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的秘密 第七章

  这一等,就是两年。
  十八岁出道就红透半边天,唱片公司趁胜追击地赶制出第二张唱片,接着是欧洲、亚洲的巡回宣传,这一忙又奔波了一年多。
  颜芷伶回顾自己两年来的歌手生涯,从舞台上得到了无数掌声,从歌迷的热情尖叫中找到自信,但下了舞台,回到现实,浓烈的寂寞和失落还是将她包围。
  无论她上哪一个通告,到哪一个国家,只要一转身,就会看见黑慎站在她身后张罗着大小事。
  她不知道自己的努力他看见了没有,每天工作结束后,他给她的永远只是面无表情的一句「妳辛苦了」。
  没有赞美,也没有鼓励,曾几何时,他的陪伴在这两年来竟变成了一种残忍。每一次看着他那冷漠的表情,都会有种质问他的冲动,问他到底喜不喜欢她?看那样唐突的问法能不能够打破他冷漠的面具。
  她好想念以前那个总是欺负她的黑慎,他会勒住她的脖子,阴险地对她笑着说:「别想逃!」
  她突然觉得好累好累,只要一没有工作就提不起劲,她变得沉默不爱说话,跟刚进演艺圈时差很多,那时候她还会跟身旁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而现在的她只要工作一结束,就马上戴起墨镜,不发一语的坐在车上等着被送回住处,只有在舞台上才会露出笑容,感觉到真正的轻松。
  不若一般明星以疯狂采购宣泄压力,她则是选择沉默,一天比一天还要忧郁,话也一天比一天少。
  黑慎知道她有说不出的疲惫,于是为她安排了三个月的假期,要她好好充电,去上课也好,念书也好,旅游也行,就是任她自由的规划。
  但颜芷伶却不愿意,她不要休息。因为她只要一个人静下来,就会陷进哀伤里,所以她不要休息,那让她觉得自己很可怜。
  这时,黑歆正好邀她在自己首次执导的小成本电影中客串一角,她毫不考虑便一口答应了,只是对黑慎提起这件事时,他却不满的皱起眉。
  「这样妳没有时间休息,巡回演唱快要开始了,妳会累坏的。」
  「我可以应付得来,我不需要假期。」她慎重的要求不要排假期给她。
  尽管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黑慎还是顺着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每天跟在她身旁照顾,不让她累坏身子。
  现在的她,不管到了哪里都是注目的焦点,走红的这两年来,追求她的人多如过江之鲫,有当红男歌手、演员、名模,还有知名企业小开,个个都放话要追她,毫不避讳地公开对她有好感,但从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的把她约出去吃饭,而这当然都归功于黑慎的把关。
  而当红偶像歌手首次参与电影演出,尽管只是个客串的女配角,却也让这部小成本的温馨喜剧未演先轰动。
  当记者追到电影拍摄现场,访问颜芷伶时,原本只是想问问她的未来作品,想不到会得到这样惊天动地的大独家──
  「芷伶,先恭喜妳的演唱会门票销售一空,在二十岁生日当天开演唱会,一定很令人难忘。」
  「能和歌迷一起过生日,让我觉得很幸福。」颜芷伶微笑以对。
  「请问妳对未来还有什么特别的计划?第三张专辑呢?」记者问得很详细。
  「嗯……第三张专辑可能得缓一缓,未来我想做一些突破,试着自己写歌词,或者是编舞,也有可能在百老汇演出,但现在我想先充充电,有新的想法再来制作新专辑,到时候一定给大家耳目一新的作品。」
  「也就是说之后妳会有一段时间不会出现在萤光幕前喽?我想大家都会很想念妳的,那么在休息期间,妳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记者原本期待听见她说带妈妈去度假这一类的回答,但没想到她的回答却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她沉吟半晌,才很认真的回答,「我想谈恋爱。」
  话一说出口,不只记者傻了,连一旁看着她们做访问的黑慎也楞了一下。
  「我想跟我喜欢的人谈一场恋爱,就算会受伤也好,我想尝试一下恋爱的感觉。」她的语气很认真,笑容很腼觍。「希望到时候大家能给我支持和鼓励,毕竟要找到一个我喜欢,而且对方也喜欢我的人,真的很难。」
  「目前有对象了吗?」记者兴奋的振笔直书,这下得到大独家,回去主编铁定为她加薪。
  她低下头,眼角瞥了眼身旁的黑慎,发现他还是面无表情,不由得叹了口气,幽幽地说:「一直都有这个人……」
  记者紧张得差点握不住笔,连放在膝盖上的录音笔也险些掉下来,只是当红天后级歌手放出这么爆炸性的消息,一旁的经纪人竟然不发表意见?
  想起他是黑朝娱乐的太子,未来的继承人,同时也是自家报社的未来老板,她不免小心地询问黑慎的意见。
  「经纪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恋爱是很正常的事,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语气淡然地回应记者。
  记者惊讶得不知道还能问些什么,只得连忙道谢离开。
  当休息室内只剩下两人之后,气氛一度变得很诡异──
  记者一走,颜芷伶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整个人缩成一团坐在椅子上,安静的不发一语。
  而黑慎则是无法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虽然早知道她心里有个人,也知道她进入演艺圈是为了他……总有一天,她会走到那个人身边,头也不回的离开自己。
  但知道是一回事,当这一天真正来临,不得不面对时,却又是满心苦涩。
  没有办法再继续忍耐,于是他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休息室。他需要冷静的空间平复心情,免得自己会忍不住对她咆哮怒吼,问她为什么要爱上别人?
  在他离开后,颜芷伶失焦的双眼有了焦距,静静看着镜中的自己,她越来越没有勇气问黑慎,他对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若真的喜欢她,为什么不表白呢?
  她已经明示暗示了这么多次,他怎么还是不明白,她等他一句话,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cn  ***
  为了第一场演唱会,颜芷伶不断加强体能训练,参与讨论,务求表演尽善尽美,在她二十岁生日那一天,也是第一张唱片发行的两周年纪念日,她选定洛杉矶,她的家乡,展开世界巡回演唱的第一站。
  十万人的会场被挤得爆满,大家疯狂地叫着她的名字,在众所期待之下,颜芷伶捧着白色蜡烛,穿着纯白礼服,以纯净清彻的美声,在没有伴奏的情况下清唱着「Voca  me」一小段做为开场,身后跟着合唱团的小朋友,每个人也都捧着蜡烛,在站定位置的那一刻齐声合唱。
  As  secret  as  a  dream  you  call.(就像你召唤的梦一样私密)
  As  silent  as  the  night  for  all  you  cry(就像黑夜一样静默,所有你为其哭泣的)
  Lacrymosa.(垂泪)
  Lacrymosa  dies  illa(为那一天悲伤)
  Dolorosa  Domine(上主也哭泣)
  Voca(呼唤)
  Voca  Me(呼唤我)
  You  whisper  in  my  silent  sleep(你在我沉睡时向我低语)
  You  answer  to  my  call  when  lost  I  cry(你回应我的呼唤在我迷失时哭泣)
  Lacrymosa(垂泪)
  在高音独唱时,她嗓音特有的空灵感,与美声合唱团小朋友的干净童音完美地融合,使聆听者心灵不禁沉静下来,专心欣赏着这天使般的合声。
  在所有人还沉醉在动人歌声中时,白色的布幔在演唱结束的瞬间迅速拉上,节奏感十足的鼓声由缓而快切入,在观众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前,布幕再次拉开,知名舞者在台上热舞,许多高难度的舞蹈动作倏地引起众人欢呼叫好,在一片叫好声中,颜芷伶穿着金色背心和短裤登场,脚踏高跟鞋,完全不受鞋子高度的影响,在台上与舞者们热情飙舞,精彩的舞蹈配合着音乐,将观众的情绪完全引爆,而整场演唱会便在充满戏剧张力的表演下拉开序幕。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cn  ***
  直到下了舞台,待在休息里的颜芷伶仍能听见热情歌迷的呼喊声。
  她刚刚在舞台上度过了她二十岁生日,全场超过十万人次的歌迷,整齐划一的为她唱生日快乐歌,让她当场在舞台上哭得泣不成声,那份感动还留在她心底,久久不散。
  她耐心地等待工作人员为她开道离开现场,现场仍有歌迷聚集,久久不愿离去,高声呼喊着她的名字。
  好几次她都冲动的想冲出后台,上台和歌迷们说说话,却都被像一座山似的黑慎给挡了下来。
  开演唱会这么大的事,他自然不会缺席。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浓妆艳抹得不像一个二十岁的女孩,这张脸太成熟,也太老成了,于是等不及造型师帮忙,便自己拿起卸妆乳液往脸上抹,卸掉一脸的疲惫,还她原本清秀脸蛋,之后她又戴上墨镜和帽子,做好掩饰的准备。
  突地,身后一双大掌握住她的双肩,熟悉的气息令她身形一颤,甫一抬头,便从镜中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他──黑慎。
  戴上墨镜的脸庞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从抿紧的双唇中看出他正紧绷着神经,为了这场演唱会,工作人员莫不上紧发条,随时待命。
  直到耳上的蓝芽耳机传来工作人员以及保全Stand  by的讯息,他低声交代数声,结束通话后才对她轻声道:「我们走吧。」
  她转过身来面对他,现在面对这照顾着她的男人,她的心情……五味杂陈。
  她忍不住伸手将他的墨镜摘下,凝望他俊美的五官,那脸上的表情依旧波澜不兴,却丝毫不减他的魅力。
  相处这么多年,照理说也该看得很习惯了,但她仍会为他出色的外貌心悸不已。他知不知道,自己的一颗心早已系在他身上?他知不知道……尽管被世人所接受,红透半边天,她仍然会感到自卑,怕自己努力这么久,还是配不上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
  「庆功宴你来不来?」一双小手揪扯着他的衣袖,口气里尽是希冀。
  黑慎撇开眼,怕自己会忍不住在这里吻了她。
  因为她的表情让他很不舍。
  「妳希望我去,我就去。」他闷声回答。
  「我希望你来。」她的语气透露着乞求。「今天是我生日……」
  「我会到。」他点了点头,承诺一定会到场。「该走了。」
  她没有挥开他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让他以捍卫者的姿态护着她离开,坐上车后迅速离开现场,而他,则留在原地处理善后工作。
  车子直接开到庆功宴的所在地,那里已聚集了许多宾客,有她演唱会上的嘉宾、赞助商,以及各行各业的有力人士,全部都到场为她庆功。
  今天是她的二十岁生日,她真的很开心!而且从今起她就可以合法喝酒了,于是她来者不拒,接受所有与会人士的祝贺,虽然她觉得酒很难喝,但还是一杯一杯的灌下肚,因为开心嘛!
  大家除了祝贺她演唱会圆满成功之外,还送了她不少生日礼物,收得她两只手都拿不动,还得请助理帮她的忙。
  可是,明明收到这么多的祝贺,她为什么还是感到有些难过?或许是因为她最想从那个人口中听见一句「生日快乐」,而非这些价值不菲的礼物吧……
  当黑慎交代完后续工作,与相熟媒体一同赶到庆功宴现场时,看到的却是颜芷伶喝得烂醉的摸样,他的眉头当下皱得死紧,看着已经醉了还被人猛灌酒的女孩,一把火在肚子里狂烧。
  他笔直的朝她走去,原本起哄着灌酒的一干年轻舞者立刻闪开,还好黑慎及时握着颜芷伶的手臂,才没让她难堪地跌坐在地上。
  「妳喝太多了。」他语带谴责,眼神瞥向一旁照顾不周的贴身助理。
  「啊──经纪人,我伟大的经纪人赶来了!来,干!喝一杯!」颜芷伶醉得语无伦次,抓着黑慎就要干杯。
  结果话才说完,就整个人倒向黑慎,醉得昏死过去。
  现在黑慎的眉头更是皱得可以打十个结,他不过晚到一个小时,她就被灌到不省人事,要是他再晚一点到,不就会有人趁机把她带走?
  危险的眼神一扫,原本绕着她的年轻人马上全部跑光光!
  扶着烂醉的颜芷伶,他交代助理Monica,「尽管满足大家的需要,需要什么尽量点,媒体那里妳小心应付。」
  「OK。」Monica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连忙点头称是。
  一离开会场,黑慎就直接拦腰把昏睡的人儿打横抱起,走入饭店内的秘密通道,直往停车场前进。
  喝醉了的颜芷伶躺在副驾驶座上昏睡,眼眶下有着浓浓的黑眼圈,想必是最近累坏了。
  黑慎不舍地轻抚着她微凉的脸庞,任思绪飞快地流转着。
  演唱会和电影两头忙,还说她不需要休息,硬撑嘛!这么拚命到底是为了谁?
  她想谈恋爱的新闻见报不过三个月,原本她就已是追求者众,报导出来后更是有人不断放话,声称自己就是她喜欢的人,可三个月过去了,她身边的位子依旧空着,那个让她努力至今的人,一直没有出现。
  他一方面松了口气,另一方面又不免担心,她的不快乐难道是因为那个人?
  一向把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底,他当然感觉得出她不快乐,如果能够让她开心,他愿意找出那个令他嫉妒得快发狂的男人,只求她展颜微笑,别再一天比一天忧郁苦闷,看着一天一天消沉的她,他只有满满的心疼。
  车子开进大厦的停车场,颜芷伶仍是昏睡着,黑慎下了车绕到副驾驶座,打开车门,轻拍她的脸蛋。
  「小伶,醒醒,到家了。」
  「嗯……」她悠然转醒,但酒意未退,仍然神智不清。「我不要喝了,好胀……」语毕还伸手乱挥,差一点打到他的脸。
  黑慎叹了口气,认命的将她抱下车,而她则是下意识的环着他的颈项,嘴里不断呓语着,还大声唱歌,使得整个地下停车场充满回音。
  她这丑态要是被记者看到了,肯定又要被大书特书一番,好在夜半时分没什么人,他飞快的搭上电梯,来到她住宿的所在楼层,暂时放下她拿出钥匙开门,只是她却像只虫似地在旁乱动,连站都站不稳,好不容易完成一手抓她手臂,一手拿钥匙开门的高难度动作,黑慎已是满头大汗。
  「到家了!YAYAYA!」跌跌撞撞的进家门,颜芷伶像个孩子似的四处跑跳,跑累了才回到房间,倒向床铺抚着额痛苦地呻吟。「嗯……好渴……」
  「等等,我帮妳倒杯水。」黑慎认命的转身进厨房帮她倒水,并再三告诉自己以后不能让她碰酒,他绝对不会再让酒品这么烂的人碰酒了!
  只是倒好水回到房间时,他却意外看见她趴在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压抑的轻声哭泣。
  血色迅速自脸上流失,他随手把杯子往床头一摆,坐在床沿,大掌轻轻安抚她抽动的肩头。
  「小伶?」他轻声喊道,可回应他的只有一声接着一声的啜泣,他顿时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
  好久没见她哭了,自从她决定当艺人的那一天起,她便没再掉过一滴眼泪,受训上课时,虽然常被指导老师责备,但她也没有红过眼睛,只是闷着把事情做好,绝不示弱的哭泣。
  是什么原因让她这么伤心呢?难道是他不在的那一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个可能性,黑慎瞬间有想把人大卸八块的冲动。
  但颜芷伶却突然坐起身来,眼神迷蒙,一看就知道她醉得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眼中对不准焦距,哭得声泪俱下,捧着他的脸抽噎地说了一堆没人听得懂的话。
  「小伶,妳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他挫败地拉下她的手。
  「呜……你听不懂?你很讨厌耶!为什么你都不看我?我这么努力都是为了你……呜呜呜……」话说没两句又开始哭了起来,这一次揽上他的颈子,撒娇的哭喊着。
  虽然有听没有懂,但也大概能猜到一些,黑慎轻拍她的背,脸色不禁沉下。
  她醉了以后,就为那个男人痛哭失声,酒后吐真言,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你为什么不说话?嗝。」说着说着,她打起酒嗝,像是快吐出来了。
  「说什么?」一方面想趁机问清楚她喜欢的人究竟是谁,另一方面又怕她真吐出来,左右为难的他只好随口回答。
  「说什么?你还问我要说什么?呜……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了?」她再次哭得可怜兮兮,却凶狠的拎起他的衣领,对着他大吼,「说你喜欢我啊!笨蛋!」
  黑慎当场楞住,傻眼的看着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
  「妳知不知道现在在妳面前的人是谁?」他不禁苦笑。
  她想听到谁的告白,他吗?如果是,他会很乐意告诉她。
  但才想着而已,她又开始崩溃的大哭,他只得手忙脚乱的安慰。
  「你究竟看见我的努力没有?我这么努力地爬上天后的地位,都是为了要配得上你……呜……你看见了没有?看见了没有?」她哭着摇晃他的双臂,情绪激动地说。
  「小伶,」他叹了口气。「妳冷静点,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谈,不管妳有什么难题,我一定帮妳解决,嗯?」
  眼泪再度涌出眼眶,她激动地哽咽道:「你到底看见了没有?我这么努力都是为了要配得上你……黑慎……」
  听见她的酒后真言,黑慎彷佛被雷击中般,整个人无法动弹,只感觉到一股热气冲上脑门。
  「小伶,说清楚,妳喜欢的人──是谁?」他的语气颤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小伶喜欢的人是他,是他!她努力成为天后,是为了要配得上他!
  老天!他太震惊也太惊喜了!这不是梦吧?他不是在作白日梦吧?
  颜芷伶抽抽噎噎的止住哭泣,很委屈地回答,「你到底要不要说你喜欢我?我等很久了你知不知道?嗯……」一阵反胃感急速涌上,让她的话说到一半就打住。
  「谁?妳在等的人是谁?说啊!」他紧张的追问。
  「黑……」她只说了一个字就吐了出来。「慎……呕……」再也压抑不住胃里作祟的酸水,她把晚上喝的酒全数吐光。
  被一个醉鬼吐了一身,这对黑慎这个有着严重洁癖的男人来说,简直是不可原谅的大罪,但现在他被吐了一身,干净的西装上全是酸臭味,但他脸上不仅没有不悦,反而带着笑意,甚至不断的扩大中。
  他丝毫不以为忤,难得没发脾气,径自吹着口哨进入浴室,拧了条干净的毛巾出来,仔细的,为心爱人儿擦拭一身秽物。
豆豆备用域名 1:www.ddshu.net ;  02:www.dd234.net ;  03: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