赊爱小女人 尾声
  【尾声】
  亦骅开始用很多浪漫招式追求亮亮,他不是浪漫的人,有许多方法是从网路上抄来的,但就算不是原创,她依然被他的努力感动了。
  上上个星期,他带她和慈慈出游,动作像个丈夫、行为像个父亲,他宽宽的肩膀靠起来,也像个顶天立地的一家之主。
  那天,他背着睡着的慈慈,一只手牵着她,一家三口人慢慢地走着。他一点一滴告诉了她自己这些年的生活。
  他是个事业成功的男人,除了担任景丽的总经理外,也有了自己的软体公司,那是他从中学时期就有的梦想。
  受他诱导,亮亮也说了自己这些年的生活,她当单亲母亲的辛苦、新手妈妈的挫折,害怕孤独的她,如何学会不畏孤独。
  她想念家人,却认为没有自己他们才能过得幸福;她有严重的罪恶感,认为自己剥夺他们和母亲相处的快乐,自该还给他们一份宁静……
  她说到这里时,他突地低头吻了她,并且郑重地告诉她,她是错的。所有人都爱她,更从来没有人怪过她。
  上个星期下大雨后,他爬梯子上屋顶清除干叶子,不让它们堵住排水孔,她在下面扶着梯子,等了好久,只等到他催促她爬上来的声音。
  她小心翼翼地爬上去了,然后看见他用树上的橙色果实排出一个大大的爱心,爱心里面写着“沐亮云”。
  一个曾排斥爱情的男人,口口声声说爱了,她怎还硬得起心肠?

  三天前,在她去出版社谈合约时,他和慈慈合力,布置了一个三个人的温馨庆功宴,他做了饭,口味和当年一样好。
  那个晚上,慈慈被送到葛莉丝家过夜,他开着车载她在无人的公路上飞驰,车上音响里面,一首首情歌唱暖了她的心。
  他说:“我们不需要回到从前,我们只需要勇往直前。”
  那条路又宽又直,柔和的月光在地上晕出微光。
  她说:“我并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是不是我想要的地方。”
  然后他把车子停在马路中央说:“你可以决定停在这里,或者鼓起勇气到路的尽头,一窥究竟。”
  他没有催促她,任她静静思索,她想了很久,才坚定地告诉他,“开车吧。”
  那条路不负期望尽头是一片湛蓝的大海,初升的朝阳染红整个海面。
  一到了海边,她便忘情地冲下车,兴奋地奔入大海。冷冷的海水包裹着她的小腿,她却笑得像个无忧少女。
  他告诉她,“幸好你决定往前走,不然我们会错过这片美景。”
  “所以……我该不该让自己继续错过?”
  这话她不是对他说的,只是喃喃自语,但他仍听见了,得意的笑和美丽的朝阳一起留在他脸上。
  而现在,他用蜡烛在院子里圈出了一个圆和两条平行线,拉着她的手,让她停在圆圈外面,自己则跑到平行线那端。
  他说:“爱情是辛苦而漫长的路,走一遭就得耗尽全部的力气,如果你决定要我的爱情,请你跨一步,走到圆圈里。剩下的辛苦漫长,我来负责走完。”
  亮亮凝视着亦骅,昏黄的烛光在他脸上跳跃,她想那条黑暗的公路、那片蓝得让人尖叫的大海……她知道,鼓起勇气才是王道,于是深吸口气,走入他圈起的圆圈里,等待。
  他笑得很夸张,跨出脚步就要往平行线中间走去,这时,不识相的手机响起。
  他厌恶地瞄了自己口袋一眼,摆明不想接。
  “接吧,说不定有重要的事情。”她笑着说。
  他吐了口气,脸色难看地把电话接起,一语不发,只是静听。
  那通电话讲了好久,讲到他脸色变得不耐烦,终于没等对方讲完,就直接把电话挂掉。然而才走没两步,电话便又响起。
  她示意他接,他一样没好气地接起,这次他的耐心只撑了三十秒,就用力挂掉电话,大步走到她面前。
  他把收在口袋里的戒指拿出来,迅速套入她指问。
  “是谁打来的电话?“亮亮很不浪漫地杀出这一句。不能怪她担心,他到这里时间太久了,两间公司都少不了他。
  亦骅无奈地道:“前一通是果果,后一通是大哥。”
  “很重要的事吗?为什么轮流打电话来?”
  “果果说她怀孕了,如果我不希望侄子出生在单亲家庭,就快点把你带回去。如果你誓死不从,就直接把你打昏带回台湾。P.S.:如果超过五个月,穿着新娘礼服会被人家发现她大肚子,为了面子问题,她就打死不嫁。”
  她笑了出来。这个果果啊……和当年那个拼命说“对不起”的小女人,果然有很大的不同了。“那大哥怎么说?”
  “大哥说不急,说你要回台湾面对我们需要很大的勇气,不要逼你,慢慢来。他要我小心翼翼呵护你,就像小时候那样,如果实在不行,他会和果果先去登记结婚。然后果果在旁边尖叫说想都别想,女人有女人的坚持,她就是要和你杠上。如果她孩子没有爸爸,亮亮要负全部责任……我没耐心听她讲完,就挂掉电话了。”
  亮亮眼眶微湿。大哥还是和当年一样,处处替她着想,而果果……明知道她怕当坏人,却还要如此编派她,真是的,她本来还以为自己可以当个欺压大嫂的恶质小姑呢。
  “亮亮,你不必理会果果,大哥有本事搞定她的。”亦骅牵起她的手说:“进屋去吧,讨论我们的美西行,如果行程排定,就要先订机票了,慈慈的幼稚园也要先请假——”
  “二哥。”她阻下他的话。
  “怎样?”
  “帮慈慈办休学吧。”
  “为什么?你打算玩几个月吗?可我记得你的工作——”
  “买三张机票吧,我们回台湾。”
  所以,意思是……
  亦骅猛地会意过来,兴奋地抱起她转圈圈。
  在某些部落里,有一种舞,舞者透过不停地飞快转圈,可以看见神。
  而此刻抱着女人转圈的男人,也在旋转的微晕中看见了自己的幸福。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