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角戏 第五十五章
  她笑了笑,提着便当往前头那坐在屋外椅上等候她的老人家走去。「那你有空要常回来看爷爷,老人家需要的只是关心,其它物质什么的都不重要。」
  「爷爷,你今天好吗?」她进屋搁下便当,出来搀扶拄着拐杖的老爷爷。
  「吃饭了。今天菜色我有偷瞄,超棒的哦。糖醋里肌、香煎鳕鱼,还有家常豆腐、培根炒高丽菜和炒空心菜。」
  拉开椅子,才发现老爷爷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小婷,他——」
  游诗婷看向站在门边那人,笑道:「哦,我知道他是谁啦,他说是你远亲。」让老爷爷坐稳后,她进厕所拧了条毛巾出来,帮老爷爷擦过手。
  把毛巾搁一旁,她打开便当盒,递给老爷爷一双筷子。「爷爷吃饭,我把毛巾拿进去放,等等帮你挑鱼刺。」转身时,就见那男人盯着她瞧。
  那男人为什么那样看她?她疑惑地进厕所把毛巾挂好,走出时,那男人开口了:「游小姐每天都来送便当?」
  她顿一下,点点头,然后走过去帮老人家挑出鱼刺。
  「你不是在工作吗?这样不会太累?」
  「送个便当花不了多少时间,不差这一点时间的。」她边挑鱼刺边回答,余光见老爷爷又在对她使眼色。怎么了?那男人难道有问题?
  「怎么会想要来帮爷爷送便当?」

  她想了想,笑一下。「因为他没人照顾呀,医院正好有送餐服务,我就来啦。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原因,只是觉得关怀这件事,可以做得更早。」回答后就见男人笑了一下,看上去满温和,但她还是觉得这男人古怪。
  而在差不多的时间,张柔柔的母亲正接起一通电话,对方的谈话令她意外,也让她感到莫名其妙;张母甚至有点生气这种电话根本是在掀家属旧伤,但还是留了对方的电子信箱,并提及会寄影片过去。
  大约两个半月后,莲华收到了殡葬处的公文,是莲华获选年度评鉴优良殡葬服务业,绩优业者之一的颁奖邀请。
  游诗婷领奖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名单中列为绩优业者共有二十家,大集团公司的就占了三分之二,她想不到自己是那三分之一的其中一个,皇岩也在那三分之一其中。
  整个评鉴过程除了实地访查,还有电话访问曾接受过服务的丧家。莲华其中一位丧家寄了影片给评鉴委员,内容是莲华负责人在医院和癌友的互动侧拍,以及那位癌友的告别式。
  告别式以旅行行前欢送会的方式进行,显得别具巧思;与癌友的对话温馨有趣,加之委员实地访察时,得知她在医院做志工,遂特地前往独居老人家访视她做志工时的态度。
  评鉴委员认同莲华的理由,主要在于形象广告片传达的正面教育、善尽社会公益责任,并且实施个别化、创新之殡葬服务。
  至于皇岩获奖,是因其对服务过的低收入户进行长达一年之久的后续关怀,并依家况送三千至五千不等的生活费。
  「那时候跟柔柔聊天,根本不知道柔柔的妈妈在后面侧拍,还好我没欺负她。」游诗婷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提笔练字……永字,她练一星期了。
  坐在她身侧看她练字的杨景书笑了笑。「你会欺负她吗?」
  「以前都没欺负她了,怎么可能在她生病时还欺负她。」什么时候开始可以不写这个永字呢?要永多久啊?
  「她妈妈应该只是想把女儿最后的身影录下,结果那段影片却为你们的服务加了分。」
  「我也是这样想。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她妈妈什么时候站在我们后面录影,大概我跟柔柔聊得太开心才没注意吧。还有,我知道得奖原因时,才想起来之前去李爷爷家送饭,遇到的那个奇怪男人可能就是评鉴委员吧,难怪李爷爷那时一直跟我使眼色。」可以不练了吗?她悄悄搁下笔,侧脸看他。
  「倒是你,你们得奖你怎么事先没让我知道?我看到仁凯上去领奖时才知道皇岩也得奖。」幸好是仁凯去领,因为和柔柔对话的那段影片在领奖现场被播放出来,如果是他去领,他就会知道她和柔柔偷骂他了啊。
  他微笑开口:「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她无话可说,只觉他好低调,典型的为善不欲人知。
  「别偷懒,快练字。」看出她意图,他碰了碰她手臂。
  「新民没得奖欸,还好没让他们得奖。」她找话题,拖时间。偷瞄一眼墙上挂钟,还有半小时啊。他要她每天写一小时字,现在才过半小时,得想办法把剩下半小时混完。
  「那不关我们的事,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他又轻轻推她手臂,示意她拿笔。「乖,练字。」
  「可以不练吗?」她觉得练书法比提便当爬八十几个阶梯还辛苦。
  「你不是说每次约会都在聊命案?」
  「但我也不是要你把约会内容变成练书法呀。」是了,上次跟他说约会可以不提命案吗,他说下次找别的事做,她满心期待,以为会有夜景、浪漫晚餐,还是看电影,结果他却带她来他办公室练书法。哪家情人像她家情人这样约会的?
  他笑两声。「快练。还有半小时,写完就好了。」
  她莫可奈何,再度握笔,调整坐姿后,缓缓下笔。
  「不是这样,你执笔的姿势不对。」一旁书法大师纠正着。
  不对?她睨他一眼,重新将食指与中指并拢,大拇指放笔管左边。
  「我说过要掌握指实掌虚原则。」
  指实掌虚?她瞄瞄自个儿的执笔姿势。有啊,她虚到可以塞一颗鸡蛋在她的掌和笔管之间了。她在心里叹气,垂眼,认命练字。
  「你要放轻松,笔握太紧了,应该像这样。」他说话时,慢慢挪到她身后;两臂伸展,左掌贴着桌面,右掌握上她执笔的手,她被他完全包围在胸前,头稍转动,就会擦过他胸口,都能听见他衬衫衣料被她磨擦的声音。「像我握住你的这种力道,感受到了吗?」
  「……」她、她只感受到他的体魄和体热啊。他胸口贴着她的背,温热的气流拂过耳际,她耳根一热,只能傻傻看着他握住她手,领她写字。
  她眼珠子根本无法专注在字上,偷偷上移,看见他刮得干净的下巴还是有一点点又冒出头的小胡渣,有一点性感;他低垂的长睫和专注的侧颜都甚有吸引力。怎么办,她好喜欢他……
  「专心一点。」杨景书低垂的视线扫过她泛着薄红的脸蛋。
  她咬咬唇,道:「我们可以就这样子练……练一小时吗?」这种练字姿势真的太美妙,虽然害羞,但是好甜蜜,多来几个小时她也甘愿啊。
  他笑一声。「好,就练一小时。」
  一小时后,维持同一姿势的两人,腰酸背痛。
  他想,下次约会还是做点别的吧。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