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 终章
  “被他逃了!”男人扼腕。
  “无妨,他对妻子的爱恋太深,不会离开砚城,总有机会再抓住他的。”
  姑娘依靠着男人,柔言柔语的安慰。
  男人不甘愿的点了点头,低头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突然恼羞成怒,低吼着质问:“你刚刚为什么不闪开?”
  “我知道,你不会伤我。”
  她深深信赖,无限依依。
  “再说,就算没有事先为你取了鬼名,能死在你的刀下,我也无怨无悔。”
  “说什么傻话。”男人更怒,双手的动作却跟语气相反,温柔的抱住她,护卫在胸前最安全的地方。
  她满足的吁了一口气,小手揪住他的衣衫,小声的问:“你有没有事?”
  男人摇摇头。
  “没事。”

  “那就好,因为,我有事。”
  她仰起脸来,笑着望进他眼里,轻声说道:“他的瘴气太强,我支撑不住了。”
  说完,她身子一软,在他怀中昏过去。
  与公子一战,看似轻松,实则让她元气大伤,昏睡了几日才醒来。
  是一阵草药的香味,将她从昏迷中唤醒。
  姑娘睁开双眼,望见双眼全盲的左手香,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汤,在卧榻旁的椅子坐下。
  她微微一笑,软软的坐起身来,背靠着绣褥,接过递来的药汤,端起来就要入口,药汤沾唇前,动作却又停了下来。
  “真好。”姑娘说。
  左手香神色冷漠,淡漠的问:“好什么?”
  “我在昏睡的时候,就想着要见你。”
  她微笑不减,像是谈论天气般,轻松的说道:“是你在暗地里协助公子吧?”
  左手香没有惊、没有惧,语气未变。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否认。
  否认,没有任何意义。
  “他的心被掏走了,砚城里只有你能不着痕迹的把心掏取走。”
  姑娘顿了顿,又说。
  “就像你掏取荣钦的肝脏一样。”
  左手香不言不语,全盲的双眼,望着卧榻上的小女人。
  “这是条件。”
  姑娘重复侧耳曾偷听到的言语。
  “我猜想,你们达成协议,由你为公子取肝,因为他已化为魔物,男人的肝脏最是滋补,能增强他的能力,而你则是同时在搜寻别的东西,例如眼睛、例如肝脏、例如其他的——”
  她歪着头,斟酌用词。
  “部分。”
  “你为什么能猜出来?”
  “因为,我也是女人。”
  她靠近左手香,轻声说道:
  “就像是我有在乎的人,虽然想藏着,却情不自禁。你对那个跟随你多年的男人,也是一样。”
  左手香的表情,直到这时才有些变化。她修长的双手,缓慢探出衣袖,先露出樱花般粉红的指尖,然后是十指,接着是手掌——
  “他所罹患的病,想必是你无法医治的,需要换取器官才能活命。”
  姑娘仍旧说着,即使看见那双能轻易取她姓名的双手,逐渐靠近过来,她也平静如常。
  左手香却摇头。
  “不,你错了。”
  “喔,我错在哪里?”
  “他没有病,但却日渐衰老,除了记忆之外,我要为他替换的是全部。”
  “这可是件大工程,需要牺牲许多人命呢!”
  姑娘恍然大悟,将药汤在嘴边吹凉,又说道:“可是,公子后来急了,不愿透过你的挑选,只取人肝而食,你们的协议就作废了。”
  两者的手法截然不同。
  该说,就是手的不同。
  同样都是白润似玉的双手,公子取人肝食之,都是开膛剖肚,弄得血如泉涌,腥红四散。左手香取人脏器时,却能不着痕迹,没有伤口,更没有血迹。
  想到那些堆积如山,连饿鬼都吃的撑了,哭着喊着说吃不下的尸体,她叹了一口气,很惋惜的说:“真是浪费呢!你还不如跟我合作。”
  探得很近的双手停住了。
  “怎么合作?”左手香有了一丝兴趣。
  “你还记得蒋生吧,砚城里头,那样为非作歹的人,并不在少数。有些罪大恶极的人,最好能清除干净。”
  “你愿意把那些人交给我?”左手香挑眉。
  她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不能变通,才会与公子合作,想要各取所需,但如今这项提议却出人意料。
  “是啊,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如此一来,你就能好好挑选了。”姑娘理所当然的说着,笑得仍是天真无邪。
  “我如果杀了你,就不必拘泥于只挑选有罪之人。”
  左手香说得一针见血,却是头一次如此自在的跟姑娘聊天。
  “没错,但是这么一来,你就拿不到我要付给你的报酬。”
  姑娘俏皮的眨了眨眼。
  左手香不由得好奇起来。
  “什么报酬?”
  水润的双眸,闪过深又深的光芒,不是笑意,而是胸有成竹的筹谋。
  “蒋生的眼睛。”她轻声宣布。
  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左手香,那么蒋生的双眼,的确就是少数的其中之一。那双好看的眼睛,太难以寻找,可让她拥有视力,看清她在乎的男人,是生得什么模样,又是用什么样的神情望着她。
  “死人的双眼,对我无用。”这是她最深的遗憾。
  姑娘淡笑。
  “你还记得,是谁说他死了吗?”
  左手香的盲眼,微微睁大。
  灰衣人。
  当初,是灰衣人来通报,在石牌坊外哭嚎的的蒋生,已经死去。那时她与姑娘同在木府中,没有确认蒋生是否真的已死,因为她没想到灰衣人会说谎,就如她没有想到,姑娘的布局细密,深谋远虑至此。
  “他还活着?”
  “嗯,就被我封印在一本书里。”
  娇嫩得略带稚气的容颜,笑得从容自在,没有半点戒心。
  “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那双眼睛就是你的了。”
  俗话说,有备无患。
  她不防备左手香,是早有把握,此人不会成为她的“患”。
  果然,左手香静默下来。
  日光偏移,时间逐渐流逝。
  那双洁白的、美丽的、致命的双手,不再凝定不动,终于探向姑娘盈满笑意的容颜——
  然后,那双手把药汤端走。
  “别喝这个。”她把药汤洒在地上。
  姑娘望着地上褐色的液体,刻意再问:“为什么?”
  “这是不好的东西。”左手香言简意赅。
  两人没有在深谈,彼此都心知肚明,协议在药汤被取走时,就已经达成。
  一抹笑意,淡淡浮现在粉嫩唇角上。
  “你再睡一会儿。”左手香吩咐。
  “嗯。”
  她打了个小小的哈欠,闭上双眼后才问。
  “对了,你知道公子的心放在哪里吗?”
  “不知道。”
  “这就麻烦了,往后要对付他会更棘手。”
  她的话音越来越软,嘴上说着麻烦,却像是不太在意。
  能让木府的主人、砚城的主人觉得棘手的事情,绝对不多,何况还是一个刚刚被打退,险些魂飞魄散的手下败将。
  左手香忍不住问:“为什么?”
  被褥里传来微弱的语音,如似梦呓。
  “因为,他的身上有了我的血。”
  倦累的姑娘,再度睡去。
  木府中的灰衣人们,正在重盖大厅,小心翼翼的没有发出声音。花木为左手香让开一条路,之后又悄然聚拢,静静守护睡梦中的姑娘,散出淡淡的芬芳,让她睡得更为舒适。
  木府之外,砚城里人与非人,精怪与妖物各自走动,相处和睦。
  雪山下的城,再度回复平静。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砚城志之一《姑娘》;
  02、砚城志之二《公子》。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