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座好佛心 尾声
  蓦地,一个身影飞掠而来,一股力逾万钧的掌势也同时在空中呼呼作响,杜晦身边的黑衣人居然连站都站不住,霎时跌得东倒西歪。
  同时间,杜晦也难以置信的看着东方紫紧抱住明明已跌下山崖的两个格格,他那身手如闪电般迅疾坠下后,却又能抱着两人直飞而上,这等功力太可怕了,自己竟还不自量力想跟他斗?!
  幸好来得及,幸好来得及……东方紫紧紧抱住两人。老天爷,他的心几乎要停止跳动了!
  老总管率了一批手下赶过来,轻轻的将两位格格带到身后安全的地方。
  东方紫回过身,瞪着杜晦,神情狂鸷凶狠,活像要将他碎尸万段──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立即双掌击出道:“你们死定了!”
  不一会儿后,铠斳、祁晏也率领手下赶过来,但他们显然慢了好几步,现场一片狼藉,尸首四散……就算活的也半死,哀嚎声四起。
  不过,最恐怖的还是东方紫的表情,他英俊的脸上沾染鲜血,却有一抹残佞邪笑,即使他们跟他当了那么多年的朋友与战友,都未曾见过他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神色,可见这些人真的把他惹火了。
  解决一切后,东方紫朝二人点点头,走到老总管身边看着筠儿。
  他像怕碰疼了她,极尽轻柔将她凌空抱起,知道她仍活着,他感恩上苍。看着她痛苦到说不出半个字来,只能用微肿的眼眸凝望着他,他好心疼。
  铠斳贝勒也抱着惊魂未定、泪如雨下的小芙蓉,她伸出手紧紧握住筠儿的手,哽咽道:“我们可以回家了,筠格格。”

  筠儿那张青紫红肿的脸上,综放一个极轻微的笑容。
  “对,让我带你回家吧,筠儿。”东方紫的声音因心疼而沙哑。
  确认她们终于安全了,筠儿紧绷的神经一松懈,这才昏厥过去。
  东方府里一阵忙碌,下人们进进出出寝室,一个时辰下来后,筠儿已经净身。大夫看过了、给了药,下人也去熬药汤,只是她看来还是好凄惨。
  不久,闲杂人等全都退下,房里只剩东方紫,他亲自为她的身子敷药,力道能有多轻就多轻。
  看着他如此小心翼翼,她的眼眶再次泛红。
  直到为她满布青红瘀伤的身子擦好药后,东方紫才静静的坐在床畔,深深凝望着她,而她亦痴痴的凝睇,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想坐起来。”她道。
  他扶着她坐起身,但她虚弱的表情仍告诉了他,她有多么吃力。“很痛?”
  她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低哑着嗓子道:“不、不痛。”
  “还在逞强?我已心痛如绞。”他咬紧牙根,强忍住男儿泪,因为她浑身都是伤,尤其是那张脸,简直被揍到不成人形──可恨!他应该将杜晦再多杀死几次的!
  筠儿忍着不喊痛,可看到他眼眶都泛红了,她忽地鼻头一酸,泪水滴滴答答的频频滚下来。
  “别哭。”话语乍歇,东方紫轻轻吻上了她的唇,极尽温柔之能事,心中的珍惜、不舍与心疼,全化在这个吻里。
  筠儿被折磨太久,神经也紧绷太久,她太过疲累了,一吻既休后,如今她已然安心,便在用了药后再度沉沉睡着。
  一天又一天,东方紫守着她,日日看着她沉静的睡颜,长而卷翘的睫毛下阴影成扇形,让苍白的她看来更显憔悴。他万分心疼不舍,又请大夫开了些补品、药品,替她内外调养,终于,她的气色一天天愈来愈好,那张肤色不一的脸也慢慢转为原本的白皙。
  今天,她再次从睡眠中醒来,看到他仍坐在床沿守着自己,不由得嫣然一笑。
  终于笑了!这是东方紫期待已久的笑容,天啊!他几乎要因为她这个笑而跪地谢天了!
  筠儿现在自己可以坐起身来,但他仍贴心的在她背后塞了枕头。
  “感觉如何?”他问。
  “再好不过了。小芙蓉呢?”
  他笑,“她成了另一个小佛祖,天天打坐念经,说是要你早早醒过来。”
  一想到那个画面,筠儿又是感动又觉得好笑。
  见她笑了,他总算能明白她过去为何一直要看到他笑,原来,爱着一个人就是要对方快乐,而笑容是最真实的表情。
  他伸手轻抚她的手,“谢谢你撑过来,我好怕会失去你。”
  “我也是,但我心中一直有个意念存在,我不要你寂寞,不要你又变回没有遇见我之前那个冷漠冷血的东方紫,我不要你过着没有笑容的生活。”
  他喉头哽咽,“是,所以这一生,你绝不能离开我,绝对不可以。”
  “我舍不得的,就是一直都舍不得才一路追着你、看着你、巴着你……”
  “是啊,像小鸟跟着母鸟。”他贪婪地看着她的笑容,再也忍不住的倾身,轻柔而深情的吻上她的唇,然后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见她脸上泛着幸福的笑意,他也笑了。
  “知道吗?只要看到你笑,我就感到好幸福。”筠儿不禁又道。
  “筠儿……”东方紫心中一暖,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她再次嫣然一笑,“真的,见你在我身边、脸上有着快乐的光彩,光是这样我就幸福得要忍不住赞叹了,感觉好美满。”
  他轻轻点了下她的额际,“小傻瓜,这样就感觉美满?我还要给你好多好多的幸福呢。”
  她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知足常乐嘛。”
  他深情的凝睇着她,俊脸上的笑容更动人了,这是从她动不动就用阿弥陀佛和那些佛理来开释他后,他第一次这么高兴听到这四个字。
  看来,她真的把他洗脑成功了。
  筠儿柳眉一皱,“你的笑有点不一样,怎么好像有点莫可奈何?”
  “不是莫可奈何,而是感恩、感谢,是一句‘阿弥陀佛’。”东方紫笑了,也再次吻上她的唇。
  这是他的肺腑之言,他的心里、脑海全是对上苍的感谢,谢谢祂安排筠儿与他相遇、谢谢祂保佑她平安健康、谢谢祂没有带走她,可以陪着他一起到老……
  真是阿弥陀佛。
  在东方紫寸步不离的照料下,不出一个月,筠儿身上的伤就痊愈,也恢复原本的花容月貌。
  东方雷夫妇已回府,他们心疼媳妇,也带来皇上因国事走不开身,而请托他们带下来的各种珍贵补品。
  这段期间,三个皇家御用大少难得同聚一堂,虽然反皇党的一些后续分堂名单还在追踪,可他们也已从筠儿口中得知害他们忙得人仰马翻的杜穆义子跟她算了多少帐,只是身首异处的他,再也没有机会兴风作浪了。
  其实,由于韩小乔怀有身孕,铠斳已是归心似箭,他虽已派了大批侍卫丫鬟贴身保护,但未逮到杜王爷这只老狐狸之前,他就怕那老头利用别的管道,将反皇党那些散于各地的余孽聚集,届时将又棘手的事。
  三人中,说实在没有一人能真正安心。
  然而,乾隆却是龙心大悦,因为这一次筠儿跟小芙蓉被掳的地方,就是他们急于找到的钜款藏匿处。
  石屋后方的另一个洞穴里,里面有水潭,数百箱黄金跟白银就放在水潭里。那里虽设有机关,不过只要移动洞穴旁一根凸起的石柱,机关启动后,那些放在水里的黄金跟白银就会自动从水底升起。
  东方紫光派人搬那些宝藏,就花了快半个月,更为国库进献不少。
  所以,乾隆一开心,又乱指婚了。
  此时,三个俊美大少坐在亭台中──
  “皇上指婚指出兴趣,你也中了。”
  “也是,咱们三人只有祁晏你少了一另半,难怪皇上会心痒痒的。”
  “果亲王府的小格格,听说色艺双绝。”
  “没错,她可是众皇亲眼中的贤妻人选,甚至有两名皇亲为了她,争风吃醋差点没闹出人命。皇上为了防止真闹出人命,才把她赶紧赐给你,这可是天外飞来的娘子。”
  东方紫、铠斳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欣喜于祁晏也要加入人夫行列,但瞧瞧咱们这名冷血又话少的郡王,他一口一口的啜着茶,任两人哇啦哇啦的说着,连吭一声都懒。
  天外飞来的娘子?嗉!他一点也不想要。
  瞧瞧被冠上“妻奴”号称的两个好友,这阵子满口全是“爱妻经”,他不敢、也不愿想像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
  何况,有一件的自家事他到现在都还处理不了,若再加上皇上赐婚──
  他有预感,他的人生即将猪羊变色了。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大清妻奴之一《夫子不给碰》;
  02、大清妻奴之二《太座好佛心》;
  03、大清妻奴之三《王妃宠上天》。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