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不认账 终章
  面对他的真挚,她几乎要答应了,却眼尖看到川子的随身物品就掉在角落,她撇撇嘴,说着和心里相反的话,“身体可以给你,我的心是不可能的。”
  “无妨,那就身体吧!”他的眸里闪过一丝令人不易察觉得失望,但嘴角却是上扬的,“或许我该让你尝尝身体力行的滋味了。”
  朴熙军缓缓的摆起下半身,由缓慢到激烈,甚至让她无法跟上他的节拍,只能溢出破碎不已的呻 吟,而狂热的目光紧锁住身下的人儿,他要看着她在他身底下的娇喘以及求饶,此时此刻,她的每个表 情,他都不想错过。
  朴熙军说到做到,他让她尝到什么叫身体力行,两性身体结构的不同之处,一丝不挂的袒诚相向,超限制级的画面足以媲美色情片,要不是先前已有相互探索的经验,她肯定羞愧而死。
  他的体内潜藏疯狂的因子就算了,就连床事上也出奇凶猛,尽使出怪招对付她这个单纯的少女,连求饶都没用,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迎合他无数的索求,太多感官上的刺激,让她精疲力尽,连出声都有 困难,名副其实成了软脚虾。
  这样的身体力行持续了七天,事后她足足睡了近一日才醒来,身体被惨遭蹂躏的感觉真的很不好,但她可不会这么容易就屈服于黑势力,她已经想到如何反他一军了。
  黑道就是黑道,连枪械都容易取得,她不知道朴熙军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她却有办法从这屋子里搜得枪械。
  娃娃气冲冲的持着手枪,直奔游泳池,朴熙军就在那做日光浴,这个催残少女的大色魔,她一定要给他一点教训,而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朴熙军感觉到额际被贴上冰冷,曾是杀手的他明白是何物 ,他张眼,慵懒地对面怒目他的娃娃,还有抵在他太阳穴的手枪。
  管家正巧将酒给端出来,见到这一幕,蓦然错愕。
  “小姐,这……”管家忧心的看着小姐将枪抵在朴先生的太阳穴,就怕小姐手上的枪一个不小心,走火了。
  “闭嘴。”娃娃瞪了管家一眼,容不得管家开口:“下去。”

  管家踌躇着该不该阻止小姐此刻的举动,以朴先生的身手,这枪是不可能伤得了他的,何况是一个连枪都没使用的人的小姐,要是朴先生转手夺下,场面一定是非常难堪,他真为小姐捏一把冷汗。
  朴熙军接过管家递来的酒,给管家一个安全的眼神,“下去吧。”
  “是。”管家暗自祈祷,希望小姐别再惹出什么风波了。
  “你已经睡了一日,终于醒了。”他悠悠的说。
  “你还好意思提!”她决不原谅他!他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多到数不清,天气又逐渐转热,连清凉的衣服都不能穿了。
  “娃娃,木已成舟,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是改变不了,因为你已经做了。”一次又一次的欢爱,柔弱的她又怎么受的了,要不是她承受太多朴熙军给的感觉,双眼呈现迷蒙,意识不清,朴熙军又怎么会放过她。
  “娃娃,你是第一个敢拿枪威胁我的人,但我不介意。”他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把枪放下,我有事要告诉你。”
  “休想!”她扣下扣扳机,神态可不是在开玩笑的。
  朴熙军懒懒一笑,将酒杯放置一旁,突来的反制动作,轻而易举将娃娃安置在他腿上,而她手上的枪早巳被夺去。
  “你……”娃娃傻看自己的手,他的动作怎么如此敏捷。
  “这是玩具枪,不适合当杀人工具。”他把玩一会儿手中的玩具枪,便丢弃至游泳池里。
  娃娃气死了,又被耍了。
  “身体好一些了吗?”他轻握她的手,来到嘴边轻啃。
  “还不是你害的!”可恶!手被他紧握着,伸都神不回来。
  朴熙军将她的怒气视为嗔怨,笑着抚慰,“过几天,我们回台湾去。”
  “真的?”娃娃斜眼瞟视他,该是不会是在诓她吧?
  他捧起充满怀疑的脸蛋,低头便是一记缠绵之吻,“对你,我言出必行,而且……”他轻抚她的腹部,笑道:“总该让你父亲知道他要当爷爷的事。”
  娃娃圆眸讶启,赶紧护住腹部,她这才想起她的月迟已经迟了三天,她连刮刮乐都没中过,难道真的中奖了吗?
  “你怀孕了。”娃娃抬起惊愕的表情,而朴熙军笑得豪迈爽快。
  朴熙军依约将她带回台湾后,她的任性变本加厉,看着她赖在母亲的怀里撒娇,脸上尽浮出在异国吃不好、睡不好的表情,唉叹声连连,偶尔还数落他的不是,这一切看在他眼里,只有温暖的亲情。
  他拥有别人最想要的权势,但却是一直孤单着,叫他悲哀的是最了解他的人不是自己的亲人,而是娃娃的父亲。他告诉过自己,他的优点即是缺点,在无从选择的环境下,只有自私的人才能让自己免 遭毒手。
  而他也从不否认自己是个自私的男人,连手段比令人骇然,逼杀养父夺权就足以证明。但在面对心爱的女人,那一股强烈且急欲占有的心态连他都愕然。
  娃娃向来懵憬浪漫的爱情,他可以给,只是往往到最后,娃娃的反抗之心让他不得不以强硬的手段这她就范,落得双方不愉快。
  每当他锁住娃娃,嘴硬的她总是以虚张声势来掩饰自己的心虚,殊不知她如此作法只会让他更想将她留在他身边,由他来安抚她。
  程家以女人为主,想要抽烟,只能到外头去,朴熙军就站在外头,吸完最后一口烟,在做出丢地捻熄的动作后,一抹娇小的身躯跑到他面前,一脸紧张。
  “怎么了?难不成真的中奖了?”他适才买了验孕棒给娃娃,结果呼出欲出了。
  “你知道川子发生事情了吗?”娃娃依稀记得朴熙军说过的话,要是川子伤害了她,他会让川子付出代价。
  “嗯。”
  “是你做的?”朴熙军碍住娃娃,答案与否,并未表态,但他对川子擅自将娃娃塞进车内,假造娃娃想跑人的事件,的确让他起了报复之心,他是该给川子一个教训,只是还未动手就有人先下手为强了 。
  “我听说川子遭到突击,现在下落不明,她会不会死啊?”她是很讨厌川子没错,但她可不曾要川子做抵偿。
  “那是她的事。”他在乎的只有她。
  “但是川子她喜欢你……”她突然担心起川子的安全了。
  “她不会有事的。”他了解川子这个女人,她的身手足以与他抗衡,一般的杀手近不了她的身,“凭川子与长川谷楠的交情,长川谷楠不会放任不管的。”
  “嗯。”她知道他从不骗她,也因为他的话而安心。
  “娃娃,别再怀疑我会对别的女人动心,这些年来,你还看不出我对你的用心吗?”他握住她的双肩,有些喟叹的说着。
  娃娃摸摸鼻子,看在他那么真诚的份上,她就大方的接纳他吧!不过她可是有条件的,“可是你以后不准再对我做出那些讨厌的事。”
  他挑眉,“什么事?”
  “就是……”娃娃嗔怨的瞪了他一眼,“你明明知道的!”
  他大笑,他当然清楚她指的是床第之间的互动,既然她如此羞涩,那他会慢慢让她习惯的,反正来日方长。
  “结果如何了?”
  “嗯?”什么结果如何了?
  “验孕棒的结果。”
  娃娃对他吐了吐舌头,打算不告诉他,转身就往屋里走,“美女是需要很长很长的睡眠的,所以我要去睡觉了。”
  朴熙军轻笑,往前一踏,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坏坏的在她耳边轻语,“睡觉之前,你得先满足我的需求。”
  “色狼!你这个色狼!”刚刚才答应她的。
  “既然你都这么喊了,那我就实践你所喊的。”
  娃娃的大叫全在被抱进房里后,起初是被吻得喘不过气的娇喘,最后成了无声。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养花之一《美女不认账》;
  02、养花之二《引诱未婚夫》;
  03、养花之三《房东好霸道》;
  04、养花之四《老婆十九岁》;
  05、养花之五《娇妻十九岁》。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