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风流男:1c.c.的时间 第一章
  月光如水,阳明山上一栋私人别墅布置得金碧辉煌,现场除了备有五星级的美食美酒外,还有Live演奏的弦乐团,打扮入时的俊男美女沉溺在喧闹沸腾的热络气氛,直到某人走进来後,众人先是一阵静默,接着涌起一阵汹涌的交谈声浪。
  「她真的出现了,看来,她是FT新一季御用摄影师的传言是真的。」
  「听说这一季广告大有看头,这会儿又看到她,我还真期待。」
  「但我也听说她是一个很有个性的摄影师,男女人缘极佳,不过,对不识相想追她的男人就没有好脸色。」
  「我听说她也是同性恋,才会跟出柜的摄影师纪玮是超级好朋友。」
  虽然声音都压低了,但一句句嚼舌根的话语仍传进聂丹丹的耳朵,还有更多人像蝗虫般围了过来,簇拥着她想寒暄几句。
  聂丹丹下意识的想走,但负责押着她到场的助理兼学妹江庭安,动作快狠准的从服务生的托盘上拿了一杯香槟塞到她手上,小小声提醒,「我亲爱的学姊上司,是你答应小玮至少要撑一小时的,不能言而无信。」
  也是,她只能僵硬的跟众宾客礼貌性的点头,但态度无法热情、眼神也带着难以亲近的疏离,这就是她的调调。
  门口突然又传来一阵骚动,不少宾客开始往前挤,她暗暗松了口气,走到另一边隐私较够、也能看清楚门口动静的角落站定。
  好奇心人皆有之,江庭安一点也不想留在角落,但她身负重任,就怕一个回身,聂丹丹就闪人,只好跟着来到角落,但脖子仍伸得老长。
  只见不寻常的粉红色调出现在众多美人兴奋的脸上,身材高 的聂丹丹也马上看到原因—康威德来了!

  高大挺拔的他顶着一头看似杂乱却有型的浓密黑发,五官如石雕般立体深邃、深不见底的黑眸、薄抿微勾的唇,虽然只是一身灰色西装,但衬衫前襟微微敞开,露出结实的古铜色胸肌,看来性感又性格,一举一动皆优雅非凡,像极了从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超级名模。
  「你说他不会来的。」聂丹丹将酒杯凑到唇边,她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他的特助告诉我,他搭的班机下午才抵达桃园,九成机率不会出席。」所以他的出现让她超开心的。
  「你嘴巴张太大了。」聂丹丹好心的提醒,又低头啜了一口香槟。
  「怎麽会?天啊,英俊粗犷、邪魅狂傲,他的确就像是财经杂志上所形容的样子,好像皇帝般睥睨天下。」江庭安目眩神迷,赞叹不已。
  她咬咬牙,「别让我後悔雇你当我的助理,我讨厌花痴。」
  「让我发情一下嘛,我知道他是所向披靡的情场浪子,有权有势有才有扣扣,一整个就是让女人难以抵抗的钻石极品男,即使我已名花有主,我的心仍是怦怦狂跳。」有一双圆圆大眼的江庭安是看痴了眼。
  「这个男人一辈子都不会想跟婚姻沾上边,但全身又散发着费洛蒙四处猎食,一个换一个,哪里值得你心跳加速?」聂丹丹直视着被宾客、美女们包围的康威德,眼神无任何波动,心如止水。
  「以学姊专业的摄影师眼光来看,你不能不承认,他真的是个好看又有气质的男人。」她还是很坚持的赞美。
  「是,如果不管爱、承诺与忠诚。」聂丹丹意有所指,因为这是江庭安对准丈夫的要求。
  「干麽糗我?对啦,这是我对我阿娜答的要求,可是,康总裁不一样啊,他又不是月领三十几的白领阶级,他的珠宝集团横跨欧美亚,员工人数可能不只三万多呢!」江庭安愈说愈多,「还有,至少他很诚实,比一些结婚後劈腿、对婚姻不忠诚的男人好吧?何况他对女人品味一流,找的都是极品,虽然很矛盾,但曾经跟他有往来的女人身价跟知名度都大增,贵妇、名模……」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她化身为小粉丝,细数她在杂志里看过的相关资讯。
  聂丹丹听不下去,但也走不开,只能无聊的摇晃着高脚杯内所剩不多的香槟,开始倒数离开宴会的时间。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她不经意的抬头,怎麽也没想到竟会对上康威德盯视过来的魅惑黑眸,瞬间,她美丽无波的眼底闪过一道惊异的光芒,而他捕捉到了。
  康威德嘴角微扬,黑眸闪过兴味盎然的笑意,那是种自满的笑容,瞬间将围绕在他身边的名媛电得七荤八素。
  但只有他心里清楚,一进到会场不久,他的目光就捕捉到身在隐密角落的女人。
  一来是因为她太过朴素的穿着,二来,是因为她散发出想走人、想隐身的讯息。
  所以,他慢慢走向她,而随着他移动的人潮不少,她却迳自低头看着手中那杯快要饮尽的香槟。
  但她终究抬头了,也让他看清了她的容貌,圆润的瓜子脸、清澈的黑白明眸,红唇鲜艳欲滴,一看就是精致的素颜美人。
  尽管只是一身白衬衫加皮裤,突兀的出现在这一群身着时尚名品的上流名媛中却毫不逊色,再加上曲线玲珑有致,微敞的前襟还可见到性感乳沟……
  看得正入迷,美好的景致却在她刻意侧身的刹那被遮掩了,他不得不承认有些失望。
  今晚是FT集团每隔一段日子就会邀请一些金字塔顶端客人的例行宴会,好让这些上流社会人士的日子过得不会太孤单,得以吃喝聊天外,一些想劈腿、钓凯子、少奋斗几十年,甚至正面一点,想让成就更上一层楼的男女皆有梦想成真的机会。
  至於他自己,已站在世界顶端,有财富,感情则是还没有定下来的打算。
  所以他一向是女人眼中的大肥羊,在太多美人示好的情况下,他选择主动出击,他一向习惯掌控,讨厌被人支配。
  许是他的眼神停驻在猎物身上太久,再加上猎物还刻意侧身背对,他身边终於有人看不过去的开了口,「康总裁,聂大摄影师对男人可没兴趣喔!」
  「对啊,连出席这种宴会也是裤装,大概就能猜到她的性向了。」另一名美人也加入,声音里隐隐还带了点不屑。
  聂大摄影师?原来她就是聂丹丹?
  他再看她一眼,相较於她身旁那名原本痴痴的看着自己、穿了件红洋装的圆润小胖妹在瞬间瞪大了眼,聂丹丹仅有微抿的唇透露出她对於这两句话有些不满。
  颇为内敛。他嘴角勾起一笑,善良的将这一大串长舌美女带到另一边的水晶灯下,让她们的嘴里塞点美食。
  江庭安在她们离开後,才气呼呼的低吼,「天啊,天啊,学姊,你听到她们说的话没有?她们会不会认为我跟你是一对啊?」
  聂丹丹没好气的翻了白眼,连回答都懒。
  「你默认?不对,你才不喜欢我,可是因为工作关系,我跟你老是出双入对,你又总是一身衬衫皮裤的中性打扮,还与同性恋的超级摄影师纪玮是麻吉,难怪大家会误会!」她愈想愈懊恼。
  「别想太多。」聂丹丹低头看手表,已记不清她看了多少次了。
  「怎麽可以不想?难怪我每次帮你到什麽比较称头的公司或豪宅送件,都不曾有过艳遇。」害她以为自己没魅力呢。
  江庭安一见又有很多西装笔挺的男士朝她们这方向走过来,原本埋怨的脸马上转为笑容,以最快的速度对着聂丹丹道:「学姊已经二十五岁了,我也当了你三年的助理,而你连一个男人也没有,眼前有好多好多菜色……」
  「你喜欢就夹去吃!」聂丹丹再瞪她一眼。
  「他们看中的是你耶,我真不懂你,破茧而出嘛,当一次不安分守己、规规矩矩的聂丹丹哪里不好?」江庭安愈说愈认真,一张圆圆的苹果脸也愈来愈激动,「你的生活里只有摄影、妹妹、外甥,你就出轨一次嘛,我要是拥有你这样的才华、身材,才不会过这种近似尼姑、修女的生活咧……」
  「你是摄影师聂丹丹吧,我是荷阅集团的少东杜华青……」
  「你好,我是丹顶企业的叶总……」
  一群男士们全围了过来,都想邀她跳第一支舞,也打断江庭安的长篇大论。
  另一边,镁光灯乱闪,被允许进来拍摄的媒体记者对着康威德拚命拍照,早已习以为常的他也顺势让围绕在他身边的美女暂时後退,在拍完照後,更进一步示意他必须与商界精英们寒暄,同一时间,他也给被挤到人群後方的助理一个眼神。
  赵杰修立即给乐团指挥点个头,华尔滋的乐声随即奏起,多对男女先後进了舞池,此时康威德才真正松口气,看着助理兼好友拿了两杯酒走到自己身边,他接过,炯炯目光则移到正被多名男士团团围住的聂丹丹。
  「看到她了吗?就是代替纪玮拍摄平面广告的摄影师。」康威德笑说。
  「怎麽可能没注意到?在你被一群人包围时,我这最佳绿叶也被挤到人群最後面,目光无碍的看到她了。」长相斯文的赵杰修扶了扶脸上的金框眼镜,也直直的看着像是恨不得自己能隐身的聂丹丹,「她被喻为身在时尚圈却又是离时尚最远的女人,今晚会出现,完全是因为跟纪玮的好交情吧。」
  「看来你对她的事知道不少。」康威德露出招牌的魅惑笑容。
  「她是名人……不对,是个传奇!她的摄影作品深受皇家、名人喜爱,因年纪轻轻就应邀为英国皇室拍摄皇室成员的居家照而声名大噪。」说到这里,赵杰修又摇摇头,「但她也很反骨,那之後贵族名流的邀约她全婉转推辞,直言不想只拍一样的照片,反而花了大半年走访非洲,拍下一幅幅珍贵的画面办摄影展,只是为了替非洲饥童募款。」
  康威德一挑眉,颇为赞赏的点头,「挺有爱心的女人。」
  「但不怎麽喜欢男人。」赵杰修马上浇下一盆冷水。
  「真的是同性恋?」那就可惜了,她是他今晚看上的唯一猎物。
  「是有一些八卦这麽传,」赵杰修也不确定,「而且,大多是吃了她闭门羹的青年才俊说的,因为她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们,她这辈子不会浪费时间在男女的感情上,而且是连一秒钟都不愿意。」
  「男人伤了她的心。」情场老将直接下结语。
  「不清楚,但肯定的是她不是那种玩玩就好的女人。」这话带了点提醒,但显然消灭不了好友兼老板猎艳的好兴致,尤其是两人很快就要更进一步的接触。
  康威德的目光无法不在聂丹丹的身上流连,但他一路拿着酒杯冷静自若的与宾客交谈,顺手将酒杯放到一名服务生的托盘上,再示意赵杰修别碍事後,随即带着魅惑的笑意朝她走去。
  她看来很需要被解救,围在她身边的除了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二世祖之外,也不乏才华洋溢的商界精英,但他看得出来她已经快要失去耐性,那双内敛的明眸压抑着燃烧的怒火。
  这些男人真的那麽不会看人脸色聂丹丹心里有火,而江庭安早不知被挤到哪个角落去了,看样子,她得挽着一个男人的臂膀走人,否则根本走不了。
  她伸出手,正打算随便答应其中一人的邀舞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趋近,一双黑眸带着邪魅笑意,彷佛很清楚她此刻的「困境」。
  她收回了手,不意外的看着眼前某个二世祖一脸失望。
  她看着风流倜傥的康威德,知道工作之外,他也颇热中於情场欢爱,更是她明天得见面的合作对象,如果今晚先谈些重要原则,明天的会面也许可以省了……
  像是心有灵犀,他开了口,也绅士的朝她弓起手肘,「能耽误聂小姐一点时间吗?」他的眼眸对上她的,又瞥了一眼屋外清静的庭园。
  她点点头,伸手挽住他。
  当今晚最出色的男人挽着穿得最不得体却最吸引人的大美女从侧门走出时,宴会里的男女皆一脸讪讪的,尤其是等候许久的男士们更是难掩失落。
  在商界杂志及精品时尚之类的派对上,常常可以看到这名珠宝总裁的报导及身影,康威德在新一代的青年才俊中堪称是最抢眼、也最有才能的人,情场上一样所向披靡,就连有同性恋流言及号称对男人没兴趣的聂丹丹也成了他的囊中物。
  再怎麽不是滋味,众人也只能喝口酒咽下梗在喉间的不悦,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康威德挽着聂丹丹离开屋子,经过一段长廊,就是灯火通明、以花卉造景的日式庭园,吵杂的音乐及喧闹声被隔绝了,一下子清静许多。
  聂丹丹早已收回了手,她低头看手表,差五分钟才可以走,她讨厌失信於人,所以一旦允诺了某件事就一定要做到。
  而眼前这个男人也曾经允诺她某件事却背信了,可笑的是,她相信他已完全忘了两人曾经的短暂交集。
  「康总裁知道我们明天有约?」
  「当然,我相信你也一定知道我是谁,才选择跟我走,因为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屈服在我的魅力之下才挑上我的。」他醇厚的嗓音带了点动人的诱惑。
  「那你眼睛很好。」她可一点也没被影响,应该是免疫了。转头透过玻璃窗看向屋内,还有不少美女正在梭巡他的身影,还有一些名媛似乎打算走出来。
  「我眼睛很好」康威德再也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
  「很高兴娱乐了你。」她说的是反话,事过境迁,她以为自己早已不在乎那个过往。
  他一挑浓眉,「我怎麽觉得我们的话题到此为止?」
  「原本不只,但康总裁魅力十足,已经有些美女往这里走来了,」她努了努下颚示意,看向那些故作优雅的名媛淑女,「我看现在不是谈话的好时机,还是按照原来的行程,麻烦康总裁明天到我的工作室谈拍摄细节。」
  他低头看了手表,再抬头笑看着她,「这样吧,我搭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回来又直奔这里,明天怕睡晚了,乾脆到我家谈,速战速决。」
  她犹豫了,她还没有准备好到他家去。
  「现在时间还早,不过八点多而已。」他态度轻松。
  她看着他,再看向屋内,江庭安正笑咪咪的与一名男士有说有笑。
  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跟你的助理交谈的是一名少东,人很正派。」
  所以无须担心?这个男人凡事都能洞悉,是个狠角色,也是个伤人於无形的花心总裁,但又怎样?她早已不在乎他,就算在他的地方独处,也不可能发生任何不该发生的事,怕什麽?
  像在给自己勇气似的,她在心里跟自己对话完後,才点点头。
  就在那群名媛靠近前,康威德与她并肩离开灯光璀灿的庭园,往外面的停车场走去。
  上了车,他很绅士的倾身为她系上安全带,而她完全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贴心举动,下意识的往椅背缩,他邪魅的勾起嘴角,开玩笑的更贴身向她,看着她倏地瞪大了眼眸,他俊脸上的笑容也更大了。
  「你不会真的只喜欢女人吧?」他沙哑的低声问。
  她心脏怦怦鼓动,但心里的厌恶感也跟着高涨,「那是我的事,请康总裁坐好。」她压抑着想要打开车门的冲动,故作镇定的道。
  「怎麽?你怕我会对你怎麽样?」
  他微笑的看着她,对她身上频频散发出来的抗拒与厌恶益发感兴趣,就他看过的女人而言,她的反应很新鲜。
  她绷着一张丽颜,「提醒康总裁,我们还有广告案要合作。」
  他勾起嘴角一笑,「也是,那麽—既然你是掌镜的人,先观察模特儿的状态也是应该的吧?」他拉着她的手来到他的胸口,让她感受他强健的肌肉。
  她倒抽了口凉气,硬是缩回了手,咬牙道:「一点都不需要!」
  他的胸肌也硬邦邦得太过分了,还有,同样俊美得过分的脸庞也靠太近了,最重要的是,对这个认不出她的前男友,她应该要没有反应才是!
  可见鬼了,她心跳加快、体温飙高、脑袋更是一片紊乱,她不懂,难道她也会被「美色」诱惑?还是太久没有跟男人近距离接触,久旱逢甘霖?
  康威德兴味盎然的看着她,他很清楚自己对女人的魅力,也很了解自己的个性,他从不曾让中意的猎物脱逃。
  他伸出手轻轻抚着她美丽的容貌,「怎麽不需要,你是摄影师,没有感受到我的魅力又怎麽能拍出好的照片?」他身体靠得更近了。
  她先是屏息瞠目,当她意识到他要做什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他炽烈的攫取她的红唇,她如遭电击、想推开他却无能为力。
  他是调情圣手,她则是在十七岁那年就退出情场的情慾生手,这一记狂野破表的热吻让她完全没有招架能力,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都瘫软了。
  就在两人沉醉於彼此时,一名守株待兔的记者突然手拿相机飞快的冲上前,闪电般喀嚓一声,捕捉了画面。
  聂丹丹呆了,过度的震惊和疯狂跳动的心,让她完全没有办法做出反应,但康威德反应就快了,他离开她的唇,很快的发动引擎、踩下油门,疾驶出停车场。
  车子行驶在山路间,她全身如化石般僵硬,天啊,她被他吃了豆腐还被狗仔拍了照她脸色难看至极,恶狠狠的瞪着他。
  「我以为他们在宴会内拍完照後就走人了。」他一副自己也是受害者的无辜样。
  但想把责任撇清也很难,是他做了不该做的事,可不知怎麽的,感觉还挺享受的。
  聂丹丹柳眉一皱,发现太过理性也不好,她竟然觉得自己也有责任!
  康威德边开车边看着後视镜,「狗仔好像对我们的下一站很期待,还紧紧跟着,不过你不必担心,这种花边新闻一段时间之後就会被人遗忘。」
  「我不想成为你猎艳成功的名单之一。」她闷闷的回应。
  「新闻也是一种广告,反正我们接下来的合作案也会发新闻稿……」
  「我的专业不容你用花边新闻来模糊焦点,你若有此打算,还是另外找人拍摄吧!」她不能接受他污辱她的专业。
  更教她气愤的是,她满脑子都是刚刚的吻,而且她发现他的吻技大跃进,真是太可恶了!
  但有什麽好奇怪的?这八年来,他身边已来来去去太多女人。
  他不知道她在想什麽,脸色难看,可是仍然美丽,她的唇跟她脸上的肌肤都柔嫩细致到不可思议,他很想与她有再进一步的接触。
  「既然你是我今晚的女伴,就别让狗仔坏了兴致,我准备甩开他们,你坐好了。」
  康威德带着一抹动人的笑容,踩下了油门,跑车在瞬间加速,一下阳明山後,更是像子弹般在台北街道奔驰。
  她脸色微微一白,差点忘了他也是一个追逐快感的业余赛车手!
  康威德一路狂飙,还在车水马龙间与狗仔上演追逐战,他快狠准的插入车阵再换车道,让她有一种在坐云霄飞车的错觉,她头皮发麻,虽然不至於感到不适,但她猛咽口水,感觉喉咙愈来愈乾。
  康威德不得不承认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她们总是趁机窝到他怀里装怕又尖叫,或是赶紧找个话题想要转移注意力,但她只是静静的坐着,让他忍不住大展身手加速奔驰,窗外景物飞快後退,此刻的速度与惊险程度连赵杰修都可能晕眩呕吐了,但她看来还是很泰然自若。
  经过几轮追逐,康威德成功甩开狗仔,到了他位在淡水的家,他先行下车,再走到另一边为她开车门,倾身解下她身上的安全带。
  聂丹丹做了个深呼吸後才下车,看着眼前可以欣赏淡海星辰的独栋山间别墅,一名西装笔挺,年纪近五旬的灰发中年男子毕恭毕敬迎接他们,随後退出他们的视线。
  「那是我的管家孟川,他看着我长大的,我们的感情就像家人,七年前,我爸妈在美国退休後环游世界,他主动飞来台湾照顾我,对我带女人回家这件事已经很习惯了。」他笑道。
  她不做评论的跟着他走进奢华又不失俐落的美式风格大厅,在舒适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双手放在膝上,神情略带警戒。
  「有什麽需要?我很乐意服务的。」他发现自己还挺喜欢逗她的,「还是先来一杯酒?」
  「不了,水就好。」她直接拒绝。
  「怕酒後乱性?」他边说边倒了杯水给她,再看着她微张红唇,一口又一口的喝下,樱唇沾了水,湿亮湿亮的,很挑逗。
  「你知道男人在看到美丽的女人时,身体会起反应吗?」他的双手放在左右扶手上,身子略往前倾,正好将她困在小小的沙发空间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