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威王爷的春天 尾声
  【尾声】
  谨遵圣旨,金鸿烈在最近的黄道吉日完婚。
  镇威王爷犬婚,合该盛大隆重,但顾及瑞儿仍在安胎调养当中,隆重的成亲仪式是有,却一点也不盛大,只因金鸿烈就怕会累坏新娘子。
  不过这可是金氏皇帝的赐婚,谁敢怠慢?休说皇亲贵族纷纷提前线赠厚礼,文武百官登门致意,就连平日与金鸿烈、云槐夏有所来往的富贾巨商送入王爷府的奇珍异品更是堆得老高。
  「天啊!这像是一座座小山。」云槐夏啧啧有声,端详着张灯结糕的大
  厅,以及四下堆满礼品,而丁总管忙着指挥人手搬运至库房存放的壮观光景。
  「丁总管很快就会整理收拾干净的。倒是你,好久不见,近日是在忙些什么?」身着喜气洋洋的大红蟒袍,金鸿烈俊逸的脸庞同样洋溢着洋洋喜气。
  这阵子只顾着和瑞儿谈情说爱,他还真的把这个朋友忘到天边,想来就有些内疚。
  「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照样做生意过日子,就只是……」云槐夏原本说得麻利爽快,后来却支支吾吾的。
  这下可就勾起金鸿烈的兴趣了,「就只是什么?」
  拜过堂且送入洞房的瑞儿坐在喜床上,正隔着大红色盖头,与翩皇女交谈。翩皇女是特地来跟瑞儿道贺兼道别的,为了说私房悄悄话,还特地先将喜娘与丫头们全都支使到一房外。

  「本宫明天一早便要起程回东鹰国了,所以在此先与妳道别。改日妳一定要来东鹰国玩,本宫做东,款待妳和妳的孩子,至于妳那个王爷相公……好吧!本宫也就勉勉强强一起款待好了。」
  瑞儿扑哧一笑,「皇女殿下上回好像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
  「有吗?哈哈本宫没长记性,忘了。」翩皇女笑道。
  「话说回来,皇女殿下,我该如何谢谢妳?」瑞儿顾不得自己仍头戴凤冠、身着霞艘,笨拙的下床跪地。「妳帮了我和阿烈王爷一个大忙,我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回报。」
  「快起来,妳是有喜的人,不好这么跪着吧?本宫没帮上什么忙啦!」翩皇女一惊,急着拉她起身。「若说真有帮忙,妳救了本宫一命,恩情才大。」
  是的,翩皇女是记得的,尽管当时周小虎将她打成重伤,不过她仍保持住一丝清醒,知道周遭与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她很清楚的记得瑞儿的手贴在自己的伤口上,立刻减轻疼痛的感受,那只能用「神奇」两个字来形容。她也记得自己的伤势在她的抚揉下不药而愈的感受,如暖泉流经,通心舒畅,教她一生都永难忘怀。
  受人点滴之恩都需要涌泉以报了,更何况是救命大恩!所以当金鸿烈找上她,共商晋见金氏皇帝,御前编造漫天大谎以保全瑞儿母子时,她毫不考虑的同意。
  幸好此事到目前为止处理得尚称圆满顺利,翩皇女也觉得自己真是做了一件好事。啊!她将来一定会有福报的,报什么呢?老天爷不如就报给她三世疼她、爱她又宠她的良人,教她睡了也想笑。
  「嘻嘻嘻……」
  「皇女殿下,妳笑什么?」瑞儿好奇的发问。
  「本宫笑……」
  「本王爷的洞房花烛夜,闲杂人等一律谢绝。」好巧不巧,新郎官金鸿烈推开新房的房门,第一眼看见的居然不是他的新娘,而是个闲杂人等,口气自然不好。
  「啧,本宫成了闲杂人等?本宫真该为了这种侮辱,命人拔了你的舌头……不过看在瑞儿的份上,本宫忍,你给本宫记住就是。」话说得凶狠,翩皇女却也识趣的起身,没真敢打扰人家的大喜之夜,与瑞儿道别后,径自离去。
  终于!金鸿烈愉悦的为瑞儿掀去盖头,看见嫣红娇羞又甜美的嫩容,亦是他这一生珍爱疼宠的脸庞。
  「瑞儿,本王爷的爱妃……」只有妳!他深情如许的目光如是承诺。
  「阿烈……我的阿烈王爷……」瑞儿娇羞的回视他。尽管两人早就裸裎相见过,今宵却是他们一生只有一次的洞房花烛夜,教她不羞也难。
  浓情蜜意至深处,似乎每个动作皆带有熏人心神的陶醉之意。
  他为她宽衣,却恋恋的浏览嫁衣的大红色泽衬托她凝肤的美感,于是将她轻柔的放倒在喜床上,红彩、凝肤,再加上秀发均句散阔的乌泽,落入他的眼中,美不胜收。
  「瑞儿,妳美得教本王爷恨不得一口吞了妳。」换他自行宽衣,口中却发出如是赞叹,教她又红了脸。
  「我美吗?我是说王爷不觉得我因为有喜而胖了,很难看吗?」其实才怀胎两个多月,实在是胖不了多少,但瑞儿觉得自己胖了一大圈,志志不安,深怕他会嫌弃。
  「难看?」此时她已全裸,臣服的躺在他的身下,温驯如羔羊,教男人的腰际一阵骚动。「哪里难看了?这里吗?」大掌握住一只圆乳,轻揉徐捻拾。
  「嗯……」她微喘。
  「嗯,果真胖了些,似乎……也更敏感。」他俯首,贴近她的胸前,张嘴探舌,朝一朵嫣红点儿热辣辣的。
  「啊……」她失声娇啼。
  舔、吮、吻、噬,连番的唇舌撩拨让她频频娇吟,他自她的胸前辗转来到她的小腹,也就是她最为在意的发胖部位。
  他的动作放得格外轻缓,亲吻的力道柔软得不可思议,抚摸她小腹的姿势更是小心翼翼。
  ……
  「嗯……」高 潮过后,紧接而来的便是浓浓的睡意,不过瑞儿却还记着一件事,「阿烈……可是你还没……」
  「嘘……没关系,睡吧!」刻意忽视膀下的火热需求,金鸿烈凝视着她获得满足且睡意浓厚的娇靥,柔声安抚她,「来日方长,本王爷有的是时间向妳索讨回来的,睡吧!瑞儿。」
  是的,睡吧!虽然人生才一回洞房花烛夜,不过日后却有更多的春宵夜行将弥补,他可是会逐一索讨回来的,别担心,瑞儿,睡吧!
  露出满足的笑容,他亦渐渐沉入梦乡。
  饶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是只要新郎与新娘愿意,他们可以自行创造出更多个专属于他们俩的春宵夜……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