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心坏男人 终章
  最后一次伏在他胸膛前倾听那有力的心跳,最后一次感受到他全身上下散发的男性力量,最后一次,她深深地吻了他。
  然后,她悄然无声地缓缓起身离去。
  管娃没有回台中,而是到了台北。
  她了解莱斯,等他清醒后,一定会上天入地的想把她找出来,而台中老家必定是他会去的第一站。
  所以这次换她这个“下堂妻”变成了“逃妻”,而且还干脆逃到台北投奔好姊妹们——狡兔有三窟嘛!
  肚子大了很多的吴春光一见到她,高兴得差点抱着她原地狂跳。
  “嘿!等等,等等!”快过年了,她可不想这么跳一跳还得进医院安胎。“我现在可是有身孕的人……对了,我们指腹为婚吧,我有预感我这胎是男的,以后你女儿生出来就嫁我儿子,就这么决定!”
  “你怀孕了?!”吴春光又惊又喜。
  “免谈。”已经洗心革面的前任花花公子翟恩硬生生插进话来,俊脸铁青而惊吓。
  “给你三秒钟改变心意,一,二……”管娃微眯起眼瞪他。
  “凡事好商量嘛!”翟恩清了清喉咙,只得暂时屈服于恶势力。“反正你这趟北上应该也不只住个两三天、三四天、四五天的,不如就慢慢住,慢慢考虑,说不定胡总他家也会传出好消息,到时候你再跟他家指腹为婚,我是完全不敢反对的。”

  “你只是想把烫手山芋扔给别人吧?”管娃毫不留情地吐槽。
  “很明显吗?”翟恩笑得很尴尬。
  “非、常、明、显。”连自家老婆吴春光都忍不住扯他后腿。
  “可是胡宣原那个自大狂的基因太强,胡家生的应该也会是儿子,那还指腹为婚个屁啊?”管娃无比嫌恶地道。
  “那找项大名医好了,他是天才医生,基因肯定能令你满意。”翟恩开始到处“拉皮条”,“如何?”
  “嗯……有道理。”管娃脸上透着深思。
  翟恩大大松了一口气,正想露出笑容,却听她又说了一句——
  “可是我不想耶。”
  翟恩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娃姊,别理他。先去看我帮你准备的房间,你一定会喜欢的,晚一点念品和兰齐都会来。”吴春光高高兴兴地把管娃拉走了。
  翟恩只能眨巴着眼睛,眼睁睁看着女魔头进驻他家。
  “天啊,拜托让她老公赶快把她这个逃妻抓回家吧!”
  春光家的客房很舒服,念品家十五楼一整层都贡献出来了,就连兰齐也在家里布置了一个童话般美丽梦幻的房间,让她和宝宝住。
  再过两天就是除夕了,她们四个说好了要一起热热闹闹地吃团圆饭。
  管娃坐在贝念品家前面的小公园秋千架上,身上穿着大衣和苏格兰短裙搭黑色长袜、黑色靴子,可是无论她穿得再多再厚,好像都不觉得暖和。
  她望着小公园里,带着小娃娃在学步的年轻父母,其中那个爸爸神情充满骄傲和满足之色地扶着小孩,有耐性地陪着他迈开短短胖胖的小腿,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管娃突觉脸颊冰冰凉凉的,伸手去摸,才知道自己哭了。
  她的心绞拧成了一团,飞快抹去眼泪,努力憋着气,不让渐渐攀升上胸口的蚀骨思念,彻底击溃、粉碎她好不容易用理智建筑起的防备。
  没有莱斯在身边,她明明还能正常生活,明明还能好好活下去,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好辛苦呢?
  笑也好辛苦,呼吸也好辛苦,就连每晚躺在枕头上,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入睡,都觉得沉重疲惫得不得了。
  她得花好大的力气才能逼自己不去想起他。别再去想他的笑容,他的皱眉,他坚毅性感、微带胡碴的阳刚脸庞,他对着她说话时,棕眸里隐约闪动的光芒和笑意,他强壮的、充满保护与安全感的怀抱,还有当他吻上她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在她眼前化为灿烂的花火……
  他一定会是个爱小孩爱到神魂颠倒的强悍傻老爸。
  “天哪!不能再想下去了。”她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备感痛苦地将脸埋进掌心里。“管娃,认真点!争气点!拿出你的guts来!”
  牙一咬,什么都撑得过去的!
  对自己心理建设喊话了半个小时后,管娃总算稍稍稳定了仿佛一碰就会碎的脆弱心灵,深吸了口气,转身走回那栋新颖华丽、门禁森严的水岸大厦。
  一定是早上晨吐得太厉害,导致体内血糖过低,所以她的脑子才会这么乱七八糟,情绪也才会变得这么委靡。
  她用电子锁匙卡感应红外线安全锁,电梯门开启,她走进电梯,再度刷了卡,才能按下十五楼的按键。
  真是有够麻烦的。
  她咕哝着出了电梯,掏出钥匙开了门。
  室内自动空调的暖气舒服宜人,她关上沉重的钢铸大门,随手将钥匙往玄关墙上一挂——
  “嗨。”
  她身体霎时僵住,脸上闪过了一抹呆愣的茫然。
  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幻觉。
  管娃吁了一口气,头也未回,伸手解开大衣扣子,踢开靴子,光着脚转身走向厨房。
  倏地,她眼角余光瞥见了一道人影。
  “吓!你——”她惊讶得张口结舌,不敢置信地瞪着伫立在面前的高大挺拔男人。
  怎、怎么会?怎么可能?他是怎么进来的?
  “开锁闯空门是CIA入门必修课。”莱斯看出她的震惊愕然,不禁微微一笑,“Sorry。”
  “Sorry你个头……”她眼眶没来由的一热,却戒慎地后退了两步。“你、你来干嘛?”
  “我很伤心。”他那双深邃棕眸直直凝视着她,煞有介事的低叹:“刚刚从鬼门关前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发现心爱妻子私自挟带宝宝潜逃离境,你知道这对一个男人是多大的打击吗?”
  管娃满脸警戒防备地望着他,努力不被突然涌现的深深愧疚感淹没。“我、我说过了,等事情结束,我就要回家的。”
  “娃娃,你的家就是我。”他温和地提醒她。“我也一样。有你在的地方,才能称之为‘家’。”
  “……这不公平。”她眼底迅速浮现灼热的泪雾,喉头哽住。
  莱斯缓缓走近她,温柔地看着她。
  “CIA里不可以什么课程都教……”她用力眨巴着眼,想让视线变得清晰点,气愤道:“你们应该只教怎么杀人,不可以教怎么泡妞……还有讲那种害人家意志力软化的台词……这是不道德的。”
  “我们部门还是有人性化的一面,”他捧起了她的小脸,指尖轻拭去她颊上的泪水,“否则谁还肯嫁给我们这些杀人机器?”
  “你们不是杀人机器!”她忍不住激动愤慨的反驳。
  莱斯那双棕眸蓦地被一抹笑意点亮了起来。
  “等等!”管娃将他的帅脸推开,保持安全距离,语气里满是戒心,“我这么说并不表示我会跟你回去,那是两回事!”
  “为什么?”
  她眨眨眼睛,有一瞬间无言以对。
  说实话是很芭乐的,但是说假话他又不会信……
  管娃不禁皱起脸,陷入两难之中。
  他很有耐心地等待她苦思着答复。
  “我不喜欢住美国。”良久后,她终于脑中灵光一闪,提出一个不偏不倚、不过不失的答案。“很大,很闲,很无聊,住久了有害家庭主妇身心。”
  “我很遗憾听到你这么说我深爱的国家。”他轻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是没办法了。”
  认输了吧?没话说了吧?
  管娃掩不住一丝得意,可心里却又有种难以言喻的强烈失落感。
  这种感觉就好像去参加抽奖,也幸运地抽中了大奖,结果那个奖品却是你最讨厌的东西。
  “所以我决定搬到你深爱的国家来。”莱斯对她露出性感的灿烂笑容,“这次,换挑战我的适应能力,依我曾多年成功潜伏在中东的经验来看,如何当好这个台湾女婿,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你……你什么?”她倒抽一口气,一把揪住他胸前衬衫往自己方向拉近。“你再说一次!”
  “麻烦欣赏一下我的新名片。”他举起一手做出投降姿态,另一手伸入口袋,取出一张名片递至她眼前。
  管娃还是没放开他,只是腾出一手接过,狐疑的目光落在名片那一行字上——
  美国在台协会——农业组动植物检疫办事处  莱斯·赫本
  她足足呆了好几秒,又好几秒。
  “我请调到了一个‘文静’点的单位。”他朝她笑得好不性感迷人又无辜,“这总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他一个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会跑来美国在台协会当农业组的什么东东……
  管娃呆了半天后终于挤出了三个字——
  “骗鬼啦!”
  “你没有试用看看,怎么知道是真是假呢?”他神情暧昧地对她眨了眨眼。
  “可是……可是……”她突然被他天外飞来一招搞得头晕脑胀,拼命想重拾当初毅然决然离开他的理由和决心。“你还是不能在我身边,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台湾都一样。”
  他浓眉高高扬起,神情有着明显的询问。
  “我是你唯一的弱点!”管娃终于冲口说出了心底最深最大的恐惧。“我才不要害死我心爱的男人,也不想我儿子出世以后没老爸!”
  “谁跟你说你会害死我的蠢话?”
  “蓝登啊!”她眼圈儿红红。“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他讲得有道理,你上次就是为了我才挨了一枪,天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又会发生相同的事?我要应付的恶梦已经够多了,要是连你都出事,我还怎么活啊?”
  “蓝、登——”莱斯揉着突突抽痛的太阳穴,咬牙切齿的挤出话,“我要扁死他!”
  “就算你扁死他也没用,他说的事实。”她吸吸有点塞住的鼻子,没精打彩地道。
  “娃娃,难道在你眼中,你丈夫就那么逊吗?”事关大男人尊严,莱斯满脸严肃到近乎铁青。
  “呃……”管娃脑中突然闪过许多他英勇矫健身手的片段,不禁有一丝迟疑。
  “还是你认为我连你和宝宝都保护不了?”他眸光危险地眯了起来,语气很低很沉。
  “其实……呃,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她开始结巴了。
  “或者,你对自己的应变能力一点信心也没有?”
  “谁说的!”管娃最受不了人家的激将法,登时火冒三丈,凶悍得一如被惹毛了的母老虎。“我可是鼎鼎大名西螺七崁的不知第几代徒孙,就连两个老师父都说我是他们毕生最得意的关门女弟子咧!”
  莱斯想起了她上次给肯德局长的那一记快狠准的餐刀攻击,心不禁一凛——没错,他老婆玩起刀来可真悍。
  “那么你告诉我,”他伸手坚定地捧起她的小脸,直直望入她眼底,热烈的眼神里有着掩不住的激赏。“你还担心什么呢?”
  “呃?”她一怔。
  莱斯扬唇露出一个微笑,“有你保护,我可是安心得很,夜里不知睡得多安稳呢。”
  咦?耶?嗯……
  管娃不禁深思了起来。
  “那么现在,我可以留在你身边,和你还有宝宝,永远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了吗?”他悠然地拉长音低唤,笑得更诱人了。“台中一姊?”
  “噗……”她忍不住笑了出来,抬手捶了下他的胸口。“很烦耶你,中枪昏迷,耳朵还听得那么清楚干嘛?”
  “我爱你。”莱斯嘴角上扬,眸光深情的看着她。
  “……我也爱你。”她不得不认命承认。
  真是多么芭乐的肉麻对话,又是多么芭乐的快乐结局……
  管娃还来不及嘀咕完,心爱的猛男老公已经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往卧房方向走去。
  哎哟,是说光天化日又要开始“滚滚乐”了吗?
  “这样的结局我喜欢……”她笑得色心大发。
  而在台中那幢巴洛克老洋房的餐室窗台前,冬日的阳光映照得室内分外温暖。
  那盆“蒜头”不知几时已经脱胎换骨,长成了一株亭亭玉立的紫色水仙花,正幽然地吐露着芬芳。
  当紫色水仙开花的时候,幽香沁人肺腑,绽放的香气能够给守护它的人带来幸福……
  一定要幸福哦!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好女孩快跑之一《花心笨野狼》;
  02、好女孩快跑之二《伤心大老婆》;
  03、好女孩快跑之三《痴心好朋友》;
  04、好女孩快跑之四《忠心坏男人》。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