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虎记 上 终章
  沈晚芽与他一起躺着,背对着他,纤细的腰肢被他的长臂状似不经心地搂住,但她才挪动了下身子,立刻又被他给蛮不讲理地抱回原味。
  “为什么?”她拗不动他,终于顺着他的意思问道。
  “因为你喜欢蜷着身子睡觉,睡得像——?”
  “一只被冻僵的虾子。”她替他把话给补充说完。
  在她的背后,他深沉的眼眸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撇撇嘴角,“对,原来你也很清楚嘛!跟一个喜欢把脚蜷起来睡觉的人躺在一起,睡到半夜抵到你伸上来的膝盖,是一件很令人不舒服的事情,所以——”
  “所以爷要跟我各睡各的?”她扭回头看着他,一双美眸顿时在发亮,却立刻被他阴寒到极点的目光给浇得黯然。
  “所、以,”这两个字,问守阳为了她说得格外用力,“以后我不准你再蜷着双脚睡觉,就算没跟我一起睡,也不准!”
  “可是……”她被他这新来的规定给弄得没了心神,“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脚有没有抬上来?要是我时时刻刻都要注意自己的两只脚,这样一定会睡不着的!”
  “睡得着,等你习惯就睡得着。”他没给她商量的余地。
  “不可能!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睡觉的姿势,以后我们就不要——!”她又回头看他,但未竟的话语被他微挑的清冽眸光给瞪回肚子里去,语气改为软懦地问道:“要是我一定做不到呢?”
  “如果你真的不学乖,还是喜欢蜷着睡觉,那我就只好拿带子把我们两个人的腰绑在一起,你只要抬起脚就会撞到我,看这样你的脚要往哪里抬。”

  “你不会!”她想也不想,低声叫道。
  “我不会?”他的嘴角撇起一抹轻蔑的弧度,反问她。
  沈晚芽吞了口唾液,心里暗暗叫惨,她这么说,摆明了是要挑衅他会做不到,他可是问守阳啊!这男人对她没有做不出来的事情!
  “可是,如果不把身子蜷起来,我会觉得冷。”她试着要跟他解释原因,希望能够对他动之以情,说之以理。
  闻言,他的神情在瞬间闪过明显的沉静,但随即隐逝而没。
  “我不管,看着你缩成一团睡觉,我心里就是不舒服,再说了,我的体温比你高,要是你真怕冷,把你绑在我身上,岂不是更温暖?”说完,他扳过她的身子,将她搂进怀里,强悍的力道几乎教她无法动弹,感觉她在他的怀抱里不自觉地僵直,“放轻松,你是我抱过身子最硬的女人。”
  “如果你不喜欢,可以不要抱着。”沈晚芽抬起美眸瞅了一眼,他摆明就是存了心要跟她过不去。
  而且,他究竟又是拿她跟谁比?
  她是沈晚芽,不是其他那些让他抱起来觉得柔软的女子。
  “你是真的想被绑起来?”他撇撇嘴角,似笑非笑。
  “不要。”她低下头闷声说道,把脸蛋埋在接近他颈窝的位置,在呼吸之间,充满了他阳刚的男性气息,说起来人还真是容易习惯,至少,她已经慢慢地适应被他的味道给占领拥有。
  可是,她不能明白,为什么他总是能够找机会挑她毛病呢?现在就连她睡觉的姿势都要干涉,他真的不觉得自己管太多了吗?
  她不懂,就算只是偶尔,即便只是一两次也好,顺着她的意,不行吗?
  “嗯。”他那声轻哼没置可否,从她抗拒的姿态上,可以感觉到她内心对他的不满,可是,他不给她讨价还价的余地。
  每每看着她蜷着像只虾子一样睡觉,总会让他的胸口不自觉地鳖痛,她可能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过,她那样子看起来很可怜,像是被人遗弃的野猫野狗,就快要被刺骨的寒风给冻死了。
  “你这算是在报复我吗?”报复她不经他的同意,就把范柔蓝赠他的绣屏拿出来,所以现在才故意要找她麻烦。
  “什么?”问守阳眉梢微挑了下。
  他不太明白她的说法,如果她说他是在欺负她,那他不否认是有那么一点成分,可是报复?她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值得他劳师动众吗?
  “没事!”沈晚芽飞快地摇头,深怕提醒了他,会招致更大的麻烦,“我困了,我们睡吧!”
  说完,她紧紧地闭上双眼,明明睡觉应该是很放松的事情,她却用了全身的力气要逼自己入睡。
  她刻意让自己忽略掉他胸膛厚实的硬度,臂膀强悍的力道,以及浑然不同于她的刚硬气息,这些都是扰得她无心睡觉的入侵邪魔,就在她觉得自己说不定必须念佛家的静心咒才能入睡的时候,困意宛如缓慢上涌的潮水,逐渐地覆盖她清醒的意识,终至令她沉进梦乡之中。
  而这一切,问守阳都看在眼里。
  在她睡着之后,他仍旧清醒着,微微松放开她,让两人之间多了一隙的距离,让他可以有足够的空间端视她的睡颜。
  或许是因为被他的体温煨着,让她一向白皙透明的脸蛋泛起了两抹淡淡的嫣红,看起来比平时的她更惹人怜爱。
  这就是当年那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吗?
  还记得那天,在北院里的梅树下见到她时,她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对着她的义父东福在说话,说她想要挽救那株已经数年不曾开过花的老梅树,当每个人都放弃它的时候,她说不忍心看着梅树就此枯萎死去。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碰触着她柔软的脸颊,划过她的眼眉,她有一双如黛般的柳眉,却因为她肤色太过白皙,而显得颜色过分浓重了些,再加上她喜欢穿湖绿色的衣饰,教人看起来更觉苍白,总觉得她身上少了些胭脂的粉色。
  说起来,他们二人都是肌肤底色偏白的人,想来,他们以后生的孩子,肤色十有八九还是会拥有一身问家特有的白皙吧!
  他捧着她的脸,覆吻住她柔软的唇瓣,在他眼里的神情,有着平时未曾见过的倾怜与呵护。
  “为什么我不能对你好吗?你想这么问我吗?”他附唇在她的耳畔低语,只是料想睡沉了的她也听不到,“可能要教你失望了,我怕我做不到,芽儿,所以,委屈你了,已经太习惯的习惯,我怕我自己是改不掉了。”
  从那一天起,从她说要救梅树的那一天开始。
  他看着她像是要讨好每个人的笑脸,然后,见她讨好似地对着东福说要救梅树,从那一刻起,她就被决定要拿来当他的祭品,他想让她感到困扰,感到痛苦,最好是哭泣与吼叫,他想要看见她崩溃哭喊,那会让他的心里泛起一丝嗜血见血般的快 感。
  她该像每个人一样死心才对,像每个人一样什么也不做,眼睁睁看着老梅树死去,如果她的反应跟每个人一样,或许,他就能够放过她了!
  可是,她的坚持在他的眼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踩着了他内心痛处的讽刺,她不知道,在他的心里有一个痛,一个他藏得很深、很深的痛,在那个痛里,藏着一个他极欲隐瞒的秘密。
  而欺负她这个弱小的女孩,可以让他的痛得到发泄,更可以让他把秘密藏到更深处的地方,不会有人想要去窥见。
  只是不料,这个他以为柔弱的小女孩,骨子里其实比任何人都倔强。
  他轻叹了声,将她睡软了的身子再度抱进怀里,心里觉得自己真是矛盾极了,如果,他对自己对她所做的一切没有反悔,如果他的心是笃定的,那么,在他胸口梗痛的遗憾,又是为何而来呢?他知道自己一向待她不好,对于自己所做过的一切,他心知肚明。他不后悔,因为,要是有一丝心软,他绝对撑不到现在。
  可是,至少那一天,只有那一天,就算要他付出相当的代价,他都会乐意,只要,那天他所犯下的错误能够被修正。
  虽然,他最后终于逼她低头屈服,当他的妾,可是,终他这一生,怕是不会忘记当他强占她身子之后,她看着他的痛恨眼神。
  问守阳苦笑着闭上双眸,那一日的光景,他仍旧历历在目。
  就算是在渡过那段难熬的日子时,他的心都不曾如此沉重疼痛过。
  从那天之后,他不再见过那种眼神,却觉得她的反应太平静,那异乎寻常的柔顺反倒教他心慌,教他不由自主地懊恼更深。
  他不后悔将她变成自己的女人,却对于占有她的过程与方法感到后悔,而这将是他后半辈子永远无法再改变的事实。
  至少,在让她女孩成为女人的那件事情上头,他想,至少这件事,自己应该对她仁慈一点……
  【上集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商王恋之一《狂枭赋》;
  02、商王恋之二《冷鸢曲》;
  03、商王恋之三《恶饕传 上》;
  04、商王恋之三《恶饕传 下》;
  05、商王恋之四《悍虎记 上》;
  06、商王恋之四《悍虎记 下》;
  07、商王恋之五《骄凤令》;
  08、商王恋之六《腾龙策 上》;
  09、商王恋之六《腾龙策 下》;
  10、商王恋之七《银狐歌 上》;
  11、商王恋之七《银狐歌 下》;
  12、商王恋之八《胡狼谣 上》;
  13、商王恋之八《胡狼谣 下》。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