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王子的无邪妻 第二十一章
  「凌儿?」那兰阳皓几个大步走向项幽凌,对她伸出手,她瞬间苍白如雪的脸色,令他感到十分担心。
  「你要答应吗?」项幽凌退了几步,眸中有着心碎,贝齿咬着唇颤然地问。
  「我……我……」见楼雨樱神色流转着倨傲与挑衅,他拒绝的话一时竞说不出来。
  「你说过,你不会再让我伤心的。」项幽凌指控地瞪着他。
  「哎呀!凌妹妹,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往后阳皓哥登基为王后,三宫六院无数佳丽更是理所当然的,你怎么没有这个大量容人呢?」
  楼雨樱的话让项幽凌恼恨地瞪他一眼,转身飞奔而去。
  「哎呀呀!这凌妹妹……」楼雨樱笑得风情万种正欲开口说话,一定睛却被那兰阳皓的阴沉怒气给骇得赫然住口。「呃,阳皓哥?」
  那兰阳皓不复温和斯文,脑中思绪翻腾着,一抹灵光在他脑海闪动着,他对她脱口质问:「这就是你的目的吧?」
  「阳皓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下懂?」楼雨樱心虚的眼光闪烁,不敢直视他,身子也退了几步。
  那兰阳浩冷哼一声。「我当真以为你已经看开了,没想到竟然使出这么恶劣的计谋来,先是把我叫来,然后再让人去叫凌儿,故意在她面前做戏,让她误解我,让她伤心,楼雨樱,我知道我欠你一条命,不过这两年来,我对你已仁至义尽。」
  「你想如何?」楼雨樱突然冷笑了起来。「随便你好了,反正我知道不可能得到你的人,不过,我楼雨樱得不到的,我也不会让项幽凌得到!让你心爱的女人伤心哭泣,是怎样的滋味?嗯?

  见她冷酷残忍的模样,那兰阳皓瞪着她。「你真可恶,别以为我会让你如意。」他扬声唤来紫辰,「从今天开始,不准她离开这里一步!」
  他再转头对楼雨樱说:「本来我要请父王下旨封你为公主,嫁给宰相之子,宰相一家十分仁德,但我深觉你不配,所以十天后,我会将你远嫁北方,从此以后,我们再无关系。」
  重重说完这些话后,那兰阳皓头也不回地离开,不去看她颓然失色的脸庞与颤然的身体。
  「小姐,现在该怎么办?」丫鬟急急在她身边问道。
  楼雨樱苦涩一笑,她还能怎么办?不过,她眸中燃起一股愤恨的快意,至少,她伤了项幽凌的心,她右手紧握住拳,不甘又不愿,但却又无奈,因为她知道以她的力量绝无法和那兰阳皓斗的。
  那兰阳皓匆匆赶到琉璃阁,但琉璃阁内却空无一人,这令他感到十分担心,高大的身子一旋,往外大步走了出去,正欲扬声叫人时,玛佳却突然出现厂。
  「殿下。」
  「玛佳姨,你怎么会来?」那兰阳皓诧异地问。
  玛佳但笑不语,身后突然走出一个白发白胡的老人,用着精攫的目光直盯着他。「原来你就是那兰殿下。」
  「阁下是?」
  「我是凌丫头的师父,凌丫头人呢?」老人向他要人。
  「原来是凌儿的师父,晚辈拜见老人家。」那兰阳皓温文有礼地对他说。
  「免了、免了。」老人摆摆手对他说,然后再上下打量着他,伸手捻着一把胡须。「我家凌丫头人呢?莫不是在里面吗?」
  话毕,他就要走进去,神色之间有一丝焦急。
  「等等,凌儿不在里面。」那兰阳皓阻止他道。
  「咦?凌儿出去玩了吗?」玛佳问。
  「不是这样……」那兰阳皓满脸懊恼之色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
  「唉!怎么会这样呢?」玛佳感叹地道。
  「那她人呢?应该没有出宫去吧?」老人担心地问道。
  「应该不会,我马上派人去找。」那兰阳皓说完这话后,很快地唤人在宫内寻找她。
  「两位要不要先到里面坐着等她?」那兰阳皓对他们说。
  「不用了。」老人一口拒绝,然后对他说:「我师妹曾告诉我,你是阳年生的男子,必定要配阴年生的女子,对你和那兰国才有好处,你知不知道凌儿就是阴年生的女子?」
  那兰阳皓讶异地瞥了玛佳一眼,见她微笑点头,他才将目光望向老人摇摇头。
  「阳皓,难道你都没有感觉到,自从和凌儿在一起后,你每月月圆必受焚伤之苦的情形再也没有发生了吗?」玛佳提点着他。
  闻言,那兰阳皓猛然顿悟。「原来如此,我一时忙着国事也忘了这回事呢!」而且,他记得是和凌儿有了肌肤之亲后,这几次的月圆,他确实不再深受火焚之苦了。
  「我早就算到,凌丫头本该属于这里,刚好中原那边的人一直在找她,我就顺势将她给送来了,也合该你们是命中注定,否则怎么能相知相爱?」老人了然于心地呵呵笑着。
  「原来是老人家的安排。」那兰阳皓感激地望着他。「谢谢你,遇上凌儿是我的福气。」
  「你能这么想最好,而且是你有眼光,知道凌儿天真无邪,是个宝呀!」老人笑呵呵地道:「对了,怎么这么久还不见凌丫头?」
  「老人家,你别急,这么多人去找,一定可以找到她的。」
  那兰阳皓的安慰并没有让他安心,反而露出一抹忧虑,「你不懂,凌儿她……」
  老人正待说出原由,彩屏和小盈却在这时大呼小叫了起来,凌乱急促的脚步声愈来愈近。
  两人被宫里的总管斥喝了几声,彩屏依然不顾斥喝,来到拱门处叫嚷着。「殿下,不好了!」
  见到服侍凌儿的两个宫女脸色慌乱失措,他心惊地对侍卫说:「让她们进来。」
  见两人进来后,那兰阳皓手一挥,要她们不要再多礼,「快说!凌儿人呢?」
  「殿下,方才小姐伤心地跑走,奴婢们守在那里,就跟着小姐后面跑,但小姐跑得好快,让奴婢追得好辛苦,直到殿门外,突然遇见了一个男人,那男人拦住小姐,不知和小姐说了什么,小姐就木然地让他拉着走,待奴婢赶上时,他们已不见踪影。」
  那兰阳皓心里惊疑不定,还未开口说话,老人就喊了一声。「不好了!小丫头,那男人是不是长得英俊挺拔,但肤色黝黑,神情严肃?」
  「是是是,他就是长这样。」彩屏连忙应了一声。
  「是成钰。」那兰阳皓面色一凝。「没想到凌儿竟要跟着成钰去回中原去。」
  「殿下,你不去把小姐追回来吗?」见一向温和的殿下脸色沉重,没有任何动静,彩屏着急问道。
  「凌儿甘愿跟着他走,而成钰又自称是她的未婚夫,我还需要追吗?」那兰阳皓听到此,心底感到十分不是滋味,有些负气地道。
  「阳皓,你说的是什么话?你这样是不信任凌儿吗?」玛佳斥喝一声,见他神情黯然,一时颓丧,她摇摇头道:「你不追上去亲口问问凌儿?要是她是被挟持而不是自愿的,你能安心吗?你又真能对她忘情吗?」
  「是啊!殿下,你可不要因为吃醋就胡乱下决定,这样就枉费你聪明又有睿智的名声了。」老人在一旁凉凉地道。
  「对不起。」那兰阳皓望着老人,觉得在他面前这样不信任项幽凌实在很过意下去。
  老人挥挥手,「不用跟我道歉,听我说完这番话,你更是非追不可了。」
  「什么话?」那兰阳皓看出老人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于是连忙追问。
  「当年虽然成夫人和项夫人的确有替腹中两个孩子指婚,但这桩婚姻只要凌儿不愿答应,成钰也不敢妄为,因为当年项家被陷害之时,成家虽不是凶手,但他们却没有伸出援手,还置之不理,于情于理都十分愧对项家。而且成钰会千里迢迢来找凌丫头,可不是真的有情有义,而是因为皇上下令,只要能找回凌丫头,他就能成为驸马爷,且升为正二品官,你说,他要不要来追回凌儿?」
  玛佳接着说道:「还有,那右相在中原的势力更是不可小觑,成家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凌儿露面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灾祸,但成家为了权势,根本不顾凌儿的死活,只要能达到飞黄腾达的目的就好了。」
  「可恶!」听到此,那兰阳皓低咒一声:「我马上去把凌儿找回来。」
  他转身离去,身后跟着随身侍卫冬隐。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