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王囚星 番外篇二
  几乎门板才阖上,高大的身躯也靠着门板瘫坐在地,劲装上的鲜血瞬间在门板上擦出一道血痕,四肢因为剧毒的侵蚀而明显抽搐,脸上尽是痛楚的线条。
  他明白自己会死在这儿,却一点也不畏惧。
  早在他选择沦为刺客的那日起,就没奢望自己能够长命百岁,只是临死之前,他却忽然发现自己竟想不起往昔的种种,包括他因何加入闇玄门,包括他为谁甘心双手沾满血腥,包括那曾在他心头上烙上刻痕、却在岁月间模糊淡去的倩影。
  那是他以性命深爱,却永远得不到的女人。
  你的武艺不输月魄,却输在太重情,这是你唯一、也是最可笑的弱点。
  这话说得一点也不错。
  一点也不错……
  「看来你与本皇子有缘。」
  原本该是无声无息的厢房,忽然传来一道男性低嗓,灰明心头一震,本能提刀抵御,谁知大掌却不受控制,沉重大刀随即自掌心滑落。
  刀身落地,瞬间发出清晰的撞击声响,他却无暇顾及这声音会不会引来门外侍卫的注意,因为一抹高大身影已在转瞬间来到他的面前。
  即使黑暗也无法影响他的视线。

  那是一个同他一般高大的男人,即使一脸笑意,也隐藏不住他眼底的精光,以及浑身不容人小觑的强大气息。
  「闇玄门不懂得惜才,本皇子倒是欣赏你重情重义。」轩辕禘双手负後,徐徐来到灰明的身前。
  静默的黑眸骤然一闪,灰明强撑着最後一丝意识,笔直注视眼前的男子。
  这人就待在屋子里,却将他和同伴在屋脊上的对话全听了进去,十名皇子里竟然有人懂武?
  「你是谁?」即使庞大的剧痛就要将他的意识压垮,他说话的语气却是一如往常,听不出任何虚弱。
  「九皇子,轩辕禘。」轩辕禘微笑报上姓名。「你若是愿意为本皇子效命,本皇子可以救你一命。」
  那唯一庶出的皇子?
  即使听见可以保命,灰明仍是一脸默然,并没有马上答应,仅是淡道:「我只懂得杀人。」
  「那正好,本皇子想杀的人多到数不完,足以让你发挥所长。」轩辕禘笑得更深了。
  「目的?」
  轩辕禘答得毫不犹豫。
  「谋朝篡位。」
  黑眸骤闪,灰明默然的注视着他,谁知身门外却传来脚步声。
  壮硕身躯瞬间绷紧,他一个翻身本想抄起地上大刀反击,不料刀身却遭轩辕禘踩在脚底下。
  叩叩叩──
  敲门声很快的自门外响起,轩辕禘微微一笑,不急着应门,反倒自腰间掏出一罐药瓶朝灰明扔去,将脚下的大刀踢至墙边,接着又任由侍卫敲了好几下门,才拖拖拉拉的将门板拉开。
  门板开启的角度正好遮掩灰明的身影,加上室内阒黑,让人难以察觉第二人的存在。
  「到底是发生了什麽事,竟敢打扰本皇子好梦?」轩辕禘一脸惺忪,彷佛是在睡梦中被人吵醒。
  「禀告九皇子,有刺客闯入宫中意图行刺太子,不知九皇子可有见到任何可疑的人物?」门外,几名侍卫没有出口道歉,反倒急忙质问,一双双黑眸不着痕迹的往室内搜查。
  轩辕禘皱起眉头。「本皇子没见到任何人。」
  「可卑职似乎听见里头有动静,而且这房内似乎有股血腥味。」其中一名嗅觉灵敏的侍卫连忙道。
  「本皇子虽是庶出,但也姓轩辕,莫非你们怀疑本皇子窝藏刺客?」
  「不,卑职不是这个意思。」
  「你们是不是那个意思,你我心知肚明,你们若是不相信本皇子的话,大可以入内搜查,但若是查不出所以然,本皇子必定问你们的罪!」轩辕禘将门板拉得更开,并往後大退一步。
  而他这一退,反倒让侍卫们气弱了,连忙朝彼此使了个眼色。
  「也、也许是卑职听错了,还请九皇子将门栓栓紧,严防刺客,卑职这就追拿刺客去。」话才说完,所有人连忙转身离去。
  直到门板再次阖上,轩辕禘才收起脸上多余的表情,低头对上那双开始涣散的黑眸。
  「南朝,不能再腐败下去了。」
  灰明没有回应,只是沉默注视着那开始扭曲的高大身影。
  「只要杀对一个人,就能解救千万个人,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比这更正确了,你若是愿意助本皇子一臂之力,就把药给吞了,若是不愿意,本皇子也不勉强。」语毕,轩辕禘随即回到床榻上,随灰明自行决择。
  是生是死,都是一念之间。
  有缘无缘,不过执念深浅。
  他从不相信命运,只相信人定胜天。
  当双眼阖上的瞬间,黑暗中终於传来药瓶开启的声响,他扯高嘴角,彷佛看到南朝的未来又多了一道希望。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王的女人之一《漠王征月》;
  02、王的女人之二《孽王囚星》。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