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我爱你 第十五章
  这几句话在邹子杰睁开眼的瞬间浮现在脑海里,看着眼前一片的白,他呆滞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一切。
  是的,那些话是他在电话里没说完的话,是他要告诉小蓝的话,但他没能说完,一个该死又不守交通规则的家伙闯红灯拦腰撞上他的车身,他依稀记得自己似乎有听见救护车鸣笛的声响,就在他耳边。
  “老天,你终于醒了!”
  看见邹子杰终于睁开双眼,守在病床边的一群人终于松了口气。
  “你再不我就要打电话请你爸妈回来了,真是被你吓死!”经纪人小高整整紧绷了两天的神经,终于在这时放松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人就瘫软在椅子上,脸上的血色比躺在病床上的人还少,但没人理会他,大家关注的焦点全都在真正的病人身上。
  “死亡诱惑”其他的团员全到齐了,这回邹子杰出了车祸的事让所有人都十分担心。
  “先按铃请医生过来一趟吧!”利奇若向身边的利琦思吩咐道,视线一直停在邹子杰身上。
  “兄弟,这是多少?”利奇若伸出五根手指在邹子杰面前晃了晃,听说有人在昏迷后醒来,部分会失忆,部分会脑部受损,现在他就来试试他会是一种!
  眼前一直有着碍眼的手指在晃动,邹子杰原本不佳的心情变得更恶劣了。他没吭声,只是淡淡地瞟了利奇若一眼,将眼底那冷冽的温度传达给他。
  很好,两者皆非,既没失忆,更没影响脑力。
  利奇若朝着邹子杰露出白牙,收回手的同时,医生也走进了病房。

  大伙把病床的空间让出来给医生及护士,安静地等待医生为邹子杰做基本的检查动作。
  直到医生确认了他的伤势状况离开病房之后,一直瘫在椅子上的小高这才又“复活”了。
  “撞你的那家伙还算有点良心,没肇事逃逸,所有的后续动作我都交给律师处理了,什么事你都别烦,只要好好养伤,刚才医生的话你自己也听见了,身体上那些小伤都不碍事,麻烦的是你的右脚,断了就断了,什么封锁性骨折我听不懂啦!反正你就听话休息然后复健,这样一来还赶得及明年的巡回演出,你也不希望自己缺席吧?”
  这些年来他这个经纪人可是非常照顾团员,跟团员们的感情也算是麻吉,但在这种非常时刻,他眼底的金钱符号仍是存在。
  对于小高所重视的部分,众人反应冷淡,邹子杰则是压根没理会小高,利奇若甚至还把小高从病房里“请”出去。
  “不送,慢走。”利奇若笑着对小高这么说,但下一秒,门板却狠狠地甩上,发出响彻的声响。
  回到病床前,邹子杰首度开口,嗓音却十分干哑。
  “她人呢?”他的视线淡淡扫过在场的五人,从他们每人的表情中,他知道众人都知道她回来了,只是没人愿意先开口罢了,全是顾虑着他。
  “在你出车祸那天就离开了。”利琦思轻声回答,小心翼翼地注视着邹子杰每一个眼神及动作。
  他对小蓝的态度还不明朗,他对她究竟是爱还是恨呢?是爱是恨,他会如何反应她也不知道,只怕这消息会令他情绪一时无法克制,他现在是病人,过大的情绪起伏对他没帮助。
  那天小蓝离开他的屋内后,马上回到隔壁打包了所有行李说要离开,问她上哪去,她自己也说不知道,但至少她向她保证,在安定下来后一定会跟她联系,不会再像先前那样了。
  听见蓝侞珺离开的消息,邹子杰的反应全不在众人的意料当中。
  谩骂个几句也好,或者露出不屑的神情也可以,但他的态度却是出奇地平静,平静得教人匪夷所思。
  他只是再度闭上双眼,像是疲累地想继续休息。
  意外他的态度竟是如此,但那更教人不安,旅是利琦思忍不住补充道:“等她安定下来,她会跟我联络的,不会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所以……真要就此结束吗?
  由他自己决定吧!
  三个月后
  当初心力交瘁地离开,蓝侞珺没有任何想法,只是邹石杰那些怨她、恨她的话一直在心中打绕着;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插了把利刃,在伤口迟迟无法愈合的情况下,只能任由它溃烂,她失去了血液,更失去了对事物的一切热情。
  她只知道她必须离开,那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消失在他眼前。
  她只知道要离开,却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时候,她接到凯文的来电,电话的另一头给了她最温暖的怀抱,也给了她一个想法。
  对于爱情,她虽失去了,但她拥有的其实不少,她仍有无条件爱她的家人、朋友,所以她要打起精神,去找回她失去的热情,好再次带着笑容回到众人面前,那是她的目标。
  所以,她来到西班牙,在马德里这个热情的城市住下。
  不想只是当一名走马看花的观光客,她拒绝入住高级饭店,选择由一对老夫妇所经营的民宿住下,这一住便是三个月之久。
  蓝侞珺的房间是整个民宿里视野最好的房间,从右手边的窗户看出去,就能看见老夫妇两人一起精心打造的美丽花园;另一扇窗外则能完整地看见日出。每天被阳光叫醒,那是一件再幸福不过的事,也是她每天笑容的起源。
  老夫妇时常会在假日时,在最靠近民宿大门口的大树下用大锅子烹煮海鲜饭,由老先生掌杓,老太太则在一旁架着烤架,烤着美味的羊排。
  在老先生手里,海鲜饭总是香味四溢,即便是远在另一头的邻居们都能闻得到香气,并纷纷拿出美酒或是其他美味的料理一同来到大树下打牙祭,蓝侞珺更是少不了的座上客。
  在生性热情豪迈的西班牙人面前,蓝侞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馨热情,仿佛她不是一个异乡客,而是他们的家人,那动人的感受让她终于找回了一些热情。
  她开始会去想念其他的人,而非只是让邹子杰的身影独占她的心头,她深信这是一个好现象,终有一天她能拔下心口上那把刀,只要再给她一些时间。
  对西班牙文一窍不通的她,所幸有着会说英文的老夫妇为她翻译,她才能跟着邻居们慢慢聊天,在这里生活,她没有任何的阻隔,也感到自在。
  而大伙们也从不问她为何独自一人来到这儿,待她就像自家人,从不伸手去揭开她的伤口,她很感激,也上了这片土地。
  只是,当她以为往后的日子再也没有他以后,事情却不如她所想像的。
  大门前突然出现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男孩,蓝侞珺认得他,他是附近邻居的孩子。
  男孩子手里拿着一个白色信封来到蓝侞珺面前,一堆大人的视线全好奇地跟着小男孩移动。只见他将手里的信封袋塞进蓝侞珺手里,水汪透亮的纯真大眼直盯着她看,很明显期待着她赶紧打开信封,好看看里头究竟装着什么。
  一群人全盯着她,不需言语也明白他们眼底全写着好奇。
  蓝侞珺自己也好奇里头装着什么,又是谁给她的?她弯下腰先给了可爱的男孩一个香甜的吻,感谢他为她送来信封。
  信封上是空白的,没有任何文字,蓝侞珺脸上也是一脸的疑惑。
  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卡片及精致的黑色小卡,小卡上有着“死亡诱惑”四个斗大的烫金字样,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花样或文字。
  她的眉心皱了起来,不明白这张黑色卡片的作用为何?会是利琦思要人转交的吗?还是其他团员呢?
  脑子里闪过其他人的身影,就是没有邹子杰的,因为她认定绝不可能是他!
  打开卡片,还没能仔细阅读内容,光是看见那字迹就知道是谁写的了,但……怎么会?他不是不想再见到她了,又怎会给她这封信?
  强迫自己压制着那瞬间翻涌的心,她开始仔细阅读卡片中的一字一句。
  “黑卡,拥有它便是‘死亡诱惑’VIP,任何一场演唱会将永远为VIP保留位置,不限时及地点……”为了不遗漏任何一个字,她将卡片内容读了出来。
  “那代表着最弥足珍贵的心,只献给我唯一的VIP──你。”最后一个字读完,蓝侞珺忍不住伸手捂着自己的唇,就怕下一刻自己会尖叫出声,然后发现这一切只是在作梦。
  “那是什么?做什么用的?”老太太来到蓝侞珺身旁,看起来是一张很精致的信用卡,但又不像是信用卡。
  “我也……不知道。”她也期待知道答案呀!
  他究竟想表达什么?弥足珍贵的心?唯一的VIP?她吗?
  正当蓝侞珺还在一团迷雾中游走的时候,耳里传来句句飞快的西班牙语,接者,老太太告诉她说:“有人来了,是来找你的。”
  老太太指着大门外的路径,一个走路姿态怪异的身影正缓缓地朝着民宿接近。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令蓝侞珺感到迷茫的男人。
  邹子杰一手撑着柺杖,一勂一勂地走向蓝侞珺,直到他人已完全站定在她眼前,她仍是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贴切一点的说法是──她傻了,完全无法相信他会出现在眼前,这里可是离台湾很远的国度呢!
  是在作梦吧?
  “看着我。”
  蓝侞珺发现自己无法思考,只能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老太太这时悄悄拉着天真的小男孩退回人群中,走过了大半个世纪,她完全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这时旁人都是多余的。
  再度看见自己的倒影在他的眼底,她才惊觉这不是梦,他真的在她眼前!
  “对不起……”她下意识地吐出道歉,许久不见的泪水再度涌出。
  “唉……”她的道歉及泪水,换来了邹子杰深深的叹息。
  “你的脚……”
  “断了,这也是我那天话没能说完的原因。”
  蓝侞珺眼底写着担忧,却不敢问他究竟出了什么事,因为她不确定自己有那资格。
  “我来就是要把话完的,你仔细听好!”邹子杰说着说的同时,脸上的神情完全教人猜不出他的心绪,这让蓝侞珺下意识想闪躲。
  她一个人来到这里,为的就是不想再听那些伤人的话语,她能选择不听吗?但答案显然是不可以,邹子杰扣住她的下巴,不容许她闪躲。
  “你的离开让我怨,也让我恨,我恨不得你永远别再出现在我的眼前,因为你让我痛苦。”
  “呜……”泪水无法抑制地向下直流,再怎么强忍也没有用。
  “你离开的那些日子,你知道我是如何度过的吗?每当我闭上双眼,在我记忆中的你总是如同刻画般清晰,我多么希望那样的你再模糊模糊到我可以不将你放在心上,甚至是遗忘……”邹子杰以手为她抹去泪水。
  “但是一颗心爱过的痕迹可以被言语抹去,将永远留存印记,我可以欺骗任何人,却无法对自己说谎,我爱你。再怎么怨恨你都只是曾经,但我爱你从来就不是,我只要你,也只爱你。”
  他将她紧紧拥入怀里,在她耳边继续低喃:“你别再跑了,我这只脚出车祸断了,都过了三个月还要撑勂杖,我很辛苦的,让我轻松点吧!就说你爱我就行了。”说到最后,那声音已是恳求。
  “爱”这个字吇有自尊可言?有人曾这么说过,现在他完全赞同这句话。
  只要有她,他可以抛下一切,哪怕只是那一点不值钱又无法以肉眼看见的尊严!
  “我……我爱你,真的、真的爱你。”他来了,还为她送上了真心,这真的不是一场梦。
  “那么给我一个吻吧!我嫉妒死那小鬼了。”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