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与玫瑰 第十八章
  她弯唇露出一抹媚惑而且嫣然的笑容,指尖轻刮着他的脸颊,然后缓慢且不安分地滑过他的颈项,然后是锁骨,最后停留在他结实的胸肌微陷的沟痕里打转。“很挣扎呢!怎么办才好呢?虽然结果会很累,可是过程很舒服啊!怎么办才好呢?”
  “你这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得了便宜不卖乖呢?”
  “你不喜欢吗?”
  “不尽然,只能说又爱又恨吧!”所以言下之意,是他其实也挺心甘情愿受她折腾的。
  他的回答令陶芯开心地笑了,她再度拥吻住他,虽然一场打斗之后浑身又酸又痛。但是,反正明天都已经注定要散了筋骨,那她不介意让一半的原因是来自于与他激情的缠绵……
  当陶芯与自家爹妈说要与端木扬结婚时,两老完全没有意见,还说他们这顿相亲饭吃得好。早知道让他们吃顿相亲饭就能成功,陶太太说以前就不要白费那么多力气,差点还被列入婚友社的黑名单。
  不过,陶芯必须佩服自己父母高度的适应力,对于端木扬的大改变,他们两个人不是太讶异,只说了“果然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就接受了!
  相较于他们的平静,她的反应简直就是大惊小怪了。
  对于自己的婚礼,陶芯没有太多意见,只说当初在兰卡威见到人家在海边办婚礼,她也想自己的婚礼在海边举行。
  对于这一点,端木扬当然没有意见,不过,他所挑选的结婚,地点却不是兰卡威,而是一座登记在端木芽意名下的小岛。这么多年来,他的养父母大多数时间就待在这座小岛上,对于陶芯成为自己的媳妇儿,端术芽意可是一点意见也没有,乐得替他们张办婚礼的事宜。
  不过,她的另一半却不是太开心,因为陶芯这个人太会交朋友,被邀请到岛上观礼的人简直就是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自从他们住到这岛上来之后,第一次被那么多人打扰。

  婚礼见证结束之后,大伙儿忙着闹新郎新娘,而端木芽意只是站得远远的,旁观着他们那些人笑闹,清灵秀丽的脸蛋丝毫见不到岁月的刻痕,就像陶芯再见到她时,说她怎么就像活在古墓里的小龙女,那么多年来一点都没变,说是她家老妈的女儿,一定会有一大票人相信!
  当然,说完这句话的陶芯,立刻就被自家老妈给狠狠打了个响头,教训她这个贬自家娘亲臭老的不孝女。
  “在想什么?”走到她身旁的高大男人有着一双极深魅的绿眸,在看着她时,倾透出难以言喻的温柔光芒。
  “在想我真笨,当初只要会掉眼泪就好了。”端木芽意扬起眸光,直瞅着眼前的男人,直直地望进他那双深沉的绿眸里,“昨天晚上,芯芯跟我说,我们儿子就怕她哭,想来芯芯这孩子比我聪明多了,懂得用哭的方法来驯服我们家的小扬。”
  “你到底想说什么?”
  “想来我真是笨,怎么没早点想到呢?”
  “听你一句骂自己一声笨,我可不记得自己爱上的是一个笨女人。”
  “那你现在知道了吗?”端木芽意一点都不介意他给她脸色看,反正,这么多年来,她也从来没怕过这男人阎罗般的脸色,“我只是在想,原来只要掉眼泪就好了,你怕我哭,干爹也怕我哭。原来,只要在你们快要打起来的时候,在你们面前掉上一大串一大串的眼泪,你们看见我哭得那么惨,应该就会停手不再彼此互斗了,是不?”
  望着她从不曾因为年纪增长而光芒有所减损的澄澈美眸,男人敛眸抿唇不语,似乎对她这番话不予置评。
  “难道,我说错了,你不会因为怕惹我哭而停手吗?”
  他瞪着她,顿了好半晌,几乎就在教人以为不会回答的时候,才很不甘愿地启唇,“不,我会。”
  但一直以来,她就是个不太掉眼泪的女子,就算觉得难受了,也只是会露出悲伤的眼神,还有一抹比哭泣更教人心痛的苦笑。
  因为不常掉眼泪,所以掉下的眼泪就特别珍贵,就算他那儿子不说,他也明白是同样的道理没错。
  而且,就算没有她的眼泪,他不也收手了吗?
  得到了他肯定的答覆,端木芽意点了点头,没有太高兴的反应,“对了,你知道我有在网路上玩游戏吧?”
  “知道,种菜种花,还有养一堆动物。”
  “对啊!我前些日子才把芯芯加入当我的农友,没想到我的级数竟然比她低耶!明明我加入比她早,可是级数竟然比她低耶!”
  “那是因为教你花钱买农场币你就不肯,还说要凭自己的实力升级!”说完,他对她的勃勃野心嗤之以鼻。
  “可是听说芯芯也不怎么花钱买农场币呀!她说如果没时间上去的时候,都是小扬在帮她练功,可是我怎么说你都不肯帮我。你想,会不会是小扬爱芯芯,比你爱我更多呢?”
  闻言,男人眯细绿眸,瞪着眼前摆出一脸无辜与疑惑的表情,依旧是十分清灵美丽的女子,这女人!他对她的爱可以用“练功”来比较的吗?
  “好,从明天开始,我帮你练功就是了。”虽然是不甘不愿,但他仍旧妥协了,毕竟他的命都可以是她的,没有什么不能为她做的。
  得到了他的答应,端木芽意冲着心爱的男人绽开一抹前所未有的灿烂笑容,其实不是不知道他的勉为其难,可是人真的好奇怪,二十多年与他的相爱相守,越是与他亲近,就越爱逗着他玩,看他困扰的表情,她心里就觉得好乐,大概就是所谓心花朵朵开的感觉吧!
  每当这时,她的心里总会觉得“还好,当初跟了他”的庆幸,就算曾经有过许多差点咽不下的痛苦,就算要与亲人分别,都仍旧觉得不悔。
  看见她令人心动不已的笑容,一瞬间,教他觉得妥协是值得的。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黑龙干爹现在也是我的农友了呢!”端木芽意像是忽然想到了,随口提及,脸上的笑容淡淡的,“他还在上面贴了一些照片,一些……我们儿子的照片。”
  最后一句话,她说得很轻很淡,眸底闪过一丝黯然,近似于悲伤。
  “你想见他吗?”他问。
  对于他的问题,她只是勾起一抹浅笑,叹息声不着痕迹地逸出唇间,“当初,不要他的人不是你,你没有错,这些年来,你不是让为数不少的心腹手下去保护他了吗?错的是我才对,是我不让你去唐家要人,我怕要回了儿子,会让唐劲知道你还活着,然后你们之间的恩怨就要永世不休地继续下去,我怕失去你,所以是我选择了不要儿子。”
  她没说想不想见,只是用着很轻描淡写的语气陈述着自己的罪状。
  “如果——”他不忍心见她这样子,才正想开口,就被她忽然瞪大双眼,兴匆匆的语气给打断了。
  “咦?守花姑娘?”端木芽意发现了一张熟面孔,那也是她的农友之一,每次看到她贴在上面的照片,就会觉得这个女孩子好漂亮,婚礼前她就听芯芯说邀请了她过来,她拉了拉身旁男人的袖子,故意把话题从儿子的身上转开,“我跟你说,她叫守花姑娘,我一直好喜欢她,因为她总是好勤劳送我小礼物,我想过去跟她说说话——”
  “不准去!”他及时拉住了她的手。
  “为什么不准?”
  他敛眸睨着她充满疑惑的美眸,没开口回答她,只是在心里冷笑了两声,要是又被她问出来说对方的等级又都是另一半练出来的,搞不好又会让他的爱显得更不值钱。
  她没猜到他心里的想法,只是耸耸纤肩,“我只是想问问她,因为我听芯芯说她是带前夫来参加婚礼耶!而且听说这前夫对她恶劣到极点,当初明明就为了别的女人跟她翻脸,甚至于跟她离婚,她怎么还想带他来呢?你瞧,她那前夫长得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那不关你的事。”他的语气十分冷硬,目光瞟了站在那守花姑娘身旁的男人一眼,从那人的身上嗅到与自己一样的气息,看起来似乎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不过,那并非是他不让她过去的原因,他不肯放开她的手,甚至于充满占有欲地将她的手给按在胸口,“我不要你去。”
  被他一双宛如宝石般的绿眸瞅着,端木芽意有半晌的沉默,然后点点头,笑着依偎在他的身畔。
  “不要强颜欢笑,告诉我,想见儿子吗?”
  “原先不想的,可是干爹让我看了他的照片,你知道吗?他的眼睛颜色跟你一模一样。”她没见过那双眼睛的颜色,当初孩子一出生就被抱走了,而他没告诉她,孩子的眼睛颜色也像是宝石般的绿!
  他们的儿子,有着跟他一样的绿眼眸。
  知道这一点,竟教她原本勉强自己维持平淡的心情有了起伏。
  “等扬的婚礼结束后,我先带你去日本见黑龙,然后再去纽约,我想自己和唐劲年纪也都不小了,也是该了结这段恩怨的时候了,到时候你可以亲眼看看他。”
  “好,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她反握住他宽厚的大掌,十指交握,“反正已经与你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与你死在一块儿,也算是死得其所。”
  “我不会死。”对于她对他的没信心,他不由得好气好笑,又有一丝拿她没辙的无奈。在这天底下,就属于她最瞧不起他这个曾令世人闻风丧胆的绿眼恶魔,也或许正因为如此,她才根本就不怕他吧!
  “当初会让世人以为我们死了,是因为你太害怕了,你曾经教我担心,再有一丝风吹草动,你就会崩溃。”
  “我会。”她抬眸看着他,“我真的会。”
  两人相视而笑,以眼神交流着就算不说出口,也能令对方了解的心思。
  “你想,在几十年后,芯芯能有与我此刻一样的心情吗?”说着,她转眸看着才刚结婚的那对新人,新娘子不顾正穿着高雅的婚纱,跳到新郎的身上,两腿夹住她新科老公的腰,双手捧着他的脸,—脸恶狠狠的仿佛在要个交代,不同于新娘的一脸光火,那个新郎笑得好开心。
  “什么心情?觉得她儿子爱媳妇,比老公爱她更多,只因为她老公不再帮她练功吗?”想到这一点他就忍不住记恨。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怎么年纪越大,心眼越小了?”她没好气地说,看见他一脸“怎样,我原本就是这副德行”的高傲表情,伸手拉起他另一只宽大的掌,将他两只大掌包覆在她合起的掌心之间,只是奈何她的手太小,只能任由他修长的手指满溢出来。
  “当然不是了,是在心里想,能握到这双手,真是这辈子最大的福气,是老天爷为我所做过最好、最令我感激的事。
  说完,她看见他脸上泛起一抹好温柔的微笑,以眼神告诉她,说了那么多,就这句话最中听……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