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殿下 终章
  “福伯,我们去准备被褥吧,房间不太够,恐怕要打地铺了……”宝儿心知他是来跟小姐算“恶意遗弃”他的帐,很识相地朝其他人使使眼色,让大家立即撤离。
  欧阳见大伙儿一下子都跑光了,廊上只剩她和兰非。数日的相思令她渴切地想靠近他,可想到自己的所做所为,却又有些胆怯地咽了咽口水,“你的伤都好了吗?”
  会做出在大半夜赶来,把别人家闹得人仰马翻这种霸道行径的,也只有他钰王爷了,她不该冀望他会用多正常的方式来找自己。
  多日不见,她真的想念他想念极了,真想扑入他的怀里,但端庄的姑娘不该这么做,而且他还凶悍地瞪着她,想想,她还是先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好了。
  兰非一声不吭地靠近她,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他却把将她拉入厢房内,关上门,开始兴师问罪。“欧阳,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一走了之!”
  他那么需要她,她却说走就走,她一定没想过他看到字条时受到的打击有多大!偏偏皇兄不准他追去,坚持要他等到伤口完全愈合、补足元气后才能出宫,让他心情更郁结。
  为了早点抵达安知县,他日夜兼程地把五天的路途赶在三天内走完,还摸黑来敲县令府大门。他大可一边玩乐一边慢慢踱到安知县的,何需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疲累,还不都是因为她丢下了他!
  欧阳很想叫他小声一点,免得吵醒她爹,但她没不识相到在这时说这些话,“我爹洗清冤屈后想回来复职,我便跟着他一起回来。我有留下纸条,你没看见吗?”
  她说得理所当然、没有一点歉意,让他更加火大。“我不是都要你当我的王妃了,以后当然要住在我的王府里,又回来做什么?”
  “兰非,你不喜欢这儿吗?”她又问道。
  而他的回应是毫不留情的批判,“这儿?就是一个贫瘠又鸟不生蛋的地方,谁会喜欢?我真想不透皇兄怎么会派我来这监工……”

  “我不喜欢你说这种话,”闻言,她不悦地蹙着秀眉。
  兰非深深吸了口气,忍住想朝她吼的冲动。只妻她蹙一下眉说不行、不好,他似乎就没辙了,真可恶!
  “不喜欢也得住下不是吗?”事实上,他原本还想说“这地方能住人吗”?但他不希望她不高兴,硬是把话吞下去,开始抱怨别的。
  “我本来可以拒绝的,只要我不答应,连皇兄也奈何不了我,可是你没有跟我商量一声就跑回来,给了皇兄一个好理由,说你喜欢住这儿,派我来这当监工,刚刚好,能让我们俩‘妇唱夫随’……"
  她噗哧地笑了出来,原来皇上驯服小弟的功力也不差。
  “笑什么?”他恶狠狠瞪她,只觉得一切都糟透了!“皇兄还说他很期待来安知县参加我们的婚礼,有没有搞错?在这种小县办婚礼?”
  相对于他的心情恶劣,她倒很愉快,“安知县的县民都很朴实善良,住久了你就会喜欢上这里的。”
  兰非无语了,他都站在这块上地上,行囊也送来了,还能说什么?只好想想如何改善眼下的情况,“这间寝房当新房太小了,我要盖间大的,还要用最上等的材料……”
  “不要浪费。”她立刻一口否抉。
  他眯着眼,拾起她的下颚。“你这小嘴居然还说得出这种话?我得惩罚你,让你知道往后不能爬到我头上……”
  他倾身攫住她的唇,炽热的唇摩挲着她的,舌探迸她嘴里翻弄着,吻得她晕头转向,融化在他怀里。
  “儿,我现在就想要你……”他在她耳畔低语诱惑着。
  欧阳稍稍回过神,酡红着脸道:“可是我们还没成亲,不能先洞房……”
  “不能吗?我可不管!”兰非嚣张笑道。
  她本该坚决拒绝的,但他的吻温暖又迷人,令她不禁想被他吻得更深更久,拥有更多的他。“那……我也不管了……”
  她变大胆了?兰非吃惊地抬眸,看到她意乱情迷的眸里氤氲着诱人的水雾,他忍无可忍地将她抱上榻,还故意不拉下帷幔,存心想让烛光照亮她最美丽的模样。
  很快地,她的衣袍一件件被丢下了床,包括最贴身的肚兜和亵裤。
  ……
  隔天,两人睡到近晌午。
  一早不见女儿起床问安的欧阳辅,忐忑地想进女儿的厢房查看,却被宝儿拦下,他心急地道:“儿从没那么晚起,她一定是病了,我要进去看看。
  “大人,小、小姐确实是病了……您就不要打扰她了。”宝儿干笑道。若让大人进房那还得了,肯定会掀起腥风血雨的!
  “病了?那我更要进去看看……”欧阳辅急切地跨出脚步。
  “大人,小姐不要紧的,宝儿已经抓药给小姐喝下了,而且小姐是怕您担心,才吩咐我不能让您知道。您闯进去,我会挨骂的……要不,让宝儿帮大人看看小姐的状况好了!”宝儿挡在门前,紧张到汗流浃背了。
  欧阳辅被说服了,但他却站在门外不走,摆明在等她立即、马上、现在进厢房。
  她苦着脸,快哭了。“大人,等一下再进去好吗?”
  欧阳辅看着宝儿的畏缩样,当下认定这事有鬼,他推开宝儿想进房,门却锁着,他只好用力敲门。
  “儿,你真的病了吗?”他要瞧瞧这对主仆在搞什么鬼!“大人,不行啊,小姐她……”宝儿急得哇哇叫。
  厢房内,兰非被吵醒了,欧阳也觉得很吵,在他怀里呢喃蠕动了下。
  兰非知道昨晚自己把她累坏了,替她拂开颊上的发丝,他不禁柔情地亲起她的额、她的眉、她紧闭的眼、秀气的鼻梁--
  儿,我爱你。
  这句话冷不防地从心底响起。
  他并不感到惊讶,自然而然地接受这事实,唯一不同的,只有看向欧阳的眼神,变得更深情爱恋。
  她在他怀里动了动眼睫,似乎快醒了,兰非不忍,亲了亲她唇角道:“儿,你好好睡,我去要他们闭嘴。”
  说完,他下了榻,只套上裤子就去开门,全然忘了地上丢满了衣物。
  闭什么嘴?
  欧阳迷糊地睁开眼,看着兰非打着赤膊正欲开门,门外又是一阵闹烘烘,刹那问,她像是想到什么的惊喊道:“慢着!兰非,你不能开门!”
  来不及了,他已拉开门和欧阳辅视线对个正着,丝毫不介意被看到光裸的上身。
  “岳父大人,这时间我还不想跟你品茗聊天,你请回吧。”
  欧阳辅看到的不只兰非裸露酌胸膛,还包括他胸前的抓痕、房内散落一地的衣物,以及床榻下女儿的绣鞋,他大受打击,快喘不过气。
  “你、你们还没成亲就、就……”话未说完,他便气极的两眼一翻,晕倒了。
  宝儿尖叫道:“来人啊,大人昏倒了!”
  天啊!
  真是灾难!目睹这一切的欧阳真想躲在棉被里永远不出来……
  皇城小报第六十六期--
  钰王爷成亲后,和王妃定居在安知县,但他仍难忘和皇上在宫里促膝长谈的美好日子,总在夜深王妃入睡后,提笔写信给皇上,浓厚不变的兄弟情谊尽藏在字句之间……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金翼皇朝之一《九殿下》;
  2、金翼皇朝之二《叛妃》;
  3、金翼皇朝之三《阶下妾》。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