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丞相大人 终章
  令狐问君咬了一口那酥脆的点心,也觉得唇齿之间都是玫瑰浓郁的香味,不禁感叹黑羽的御厨竟然也有一手如此奢华高超的厨艺。
  她听着黑羽素兰的话,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故作漫不经心地问。「贵客?王后娘娘能招待什么贵客,舍得用这样矜贵的点心?」
  「我也不知道啊,王后娘娘对那贵客很是看重,又很保密。原本我经常到宫里去和王后聊天的,今天竟然让我一等就等了一个多时辰,那贵客走的时候我正好和她擦肩而过,看了一眼,就是个年纪和咱们差不多的女孩子嘛。」
  「只是黑羽王室的贵族中,我从来没有见过此人……看她前呼后拥的,应该来头不小,而且我还听到有人叫她「公主殿下」,这就更奇怪了,黑羽的公主就那么几位,我都认得啊,谁知道这女孩子又是谁?刚才我本来想问哥哥的,但是因为遇到子晨姊就岔开了。一会儿我再问问他,他应该知道对方是谁。”
  令狐问君手中的点心差点跌落到地上,心头怦怦怦的一个劲儿的狂跳。
  如此天大的秘密,竟会这样轻易地落在她的眼前!
  公主……被黑羽王后奉为上宾的女子……不是黑羽本国中人……如此神秘……还能是谁?!
  一个名字呼之欲出,但她却不敢说出来。
  心中又是惊诧,又是狂喜。还好,这秘密她知道得不算太晚,或许可以避免一场天大的祸事。
  但是这件事她该怎样告知圣朝,告诉圣怀璧?
  令狐问君望向窗外,现在正是夕阳染血,晚霞满天的时候。,天己经过去,不知她还得困在这里多久,她必须想办法出去,不是为了逃跑,而是为了将这个惊人的消息传递出去。

  她该怎么做?
  黑羽都城中最大的骤站最多可以容纳近千人,但这里属于官方,一般只有其他三国公务往来的臣子们才会住在这里。
  近来因为黑羽和圣朝,玉阳连连开战,释站中的各国使节和官员都纷纷撤退回国,偌大的释站立刻变得空荡冷清,但是今天却有一队人马,悄无声息地进驻到骤站之内。
  在释站门口路过的百姓都不禁侧目去看这突然住进释站的队伍,有人悄悄议论道。「这该不会是圣朝派来的使节吧?」
  另一人立刻否定了他的想法,「不可能,咱们和圣朝那一仗,双方都损失惨重,己经彻底翻脸,圣朝才不会派使节来呢。」
  「那会是从哪儿来的人呢?哟,那个下马车的小姐看起来好漂亮啊。」路人惊讶地看着一道美好的倩影婿媚婷婷地扶着裨女的手走进蜂站之内,释巫竟亲自恭迎在门口,那必恭必敬的样子,仿佛来者是极了不起的人物。
  但路人们就算是伸长了脖子,也再看不见那位小姐的模样了。
  此时,在释站对面的客栈楼上,有一间房窗户大开,刚才那位在刀铺花了高价买刀的客人正倚着窗子遥望着这一切,嘴角还挂着一抹淡淡的冷笑,他低声轻喃,「这还真是好戏连台呢,四国的人马都要凑齐了……」
  释站之内,当驿丞退下之后,一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恭敬地站在那千金小姐模样的人身边,低声说道。「公主殿下,今日入宫一行,黑羽王有什么表示吗?」
  被唤作公主的女子轻拢柳烟细眉,微微摇头,「黑羽王是个很谨慎狡猾的人,和我绕了半天圈子,却什么都役有说,只怕……我这一趟是徒劳无功了。」
  「黑羽王既然肯见公主,就说明此事还有转园的余地,公主殿下不必这么快就灰心丧气。那黑羽王不是还让公主和王后见了一面吗?倘若他真的对公主结盟的提议不感兴趣,也不会让王后与公主认识的,这明摆着是为了让王后与公主成为朋友,好为日后他的布局做打算。」
  「真的吗?」公主秀眉一挑,先是一喜,再是一忧。「可是听说黑羽日前又在玉阳吃了亏,他们连遭败绩,正是心浮气躁之际,也许我此时特意赶来谈结盟,并非最好的时机,而且,还有可能因此得罪了圣朝和玉阳…”
  「圣朝和玉阳的人不会知道公主到黑羽来的事情,但是黑羽既然己经连吃两亏,下一个目标说不定就是我们金城了。公主早做谋划,为金城未来以身犯险,这是大智慧大勇气,微臣十分敬服,也恳请公主殿下坚定信心,不要轻言放弃。」
  公主悠然一叹,「是啊,为了我们金城……」
  这位低调前来黑羽的公主,正是金城倩。
  金城国自从知道黑羽向圣朝开战后就着实坐不住了,四国之中,金城的兵力最弱,却是最富有的一国,他们深知一旦四国陷入战火,自己就是各国眼中圣待吞并的巨大金库,所以在黑羽与其他两国作战时,金城倩与群臣商议后便大胆定下一计。暗中先与黑羽结盟,以求自保。甚至为了表示己方对此事的重视,公主亲自带领朝中几位重臣,微服出访,求见黑羽王。
  只是对此行可能遭遇的结果,她心中却没有一点把握。
  黑羽王心狠手辣,野心十足,金城就算现在求得一纸盟书,又能偏安多久?若黑羽有朝一日真的灭了圣朝和玉阳,难道就不会毁约,再灭了更不堪一击的金城吗?
  金城倩那美丽的唇瓣己咬出了一排齿痕,她下定决心般说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从黑羽带走这纸盟约,起码可以拖延金城遭逢战火的时间,待盟约签定之后,我会再想办法和另外两国去谈……」
  突然间,从屋外走进来一名侍卫票报,「公主殿下,外面来了一个人,说要求见公主。」
  她问。「是谁?黑羽王的使者吗?」
  「不像,这人穿得破破烂烂的。」
  金城倩皱眉道。「那是哪里来的叫化子,这样的人我都要见吗?」
  侍卫的神情却极是古怪,他再走近一步,压低声音说。「那人指名道姓,说要见金城的公主,属下怕此人来历不凡,所以不敢不回。」
  她一惊,看向身边那位男子,「苏大人,我到黑羽之事不是己经瞒住各国耳目了?连黑羽王都保证说,暂时不会将我来这里的事情告诉朝臣,这个人怎么会知道?」
  苏怡也皱紧了眉心道。「只怕来者不善,公主还是先别出面,我去探探对方的底细再说。」
  金城倩犹豫着,最后却摇头说。「不,我的来历既然己被对方识破,对方又指名要见我,只怕除了我,别人去了,他都不会说真话。反正这蜂站之内也有守卫,你去布置一下,倘若这人是个危险人物,你听我号令,必要时将此人……」
  她抬手做了一个斩的动作,那娇俏秀美的脸上顿时进发杀意。在国家大事面前,她可以做到冷酷无情,尤其是现在这关键时刻,绝不能因为一人而影响她的全盘大计。
  苏怡心中了然,点点头,匆匆出门去布置人马。
  金城倩扬起头说。「叫那人来见本宫。」
  须臾之后,侍卫领着一名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奇怪男子走进来。
  她疑惑地看着这名男子,冷冷地问。「你是何人?」
  那人似是笑了,抬起手将斗笠一边摘下,一边轻声说道。「公主殿下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将在下忘了吗?可曾记得,当日辞别金城之时,公主还曾要挽留在下于左右呢。」
  斗笠拿下,露出一张令人惊艳的脸孔,那俊美卓绝的五官和眼角眉梢飞扬的笑意,任何人只要见过一面就绝不会忘记。
  但金城倩陡然见到此人,顿时惊得目瞪口呆,手指轻颤着指向那人,曝懦了半天才问出口,「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人微微一笑,「四海之事,便当由四国之人处置。我在此地的目的与公主殿下虽然未必同因,但说不定会是同果。」
  金城倩定定地看着他,问道。「你是圣朝的刺客还是奸细?」
  他摇摇头,「我是为公主出谋划策的谋士。公主殿下,你这一招背着圣朝和玉阳朕合黑羽的计策虽好,只可惜即将大祸临头还不自知,我来就是要救公主及金城百姓一命的,请公主深思慎行。」
  金城倩冷笑道。「就凭你?你以为你是苏秦、张仪再世?就算你口吐莲花,能说动风云变色,又有什么本事以为你可以力挽狂澜,又凭什么要我听信你这圣朝男宠的花言巧语?」
  那人笑吟吟地掏出一块玉压,问道。「公主可认得此物?」
  她凝眉看了一眼后顿时大惊,「你怎么会有这件重要的信物、」她又惊又疑的瞪着他上下打量,「你……到底是谁?”
  在拿出玉压之后,那张悠然自得的俊容上笑意深现,接着一个名字从他优美的唇角流出「在下圣怀璧,问候公主千岁金安。」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奸皇女相之一《扑倒丞相大人》;
  02、奸皇女相之二《喂食妖孽殿下》;
  03、奸皇女相之三《圣朝第一后》。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