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面之夫管严 第三十章
  芝恩喜出望外地问:「爹真的担心我?」
  「那是当然了,自从二太太替老爷生了个儿子,他就成天笑哈哈的,也更常提起三姑娘,想着何时能抱到外孙……还真是现实。」最后一句话,福婶只是在嘴里咕哝,说得并不清楚。
  芝恩眼底闪着一抹泪光。「回去告诉爹,相公对我很好,也很疼我,这些补药我一定会煎来喝的,请他不用担心。」
  「知道姑爷待三姑娘好,我也安心多了。」见从小带大的主子面色红润,也没少块肉,福婶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才放下。
  于是,福婶留在云家住了几天,直到回去之后,云景琛才从外地回来,芝恩顺口跟他提起这件事。
  「岳父太心急了,咱们才成亲半年,孩子的事不必勉强,你也不要想太多,孩子要来,自然会来。」云景琛不希望影响到她的心情,让芝恩成天愁眉苦脸的,自己就是喜欢她温温的笑意,令人跟着全身放松。
  「不要去在意旁人说什么,就算是岳父也一样。」
  芝恩因为他的体贴,跟着放宽了心,而当家主母的工作,她也在学习当中,希望能慢慢上手。
  就在一个下雪的夜晚,云家太夫人咽下最后一口气,当时连伺候的婢女都不在身边,直到天快亮,才被人发现,就这么孤伶伶地走了。
  在几位长辈的要求之下,云景琛把丧事办得相当隆重,不只乡亲,就连官府都派人前来吊唁,一块贞节牌坊,代表女人的一生,其中包含着血泪,以及荣耀,但是背后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待太夫人的丧事办完,已经是春天了。

  这天,三房的媳妇儿宋氏被云景行从娘家接了回来,就算她想一直待在娘家,长辈们也不会同意,只能怪自己当初不长眼,嫁错人,怨不得谁,而曾在别庄「修身养性」过一段时日的云景行,也被爹娘逼得指天誓日,绝不会金屋藏娇,也不再去找那位寡妇,夫妻才和好。
  就在芝恩以为可以过太平的日子时,云贵川夫妇又偏偏挑这时候提起分家的事,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多年,决定用捐官的方式帮儿子买个五品官,心里盘算着到时再依靠拜门、拜乾亲的方式,来个攀附权贵,谋取更高的官位,总比在家里看侄子的脸色要强多了。
  云景琛面无表情地听完之后,只丢下一句「只要二叔同意,侄儿便没有意见」,心想远在四川太平县担任知县的二叔,为官耿直,又重视家族和兄弟感情,只要能说服他答应,自然就不反对。
  回到肃雍堂,他将这件事告诉妻子。
  芝恩轻磨眉心。「就算分了家,还是一家人,三叔他们若是出了事,咱们又不能袖手不管。」
  「景行的能力如何,我比谁都还清楚,别以为到时还能依靠大房和二房,顶多接济他们一下……」云景琛当着两位长辈的面,也不想把话说得太白,加上还有个二叔在,就让他来作主。
  「不过我看二叔也不会同意的,免得三叔他们将来落魄了,丢了整个家族的脸面,所以你不必去操这个心。」
  她抬眼看了下相公。「那么我有一件事,想跟相公商量。」
  「什么事?」他问。
  「我想让谦儿暂时住在肃雍堂,我也好就近照顾,等他成年之后,再搬回永誉堂也不迟。」芝恩希望能尽自己的努力,多关心一下那个孩子,只要自己办得到的,都愿意用心去做。
  云景琛岂有不答应的道理。「当然好,不过就是辛苦你了。」
  「我不怕辛苦。」她盈盈一笑。「以前在娘家,就算主动关心家人,也没人会领情,如今出嫁了,相公的家人便是我的家人,有人可以关心,也愿意被我关心,是件很幸福的事。」
  这番话令他为之动容,不禁伸臂圈抱住妻子。「你才刚进门时,我只当你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可是却教会了我不少事,有你这么好的媳妇儿,爹娘若还活着,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芝恩泪光莹莹地偎在相公胸前,想着为了生下她,不惜用自己的性命来交换的亲娘,看她过得这般幸福,也可以安心了。
  半个月后-
  一早,芝恩正在伺候相公用膳,想到他过两天又要出门,该带什么东西,要记得事先准备,免得有所遗漏。
  「来!」云景琛见她发呆,挟了一大片腌鲜鳜鱼,放到妻子碗里。
  芝恩朝他笑了笑。「多谢相公。」不过才吃下一小口,就有点恶心想吐,连忙喝了口茶。
  「看你最近精神不是很好,是不是太累了?」他搁下手上的碗筷问。
  她连忙摇头。「我一点都不累,只是这几天没什么胃口。」可能最近真的事情太多了,忙到有些头昏脑胀的,才会影响到食慾.
  「还是让人去请大夫来瞧瞧,免得真的病了。」云景琛有些担忧,对妻子的依赖渐深,绝不能失去她。
  「是。」芝恩感受到他的心意,笑得眼儿都弯了。
  不期然的,外头传来小姑的叫声。
  「二嫂!二嫂!」亭玉不由分说地闯进门来。
  堇芳忙不迭地提醒。「大姑娘跑慢一点,别跌倒了。」
  「亭玉才不会跌倒……」尽管已经想起那段可怕的过去,不过她的言行举止还是像个稚龄的孩子,而不是个到了出嫁年纪的姑娘家,恐怕一辈子都是这样,但是对云景琛和芝恩来说,已经很感激老天爷垂怜了。
  「亭玉吃过了吗?如果还没有,也坐下来……」芝恩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小姑的举动给愣住了。
  亭玉弯下身子,把右手贴在她的小腹上。「小娃娃什么时候出来?」
  「小娃娃?」云景琛也愣住了。
  她用力点了点头。「娘说等二嫂肚子里的小娃娃生出来,亭玉就可以跟他玩了,小娃娃什么时候才会生出来?」
  云景琛半信半疑地问:「娘这么告诉你的?」
  「嗯……娘在梦里头跟亭玉说的……娘手上还抱着白白胖胖的小娃娃,要亭玉疼他,亭玉就跟娘说好……」她努力地表达。
  「阿瑞,马上去请大夫。」云景琛想到妻子食慾不振,加上小妹作的梦,说不定真是娘来暗示他们就要有孩子了。
  阿瑞急急忙忙地走了。
  「说不定二奶奶真的有喜了。」堇芳也不禁这么猜,想到主子这个月的日子就是这两天,不过还没来,本以为是晚了,所以没放在心上。
  这下子芝恩也紧张起来。「说不定只是梦……」万一没有,岂不空欢喜一场?
  「宁可信其有,再说原本就打算请大夫来一趟,正好把个脉。」他也顾不得用膳,只等着大夫来。
  亭玉还是摸着二嫂的小腹。「小娃娃快点出来,咱们一起玩……」
  「真是有了吗?」芝恩也不禁升起希望。
  很快的,大夫被请到府里来了,马上望闻问切。
  结果,居然真的有喜了。
  「娘说有小娃娃,亭玉没骗人……」亭玉得意地说。
  「恭喜二爷三奶奶!」阿瑞和堇芳连忙跟主子道贺。
  云景琛已经高兴到说不出话来了。
  「相公,咱们有孩子了!」芝恩惊喜交加地说。
  他在床缘坐下,喉头微哽。「娘把孩子送来给咱们……她原谅我了……」
  云景琛对于没有早点察觉到母亲是含冤而死,这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没有一个当娘的,会生自己孩子的气,我相信她根本没怪过相公。」芝恩可以肯定地说。
  听她这么说,云景琛这才释怀,不禁咧嘴大笑。「我要当爹了……」
  芝恩头一回见到他开怀大笑的样子,仿佛心底的阴霾尽数扫去,也跟着扬高嘴角。「第一次看到相公笑得这么开心。」
  「娘子就别取笑我了。」他清了下嗓子,有些窘迫。「不过既然有了身孕,有事就交给下头的人去办,你已经不再需要为了证明能帮上我,和帮这个家,这么拚命和努力了,因为你已经做到了,要是把身子给累坏,那我可要生气了。」
  她一直希望相公能多了解自己,这个愿望终于达成了。「是,相公。」
  「……还有亭玉也要多帮帮你二嫂。」云景琛对小妹说。
  「亭玉会浇花,还有喂鱼,等小娃娃生出来,也会陪他玩……」亭玉很高兴受到二哥的托付。
  云景琛把重责大任交给她了。「那就拜托你了。」
  每个人都笑了。
  再过几个月,等孩子出生之后,相信这座院子会更热闹。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