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王子的无邪妻 第二十二章
  黑门组织要杀项幽凌的事,军师已替他解决,不再找项幽凌的麻烦,没想到成钰表面说尊敬项幽凌的选择,却暗中一直监视着这里,才会有机会带走她,他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边关的一座茶绷中。
  「你们这是做什么?」
  茶棚周围被冬、隐带来的一支约十人左右的侍卫团团围住,而成钰带来的也是他的心腹,武功不弱的成羽和以他为首的五人,每个人腰侧都带着一把刀,六人见冬隐此举,也不甘示弱地纷纷站起,两方人马形成对峙的紧张状况。
  这时,那兰阳皓走了进来,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坐在其中的项幽凌。「凌儿。」
  项幽凌面色有些苍白、憔悴,在他还没进来前,她早就感觉到了他的气息,听见他轻轻的叫唤声,她震了下,水眸幽幽地对上了他的。
  四目相对,虽未语,两人纠缠的目光却已道尽千言万语……
  项幽凌那含怨带情的眸光令那兰阳皓心疼极了,他无声地向她说着对不起,她蓦然站起,因哭泣而有些沙哑地低喊着:「阳皓。」
  她正想提起脚步走向他,成钰挺拔的身子很快阻隔在两人之间,居高临下地俯望着项幽凌。「幽凌,你忘了他是怎么让你伤心难过了吗?你还要回去他身边?」
  「我……」项幽凌迟疑的水眸睇向那兰阳皓。
  成钰看得出她一见到那兰阳皓就动摇了心志,于是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幽凌,你别忘了,你刚才不是说你不要再对他动情了,我知道你不爱我,我当然也不爱你,不过,这样不是很好?彼此不会伤了彼此的心?我给你一个安身之处,而你能给我我想要的,你可不要因为他来就又想跟着他走了。」

  「可是我……」项幽凌无法克制自己朝他飞奔的心,现在,她和他呼吸着一样的空气,她清楚地感觉得到他的气息,她对他根本无法忘却,只要想到要离开他,便觉得心更痛,呼吸更窘迫了。
  「他可是王子殿下,往后会有更多的女人,你能忍受吗?」成钰字字迫人地道:「而我已然答应你,只要你和我回去,我有了你,绝不会再纳妾,也不会有别的女人。」
  「够了!」那兰阳皓大喝一声,大步走了过来,成钰这边的人欲拦,但冬隐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开出一条路让他过去。
  那兰阳皓伸手欲推开成钰,成钰不甘示弱地伸手还击,两人就这样打了起来,成钰除了奋力还击外,还主动出击。好不容易让项幽凌愿意跟着他走,他怎么可以轻易就让那兰阳皓破坏他的好事?
  见两人打了起来,冬隐很快地要去将项幽凌带过来,成羽立刻替主子扞卫他要的女人,于是两方人马就这样打了起来。
  看着这团混乱,项幽凌受不了地大喊一声。「够了,你们都住手!
  见两方人马依然大打出手,她不由得又喊:「那兰阳皓、成钰,你们住手,听我说。」
  这时,其实胜负已分了出来,成钰身手远远落在那兰阳皓之后,只是那兰阳皓出手有所保留,他才得以缠斗这么久,他愤怒地瞪了那兰阳皓一眼,怪那兰阳皓坏了他的好事。
  那兰阳皓要冬隐放开已被他们所制伏的人马,然后走到项幽凌身边,「凌儿。」
  项幽凌幽幽看他一眼,那兰阳皓苦笑一声。「对不趄,我没有做到自己的承诺,又害你伤心了。」
  「阳皓,你听我说……」
  「不,凌儿,你先听我说。」那兰阳皓急急打断她的话,就怕她说出要离开他的话。「虽然刚才那件事是楼雨樱一手策画的,要让我们两个之间产生隔阂,可是我没有断然拒绝她的要求,是我不对。不管你如何生我的气,都没关系,我可以乞求你的原谅,直到你愿意原谅我为止,但千万不要说要离开我,好不好?」
  见他堂堂一国殿下,愿意在这么多人面前直接向她道歉,又低声下气地求她回去,项幽凌一颗心为之揪紧、感动不已。
  「阳皓。」她朝他露出一抹笑,然后对他说:「我答应了成誉要和他回中原,所以……」
  闻言,那兰阳皓突然紧紧将她抱在怀里。「不,我不准你和他回去!你是我的,就算要把你关住,直到你心甘情愿留下来,我也会这么做。」
  他狂妄霸道且含带占有欲的话,非但没有让项幽凌感到不舒服,反而有一种被他珍视、感觉到他不能没有自己的珍爱感觉,她从他怀里抬首,笑着对他说。
  「阳皓,你不需这样,你这样大阵仗地赶来拦着我,我已经非常明白你对我的心意了,你相信我,好吗?」
  那兰阳皓目不转睛地俯望着她,看见她无邪的眼里倒映着他的身影,天真中还有一份以前没有的淡定,他点头,让她在自己怀里转身望着成钰。
  「成钰,你知道我对你无情,刚才也是一时伤心,感觉自己无所依陆,才会木然地跟着你走,但在阳皓还未来之前,我就知道自己根本走不了,因为我的心无法离开阳皓,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让你失望了。」项幽凌歉然地朝成钰一颌首。
  「哼!」成钰毫不领情,脸上尽是轻蔑之色。「原来在那兰王国待久了,每个人都毫无诚信可言了,这事要传出去,看你们那兰王国何以立足?」
  项幽凌闻言,脸上万分尴尬,呐呐欲言。
  那兰阳皓收紧放在她腰上的手,开口道:「是吗?成钰,我想,要和人说诚信,该是你成家对不起凌儿在先,今日你无权指责她,因为当时项家在危难之际,曾托人要你们收留凌儿,但你们怕惹祸上身,所以撇得十分干净,且说你们两家指腹为婚之事不算数,怎么今天却来指责她?」
  望着那兰阳皓俊脸微沉,露出不怒而威的气势,而且他的话句句属实,令成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时竟不敢望着项幽凌那澄澈分明的黑眸,只能暗自饮恨,气恼地对成羽道:「我们走!」
  眨眼间,成钰一班人走得不见人影。
  茶栅内,只余那兰阳皓的人马,冬隐识趣地带着自己的人候在茶棚外,让两人独处。
  「阳皓……」
  见项幽凌张嘴欲问,那兰阳皓伸手捂住她的粉唇,她脸上的神情已清楚明白地告诉他,她想问的是什么,于是他笑着对她说:「这辈子,除了你,我绝不可能再纳妾,我会和爹与月轩一样,只独钟一个女子,而这个女子就是你,唯一让我动心的女人,我的无邪妻。」
  「那她怎么办?」项幽凌脸上有着真诚的担心。
  「对楼雨樱,我已仁至义尽,虽然她是让你伤心欲绝的祸首,但她对我毕竟有一份恩情,所以,我会尽量催北方一个牧场主人快点来将她带回去,再给她丰厚的嫁妆,你说这样好不好?」
  「我怎么可能会反对?」她朝他嫣然一笑,「你该知道能伤我心的人只有你,她能嫁得好归宿,我也会替她高兴啊!毕竟要不是她,说不定我就不能遇见你,遇见我的幸福了……」
  那兰阳皓情不自禁地俯首吻上她的唇,他真庆幸可以得到凌儿这般美好又善良纯真的姑娘。
  一吻方歇,趁着她还气喘吁吁之际,他对她说:「我们回家吧!你师父在宫里等着你呢!」
  「什么?真的吗?师父来了?」项幽凌眸光瞬间发亮了起来。
  「嗯!你师父这趟来得正好,正好主持我们十天后的婚礼,还可以亲眼见你被加冕成为太子妃的大典。」
  「师父一定会很欣慰的,因为以前他都骂我是个野丫头,不会有男人敢要我,没想到我竟然有男人要,还是个优秀的太阳王子呢!」她笑着对他说。
  两人谈笑间走出了茶棚,朝阳灿亮亮地挂在天空上,金黄的阳光照耀大地,也替人们照耀着光明和希望。
  那兰阳皓率先上了等在一旁的黑色骏马,再伸手抱起项幽凌坐在自己身前,在策马狂奔回去前,他附在她耳畔道:「我爱你,凌儿,谢谢你愿意和我一起回来,有你,我才有幸福和快乐。」
  风儿在耳边呼啸,项幽凌的唇畔也勾起一抹甜蜜的笑,迎着朝阳,她知道,她和他的未来会像太阳一样充满温暖和光明。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日月传说之一《娇娇女大夫的黑王子》;
  02、日月传说之二《太阳王子的无邪妻》。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