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奴为妻 第37章

  想到他可能正因为「我是不是爱上一个男人?」这件事而心乱,段世渝几乎快放声大笑。
  「小牧,」他强忍着想哈哈大笑的冲动,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就安心的待在一刃身边吧。」
  有了他的保证及应允,俞雨牧心头大石终于放下。
  「谢谢段少爷,谢谢,那小牧可以去看少将军了吗?」
  段世渝一笑,「别忙,他到了。」
  虽不爱练武,但这听声辨位的功夫他可不输任何人。尽管楼一刃的脚步到房间还有点距离,但他仍然听见了。
  果然,就在他说完不久,房门开了——
  为救俞雨牧,楼一刃的双臂及背部有一点烫伤,但算不上严重。
  他在楼下让前来为他治疗的大夫上了药后,便立刻上来察看她的情形。
  一进门,看见她已经醒来,他绷得死紧的脸上有了柔和的线条。
  「小牧,你醒了?」像是看不见段世渝跟浣月,他大步迈向坐在床上的俞雨牧,「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小牧一直昏睡不醒,让他着实不知道他只是因为酒醉,还是被烟给呛昏了。
  他原打算他若再不醒,便要请大夫上来为他诊察。如今见他醒来,看似无恙,他安心不少。
  「一刃,怎么你不问问我有没有事?」一旁,段世渝酸溜溜的问着。
  楼一刃瞥了他一眼,「你不是好好的吗?」
  段世渝跟浣月相视一笑,两人想着同一件事情。
  「小牧,看你多好运啊,」段世渝语带深意的笑视着她,「一刃眼里只有你呢。」
  听他这么一说,俞雨牧脸红了。
  听出他话中带着谑意,楼一刃浓眉一皱,「世渝,你在胡说什么?」
  他的心已经够乱了,段世渝还老是说这种教他更心烦意乱、六神无主的话来扰乱他、迷惑他。
  友直、友谅、友多闻,可没有「友多嘴」。看来,段世渝活脱脱是个损友才对。
  听段世渝说楼一刃身上着了火,俞雨牧原以为他此刻应是全身包着纱巾躺在床上,此刻见他好好的站在眼前,那原本因担心他的安危而揪得死紧的心顿时轻松了。
  大概是因为心情放松,一直锁在眼眶里的焦急泪水终于在此时无声淌落。
  见状,楼一刃怔住,但段世渝跟浣月的唇角却扬起一抹笑意。
  「小牧,你这傻瓜,哭什么?」他眉心一拢。
  她抬起泪湿的脸,两只眼睛水汪汪的注视着他,「小牧听说少将军受了伤,所以……」
  她梨花带雨的脸庞,教他心头一悸。
  梨花带雨?喔,老天!他怎会觉得一个男人哭得犹如梨花带雨?所有该用在女人身上的形容词,他全放在小牧身上了。
  可小牧就算再怎么像女人,终究是个男人。
  「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
  这句话,他说给小牧听,要他知道自己是个男人。同时也说给自己听,要自己知道小牧是个男人。
  「一刃,哭有什么关系?小牧是担心你啊。」段世渝笑说。
  「我没事,只是一点皮肉伤,有什么好担心的?」楼一刃说着,脑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
  他眉心一拧,瞪视着唇角始终悬着一抹看戏笑意的段世渝,「一定是你骗小牧说我受了重伤,他才会这么大惊小怪吧?」
豆豆小说备用域名:01:www.dd234.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豆豆小说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