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太犯规 第三十一章
  「卿卿记性真好,还记得你我夫妻约定过的每夜龙榻守则——有一就有二,无三不成礼!孤心甚慰,看在我家好卿卿这般欢喜的份上,孤便再多送你一次如何?」
  谁要送这种啊啊啊?!
  梅小法都快疯了。
  元拓却是嘴上满是爱语缠绵,胯下直送猛干着,俊美无俦的脸庞上,满满汗水和狂野的情慾与宠溺之色,直是恨不得生生把这小人儿给入得死去活来,让她在自己身下酥软成了娇花春泥,永远和自己融为一体,生生世世再不分开……
  一时间龙榻摇,帝王猛,美人颠,这么一捣弄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
  殿外的贴心侍女姚只得重新命人去烧一桶又一桶的热水,因为一个半时辰前烧的都已经凉了,唉,这就叫柴多也架不住「用」得快吗?
  不过真高兴君上和娘娘夜夜恩爱如斯,看来宫里很快又将迎接新的小主子诞生了吧,哇哈哈哈……
  而此时龙榻上,梅小法的小屁股被迫翘得高高,他最爱的这后入式却是快把她折腾死了,每每总能顶到最深处,几次甚至强行挤开了她的小小宫口,撑得她小腹鼓胀,酥麻战栗难抑,而后他才甘心将那浊白炽热阳精大团大团地射……唔,真真是羞死人了……
  自从她两年前生完龙凤双胎孩儿,被迫憋了一个月不能碰她的他,等开禁后简直像是狼虎附体,每晚都要将她压在龙榻上疯狂「操持」好几回,等吃乾抹净,她都累瘫昏睡得不省人事了,他才神清气爽地上朝去。
  她睡到了过午,常常又被这头甫下朝的色狼好一阵热烈缠绵地吻醒,然后他美其名抱着她要亲自喂她午食,可上头的筷子才夹了炙肉送进她小嘴里,下头又是悄悄地解开了龙袍里的明黄亵裤,趁她不备再度将勃起的腾腾巨物吃进她小xue里——
  梅小法真是应付得疲于奔命,她开始怀疑自己会是史上头一个因性事过度,被君上「宠爱」到乏力虚脱而亡的悲惨皇后。

  天知道他到底哪来这无穷无尽的慾……呃,精力的啊?
  还有以前坊间流传魏帝英明睿智,一心专注国事,慾念浅淡,又是哪个害人精乱造的谣啊啊啊?
  「君上……夫君……好哥哥……」梅小法实在应付不来了,在这夜第四次泄身几欲昏厥过后,她娇弱无力地伏在凌乱的龙榻上细细喘息着,顾不得方才哭叫得眼
  也疼,喉也痛,赶紧娇靡地求饶起来。「都快五更天了,你再两刻钟就得上朝……好歹也歇、歇上一歇……日日这么耽于床帏淫乐,不,不大好……」
  「唉,小法莫不是嫌弃孤了?」元拓搂着浑身香汗娇黏得玉体酥人的梅小法,赤裸的精实体魄紧挨着自家小爱后,带着一抹狂野性事后的饱畅酣然,大手握着她一只雪白浑圚玉乳,爱不释手的揉 捏着,还不时低下头晚含轻咬着,撩拨得她又是一阵气息不稳,娇喘吁吁。
  「还是孤伺候得爱妻不舒服?!」
  她累到连白眼都懒得奉送一枚,浑身虚软地咕哝道:「就是太舒服了,都快舒服『死』了。」
  「孤都攒着给卿卿,卿卿该欢喜才是。」
  梅小法脸蛋涨成了胭脂色,自个儿的脸皮还真真是怎么也比不上这耻度永无下限的一国之君。「哪、哪个又同你说这些了?」
  「好卿卿,你就别再恼孤了,要不——」他俊美脸庞忽然凑近她耳畔,笑得好不神秘兮兮,邪恶无边。「明晚就罚孤只用玉势弄——」
  她脑际轰地一声,小脸瞬间炸得更红了,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你你你你……」淫贼!
  就在此时,紧闭的殿门外隐约有人声响动,依稀是秀和姚好言柔声在劝着谁,语气之宠爱疼惜,一下子就彰显出了来人的身分。
  要糟!
  原是调戏老婆调戏得不亦乐乎的元拓浑身一僵,俊美脸庞瞬间皱成了苦菜花。他命中的另一个小小克星又来了!
  相较元拓的满脸苦相,他怀里的梅小法则是噗地失声笑了出来。
  我梅氏法家,终有传人矣。
  【魏宫起居注;欲知下文,请详见「梅氏家(被)训」】
  梅氏家(被)训
  椒房殿内,两军对峙……啊,不是,是魏帝元拓和朝阳公主元梅学,一个高大挺拔俊美伟岸,一个年仅两岁玉团子般奶声奶气,两人正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让地瞅着对方。
  最后,终是宠女儿宠到没边了的魏帝元拓率先败下阵来,陪笑道:「孤的小宝贝儿,咳,今儿……不如先给父皇点面子,改明儿下回再训行不?」
  「启禀父皇,」小公主元梅学睁着乌黑滚圆眼儿,粉妆玉琢如小包子的脸蛋却是严肃至极,全然不似个两岁小娃,说话前还不忘先行了个礼。
  「古人说孝有二者,小孝乃恭尊顺从,大孝是为匡扶长上,父母有错,当时刻敬之诲之劝之……」
  元拓越听俊容越形尴尬,欲张口辩解,却在对上娇嫩嫩小女儿正气凛然、关怀备至又十分痛心的小脸时,哑口无言。
  而不久前才被夫君压在龙榻上好一番胡天胡地欺负得酥软成春泥的梅小法,则是裹着凤凰绣被在一旁偷笑。
  呀,幸亏生了个好女儿,既能制得住那一放纵起来便耻度大开、不知收手的父皇,也能好好替她这每每「反抗无能」的母后出一口老气。
  「那个,咳!」元拓清了清喉咙,对女儿讨好卖笑道:「父皇知道小宝贝儿担心父皇,不过父皇平时还是有分寸的。」
  「敢问父皇,您这个月已是第几回延误早朝了?」小公主的弯弯眉毛皱成了小老头子。
  「……」元拓眼神心虚地飘了飘。
  「算上今日,父皇已是八次误了早朝,教文武大臣候上一个时辰有余,而现下才月中呢!」小小公主痛心疾首,嫩央央的幼声幼气已是苦口婆心了起来。
  「太傅说过,守时乃帝王之美德,父皇您乃大魏之主,怎能带头做坏示范?要是日后弟弟也学了您,给太傅打了手板子,父皇您好意思骂人吗?」
  「……」元拓被女儿训诲得无言以对,俊脸掠过一丝惭色。
  「嗯,是父皇错了,往后父皇会,咳,那个,『准时』结束的……」
  一旁梅小法脸蛋儿先是羞红,随即松了好大一口气。
  今晚总算能睡个饱觉了。
  就在梅小法庆幸且欣慰地暗暗一笑时,忽见女儿一本正经地朝自己看来,她心下不由咯登一声,立刻挺起身子。
  「母后也有过。」小公主仰头望着自己最爱的娘亲,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小脑袋,叹气道:「母后亲自拟修的『大魏宫律』有云:凡宫中女子,无论尊上者抑或奴下者,皆应时刻将仪容打理妥贴,不需华丽,但该洁净,违者罚抄『女则』五十遍……」
  「……母后这就去抄。」梅小法羞愧到极点,乖乖低头认错。
  「嗯,母后知过能改,乃我大魏女子心目中最佳典范,不愧是第一国母。」元梅学咧嘴一笑,露出小小如贝的乳牙,端的是可爱无比。
  元拓一听吃味了,咕哝道:「父皇明明也很从善如流的,父皇悔改得多乾脆俐落啊,怎么小宝贝儿都不夸父皇了?」
  「因为父皇您老是『勇于改过,乐于犯错』,连弟弟都知道只要把您和母后放在一处,您就—唔唔——」小公主的嘴巴瞬间被自家父皇的大手捂住,随即身子一轻,已经被抱在了高大俊美的父皇怀里。
  小公主瞪着自家父皇——父皇干啥呢?
  元拓对着小女儿,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问:「嘘,想不想再要个小弟弟?」
  小公主滚圆似兔子眼儿睁得更大了,霎时兴奋起来,重重点头。
  「瞧孤的!」元拓对女儿眨了眨眼,而后抱着小宝贝儿便往殿外的霸下手上一塞。
  「陪公主去看太子学上得怎样了,孤再同皇后交代点宫务,今日早朝就推迟,嗯,一个半时辰吧。」
  「诺。」霸下强憋住笑,抱住了一时被糊弄得云里来雾里去的小公主,马上飞离现场。
  元拓见女儿去得远了,得意洋洋地仰头一笑。
  哈哈,姜还是老的辣啊!
  「好卿卿,咱们还有一个半时辰,再好生温存温存吧!」
  正在宫女服侍下七手八脚换皇后华袍的梅小法闻言一抖。
  还、还来呀?!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奸妃劣传之一《皇上太犯规》;
  2、奸妃劣传之二《君王没尺度》;
  3、奸妃劣传之三《万岁吃到饱》;
  4、奸妃劣传之四《吾皇把命拼 上》;
  5、奸妃劣传之四《吾皇把命拼 下》。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