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新欢 尾声
  【尾声】
  钮若琳站在新买的一台面包机前站了超过半个钟头,一脸认真地看着附赠的食谱,欲将书上列出的材料一一倒入面包机内,想如法炮制,为心爱的人做爱的面包,可她不确定面包容器和搅拌用的叶片是否有装置好,再三检视确定它们没有晃动,她才剪开方才买的高筋面粉,准备秤重量。
  “若琳,你在干嘛?”
  一道开门声后,甫下班的龙俊麟,进屋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找到心爱的女人将她抱在怀中猛亲,以解分离一天的相思,孰料,双臂才圈住纤细柳腰,一包面粉便冷不防地撒向他的脸。
  钮若琳惊呼出声,他本能地松开手往后退,边拨着脸上的白粉边问:“这什么?”
  “是面粉。”放下手中的高筋面粉,她连忙取来面纸帮他擦拭,见他成了“小白脸”,忍不住噗哧一笑。
  “你还笑。”斜瞪她一眼,他一个箭步又上前抱住她,用沾满面粉的脸拚命蹭着她的脸颊,让两人一起变成小白脸,闹了好一会,惹得她投降求饶。
  “俊麟,好了,好了。”她笑岔气,低头轻咳,这才发现衣服全都沾上面粉,“我的衣服都脏了。”她一下班,急着想试用面包机,上班的套装都还没换下。
  “我的也脏了,那我们……一起去换。”挑眉一笑,圈着她的细腰,他用鼻尖蹭着她的,暧昧情欲在眼里打转。
  睐他一眼,她轻拍一下他的胸膛,羞道:“不行,我大哥和大嫂说晚点要过来看看。”她再度从家里搬出来和他同居已一个月,之前大嫂在坐月子不方便过来,好不容易大哥今天有空,可以陪她过来走走。
  “大嫂说因为她坐月子害我们婚事延期,她很过意不去。”

  “你没跟她说不是因为这样?”他抽出面纸帮她擦拭脸上的面粉。
  她对他的误会在迷糊小妹说出真相后已解开,求婚戏码在当晚也顺利上演并圆满成功,照理来说,婚事早该办了,迟至今日未办,她大嫂坐月子只是其中一个小小因素,是他希望给她一个不匆促,且更圆满的婚礼。
  最近两人每天下班就是在讨论婚事,一点都不怕没话题聊。
  “我说了。”她帮他拨掉眼旁的面粉,促狭道:“我说因为你还不想娶我,我也还不想嫁你,所以……”她的腰冷不防的被偷捏了一下。
  “原来是因为你还不想嫁我。”他佯装生气,她笑推着他。
  “快点进去洗把脸,把衣服换下,要不大哥他们来看到我们俩这模样,还以为我们打架了。”
  他听话的进去换衣服,她用吸尘器清除地上的脏污,不一会他出来接手催她去换衣服,眼角瞥见桌上的新机器,忍不住好奇的问着已走向房门的她,“若琳,这是什么?”
  “噢,是我买的面包机,我不是说要做早餐给你吃吗,总不能每天都煮粥。我正想试看看,你就回来了,然后就发生小白脸事件。”说完,她轻吐舌头,笑着进房去换衣服。
  盯着她曼妙的身影,龙俊麟黑眸氤氲着蠢动的情欲。方才她那回眸吐舌的小动作,硬生生地将他好不容易压抑住的欲火又给勾起。
  忍着想破门而入的冲动,他在面包机前伫足一会,拿起说明书看了下,随手秤了面粉,再将其他材料一一倒入,最后将一小匙的酵母粉倒入酵母容器内,把面包机的盖子盖上,选了“快速”做土司的功能,按下“开始”键,任其运转,之后,不忘打一通极其重要的电话,接着,火速冲进房内。
  洗完脸换好衣服后,见窗边的几盆芒果树苗盆土已干,钮若琳顺手拿起小水瓶为它们浇水。
  龙伯父、伯母,呃,不,是她的准公婆误以为她很喜欢芒果树苗,为了成功“孕育”芒果树苗,两老吃了好多芒果,然后将芒果籽丢在金桔盆中,每天为其浇水,待发芽便移至小盆中,收集一定数量后,前几天用宅配寄来二十棵芒果树苗。
  两老的心意让前面的阳台摆不下,房间的窗口平台便成了临时小果园。
  “又在浇水了。”龙俊麟从她身后抱住她,这回他学聪明了,眼明手快握住她手中的小水瓶,不让水洒向他,重蹈方才小白脸的惨事。
  “俊麟,你怎么进来了?”惊呼了声,搁下小水瓶,感受到身后的男人浑身充满暧昧的热烫,她娇羞地试图挣脱,“我不是告诉你大哥大嫂……”
  “他们今天不会来了。”他埋首在她的颈窝,热情地亲吻了下。
  “为什么?”她缩了下肩。
  “因为Olive要去找小智玩。”他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上上礼拜,他把Hank的女儿Olive介绍给小智,小智一见Olive惊为天人,立即把自个儿的姑姑拱手让给他,缠着Olive当他的女朋友。
  小智见到Olive会控制不住暴冲,他爸妈若不在,没人能拦得住他,所以他便让Hank夫妻带着女儿上钮家去坐坐,这样一来,今晚肯定没人会来打扰他们。
  钮若琳用手肘往后轻撞,“你真是的。大哥他们就算今天不来,明天也会来……”
  “那我就让Hank每天带他女儿去找小智,反正他很乐意和你大哥结为亲家。”他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她拿他没辙地轻笑,拎起小水瓶继续浇水。
  “还浇?”他细细的亲吻她的颈项,轻按住她拿水瓶的手,试图温柔劝降,让她将注意力摆在他身上。
  她娇羞之余,不忘“好心”提醒他,“我说过这些芒果树苗象征我们的爱情,如果其中哪一棵枯了,肯定是你不够爱我。”
  他一愣,女人还真是奇怪,他就在她身边这么热情的“爱”她,她不理,反而要靠这些芒果树苗来证明他爱不爱她……好吧,反正他有自信,自己对她的爱满到连芒果树苗都会感动,一暝大一寸,他没在怕的。
  见她放下水瓶,冲着他甜美一笑,笑得令他心发麻,他佯装若无其事,随手拿起水瓶浇水,还是浇一下好了,免得真枯了。
  “植物嘛,跟人一样,都是需要水。”浇完水,自圆其说一番,他不忘调侃她,“之前你以为心瑜是我女友,当时你办公室的那株芒果树苗有枯吗?”
  她发窘,轻摇头。
  “既然没有枯,那你干嘛怀疑我?”他凉凉一笑。
  她抡起粉拳轻捶他,嗔道:“不是说好不提了吗?”是她前阵子太忙,连他想跟她提心瑜的事的时间都没有,才会搞出这场乌龙。
  为了表示他的贴心,他特地把旧的那件居家服送给心瑜,另外为她买了新的居家服,就是她现在身上穿的这件,淡粉色的棉质连身裙。
  他说她是看到心瑜穿她的衣服,才会误以为他另交女友,那索性把那件衣服送人,眼不见为净,令她啼笑皆非,她才没那么小心眼,不过他如此用心还是让她很感动。
  “好,不提。”他突地神色肃穆道:“不过,我还真有一个旧爱和新欢。”
  她怔愣了下,见他一本正经,心悄悄悬起,但旋即想,他肯定又在逗她,偏不中他的计,她故意置若罔闻,“对了,我还要试做面包。”
  他强劲有力的手臂一伸,将她勾回怀中,“我搞定它了,两个钟头后,我们就有土司吃了。”
  他暧昧地挑眉一笑,至于这两个钟头嘛,他们可以做其他事。
  她讶异地问:“你确定?”她不过是进来洗把脸、换衣服,才这么一点点时间,他怎么可能就看完面包机的使用说明,并且让它开始运作?她研究了半个钟头都还不确定如何使用耶。
  “我非常确定。”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就一台机器嘛,几个按键就搞定了,有什么难的。
  她一脸崇拜地看着他,电器类她一个人真的搞不定,还好有他。
  “干嘛不问我谁是我的旧爱和新欢?”继续方才的话题之余,他的手不安分地自她腰际滑下,再缓缓地探入棉质连身裙内,徐徐往上攀升。
  “你的旧爱是我,我的新欢是你。”她慧黠一笑。
  “钮秘书果然聪明多了。”
  “意思是,钮若琳很笨吗?”她佯装生气。
  “也还好啦。”他不置可否地笑。
  她生气地捶他想挣脱他的怀抱,但他紧搂着她不放,用深情热吻融化她,探进裙内的双手托着蜜桃般的小翘臀,用力压向自己,让她感受到他男性坚硬的渴望……
  淡粉色棉质连身裙不知何时随着缠绵的深吻被他褪去,龙俊麟望着躺在床上的美人,曼妙的娇躯横陈,水眸带着迷离羞怯,火速褪去自己甫换上不久的衣物,迫不及待地扑上床,暴冲程度不亚于他的前任小情敌。
  床上缠绵温存的戏码热情如火的展开,窗口边的小平台上,一株株像征两人爱情的芒果树苗,悄悄地往上伸展一寸又一寸……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大男人的小老婆之一《钻石级秘书》;
  02、大男人的小老婆之二《第一代新欢》;
  03、大男人的小老婆之三《八分甜小秘》。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