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 上 第二十四章
  在生母眼中,只有嫡出的兄长,并没有自己这个亲生儿子,又有谁能够体会他此刻的心境?
  六安堂——
  今天难得没有下雪,婉瑛赶紧利用这个空档出门办事,也幸好一路上有人负责铲雪,不然真的寸步难行。
  她特地套了件尺寸稍大的短袄,那是去估衣铺买来的二手衣。估衣铺专门贩卖一些大户人家穿剩下或是不要的衣物,再转手卖给生活困难、买不起新衣的人们,看起来还很新,又很保暖,还有空间塞衣服,婉瑛一眼看中,二话不说就买了,否则根本没办法出门。
  瞥见婉瑛跨进医馆,全身上下裹得像一团球,让刚整理完病历的区大夫不禁喷笑出声。「还不习惯这么冷的天气吗?」
  他跟这位来自同一个世界的「同伴」,已经成了忘年之交。
  「至少今年还没办法。」婉瑛叹了口气,每年一次上合欢山赏雪是一种娱乐,可是天天看到雪就很头疼了。
  「再过两、三年就能完全适应了。」他戏谵地说。
  她也相信生命自会找到出路,总会有办法的。「对了!区大夫,我想买一些黄耆、枸杞、红枣回去跟鸡肉一起煮,让大杂院里的人都能补一补。」
  因为大家都穷,每天能吃到白米粥就算不错了,婉瑛心想她只有一个人,手头也较为宽裕,决定自己掏钱买些食材进补,算是回报大家的照顾。
  「好。」说着,区大夫便交代学徒去准备,当他又把头转过来,神情透着一抹慎重。「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提醒你。」

  「什么事?」她马上专注地凝听。
  区大夫捻着胡子,沉吟片刻。「因为咱们的状况并不相同,我也无法十分肯定,不过我们是因为超级月亮的关系才会来到这里,你得留心当它下一次出现,有可能会令你产生变化。」
  「区大夫的意思是……我有可能离开现在这副身体?」婉瑛满脸震惊,这是之前从未想过的问题。
  他摇了下头。「我不能担保没有这个可能性,可是只要你的意志够坚定,相信老天爷也会被你感动,让你留下来,就像我当年一样,这里是我的家,有妻有女,胜过世上任何地方。」
  有他这个活生生的例子,着实让婉瑛安心不少。「我会记住的。」
  这时,学徒将几包中药拿来,分量比她要的还来得多。
  婉瑛迟疑了,没有马上接过来。「区大夫,这……」
  「里头多了当归、党参和桂圆,你就拿回去,不必给我药钱了。」区大夫很豪爽地说。「同乡人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她的心顿时温暖了起来。「多谢区大夫。」
  「趁还没有下雪之前,快回去吧。」他说。
  于是,婉瑛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步出六安堂,不过对于刚才所谈论的事,还是有些耿耿于怀,心想有一种可能性是原本的身体还好端端的,才有办法回去,可是回去之后呢?父母都过世了,她依旧只有一个人。
  而另一种可能性是,原本的身体已经不在,她回去就等于死路一条,但她还有好多事要做,不想这么快就去领便当。
  婉瑛打从心底想要留在这个架空的朝代,有再多的不便,也都能一一去克服,因为这个地方有许多关心她的人,还有她喜欢的人。
  到了傍晚左右,婉瑛炖了一锅补汤,吆喝着大杂院里的十几户人家一块儿前来享用,每个人都分到一大碗,不禁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婉儿真是有心……」
  「喝了这汤,全身都暖了……」
  「娘,有鸡肉可以吃……」
  「这可要谢谢你的婉儿姐姐……」
  看大家这么开心,婉瑛心里也高兴,能够帮助别人是这世上最快乐的事。
  她更相信在这里,一定能找到自己可以做的事。
  昨天夜里,雪又开始下了,到了白天,都没有停过。
  婉瑛不停地往手心呵着热气,身子再不动一动,真的要冻僵了,于是在房里做起热身运动。
  「婉儿!」冷不防的,外头传来陶大娘的叫声,打断了她正在做伏地挺身的动作。「婉儿,快点出来!」
  她以为谁家出了事,套上短袄就奔出房门。
  就见陶大娘急切地招手。「婉儿,快点!看是谁来了!」
  「是谁来了?」婉瑛一时也没想太多,跟着陶大娘走向天井。
  待她来到天井,一眼就看见那道矗立在大雪纷飞中的高大身影,不需要走近,便认出对方是谁,眼眶逐渐发热,鼻头也跟着泛酸。
  他……终于来了!
  将近四个月的时间,终于又见到人了。
  而秦凤戈也痴痴地凝望着她,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能用眼神传递满腔的思念和情意。
  这一回是婉瑛主动走向他。
  秦凤戈就定在原地,不敢移动,唯恐会做出唐突佳人的举动来。
  「……将军!」直到在秦凤戈面前站定,她小口一张一合,试了好几次,总算发出声音。
  他深吸了口气,嗓音略显粗哑。「婉儿姑娘,别来无恙?」
  「一切都好,将军呢?」
  「这趟奉旨出京,直到昨日才回来,一路上还算平顺。」秦凤戈说明这段日子的去向。
  婉瑛曾有的不安和迷惑,顿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来他是出了远门,不是故意避不见面,都是她自己在患得患失、胡思乱想。
  「路上辛苦了。」她微哽咽地说。
  「多谢关心……」秦凤戈横放在身后的双手紧了紧。「不过最辛苦的莫过于思念砚哥儿,思念家中的亲人,还有思念……婉儿姑娘。」
  这位将军大人明明不是个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又让人甜到心窝里去了。
  对于他的心意,她还能视而不见吗?
  她办不到。
  「我也同样思念将军。」她得对自己诚实。
  秦凤戈虎目微瞠,根本没有料到会听到这个回答。
  「婉儿姑娘可知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思念一个男人表示对他有情,也等于亲口承认喜欢自己,这是他一直想听到的话。
  「当然知道。」婉瑛昂起头说。
  他缓缓地举起右手,拂去飘落在婉瑛发髻上的片片雪花,然后是因为脸红而微微发烫的面颊,恍若是在作梦般。
  「你真的确定了?」他再问一次。
  婉瑛一瞬也不瞬地瞅着他。「如果将军没有改变心意,自然是确定了。」
  「我盼了这么久,又岂会改变心意?若要续弦,除了你,不会有别人。」秦凤戈开始相信这不是作梦,而是真实的。
  她微微一哂。「除了将军,我也从没想过嫁给别人。」
  「婉儿!」秦凤戈情难自禁地张开双臂,密密实实地搂住喜爱许久的女子,总算是得到首肯,也得到了她的心。
  「你可知我等得好苦,这一回总算是答应了……」他说的每一个字,里头都蕴含着感情,让婉瑛听得心都痛了。
  这世上有些事该做、有些事不该做,真的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只能放弃,可是终究还是有缘,盼到了这一天。
  「不是我残忍,而是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婉瑛不想一辈子抬不起头,也不想让人看不起。
  秦凤戈收拢臂弯,感觉她就在自己怀中。
  「我懂、我全都懂……你若不是这般刚烈,我又岂会对你动心,不愿勉强你跟了我……」他粗哑地倾诉着心情。
  她眨去眼中的泪水,笑出声来。「将军若真用权势强迫了我,我可是一辈子都不会把心交给你的。」
  「我就是喜欢你这不肯屈服的性子,」秦凤戈打从心底欣赏地说。「如今我还在服丧,尚不能娶你进门,也不能经常来见你,你可愿意等我?」
  婉瑛用力点头,为正室服丧本来就是应该做的事,自然应允,就算见不到面,彼此的心意也能相通。
  「我愿意。」她大声地说。
  「那么其余的事就交给我来办。」长辈那一关才是最难过的,得细细地斟酌。
  有这句话就够了。
  无论将来要面对多少困难,就先搁在一边,这一刻,是属于他们两人的,没有人或事可以打扰。
  天气再冷,他们的心却是热的。
  站在不远处观看的陶大娘,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也只能祈求老天爷可怜婉儿这丫头,让她和秦将军能顺利缔结良缘。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良人 上:续弦也可以》作者:梅贝儿;
  02、《良人 下:嫁夫当随夫》作者:梅贝儿;
  03、《良人 终:一品诰命妻》作者:梅贝儿。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