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有难 第二章

  星期二下午两点半,她拎着浅黄色的牛皮纸袋来到“欧亚科技大楼”的柜台。柜台的后上方垂悬着深褐色的压克力雕板,标明每个楼层的单位名称。
 
  敛眉斜眺了一眼。电脑部位于三楼,人事部也是。于是她走向柜台向接待小姐扬扬手上的信封,“打字公司,送稿子来公关部。”
 
  “交给我就好。”接待小姐美丽又可爱。
 
  “可是……”她装出一副为难的表情。“上回敝公司把公关部的稿子打错格式,公关主任好生气。这回我送来更正稿,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出问题,最好让公关主任检查过,确定没有问题我再走。麻烦你请主任下来好吗?”
 
  “这样呀。”接待小姐也觉得为难。为了这种小事劳驾主任下楼,未免太小题大做了“不然你送上去好了,先在这里登记一下。”
 
  她随便掰个假名就混进公司里。
 
  来到三楼,箭头标示着:电脑部左转,人事部右边。她向左迈进。
 
  推开一扇玻璃门,正式踏入电脑部的领土。
 
  哗!真壮观。电脑系统嗡嗡的叫声充斥在四十坪大的空间,工作厅里约有十五个职员,半数的人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萤幕,脸容被扫描线反射成七彩的颜色;另一半的员工叮就精了,有人拿着话筒大吼大叫,有人拆开传真机不知在做什么,其他人则从东跑到西,再从西跑到东,怀里抱着堆成出的磁碟片,简直像个菜市场。
 
  时彦不在里面。
 
  当然罗,主任应该有私人办公室才对。敛眉继续朝前方入侵。希望他今天人在公司,否则她可白来了。
 
  她往一道隔出大厅和私人办公室的房间走过去,门扉微敞着,她原拟自己会看见埋头办公的时彦,却发现隔间内是秘书的办公桌,再进去的那扇门才是时彦的私人办公室。她在门口探头探脑的,主任室的橡木门忽然推开,时彦自里头的私人办公室走出来。
 
  太好了!他在。
 
  她赶紧掉头跑回电梯间,静候他主动过来自投罗网。
 
  快呀!快呀!别穷蘑菇。
 
  听见身后传来鞋跟踏上大理石地板的喀喀声,她立刻用双手揉红眼睛,脸蛋斜侧四十五度,让他看清自己的长相。
 
  时彦随手按下往上的按钮,鼻尖埋进文件夹襄,显然没工夫注意到身旁的陌生人。
 
  再等两秒钟。——他没反应。糟糕!电梯快到了,而他们两个不同路。她干脆发出一声低低的抽噎引诱他。
 
  她可以感受到他的眼光从手中的文件移开,转而投向她的侧面。
 
  成了!
 
  时彦,时彦,别让我失望。
 
  “咦?”惊喜的叫声,他的确没令她希望。“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就是上回搭他霸王车的小女生。自从那夜分别之后,他一直以为两人不会再有机会碰面,没想到居然在他的公司里重逢了。真巧!
 
  “我?”小女生吸了吸红通通的鼻子,迟疑的眼眸上上下下打量他。“先生,我认识你吗?”
 
  “你忘记我了?”这也难怪,他们只有过一面之缘,在她心中,他只不过是借她搭个便车而已,难怪她记不得他的长相。“小毕,我是时彦哪!”
 
  “时彦?”合着泫意的星眸迷惑地眨了眨。
 
  “对,上个礼拜你跟其他女生打架,就是我——”“啊,时彦!我想起来了。”呆子,你啥不好记,干嘛尽记着我跟别人打架?“上次真是多亏了你,我一直想找机会好好向你道谢,可惜忘记留下你的联络电话,没想到又遇见你了。你在这里工作吗?”
 
  “对。”他笑着扬了扬手中的文件。“你呢?”
 
  一句简单的询问却让她红了眼眶。
 
  电梯门恰好在此时打开,她的唇角勉强扯出心酸的弧度,同他摆手说再见。
 
  “我是来迭文件的……没事啦!拜拜,我走了……没事。”
 
  明摆着就是“有事”的意思嘛!时彦按住电梯门不让她走。
 
  “怎么啦?你好像很难过的样子。”他向来喜欢小孩,而她看起来实在比孩子大不了多少,当下刺激了他爱屋及乌的精神。
 
  “我……没事。”莹亮色的晶泪悄悄滚下脸颊,立刻被她坚强地拭去。“你去忙你的,我不好意思占用你的时间。”
 
  “没关系,如果你受了委屈,不妨说出来听听看。”他十分钟前就该上去五楼的科技部开会的,主任石藤清八成在楼上跳脚了。
 
  没法子,谁救他护短兼心软?如果是个陌生人在他脚跟前哭得打滚,他还能当作没看到,自顾自地走开,但是毕敛眉与他好歹相识一场。
 
  上回迭她回到宿舍楼下,才知道她的老家在苗栗,她今年才十七岁而已,就得独自上台北租屋求学。异乡游子的生涯最是凄凉,倘若她遇上了无法解决的困难,而他又凑巧帮得上忙,何乐而不为呢?
 
  “走,我请你喝下午茶。”
 
  他先以分机通知石藤清的秘书,再领着她来到地下室的员工餐厅,坐进高级主管专用的咖啡座里。
 
  “谁惹你伤心了?”他啜饮冰开水,等着两人的茶点送上桌。
 
  “我同事。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骗我,害我刚才在人事部丢了好大的脸。”她恨恨地握紧玻璃杯。
 
  “你在哪家公司工作?”白天的她看起来又乖又纯真,实在很难与那夜抡起球棒揍人的酷劲联想在一起。
 
  “晋辰打字公司。”这是她从“欧亚”的宣传刊物上找到的打字公司名称。”我的同事好恶劣喔!眼看我是公司里最年轻的妹妹,大大小小的杂务都扔给我做,我必须替他们泡茶、打扫、影印、接电话,每天还得顶着大太阳替他们买便当,前一阵子我甚至在自助餐店的门口排队排得中暑呢!”
 
  “真的?”时彦觉得心痛,她年纪轻轻就出来社会打滚,还不时被同事们欺负,也难怪她心理调适不过来,干脆找同龄的小女生打架出气了。
 
  “我替贵公司送过几次打字稿,很喜欢这里的工作环境,满希望有机会来当工读生,于是同事们知道了我的心意,居然联合起来骗我。”她挤出几滴泪水。
 
  有效啦!时彦脸上流露出同情的神色,分明是相信了她可怜兮兮的说词。哈!她就说嘛!像他这种心软的家伙绝对被她吃得死死的。
 
  “他们怎么骗你?”他赶紧追问下去。
 
  “他们告诉我‘欧亚科技’正在诚征工读助理,还假好心的叫我过来试试看,又说他们会事先关照人事主任,凭着两家公司良好的合作关系,安排我跳槽过来应该没用问题,所以我兴匆匆地带着履历表去人事部,结果——”她吸吸鼻子。
 
  “没这么回事?”他万分同情她。
 
  小毕的社会历练显然不够,一般公司哪可能替员工安排跳槽的机会?她一开始就该发现情况有诈才对。
 
  “是啦。我告诉人事主任是晋辰公司介绍我来的,他凶巴巴地说‘欧亚’不缺人,即使有空缺也不接受关说或走后门的应征者,所以我就被骂出来了。”她颓丧地叹口气。
 
  先上同事的当,按着又莫名其妙挨骂,毕敛眉今天可真是倒楣。
 
  “无所谓,你还年轻,不愁找不到满意的工作。”他安慰地拍拍她手背。
 
  开玩笑,她可不是专程跑来听他说空话的。
 
  嗯,开始进行B计画!
 
  此时服务生送来他们的茶点和蛋糕,她主动接过自己的黑森林慕司,操起小银又唏哩呼噜地扫进肚皮里。
 
  三十秒。时彦看呆了,好个风卷云残哪!
 
  她一口灌下红茶,招手叫服务生添热水,一面用垂涎的眼光觊觎他的樱桃派。“你不吃?”瞧她一副似乎巴望他点头的馋相!
 
  “给你。”他如她所愿。这回只花了二十秒,他的樱桃派就只剩下樱桃屑。“你多久没吃饭了?”
 
  她简直像投胎的饿死鬼出生在饥荒时期。
 
  “每天都吃呀!”她纳闷地看着他。“今天中午还吃大餐咧!一碗榨菜肉丝面。”
 
  榨菜肉丝面也叫大餐?
 
  “那你平常都吃什么?”他问。
 
  “统一肉燥面,味道还不错哦!只是天天吃,已经吃得有点怕了。”她从牛皮纸袋里掏出两三张白纸,当着他的面开始计画未来。“打字公司的月薪才八千块,扣掉五千块的房租,偶尔能吃顿排骨饭就该偷笑了。”
 
  她居然可以用三千块钱熬过一个月?!时彦忆起自己上个礼拜才花了三千元购买音乐会的贵宾席票券,蓦然惊觉自己竟是如此的奢侈。
 
  “劳基法已经规定,本年度的基本工资应该有一万四千多块,不是吗?”
 
  “去跟我的老板说吧!”她扮个鬼脸,拿出一份报纸的分类广告。“算了,就当我跟‘欧亚’无缘,顶多再找个工作罢了。时彦,你应该满有社会经验的,给点意见如何?你听听看,‘征柏青哥柜台小姐,可工读,底薪两万八’如何?两万八耶!大学毕业生都找不到那么好康的工作。”
 
  敛眉一一圈选符合她要求的工作机会。
 
  “你在开玩笑!”他差点被热咖啡呛死。“出入柏青商的顾客以小混混或黑社会的人居多,你不想活了?”
 
  “不会呀!我陪同学去玩过,那里挺热闹的呀!”她眨眨纯洁的大眼睛。“要不然试试这家好了,‘电话交友中心诚征接线生,高底薪,福利佳,无不良交易’。人家可是说得清清楚楚的,无不良交易。嗯,好,我寄份个人资料过去试试看。”她从纸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履历表。
 
  “不行。”履历表被他没收。“你没看见社会版成天报导电话交友中心从事色情仲介的新闻吗?此地无银二百两,就因为它的不良交易特别多,才会强调自己无不良交易。你可曾见过‘欧亚科技’的征才广告上打出‘无不良交易’的字样?”亏她在同学面前表现得像条龙,原来在校外生存的经验鲜嫩得像条虫。
 
  “我怎么知道你们公司的征才广告会不会打出这种字样?我又无缘见过。”登时反驳得他无话可说。“履历表还我啦!我待会儿拿去寄,下个星期应该会有回音。”
 
  “不行!”倘若他不知情也就罢了,既然让他得悉地想去危险场所工作,说什么也不能由她胡来。“我先看看你的履历表写了些什么。”
 
  半基于好奇,半基于关切,他埋首研究她的个人资料。
 
  姓名:毕敛眉。他已经知道了。
 
  年龄:十八。谎报了一岁。他对她皱眉头,她立刻吐吐舌尖,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一路看下去,电脑级的记忆力暗暗将她的电话号码储存进资料库里。来到专长的部分,他越读越惊讶。“你会仓颉输入?”这年头大部分小妹都打注音,速度慢吞吞的。
 
  “当然,而且一分钟打四十个字。”她扬高自傲的下巴。
 
  “你会用windows和Word程式?”大多女学生仍然停留在PE2的阶段,可见她确实有两把刷子。
 
  “当然,我自修学会的。”
 
  既然她有其本事,事情就好办多了。
 
  “小毕,”时彦清清喉咙。“其实你可以来‘欧亚’试试看。”
 
  “是吗?”她狐疑地看着他。“可是人事主任明明说你们不缺人,而且说得很大声。”
 
  言下之意,她仍然计较着自己被人臭骂的经验。时彦忍不住觉得好笑,小女生就是小女生,即使被人小骂一场也当足深仇大恨。
 
  “我的电脑部确实缺少一位助理,只是征人的公文尚未传达到人事部,所以主任才撤退你的履历表。”助理就是小妹的美称。“前一任助理半年前离职了。”
 
  “真有那么巧的事情吗?为什么找我去接任?你甚至谈不上认识我。”她的疑心病严重得离谱。
 
  “反正求才广告一旦刊登出去,上门的应征者肯定也是陌生面孔,所以相识与否也没多大差别,重点是你的专长非常符合我的需要,我干脆替公司省下广告费,这也没什么不妥呀!”
 
  “不,不是这样。”敛眉用力摇头。“你一定是同情我,才提供我这个工作机会。告诉你,我不需要人家同情,凭我的实力想找到衬手的工作,简直比吃饭还容易。”
 
  她的自尊心和猜疑心一样严重。
 
  时彦努力拿出看家本事说服她。“我当然知道,正因为你的能力出色,好好的人才就在眼前,我为何要傻傻地放弃呢?你自己刚才也说很中意‘欧亚’的工作环境,既然如此,干脆来这里上班,咱们俩各取所需,总胜过你待在柏青哥、撞球店好几倍吧?”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欧亚’真的缺人?”
 
  “真的。”他举手发誓。
 
  “你真的不是同情我?”
 
  “绝对不是。”
 
  “前一个助理为什么离职?”
 
  “她被科技部主任石藤清拐去当女朋友了。”敛眉听了竖直柳眉,他赶紧追加一句,“他们原本就你情我愿,绝对不涉及任何办公室性骚扰。而且韩写意本来就是科技部派过来支援的临时助理,即使她未离职,我的电脑部也需要另雇一位专职的。”
 
  敛眉足足考虑了五分钟,方才带着壮士断腕的神情颔首允诺他。“好吧!看在你颇具诚意的份上,我就别计较人事主任让我难堪的往事,答应你吧!”
 
  时彦又觉得啼笑皆非了。毕敛眉仅是上门求职的小妹,而他却是堂堂的公司主管,照理来说她应该放低身段才对,怎么变成他低声下气地游说她呢?真奇怪。
 
  算了,年轻女孩的终身幸福比较要紧,救他眼睁睁看她堕落到不正当的场所去,他决计做不到。
 
  “好,我会事先知会人事部杨主任,你下个星期开始上班。”
 
  “不用了,我明天就来上班。”倘若时彦背着她向杨主任提起今天的事,对方只怕会回他一句:“最近没有人来求职呀!”那她的谎言可就揭穿了。“时彦,你最好别向任何人提起我和主任起冲突的事,免得主任又误会我暗地里向你告状,以后我可就更难做人了。”
 
  有道理!
 
  “好,我就当作不晓得你们之前的过节,明天亲自带你去报到。”不看僧面看佛面,有他在场,杨主任应该不至于为难她。
 
  哇哈哈!简简单单就骗到一份差事,可见时彦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这家伙脑袋虽然管用,心肠却好得不像话,注定了要被她当成软柿子吃掉。幸好她还算有良心,打算以后好好报答他,否则他连自己白白吃亏都不知道。
 
  话又说回来,既然时彦仁慈好欺负,准备占他便宜的人绝对不只她一个,人家常说办公室如战场,有来她必须盯紧一点,免得他又上了人家的当。
 
  决定了!这就是她报答他的方式──担任他的守护神。
 
  以后谁敢对电脑部主任时彦不客气的,就等于和她小毕过不去!
 
  然而,目前她另外有一个当务之急──赶紧去买几本仓颉输入法和windows的电脑书回家恶补!
 
任何人不得未经原作者同意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第一天上班,情况比她预计中的棘手许多,不过都被时彦和她化解掉了。
 
  这天,她按照规定的上班时间直接上达公司三楼,先到时彦办公室门口等他。趁着一大早开会期间,她详细观察自己未来的工作环境。
 
  才早上九点而已,厅内的工作人员已然忙得团团转,每个人自动将她视为隐身怪客,眼里似乎看不见她的存在。
 
  主任办公室和工作大厅之间尚隔了一间秘书室,而秘书室门外摆了一张四平八稳的办公桌,桌上的塑胶牌刻着“助理”的字样,显然这里就是她未来的栖身之所。嗯,距离时彦还算满近的,而且秘书室通常敞开着,所以她和时彦实际上只有一门之隔。
 
  稍微令她不满意的是,她的办公桌对面放置一台半人高的椭圆形机器,看起来像吸尘器,金属外壳,底座设计了四个滑轮充当移动工具。
 
  “怎么会把吸尘器摆在主任进出的地方?真没文化。”她的心里直犯嘀咕。
 
  敛眉倾身研究那台吸尘器,在机身后面发现一个红色按钮,于是试探性地碰了一下。
 
  没反应。
 
  感觉有点诡异,因为她没找到吸尘器普遍具备的吸入口,仅在机器左右两侧各发现一管金属……不知是否她想像力太丰富了,那管“物体”无论从哪个角度观看都像手臂。
 
  “有手没吸口的吸尘器?”亏电脑部的仁兄仁姊设计得出来。
 
  她探手到吸尘器背后,正想按掉开关,前方顶端的萤光频突然闪烁了几下,她连忙跳开来,不敢再随便乱动。
 
  好诡异。
 
  “小毕,别碰那台机器。”时彦的声音从背后莫名其妙冒出来。
 
  “啊!”她又蹦出一步远,回身见到是他,才惊魂甫定地拍拍胸口。“人吓人,吓死人!你没听过吗?”
 
  “干嘛这么紧张,你做坏事啦?”他好脾气地笑了。
 
  “非常接近。”呆子才会向他承认她已经“碰”过那台机器。“看来你们真的需要一个小厮,吸尘器随便乱摆实在难看死了。”
 
  “吸尘器?”时彦领着她走向对面的人事部,纳闷的眼神瞟在她脸上。“什么吸——噢!你是指‘那个’!”他蓦地呵呵笑了起来,彷佛她说出创世纪的大笑话。“吸尘器,哈哈!有意思。吸尘器!”
 
  敛眉被他笑得莫名其妙。“难道那台东西不是吸尘器?”
 
  他尽顾着偷笑,推开人事部的玻璃门。“以后你就知道了,那台‘吸尘器’耍起赖来,只怕比你的道行更高,我应该把它交给你负责才对。”
 
  那怎么行?
 
  “时彦,先说好哦!我只负责处理办公室助理应做的事宜,清洁方面的杂务,麻烦另请高明。”
 
  他继续笑得神经兮兮的,笑得她都快卯起来了。幸好他们已经来到杨主任的办公室门前,她不好当着新同事的面前让他难堪。
 
  时彦嘱咐她待在门外等候片刻,率先敲门进去。
 
  “老杨?”
 
  “嘿,时彦,怎么有空跑来找我闲磕牙?”杨主任约四十开外年纪,一副胖呼呼的老好人模样。
 
  “是这样的,自从上个助理韩写意离职之后,我们电脑部的琐事一直缺乏人手来打理,所以我想再雇用一名新的助理。”
 
  “小事一桩,请秘书打个电话过来就好,何必劳驾你亲自走一趟?”杨主任笑咪咪的眼睛突然发亮。“嘿,我想到一个满合适的人选,反正助理嘛!只要手脚勤快、听话就好,我女儿现在读夜校,干脆叫她过来帮忙,你意下如何?”
 
  “呃……”时彦有点尴尬。
 
  敛眉在门外听见了,暗哼一声。笑面财主坏肚肠,她讨厌胖男人,胖家伙的私心最重!
 
  “我今晚回去跟她说,叫她明天就来上班。”杨主任显然很自得其乐。
 
  听敛眉说,昨天老杨还义正辞严地训诫她走后门是多么不道德的行为,怎么他今天反而明目张胆地做给自己瞧来着?原本还觉得不太好意思咧!既然杨主任存有私心在先,他似乎也没啥子好客气的。
 
  “呃,老杨,其实我已经找到合适的人选了,今天就是带她来面谈的。如果一切谈妥了,她随时可以开始上工。”言下之意,从现在开始就要把她列入正式的编制之下。
 
  “哦?”杨主任愣愣的,爱女陪同他一齐来上班的美好景象登时消失。
 
  “小毕,进来。”时彦和蔼地替两人介绍。“杨主任,她叫毕敛眉,我们已经讨论过她的工作性质,所以只要您这边没问题,她随时可以来我的部门报到。你们慢慢谈吧!我先回去了。”
 
  于是,人事主任中型的办公室里,独剩两号人物四目相对。
 
  毕敛眉,这个名字听起来异样的熟悉。杨主任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库,一时之间还想不起来
 
  “毕敛眉——”他接过她的履历表,逐条的过滤下来。“咦?你是‘莘传商职’的学生,我女儿也是。”
 
  结果好差事却被这个黄毛丫头抢走。
 
  “莘传的学生到处都是。”此言非虚,私立商职里办学较出名的,就属敛眉的学校“莘传”,所以她上哪儿都会遇见同学或学弟妹。
 
  “莘传的毕敛眉……”杨主任沉吟了一会儿。“好像听过。你认不认识我女儿杨宜如?”
 
  “不认识。”同校学生六千多个,她怎么可能记得住每个人的名字?素来只有别人记牢她,何需轮到她来记住别人?
 
  不过,杨宜如这名字听起来倒真有点印象……
 
  “啊!”两人同时想起来。
 
  “你就是打我女儿巴掌的小太妹毕敛眉!”
 
  “你女儿就是那个风骚小娘们杨宜如!”两人指着对方鼻尖。
 
  前阵子有个不怕死的学妹抢了死党宋韵青的男朋友,于是她带领一群娘子军向这对狗男女讨回公道,顺道甩了学妹杨宜如一巴掌,搞了半天她是杨主任的女儿。哼!果然物以类聚,老爸和女儿都不是好东西。
 
  “时彦!时彦!”杨主任急匆匆地跑出去,跨越楚河汉界来到时彦的地盘。时彦正好停在影印机前和职员说话,于是他拉着他回到电梯间的中立地带咬耳朵。“时彦,你疯啦?谁不好雇,竟然跑去雇她!”
 
  “怎么回事?”他歪头查看杨主任的背后,小毕正慢吞吞地踱出人事部。
 
  “你晓不晓得她是谁?她是‘莘传’有名的太妹头子,左近的人谁没听过毕敛眉的恶名?连我女儿都吃过她的亏,回来向我哭诉。”
 
  “是吗?”他当然知道小毕混得很大条,只是没想到她和杨小姐有过节,莫怪乎杨主任想尽法子刁难她。
 
  “没错,她坏得有够彻底。听说学校里的好学生全被她欺负过,成天打架闹事,说不定还磕药或向人勒索哩!连老师都管不动这种坏胚子,咱们公司怎么可以雇用她当小厮?同样想找‘莘传’的学生,倒不如叫我女儿或她同学来做做看。”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在于他女儿能不能来此工作,只要别让毕太妹出现在“欧亚”,杨主任愿意再花一大笔广告费和人事训练费,另找其他正当的小妹。
 
  偏偏听进时彦耳里不是这么回事,他从来不知道原来杨主任的私心简直严重得离谱。
 
  时彦再探头看她一眼,小毕的肩角、眼角、嘴角全部垂下来,整个人垮兮兮的,彷佛承受着天大的打击。同时,用唇形无声地告诉他:“看吧!我就知道他讨厌我。”
 
  他的同情心霎时如同月光下的潮汐在体内升漩。
 
  “杨主任,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小毕从前或许常常做错事,但是她已经改过了,而且非常有上进心,我们应该给她机会试试看嘛!”
 
  “什么?”连拆穿她的底牌都吓不倒时彦?杨主任傻了。凭时彦优等生的形象,他应该最忌讳厌憎这种书不好好读、成天尽会闹事的小太妹,孰料他一点也不惊讶,反倒替毕太妹说起情来着。
 
  杨主任赶紧再把他拉到另一边去咬耳朵。“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如果她的狐朋狗党找上公司来闹事,该由谁出面收拾?”
 
  “我愿意全权负责。”
 
  时彦从这个角度正好看不见敛眉的表情,杨主任抬眼偷瞄她,敛眉突然两手扳高跟尾,吐出长长的舌头对他扮鬼脸。
 
  “你!”杨主任的无名心火四处乱烧,差点呛死他。“时彦,你看你看,她多可恶,竟然摆那种脸给我看!”
 
  “哪种脸?”时彦转身,敛眉已经迅速换上那副拒绝再和世界争辩的颓丧面谱,他越看越觉得心疼。“杨主任,我晓得你可能对她存有……呃,误解。咱们大人不计小人过,何苦去和一个小毛头计较呢?我已经测试过她的办事能力,对她的为人非常有信心,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通融一次,让她来电脑部工读吧!”
 
  日后的上司都这般说了,杨主任还好意思否决吗?虽然他是人事部主管,可是小妹、工读生这职缺,通常随便刊个求才广告,交由手下负责找人,再不就是寻找员工家里合适的人选来递补就能解决的,何必劳动到两大部门的巨头联合会商。他再坚持下去,反而变成自己莫名其妙了。
 
  再说时彦平常在公司的人缘很好,难得他这次为了小妹任用的问题站出来陪好话,自己倘若不给他面子,未免说不过去。
 
  “好吧!反正她是你的人,你说可以就可以吧!”该死的小鬼头,进门第一天就让他吃败仗,你别以为有时彦撑腰,我就奈何你不得!“毕小姐,请回我的办公室填妥受雇员工的基本资料。”
 
  “是。”哇呼!成功了,早说了死胖子斗不过她嘛!
 
  电脑部突然传出诡怪的骚动。好些女人尖叫的声音划破嗡嗡的终端机鸣,夹着男性职员愤慨的咒骂和惨叫。
 
  “不,你不能这么做!”
 
  “捉住它!”
 
  “啊!它翻我裙子!”
 
  “该死!我的资料库被洗掉了。”
 
  灾情不断从各个角落蔓延开来。
 
  时彦一听情况不妙,拔腿撞开电脑部的玻璃门,跑进去瞧瞧是谁来踢馆。
 
  结果他差点被一部横行无阻的椭圆形“吸尘器”撞倒。
 
  “哈罗哈罗,大家好,好久不见了,受人监禁的日子真是凄惨极了,今天我欧亚一号终于重见天日,谢谢大家的支持与爱护。”吸尘器摇晃两条金属手臂,快乐地滑翔于办公桌椅之间。
 
  好几个人试固弯身擒住它,它俐落地转圈圈、钻小路总是以毫厘之差闪过敌人的攻击,每回通过一台电脑或印表机,就顺便把触手可及的接头拉出来。
 
  满室的惨剧就是如此发生的。
 
  “住手!”时彦额头上青筋暴露,欧亚一号正好滑到他面前,他飞身扑向它。欧亚一号及时打住,时彦差了三公分仆倒在它身前。
 
  “喔哦!时彦。”欧亚一号的电脑合成嗓音充满无辜和愧疚。
 
  “是、谁、把、欧、亚、一、号、的、开、关、打、开、的?”他气得甚至爬不起来。
 
  “她!”每根手指齐齐对准毕敛眉。
 
  目前为止,只有她接近过欧亚一号。
 
  “我?”她呆住了。还以为大伙忙得没空注意她呢!原来每个人都看见了,还偷偷记在心里。“我……我不知道呀!我……我以为那是一台吸尘器,你也没否认……”
 
  他似乎气晕了,表情与两分钟前的他判若两人。
 
  “欧亚一号不是吸尘器。”时彦咬牙切齿。“它是一台笨机器人,昨天才把我的硬碟洗得一干二净,我好不容易逮着它,关掉它的电源,正要把它空运回日本总公司修改程式,结果你居然纵虎归山。”
 
  原来它就是红遍亚洲的最新发明,智慧型机器人“欧亚一号”。
 
  “欧亚科技”最近跻身为十大最具潜力企业团体的排行榜,就研发成功各种不可思议的电脑科学技术,其中最具盛名的成品,就是新生代智慧型机器人“欧亚一号”。这项发明引来世界各国工业界和资讯界的注目,去年“欧亚一号”在世贸资讯展首度展露它的庐山真面目时,她还兴匆匆的跑去观展过,可惜它临时发生故障,所以下午到场的观众都没能瞧见它的英姿。
 
  他们的工程人员哪种外型不好塑造,偏偏把欧亚一号设计成吸尘器的样子。而且像它这种高级机密理应锁在保险柜里,她哪晓得他们会随便将它摆在大厅?他应该事先告诉她嘛!
 
  “对不起啦!”
 
  杨主任在旁边暗暗得意。看吧!他就说这小女生一定会惹麻烦,时彦偏不信,现世报还真快!
 
  “嗨,杨胖子。”欧亚一号兴高采烈地向杨主任打招呼。“瞧你笑得多么奸恶,简直就像大花脸。你又想排挤谁了?”
 
  “欧亚一号!”时彦大喝。
 
  杨主任胀红了胖脸,巴不得一把扯坏它的电路。
 
  敛眉险些噗哧笑出来,费尽了力气才憋住。
 
  日后她若想整惨杨胖子,欧亚一号显然会站在她这边。
豆豆小说备用域名:01:www.dd234.net ;  02: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股票投资 - 豆豆小说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