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搞逆袭 第二十四章
  「当然不敢,荣幸之至,你天天在我耳边念着,我身心舒适。」在解决了生理需求后,他趁机在她面颊上偷啄一吻。
  何桃花脸红地瞪了他一眼。「不正经,有人找骂挨的吗?你要不要顺便看一下脑科,检查看看你的脑子有没有问题。」
  「医不了的,我中的是『桃花毒』,药石同效,要你才救得了,你可是我的解药。」他故意将半边身体的重量靠向她,温热气息落在她唇上。
  四唇相贴,吻得缠绵,流动的爱恋深深地笼罩两人。
  「就会说花言巧语,老是不守信用,才刚说完没有下一次,结果你马上又受伤了。」一想到他身上全是血的模样,她仍心有余悸,指尖微微发颤。
  穆幽华握住她双手,语气温柔的说道:「意外是无可避免的,只要你能安然无恶,我还是会失约。」
  「你背信。」她咬着下唇,目光低垂。
  其实她不看他是为了掩住眼底泪光,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已经不是一个「爱」字足以形容,是更深的情感,发自内心,她被深切的宠爱。
  他挑起她下颚,合笑的凝望。「爱你是我唯一的选择,我从不后悔与你相遇,在于影曼的岁月里,你是我心的领航员。」
  「我……我也爱你……」她终于说出口,一说完她发现说爱并不难,还有种海阔天空的豁然开朗感。
  「终于等到这句话了,你让我等得好辛苦。」他笑得深情,墨黑的深瞳里满满是她。

  「对不起,我太害怕受伤了,不够勇敢,我不敢相信有人会真心爱我。」亲人的遗弃是她心底的伤,它形成巨大的黑洞将她吞噬。
  他纵容地摇头,轻抚光滑粉肥。「最后一个前男友,好好地弥补我吧!用标的下半生。」
  「什么前男友嘛!你和美花姨串通,我桌上的前男友名单是你放的吧!她是你在台湾的眼线对不对。」何桃花不笨,前后一连贯就想通了。
  答对了,无奖励。他转移话题,「桃花,我饿了。」
  「啊!你想吃什么,我去买。」她将他扶坐床边,动作轻柔。
  「蛋包饭。」
  「蛋包饭?」她愣了愣,有些一怔愕。
  「我们第一次约会时,你做了蛋全焦了的蛋包饭,番茄酱倒得太多,好酸,可是我们还是很高兴地一人一口吃光,边吃边说番茄酱一定坏了,太酸了。」他们都知道是她手艺差,却怪罪最无辜的番茄酱。
  想起那段瑰丽的青春,她眼神柔了,忍不住微笑。「你吃最多,把饭粒吃得干干净净。」
  「我是怕你拉肚子才赶紧吃光光,你的蛋呀!煎得都有苦味了。」苦在嘴里,甜在心里,即使他当晚腹痛如纹,吞了好几颗正露丸。
  她扑味一笑,顽皮又羞搬在他脸上印了一吻。
  「我去买蛋包饭了,你休息」
  何桃花才刚要跨出一步,身后一只大掌拉住她,捧看她脸颊热切吻看,久久才放开。「我已经订了,待会有人会送来。」
  像是收到暗号似的,一个穿着侍者服装的男子推门而入,他站得笔直,右于托着圆盖盖住的银盘。
  「这……有点太隆重了吧!你是住院还是在五星级饭店,排场这么大。」她笑得很大声,不觉有异。
  侍者掀盖,一盘冒看香气,颤色金黄的蛋包饭完整地放在托盘上。
  「亲爱的桃花小姐,女士优先,请先尝上一口。」待蛋包饭被放到桌上,穆幽华做了个请的手势,邀请她用餐。
  「古里古怪的,你真的该到脑科挂号。」何桃花喷笑,从善如流地舀了一匙放入口中,蛋的滑喇和饭粒的甜香融合,她感觉到一股甜蜜的味道。
  他但笑不语,手跟看一动。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分食,无声却洋溢着幸福滋味,泛着光彩的脸上满是止不住的笑意。
  蓦地,何桃花微讶地停下进食的动作,用汤匙拨开米饭,她汤匙挖下去时感觉有硬硬的东西在里面。
  「咦!这是什么……」
  穆幽华笑着以纸巾擦擦闪着红光的宝石,托起她的左手。「何桃花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让我一生一世陪在你身边,和你看遍无数的春夏秋冬,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你……你这是……」她眼中盈泪,喷咽得说不出话来。
  「说,我愿意。」他微微紧张,手心出汗,但笑容真诚得令人无法拒绝。
  「我愿意……」她笑中合泪,哭得投入他怀抱。
  他激动不已地伸手抱紧她,轻巧地将完美雕珠、切割成蜻蜓形状的红宝石戒指套入纤白指头,完成了对自己、也是对她的承诺。
  套住爱情。
  「出来了,出来了,哇!新娘子好漂亮,你看她笑得多美呀!好像阳光下的精灵,美得教人也想结婚……」
  不知谁先喊了一声,众人手中的礼炮一拉,爆开的纸花洒了两人一身,欢乐的笑声也随之响起。
  穆幽华和何桃花的幸福感染了身边的每一个人,看得见的每一张脸都欢喜地笑着,为小夫妻的恩爱羡慕又动容,口说恭喜,频送祝福。
  席闻八十几桌,宴请糕饼店的员工和幸福里居民,美花姨特别借出里上的活动中心办筵席,她一人身兼媒人、女方家长总招待和主婚人,把婚宴办得热热闹闹的。
  不过新人的家属一个也没到场,他们通知了,但不坚持他们一定要出席,喜帖上还多印了一行小字,只限家人,外人回避。
  言下暗示若非出自真心乐见喜事,家人如外人,谢绝虚备,这一行话把某些人气炸了。
  「还喜欢吗?老婆。」穆幽华牵着妻子的手,缓缓走在红毯上。
  「你……你怎么办到的?我……我的妆会花掉……」她又想哭了,太多的幸福多到她快装不下。
  「有心就做得到,这是属于我们的幸福季节。」他低头吻去她眼角泪滴,笑拥迟来的美梦。
  室内挂满红色彩带,鲜活生动,以长条造型气球编成的红蜻蜂高挂在买枕板,彩带一飘动,蜻蜂也跟着动起来,好像乘着风欲飞高飞低。
  活动中心的广场飞着一只只风筝,也是连成串的红尾蜻蜓模样,交错着在蓝天下争艳。
  跑着,闹着,笑着的小朋友人人手,中一只竹蜻蜓,他们搓着双掌让竹片飞高,一次又一次,玩不腻地比着谁飞得远,谁飞得高。
  虽然没有血脉相连的家人在场,可眼前笑声轻扬的这群人就是她的亲人,她并不孤单,有这么多的人陪着她,她还能不快乐吗?
  何桃花流下喜悦的泪水,感动于大家对她的爱护,尤其她已拥有了对她不离不弃、她最爱的男人,这一生再无遗憾了,他是她永远的靠山。
  「太过分了,本来想赚你们的红包,没想到得先赔上大红包,真是失算……」
  在大喜之日送上喜帖,连同红包一并送到新人手中,还顶着前男友身分入座女方席位,还带新女友来吃个够本,张志辉这人也够逗了。
  「真刺眼的前男友,好想把他折成四方形邮寄外太空。」穆幽华半开玩笑的打趣。
  「你也是前男友,想寄到什么地方?」何桃花好笑地看着假意吃醋的老公。
  「寄到标心中。」他低头一吻。
  她脸色红通通地娇噎看戳他胸口。「滥用广告词。」
  他轻笑,再度吻住她。「有一样不滥用,绝对让你满意的惊喜。」
  「惊喜?」
  这对新婚夫妻悄悄从自己的婚宴开溜,穆幽华故作神秘的蒙上妻子双眼,温柔地牵着她往前走,相依偎的身影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长长倒影。
  她信任他,全无怀疑,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
  「到了,你可以把眼睛睁开了。」他放开手,让她迎接他亲手送上的礼物。
  「什么嘛!神神秘秘的……咦!这不是我家吗?」等一下,好像有点不一样。
  「老婆,再看仔细点。」他笑着抱起她,入家门前的新娘抱,象征夫妻长长久久,永浴爱河。
  何桃花的双目蓦地瞳大,难以置信地惊呼,「你把陈伯伯家打通了,两家并成一家?」
  「还有屋顶。」穆幽华提醒。和桃花关系稳定后,他就联系陈伯伯,向他买下房子。
  抬头一望,她顿地一怔,随即笑开了,开心得想向全世界大叫一我结婚了,我有最爱我的男人!
  屋顶上,一只木头组合成的巨型蜻蜓停在上面,躯干和翅膀采活动式关节,风一吹过,蜻蜓的身体会往前倾,双翅微微震动,仿佛下一秒钟要飞上青天。
  「欢迎回家,我的桃花。」
  两人相视一笑,幸福甜蜜的一吻。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