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养嫡女 卷三 第64章

  【注:豆豆独家连载作品,以下章节设置了防盗,阅读中遇到乱码漏字等,请联系豆豆客服。】
  太上皇如今不能言语,也不能动弹,秽物经常弄脏床,所以仁寿宫的暖阁里有一股怪味。朱正熙进来时就皱了眉头,看到徐邝也在,只淡淡地点了点头。
  他跟徐邝在朝堂之上,政见多有不和,本来关系就紧张。徐邝甚至为了李青山调任的事情,求到徐太后那边去。徐太后来劝皇帝时,也与皇帝发生了口角,几日没有说话。朱正熙现在可谓看到徐家的人就头疼。
  门外太医端了汤药进来,朱正熙道:「朕来吧。」
  太上皇喝药时因嘴巴闭不紧,药汁多数都淌了下来,朱正熙又给他仔细擦拭。于太上皇而言,现在死了反而是种解脱,比这样屈辱地活着强。太上皇看着曾经顽劣的儿子,近来稳重了不少,眉间隐藏着威势。他欣慰之余,又难免担心。他听徐邝说朱正熙不知当年旧事,亲近朱翊深,大有重用之势。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急在心头,却苦于不能言语。
  他不能将那个秘密带到地下去。
  他看向刘德喜,眼睛一直盯着多宝阁上的一个地方。刘德喜会意,去拿了一个锦盒过来:「您是要拿这个吗?」
  太上皇闭了下眼睛,表示肯定。
  刘德喜便将那个锦盒呈给朱正熙。朱正熙迟疑地打开,里面是一道有些旧的诏书。他慢慢展开,看到诏书上的内容,一下站了起来。这是当年父皇在皇爷爷的梓宫前,要大太监刘瑛念的遗诏。
  「父皇给儿臣看这道圣旨,有何用意?」朱正熙问道。
  暖阁里安静了一会儿,此时只有四人,灯台上的火焰被夜风吹得晃动,连带墙上的四道影子也晃了晃。徐邝说道:「皇上再仔细看看这道诏书。」
  「这,这并不是皇爷爷的笔迹。」朱正熙握着诏书的手已经有点发抖。若是按照父皇当初登基时的说法,诏书是皇爷爷早就立下的,那么这么重要的诏书,应该是他亲手所写的才对。可是他记得皇爷爷的字,非常平正的楷书,与这个匆忙写诏书的人完全不同。
  而且这诏书上的字迹,还隐有几分熟悉。
  「父皇,是您写的!」朱正熙几乎难以抑制地叫出来,这字体虽然刻意改变了笔锋,但一些书写习惯还是容易辨认的。
  「您怎么刻意伪造皇爷爷的诏书?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说这皇位真的应该是九叔的,您抢了他的皇位,又传位给我,那我岂不是等同于跟您一样?」朱正熙难以置信地摇着头。虽然这个念头在他心中百转千回,不止一次出现过,但他都下意识地否定。
  直到真相浮出水面,他心中最后的那点幻想终于如水泡般破灭。他的父皇竟然是这种篡位的贼子!而他所坐的龙椅,本就是偷来的!他觉得周身冰冷,看着床上之人的目光有几分陌生。
  太上皇说不了话,徐邝的面容狰狞起来:「那又如何?自古成王败寇,将江山交给一个低贱女人所生出来的儿子,难道他就有本事能坐稳吗?实话告诉你,先帝没有留下任何一道遗诏。这皇位也不是朱翊深的!」
  「你们现在告诉我这个作何!」朱正熙将那道圣旨猛地一摔,叫道。
  「皇上,您已经是皇上了,接受了各藩王和使臣的朝贺,是天下的正统,没有人能把您从这个位置上拉下去。可是朱翊深不得不防啊。他倘若知道这道遗诏是假的,他对您还会忠诚吗?他肯定想着怎么推翻您。所以京卫不能交给他!」徐邝义正言辞地说道。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京卫的指挥权。那么舅父觉得朕应该交给谁?」朱正熙冷冷地问道。
  徐邝见朱正熙终于问到了正题上,难得收起那副长辈的姿态,跪在地上说道:「臣是皇上的亲舅父,臣不会害您。若是京卫交给臣您不放心,又怕温嘉反对,那就交给王骥,或者把李青山从平凉府调回来。总之京卫绝对不能继续交在晋王的手上。」
  朱正熙在最初的震惊过后,已经慢慢平静下来。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既成的事实都无法改变。
  他看了躺在床上只剩一口气的父亲,感情复杂,对徐邝说道:「你跟朕出来。」
  徐邝跟着他到了主殿,朱正熙负手站在窗前。外面的夜色像是浓墨一样,只有老槐树的树影参差,而未到春天,晚风还有点刺骨的寒意。宫人要过来关窗,朱正熙挥手让他们退下去。
  「九叔知不知道?」朱正熙平静地问道,神色隐在灯火的阴影里,神色莫辨。徐邝忽然有一种这个他从小长大的孩子,已经不是朱正熙,而是帝王的感觉。这些日子,朝臣出入乾清宫,新皇也在培养自己的势力。当太子时的近臣叶明修和沈安序,一个被插在吏部,一个被安在都察院,都是要害的部门。
  看着脾气不温不火的皇帝,其实并不是一个软弱无能的草包。
  事已至此,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徐邝回答:「晋王从小跟在先帝身边,应该是有所觉。那个时候他在外地,人不在京城,所以我们才能成功。等到他回来奔丧,已经是尘埃落定,他也只能乖乖俯首称臣。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又没有母家外戚,连他自己都知道坐不稳皇位。可是现在他羽翼渐丰,皇上如果不防着他,他若有一日报复,会杀我们个措手不及。」
  朱正熙回头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当初舅父和父皇夺位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斩草除根呢?」
  徐邝心里咯噔一声:「怎么没有想过?当时太上皇尚未坐稳皇位,需要几个阁老的襄助。而苏濂那个老匹夫是晋王的恩师,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杀了晋王。所以皇上才把晋王派到皇陵守陵三年,原想着等他回来,就塞给他一个贵州之类的藩地,让他死于非命,这不是当时被殿下您阻扰了吗……」
  朱正熙这才明白父皇对九叔的种种忌惮,并不是出于对九叔能力的担心,而是这皇位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他不安的是人言,是人心。朱正熙也不知道,若当时便得知真相,自己会做什么样的选择。也许是直接逃离紫禁城,反正他也不爱做这个皇帝,皇位就还给九叔好了。
豆豆备用域名 1:www.ddshu.net ;  02:www.dd234.net ;  03:www.ddkanshu.com,请大家收藏备用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