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赖皮相公 第二十五章
  半晌后,陆可亲抬起眸子,瞄向紧紧搂着她的阎濬。
  看见他蹙紧的眉和抿得很紧的薄唇,而且他的眼神有些阴沉,一张脸好像也因此显得僵硬……嗯,她还是认命点,别拿淳于师兄的解药好了。
  「呃,淳于师兄,既然如此,你还是收着吧,也许有一天你、你用得着……」
  呸呸呸,她这么说岂不是诅咒淳于师兄吗?陆可亲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看向淳于飞那没有什么表情的脸。
  「这解药我多着呢,既然你中了毒就该服下解药,这东西留在我身上也没有用处。」淳于飞不明白她究竟担心些什么,难道是怕他这个突然认出她的人会是个骗子,还是担心他手上的解药是假的?
  「这……」她再次抬眸,瞄一眼阎濬眯起的黑眸。
  他的样子好像真的很不高兴呢!
  好吧!吞下一口唾沬,陆可亲开口拒绝淳于飞的好意。
  「淳于师兄,你的好意,可亲在此先谢过了,不过,这解药可亲还是不能收下,阎濬……呃,我的夫君会为我解身上的毒的。」
  「可亲小师妹,你中毒好些天了吧?这就表示你身边的人并没有解药,既然如此,你何须再等待?」
  「我、我……阎濬他一定能在我毒发之前配制好解药的。」

  淳于飞未置可否,径自将瓷瓶塞进陆可亲颤抖的小手中,冷冷地睨着有些好笑的她。
  原来可亲迟迟不肯接下是这个原因?淳于飞难得露出笑容,摇了摇头。
  这实在是令人费解,若是阎濬未能及时制出解药,或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那她这条小命不就这么丢了?就算再深爱一个人,也不需要把自己的命都跟着赔了进去吧?
  「淳于师兄,真的不用。」
  「你收着吧,就算现在不立即服下,留着以防万一也好。」
  「可是我……」
  「可亲,你收下吧,别辜负了你淳于师兄的一片好意,嗯?」阎濬制止了陆可亲想将解药递回去的举动,径自将白色瓷瓶收进她怀中。
  笨女人,有了解药还推三阻四,敢情她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阎濬没好气的戳了戳她发楞的脸,然后对解决他麻烦的淳于飞微笑致意。
  「多谢淳于公子慷慨赐药,阎濬不会忘了你这份恩情的。」
  「小小恩惠不足挂齿,只愿你今后好好照顾可亲小师妹了。」
  「这事不用淳于公子吩咐,阎某也决计不会让淳于公子失望的。」
  「好,别忘了你今日之言,在下就先行告辞了。」淳于飞爽快的与阎濬一撃掌,向才刚相认的师妹道别,而后便翩然离去。
  既然知道她还有亲人在人世间,那么她也没有必要继续再待在这里,待她再休息个几天,他们就能动身返回南城。
  看出陆可亲心里千头万绪,一路上,阎濬难得不发一语,只是静静的等待她开口。
  也许是她还不习惯突然多了几个师兄吧?她一向不喜欢江湖之事,却偏偏是江湖名门之后,连她刚相认的师兄淳于飞也是江湖上有名望的侠客,也难怪她会一脸忧愁了。
  阎濬了然地搂着她,暂时当个乖巧不多话的守护者,在她身旁守护着她。
  「阎濬,我们到那儿坐坐吧。」没等他回答,陆可亲已径自拉着他的手往一旁的池畔迈去。思绪纷乱的她,这会儿只想坐下来好好思考一番。
  「有烦恼?」
  「嗯。阎濬,你也希望我留着解药吗?」
  解药?他还以为她烦恼的是淳于飞以及她兄长的事,没想到她竟然是为了小小的解药烦恼?
  「你觉得呢?」阎濬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有解药当然是尽快服下啰,这个笨丫头,这种简单的事情还要问他呀!
  「阎濬,这『七日绝命香』是你们天阴宫的独门毒药,如今天阴宫少主就在我身边,我却还要接受旁人给的解药,那你不是很丢脸?」陆可亲一双大眼溜呀溜,难为情地问。
  闻言,阎濬的俊脸立即垮了下来。他已经很努力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在意这件事了,这女人竟好死不死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拜托,炼药是需要时间的耶!而为她解毒又已经迫在眉睫,虽然他对自己是挺有把握的,但是能够少一桩麻烦事,他当然乐得轻松啊,这女人到现在还不了解他的性情吗?
  他果真很生气……陆可亲望着阎濬不甚开心的冷脸,吞下一口唾沬,心中作了个沉重的决定。
  忽然听见扑通一声,阎濬惊愕的望着自水面迅速往下沉的白色瓷瓶。
  天啊,这个女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翻了翻白眼,阎濬极不情愿地迅速脱下披风、外衣,也跟着扑通一声往池里跳去。
  「阎濬……」陆可亲惊呼出声。
  片刻后,一身湿透的阎濬自水面浮起。
  他的眸里满是怒意,直瞪着她。他那冒着炽热烈火的眼眸好像准备将她燃烧殆尽让,她不禁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浑身冒出冷汗。
  「笨蛋、笨蛋、笨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阎濬爬上岸,狠狠地拿瓷瓶敲着她的头。
  「我说要相信你的嘛,所以……所以……」
  「所以就干出这种傻事来?」他继续敲着,非得把她敲得清醒一些不可。
  「阎濬,你不冷吗?」
  「少给我转开话题,你马上把解药吃了。」
  「可是,这是你和你爹之间的比试不是吗?我若是吃了别人给的解药,你不就算是作弊了吗?」
  「傻瓜!你的性命当然比较重要啊!而且,万一我要是失败了,在乎是不是作弊又有什么意义!你马上把解药给我吃下去。」阎濬沉声命令,绝不容许这个笨女人再有什么让他气得发狂的举动。
  「那你先答应我一件事。」
  「马上给我吃。」为防万一,阎濬干脆捉起她,准备硬塞。
  「不要。」她捂着嘴,眼中盈满泪水。「阎濬,你先听我说嘛,拜托!」
  拗不过她,他无奈地叹气,道:「说吧,说完马上吃药。」
  「阎濬,你原谅你爹好吗?其实他也是好可怜的,若不是他当年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妻子死去,无法亲自救她,今日也不会变成那个样子,他毕竟是你亲爹,你就原谅他好吗?」
  阎濬哼了一声。如果他的可亲宝贝得救的话,他根本才懒得继续埋怨爹那个疯老头,既然她在意这件事,他也只好认命,顺着她的意了。
  「好,我答应你,你快将解药吃下去吧。」
  「呃,还有一件事……可以、可以……」
  「先吃药!」不等她说完,阎濬又怒吼出声,吓得她赶忙将解药一口吞下。待她吃下解药后,他才敛下怒气,道:「你说吧。」
  「我、我只是想问你,我们过两天就返回南城好吗?另外,我还想跟你说一声,谢谢你。」
  「没问题。不过,要感谢我,你可以留到床上再一并身体力行,这样我才能够真正感受得到你的谢意,嗯?」
  「讨厌!不理你了啦!」陆可亲嗔道,说完后立即拔腿奔离他身前。
  阎濬狂妄的笑声在她背后不停传来,她哀怨地想着,今生她恐怕都要被这样的笑声荼毒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