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傲大师落我家 第二十一章
  棠羽菓拿着汤匙,默默吃着眼前的抹茶布了甜点,听着身边杂志社员工正讨论着勾雷尚与于可卿站在一起很搭、看起来很配!
  「根本就是一对金童玉女。」
  「因为勾大师的拍照技巧,她才红起来,她心里一定很感谢勾大师,再加上大师这么帅又有男人味,就算因此爱上他也是很正常的事。」
  「像大师这样的男人,配上这样令人炫目的女人刚刚好,两人同样都很耀眼啊。」
  棠羽菓手中的汤匙戳着已经烂烂的布丁,心里狂冒酸泡泡,一点食欲都没有。
  「看来勾大师的女人缘很好啊。」棠父突然冒出这句话,让棠羽菓的心悄悄缩紧一下。
  「这是当然的,勾大师这么有才华,工作环境又充满漂亮的女人,勾大师一定常常谈恋爱来获取自己源源不绝的灵感。」陈世明妄下断语,眼神忍不住飘向亮眼的于可卿。
  才不是这样!棠羽菓在心里反驳。
  勾雷尚才不是那种需要靠谈恋爱来抓住灵感的男人,那个工作起来六亲不认的男人,灵感来源是思考,不是思春。
  「说到谈恋爱,世明,你现在有没有正在交往的对象?」棠父话题一转,突然问道。
  听见爸爸的问话,棠羽菓心里马上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最近工作比较投入。」陈世明微笑着回应。
  「好,好!」棠父开心地拍了一下大腿。「世明啊,你有空可以约我家羽菓一起出去吃个饭,年轻人要多连络连络感情。」
  「是,伯父。」陈世明飞快应允。
  天啊,爸是不是喝太多了,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提这种事?万一被控制狂勾雷尚听到,后果她连想都不敢想啊!
  虽然他现在正与亮眼的于可卿谈话,说不定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们这边……棠羽菓叹口气,放下汤匙,把手放回大腿上,在椅子上动了动,正想转移话题时,突然,她最不希望听到的声音陡然响起。
  「这恐怕不太妥当。」
  天啊——
  棠羽菓飞快转头看,向声音来源,正巧被勾雷尚明显透露出恼意的视线,紧紧抓住不放!
  她一直看着他,直到他在自己身边的位置坐下。
  勾雷尚坐下再深深看她一眼后,便专心面对棠父。
  顿时,棠羽菓仿佛看见自己的心被人一脚踢落万丈深谷里,毁了,他生气了!
  「勾大师,您这么快就谈完了?」陈世明又朝于可卿的位置看一眼,阿志也还在那里。
  「她只是向我道谢上次把她的优势拍出来,其他只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我让阿志代为处理。」勾雷尚难得向人解释这么多。
  棠羽菓看着他表情慎重的脸庞,身子轻轻一颤,敏感嗅出他异常举动背后一定有其他打算,她紧张的用力咽了咽唾沫。
  尽管他的出现带来紧张,但他的解释跟怒气,反而将她体内原本狂冒不止的酸涩泡泡一扫而空!
  「勾大师,你刚刚说什么不太妥当?」棠父半醉脸上的眉毛皱得死紧。
  勾雷尚深深看棠羽某一眼后,用缓慢而坚定的语气当众宣布——
  「伯父,羽菓跟我正在交往。」
  「什么?」棠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低呼。
  在场大部分的人反应跟棠父一样,表情都仿佛在问:高高在上的勾大师居然会跟棠羽菓交往?他的审美观念是不是哪里出了差——不对,勾大师的美感完全没办法质疑,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勾大师啊,你每天跟那么多漂亮的女人在一起工作,我女儿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你?」半醉的棠父实在好敢问啊。
  众人聚精会神地听着,只有棠羽菓、心不在焉地垂下视线,放在大腿上的双手捏紧白色洋装下释。
  原本以为把注意力都放到爸爸身上的勾雷尚,突然伸出一掌,轻轻握住她手掌,这动作把笃定与温暖一点、一滴传到她体内。
  棠羽菓抬眼,望着他坚定的侧脸,感觉两人仿佛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盟友,勾雷尚是她强而有力的伙伴,只是单单一个握手的动作,她心里就开始冒出点点甜蜜的泡泡。
  勾雷尚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扬嗓。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蛤?」棠父一听,立刻大嗓门地怒嚷起来。「年轻人,你说你喜欢我家女儿,却不知道自己喜欢她哪一点?」
  员工们冷汗直流,勾大师可是他们杂志社的摇钱树,老板大人这样得罪对方——妥当吗?
  「我刚刚说的是「羽菓跟我正在交往」。」勾雷尚从容应对,明明主动权在棠父手中,他依旧气定神闲,一副事情尽被他掌握的自信模样。
  「所以你不喜欢我家羽菓?」棠父听了,大掌往桌子重重一拍,怒喝。「跟我女儿交往却说不喜欢她,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不。」勾雷尚悠然应道。
  众人一片哗然——
  「爸,你别生气!」棠羽菓虽然不知道勾雷尚为什么这么说,但她一点都不紧张,只是信任地看着他的侧脸。
  「我爱她。」勾雷尚缓缓扬嗓。
  众人再次被狠狠震惊到!
  「可是你却说不出自己爱她哪一点?」棠父一听,怒气骤然消逝泰半,只剩下浓浓的不解。
  「是,我无法精准说出自己到底喜欢她哪一点,等我回过神时,只希望能多点机会接近她、想听见她的声音、想多了解她、不自觉会为她设想、不喜欢看见她受伤……」勾雷尚缓缓而道,说到最后依然不改强烈的控制欲,沉声申明。「这点,最好连一点可能性都不要有!」
  众人这次哑口无言,看向棠羽菓的视线里多了许多羡慕。
  对棠父来说,这是比能精确说出喜欢自己女儿哪一点更棒的回答,感觉不是点的累积,而是一种回过神时,已深陷其中的强烈感情。
  正因如此,爱情才会如此迷人。
  「你这浑小子说得可真好,原本我还有点不信,听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棠父自动把勾大师改口成浑小子,算是间接认定对方。
  「谢谢。」勾雷尚微笑。
  「你们预计何时结婚?」棠父追问。
  棠羽菓听了,险些当场昏倒。
  他们才交往多久,爸就问这种问题?她连忙跳出来打岔,「爸,我们还没时间讨论这么多。」
  「我们是还没讨论,但我希望越快越好。」勾雷尚自然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好,好!我等着抱孙子呐。」
  棠羽菓看着爸爸笑呵呵的模样,在心里轻轻吐了口气,想起爸刚才动怒的样子,她真怕爸爸的心脏病会突然发作。
  想到这个,她抬眼,不太高兴地瞪了眼勾雷尚。
  勾雷尚察觉她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以只有她才能听见的音量低声说:「现在你身边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交往的事。」
  公开关系,有利于阻挡不必要的人事物介入他们之间,例如:棠伯父刚才撮和的举动。
  棠羽菓看着他,大概可以猜出这个控制狂脑袋里在想些什么,正想开口念他两句时,阿志突然一脸兴奋的快步走回来。
  「大师,好消息。」
  勾雷尚反应不大,仅以挑眉当作询问。
  「什么好消息?」反倒是棠父急切的朗声问道。
  「大师参加世界当代前卫摄影比赛,刚才主办单位打电话给我,通知大师荣获世界首奖!」阿志一宣布,众人马上恭喜声不断。
  「勾大师,恭喜你。」
  「哇,那我们要不要搭着这股旋风,把摄影集卖到全世界?」
  「应该可以,这件事我们得好好企划。」
  勾雷尚一一回以微笑,但笑不语。
  他对销售量这种事情没兴趣,身为一个摄影师,最该关注的只有自己的作品。
  「大师,近期你可能要飞一趟比利时。」阿志在大师身旁位置坐下,关切地询问:「你会出席吧?」
  勾雷尚没有回答,转头看向女友。「陪我一起去?」
  棠羽菓想了一下,心里有些犹豫,她想留在台湾专心创作,可是当她视线一触即到他渴求的眸子,便投降了。
  「好。」
  听见她答应,勾雷尚顿时心花怒放,伸出双臂,将她揽入怀里紧紧抱着,完全不理会是否有人正在看。
  在他人生荣耀的时刻里,她不能缺席。
 
 
CopyRight © 2018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