了阶上的变态绫罗绸缎、珠光宝气的盛装打扮?  
  明明已经有了这麽多美女充实后宫,偏偏还不放过自己这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变态,不,变帅!变态之首的元帅!变态中的变态!贪得无厌的大变态!  
  想到自己的悲惨境界,东方静不由得在心底又开始了对皇帝的一连串咒骂。虽然自己很惨很惨的不敢说出口,不不,不是不敢,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不想说出口罢了,那在心底过过嘴瘾总没人管得到吧!  
  “陛下,您觉得臣妾的舞蹈可还入眼?”一曲舞罢,一个娇滴滴的美人遥遥向皇帝一拜。  
  “爱妃的舞蹈真是大有长进。“对于自己已经玩腻没有性趣的后妃,轩辕仪一向懒的去记其名而通称为“爱妃”,“荣妃,你是不是也舞一曲以娱于朕啊?”带着打趣的坏坏的笑容轩辕仪问道。  
  “这个,臣妾恐怕不精于此。”我怎麽可能会跳舞啊,死皇帝,你分明是故意的啊!  
  “那就抚琴一曲吧,朕也可以勉强听听。”  
  “这个恐怕臣妾也不擅长啦。”  一张脸拉得更长了。  
  “你不——擅——长——的东西还真多。”轩辕仪讽刺道,“那就随便表演点什麽,朕都可以勉为其难的看看。”对于从东方静的表情可以清楚的读出的在心底的咒骂,虽然轩辕仪“好心”的不予计较,不过睚眦必报的他当然要小小报复一下。看到东方静为难的皱起眉,轩辕仪得意的一笑,摆摆手示意下一个准备舞蹈的后妃开始表演。  
  “且慢,荣妃如此推托岂非有辱圣恩?”一直沉默不语的淑妃陈晨突然抬起头大声说道。“自荣妃入宫以来,陛下对你恩宠有加,今荣妃竟吝于博君一笑,既有负于陛下往日之恩,亦有藐视圣上威严之疑。”  
  面对淑妃的突然发难,众人不禁暗地幸灾乐祸。对于东方静的特别得宠众人虽然早有不满,但碍于东方静在后宫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和东宫德妃,除了皇后外至今还无人敢向他发难,何况如此公然挑衅?  
  “我不是说了我不会吗?”按捺着不满,东方静搔搔头。难道自己今天犯了女忌,为什麽每个女人不管面善的面冷的都和自己过不去啊?不过和从小生长在从政之家能言善辩的陈晨相比,不善言辞的他很难想出更得体的回答。  
  “荣妃承‘神子’之名,天资神授,岂有不会之理?”陈晨转身向帝王一拜,“今荣妃借圣宠而藐视圣恭,臣妾为陛下计,尚乞陛下治其不臣之罪以儆后宫众人。”  
  眯起眼睛扫视着这个初入宫的妃子,轩辕仪不快的哼了一声。虽然早知淑妃在入宫前与轩辕雄乃青梅竹马,而东方静的入宫不但导致了他的心上人的政治势力相对萎缩,更迫使了陈名夏献出女儿以取信于皇帝,拆散了她的情缘,因而两位汉妃的不合早已注定。只是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竟敢当众无端挑衅现在宫中传闻最得宠的东方静,成,则可报复东方静对她和她的恋人的伤害;不成,则可初犯龙颜,或被贬,或失宠,甚或死亡,都是不愿为帝王妃的她所乐见的。不愧为一代名臣之女,何其深的心机!这些决非从未混迹于宫纬,与阴谋绝缘的东方静所能想到和应对的。  
  不过处置陈晨的念头也只是瞬间即刻闪过。在淑妃陈晨入宫背后的政治利益即刻替代了他不豫的感情。他不能处置淑妃,不但是为了笼络重臣陈名夏,更是为铲除威胁皇权的最后一个政敌准备一个有力的人质!  
  “今日朕与众位爱妃同乐,大家不必拘于小节。”轩辕仪一笑置之,显然不想再谈论此话题。  
  斜睨着东方静,淑妃陈晨以轻蔑的口气道:“今陛下开恩,荣妃还不叩头谢罪并恭谢圣恩?”她要激怒东方静,而且她赌单纯的东方静一定会被激怒。  
  果不其然,下一刻东方静粗鲁的跳起来:“谢罪?!我又没做错什麽,凭什麽叫我向那个死皇帝谢罪?”  
  轩辕仪不禁脸色一沉。私下里他可以不在意东方静的无礼,但决不允许任何人公然藐视帝王的权威。这一回合,淑妃陈晨的目的达到了。  
  “来人,荣妃东方静身为后妃僭越不敬于朕,念其初犯,掌嘴二十。”命令简短而无情。  
  皇后向身边的一个太监使个眼色,对方不由分说走上前去,抡起胳膊,一个巴掌劈脸向东方静打了下去。毫无防备的东方静咬破了嘴角,半边脸颊燃起一片火辣辣的疼痛。  
  纤纤玉足踢出狠狠的一脚,把还待再打的太监踢翻在地。  
  “自从进了宫老子就没遇到好事,他妈的这个荣妃老子不干了!”被气疯的东方静终于将全部不满爆发出来,“耳环,珠宝,还有这件累赘的衣服,老子全不要了!”在他拼命的拉扯下,霎时各种首饰。衣饰扔满了大厅。
  厅上,是脸色铁青的皇帝;厅下,是被皇帝即将爆发的怒火吓成一团、大气也不敢出的女人们;厅中,则是被气昏头乱蹦乱跳大喊大叫衣冠不整风度全无的新妃子。  
  “全都给我出去。”皇帝话音未落,适才热闹非凡的大厅中已经只剩下怒目而视的东方静伫立中央。一片狼籍的大厅和东方静得令人发麻的空气恰似东方静的心情。  
  挺住!现在认输的话我东方静男人的面子往哪放!  
  虽然被轩辕仪注视得发毛,东方静仍是硬挺着不肯认错,勉强地回瞪着面无表情的皇帝。在那张英俊的脸上慢慢绽放出一丝近乎诡异的笑容,让东方静的血液在瞬间几乎冻结。  
  月余的相处已让东方静深有感触,死皇帝最可怕的时候不是发怒的时候,而是在本该发怒却平东方静的微笑时。  
  “朕的女人也好,臣子也好,莫不对朕又爱又怕。看来这两种感情你都很缺乏啊。”  
  危险警报再次大响!男人的性命还是比男人的面子重要!  
  终于支撑不住的东方静反身施展轻功向厅外逃去,然而奈何技不如人,未到厅门即被轩辕仪一把抓住抱在怀中。  
  “放开我,死变态!”  
  怀中的人儿拼命的扭动挣扎反而加重了轩辕仪的欲望:“朕可以把你也变成变态的。让你的身体彻底爱上朕,害怕朕。”低声略带嘶哑的耳语宣告了欲望的攀升。  
  “别在我耳边吹气,大变……”话未说完,吐露粗鲁话语的双唇已被封住,而且——以唇!  
  轩辕仪灵敏的舌尖在东方静的樱唇上轻轻游离着,似乎在细细品味美食。撬开双唇,再次舔舐着白玉般的牙齿,终于最后一道大门被敲开了,舌头常驱而入,在东方静的口腔内壁耐心的摩娑着,犹如恋人般的温柔。片刻的纠缠后,长吻由春风细雨变为了狂风暴雨,疯狂得似乎要吞噬一切。  
  似乎经过了几个世纪,轩辕仪终于放开了那被蹂躏得红肿的双唇:“朕的吻技如何?让你酥软的难以站立了吗?”  
  “少自大了,我快被你憋死了!”依然是倔强的眼神,只是无法自抑地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  
  “今晚朕让你也享受。”笑容更加诡异了。  
  亲爱的老爹,你不是一生立志要推翻庆王朝光复汉氏江山,为什麽现在不来杀了这个变态皇帝?敬爱的师傅啊,你不是自诩武功盖世,专门除暴安良,这里就有个等待拯救的可怜徒弟!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各路神仙,麻烦你们显显神通,谁都可以,赶快来踢死这个大变态吧!!!  
  不过东方静的祷告似乎并没有传到神仙那里。只有他口中的“变态”依然肆无忌惮的为祸人间——  
  【注】
  豆豆网VIP作品,所有作品均已完结。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刪除)。
  需完整完结请点这里咨询客服>>>

股票交易实战系列之炒股利润的来源
豆豆小说: www.ddd888.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美股交易
CopyRight © 2022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