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棍与罂粟 尾声
  【尾声】
  在近九个月的怀胎煎熬之后,唐熙恩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唐森。
  才刚为了满月宴不久,唐劲与夏安熙在满月宴之后,就离开去了日本探望黑龙爷,而唐家的六个兄弟与他们的伴侣都齐聚在台北的大宅里,为唐家第三代继承人诞生由衷高兴。
  此刻,在大厅之中,除了唐家兄弟与他们的妻子之外,范行渊也在场,而唐水心则是陪着唐熙恩在房里哄睡小孩。
  「现在,唐家由我在当家做主,这句话,你们谁有意见吗?」唐厉风扫视了在场众人一眼,凌厉的眼神很明白地警告大伙儿想说话最好小心一点。
  唐家几个兄弟彼此相视一眼,虽然不知道他们大哥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一番发言,不过都很聪明地知道不要搭腔,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所以,这个家现在由我说了算数,这话,你们也没意见吧!」
  说出这种狠话了,谁敢有意见?!几个兄弟又是不约而同地心想。
  「我的妻子,你们的小妹,说她想要一窝小孩,不过,我相信你们应该都很清楚她的状况,实在是力有未逮,所以,她想要的那一窝小孩,就有劳我各位亲爱的弟弟们了?」唐厉风扬唇笑笑,很满意他们的「没意见」,「至于每个人的名额,我改天会订下来给你们。」
  忽然,他话锋一转,望向范行渊,「渊,你也有份,放心,半子也是儿子,我会一视同仁。」
  范行渊耸耸肩,表示自己没意见,不过他半举起手,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但唐厉风没让他有说话的机会,话锋再度一转,望向老二唐尧风那张俊美得足以教人惊叹的脸庞。

  「至于你,尧风,身为他们的二哥,你更应该以身作则,多多益善才对,而且熙恩说,她的尧风哥哥长得最好看,要是生女儿的话,绝对会非常非常漂亮,所以,请你努力,生个女儿吧!」
  「要是以后一直生的都是儿子呢?」唐尧风愕然,站起来与只相差他不到半个月出生的大哥对峙而视。
  「那就请二弟妹辛苦一点,继续生下去,直到生出女儿为止。」
  「不可能!办不到!要是一直生不出女儿,那要生到何年何月是个头?」唐尧风才舍不得让自己的妻子叶慕慈如此辛苦。
  「办不到?所以你是不想听话吗?那刚才我问你们,这家里是不是由我说了算数,你怎么没意见?没有意见,就是同意了,你现在才想反悔,己经太退了,二弟。」
  二弟?!唐尧风眯起俊美的眼眸,心想他这大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会在想麻烦人、刁难人,以及想把人弄死时,才会叫得那么肉麻!
  对于这一点,他这个经常被派出差的「代班总栽」比谁都清楚,吃的苦头也是其他兄弟的数倍,再没人比他更清楚,唐厉风常常会把麻烦的、棘手的、不愿意亲自出面处理的问题,故意都丢给他!
  他知道这位大哥不是不能解决,而是故意给他找麻烦!
  「二哥不愿意生个漂亮的小娃娃,给熙恩当媳妇儿吗?」唐熙恩含笑的娇嫩嗓音加入进来。
  她与唐水心在里头说完了女人之间的悄悄话,两个女人决定让保母看着熟睡的小唐森,出来眼男人们说话。
  「熙恩……」唐尧风被小妹那双充满期盼的美眸盯得答不上腔,因为她才经历过生子的危险关头,现在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脆弱。
  这时,范行渊闷咳了声,觉得是该自己站出来说话的时候了,「如果二哥不愿意当熙恩小妹的亲家,那由我和水心来代劳,不可以吗?」
  「行渊,你最好把话说清楚。」唐厉风微微桃起眉梢。
  「你还没说吗?」唐水心看着她的男人,纳闷的表情似乎是弄不太明白,她刚才和熙恩待在房间里那么久,他是在外面磨蹭什么?!
  「不是我不说。」范行渊急看向他家老婆澄清喊冤,「刚才我根本找不到机会说,不过早说晚说,在你肚里的孩子还不是一样会出生吗?」
  此话一出,把众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唐水心的身上,好几双眼睛不约而同地盯住她依旧平坦的小腹。
  「姊!」喊破那宁静瞬间的,是熙恩惊喜的叫声。
  「两个月了。」唐水心看着小妹,眼里满是幸福的微笑,「记得以前听我奶奶说过,怀孕要过三个月才可以对人说,好像是这样才比较容易保住孩子,可是我想是自家人,也一起保密瞒着的话,好像就显得小器了。」
  唐熙恩抱着她又笑又叫,完全不像是才刚当母亲的人,半晌,她放开姊姊,牵住了她的双手,望进那一双如水般澄净的眼眸,在脑海里想到了姊姊刚才在房里对她说的话。
  这辈子,我不能为他而活,但是,我可以为他而死。
  说着这句话时,唐水心坚定的神情,令她觉得那是这天底下最美丽的女子,唐熙恩在心里想道,果然当初自己没有看走眼,那个穿着红格子裙,只比她大一岁的姊姊真的是个既厉害又强悍的女孩,而当年的自己,比起既厉害又强悍的哥哥们,更想要一个像水心这样的姊姊。
  在这同一刻,唐水心也忆起了当年。
  就是这双手。
  唐水心看着小妹一双依旧白皙,却己经从圆嫩转成修长纤细的手,眼眸里盛起了蒙胧的笑。
  就是这双好看的纤手,在她九岁的那一年,轻轻的一扯,扯住了红格子裙,扯住了她,从此,将苏水心给扯进了唐家,将她原本应该平凡乏味的生命,给揪进了一个普通人作梦十辈子都难以想象的奢华世界,从此生色了起来。
  这其中的过程不全是快乐,为了要当一个合格的唐家人,是需要付出相当努力与代价的,可是她从不以为苦。
  只要值得,就不苦。
  这是她家小妹教给她的道理,其实她一直都在体现着这一点,只是最后被人轻轻点破时,才真正明白过来。
  「他知道吗?」唐熙恩笑问,指她的姊夫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可以为他而死的深情坚决,这时,她噙着笑的美眸顺着也往下看,不太明白她的水心姊姊为什么要一直瞅着她的双手不放。
  唐水心抬起脸,含笑点头,「他知道。」
  说完,她转眸望着站在大厅另一侧的范行渊,与他凝视着彼此,从他的眼里再一次看见了肯定。
  这一刻,她不需要任何言语,但她知道他懂。
  而他,也不需要一字一句,她也能够明白他的心意。
  一抹如迎春般灿烂的笑花啥上她的唇畔,在这同时,他也笑了。
  如果,这一眼就是一世,那么,她(他)甘愿生生世世都沉溺于他(她)的凝眸之中,再也不醒……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当男人遇上女人之一《撒旦与玫瑰》;
  02、当男人遇上女人之二《野兽与雏菊》;
  03、当男人遇上女人之三《恶棍与罂粟》;
  04、当男人遇上女人之四《国王与蔷薇》。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