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千种 第二十章
  一直以来的她,总不让别人看到她的慌、她的乱、跟她的心……
  一直相信眼前这名女子会待在他的身旁,所以他从没有想过,若有一天,她再不会出现在他跟前、他四周、他眼眸所即的任何一间酒肆……
  而在望见方才门外那一幕的此时此刻,他却是如此的希望,希望她的留下,是因为依恋他、不舍他,而不是为了她曾答应他永远不离开的那个“承诺”……
  “说给我听听吧。”望着皇甫寄书明明没有来由、却怎么擦也擦不完的血,戚千里深思了一会儿后,索性丢掉手上的柔布一把坐至他的身前。“我给你参谋、参谋。”
  “你……”望着戚千里那双纯净的眸子,皇甫寄书喃喃说着。
  “喂,别忘了我以前可是首席灵巫哦。”微微眯起眼眸,戚千里彷若半威胁半玩笑的说道。
  “我说的是你。”
  “我怎么了?”听到皇甫寄书的话后,戚千里微微愣了愣。
  “我舍不得你走。”
  “我没想走啊。”戚千里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皇甫寄书。
  “我希望你走。”低垂下眼,皇甫寄书的嗓音沙哑得不能再沙哑了,“若你能因此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是的,若那名与她在气质上、心灵上、嗜好上都那般契合的紫袍男子,那名她在那生死攸关的时刻、唯一放心留在自己身旁的男子,是要来邀她前去,他,绝不希望她留下,尽管会不舍,尽管会心痛……
  听着皇甫寄书的沉沉低语,望着此刻他身上疯狂沁出的鲜红血珠,戚千里整个人彻底静默了。
  “你这是赶人还是留人啊?”许久许久之后,戚千里终于缓缓开口了,她口中的语气虽听似是嘟嚷抱怨,可她的眼眸却是笑着的。“我都搞不明白了呢……”
  “是的,我搞不明白。”紧握着双拳,皇甫寄书的声音几近瘖哑。“怎么也不明白……”
  半晌,一双小小的柔荑轻握着皇甫寄书的双拳,一声温柔至极的清清嗓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没事的,有我呢,我会帮你弄明白的。”
  “你明白了吗?”缓缓抬起头,皇甫寄书望着戚千里,望着她笑吟吟的眼眸,心痛得几乎无法自己。
  “我明白,明白你爱上我了,我的小宝夫君!”
  戚千里轻轻地笑着,只笑中有泪,泪眼婆娑。
  她笑,是因为她终于明白昨日的他为何如此疯狂,而今日的他又为何如此痴傻。
  她笑,是因为她竟在不知不觉中、在不等待的等待中,悄悄躍至他心头的一号位置了呢……
  “我……爱上你了?”痴痴地望着戚千里绝美的笑颜,皇甫寄书喃喃重复着她的话。
  “是啊。”戚千里的双手轻捧住皇甫寄书恍然大悟的脸。“万劫不复的爱上我了。”
  原来如此……
  原来他,爱上她了!
  原来因为他爱上她了,所以他才会害怕她离去、不舍她离去,又希望她离去……
  原来他,爱上她了呢……
  终于明白了,而终于明白了的皇甫寄书,眼眸,笑了,身上的血,止了。
  只半刻后,他的眉心却又微微紧了起来。
  虽然弄明白自己爱上了眼前这名一点也不楚楚可怜,甚至比一般男子更帅气,但却心地温柔如水的女子,可她呢?在他终于恍然明白的这刻,她的心底,又是如何想他呢?
  “那你……”
  想问,可不知为什么,皇甫寄书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只能傻傻地望着戚千里,望着那个他一生一世都无法忘却的绝美容颜。
  “记不记得我曾说过的话?”见着皇甫寄书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戚千里的嗓音,几乎化成了水。“若我的夫君不爱我,我便爱我自己一生一世!若我的夫君爱我着我,那么我便爱他一生一世!”
  “我记得……”回首前尘往事,皇甫寄书缓缓闭上眼,“即便你的夫君不是我……”
  “想我戚千里聪明一世,怎么会有你这种傻瓜夫君啊!”望着皇甫寄书脸上那极力隐藏的苦涩,戚千里轻叹了一声。
  “抱歉……”
  “傻子,你跟我抱什么歉啊。”一把将皇甫寄书的脸转至自己眼前,戚千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正因我的夫君是你,所以我才可以不必挣扎、不必矛盾,便那样自然而然的幸福着爱你一生一世啊……”
  望着戚千里那永远澄静、晶亮的眸子里竟满是泪光,望着她又哭又笑、又娇艳又幸福的小脸,皇甫寄书再忍不住地一把将她搂进怀中,搂得那样紧、那样没有保留。
  “怎么,感动成这样啦?”被紧拥在那个坚实又温暖的胸膛里,戚千里低着头轻声笑着。
  “我是心疼。”皇甫寄书长叹一口气,“心疼你……”
  “我说,是谁心疼谁啊?”一把推开皇甫寄书,戚千里扯开他不再沁血的绷带,用柔布轻拭完上头的血渍后,又柔柔地重新包扎着,“看你把你自己弄成什么样了,有这样让人担心的夫君吗?”
  “抱歉。”
  “不必跟我抱歉。”做了个鬼脸,戚千里伸出手指轻点着他的鼻子,“倒是你,有机会一定得跟樱姑娘道歉去。”
  “道歉?樱姑娘?”听到戚千里的话,皇甫寄书有些微愣。
  他着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向秋樱道歉。难道在他昨天意识不清醒的时间里,他又犯下了什么滔天大错吗?
  “你昨晚发疯的时候,人家樱姑娘想叫住你,却被你硬生生的给挥飞了!”
  “被我?”听到戚千里的话,皇甫寄书彻底地不敢置信。“我?!”
  望着皇甫寄书震惊的模样,戚千里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她知道皇甫寄书震惊什么,因为连她自己也很震惊。
  “不用太自责,樱姑娘很了解你的。”轻轻拍了拍皇甫寄书的肩,戚千里很同情地望着他,“只不过你那群姐姐可就没有那么好摆平了……”
  “昨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举起手,轻抚着戚千里一头的乌黑秀发,皇甫寄书再忍不住问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更不让我去帮你?”
  “因为若告诉了你,你一定抢着去。因为你若去了,我一定会分心。”
  “是吗……”听了戚千里的话,皇甫寄书的心微微的紧缩。
  “而我之所以会分心,是因为我一定会想一直赖在你的身旁,想依靠你,而若我一直赖在你的身旁,那我努力了几天几夜布的阵就全废了——废了就算了,一定还会被某人嘲笑……”
  “是吗……”听及此言,皇甫寄书原本紧缩的心,霎时化为嘴边的一抹笑意。
  “更何况我知道,独孤鸿绝不会希望让你及樱姑娘看到他当时的模样……”
  “他……”想起了独孤鸿,皇甫寄书的心一紧。
  “没事啦,有我师父在,独孤鸿想死也死不了。”轻靠在皇甫寄书肩上,戚千里好整以睱地说着。
  “琴翁?”
  “是啊。”戚千里凉凉地说着,“这烂摊子光凭我及我师弟是收拾不了的,只好请他老人家出马了。”
  “师弟?”听到戚千里的话后,皇甫寄书再度愣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年纪明显比戚千里大,并且那般风度翩翩之人,竟会是她的“师弟”!
  “是啊,我那个无聊的师父大人一时兴起收的关门弟子。”一提起紫袍男子,戚千里就有满肚子的牢骚。“真不知那死老头在想什么,居然弄了个比我年纪还大的人喊我师姐,你说这事多让人别扭啊……”
  “那独孤他如今……”皇甫寄书忧心的问着。
  “跟常人一般,只不过少了一身武功,而记忆,将永远停留在十六岁。”
  “十六岁……”皇甫寄书喃喃说着。
  十六岁,也正是独孤鸿与秋樱定情之时,若他的记忆能活在他最美好的年代,自是好的。
  但对秋樱来说,这样的结果,她是否能接受得了?
  “樱姑娘很开心。”明白皇甫寄书心中所思,戚千里转头望向他,“我从未见过边哭边笑还能那么美的姑娘。”
  望着戚千里那清亮、温柔的眼眸,想着自遇见她后的每一日、每一事,皇甫寄书真的好感谢,感谢上苍将她送至了他的身旁,让他往后的每一日、每一时、每一刻,都有这位善解人意的女子相伴……
  春风,在屋外轻轻吹拂着,一片花瓣,由窗外被风吹入屋内,轻落至戚千里唇旁。
  微俯下头,皇甫寄书吃去了那片花瓣,而后,再忍不住地将唇,轻移至戚千里的朱唇上……
  “千里……”许久许久之后,轻拥着微微轻喘着的戚千里,皇甫寄书喃喃说着,“谢谢……谢谢你一直在我身后保护着我的心……”
  “一辈子都不许再跟我说谢谢。”嫣红着比春花还美的粉颊,戚千里故意狠狠瞪视着皇甫寄书,“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想这么做,而我想这么做是因为你值得我这么做!”
  “是的,就如同你值得我对你做同样的事一般……”
  轻笑声中,皇甫寄书又俯下头去,可就在此时,远远的,院外却传来“女儿国七辣”的呼唤声——
  “千里!小宝!你们在不在啊,姐姐们来看你们啦……”
  “我一直很喜欢这么靠着你。”尽管院外声音愈来愈近,戚千里却彷若未闻地将背靠至皇甫寄书怀中。
  “我现在知道了。”手一挥,皇甫寄书隔空将房门掩上,柔情万千地凝视着怀中慵懒又娇媚的女子。“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让你这般靠着我……朝朝暮暮、岁岁年年、生生世世……”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岁岁有今朝之一《良夜有期》;
  02、岁岁有今朝之二《辰参相待》;
  03、岁岁有今朝之三《美人如花》;
  04、岁岁有今朝之四《景物年年》;
  05、岁岁有今朝之五《花信未晚》;
  06、岁岁有今朝之六《月上柳梢》;
  07、岁岁有今朝之七《正逢佳期》;
  08、岁岁有今朝之八《春心永驻》;
  09、岁岁有今朝之九《风情千种》。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