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大老婆 第二十五章
  或许……他们可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贝念品心跳得好快好快,胸口莫名发热,头微微晕眩。
  但是天一亮,我们就要离婚了。
  她像被当头泼了盆冷水,打了个机伶,整个人瞬间又恢复了清醒。
  一切,都太迟了。
  星期一的台北,下着冷得像雪的雨。
  回台北的一路上,神情黯然的胡宣原开着车,脸色苍白的贝念品坐在驾驶旁的座位上,沉默笼罩在他们之间。
  他们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仿佛只要一开口,就会再度敲碎了些什么。
  两个小时的车程,像是漫长如一生,又像短暂得只有刹那流光。
  终于,在车子下了交流道,要进入台北市区的那一瞬间——
  「你的眼睛……要不要先去看医生?」贝念品迟疑地、怯怯地启齿。

  胡宣原瞥向她,深郁眸光绽出了一抹光彩。
  「咳,我是说,你眼角肿起来了,这样会影响行车安全吧?」她不敢迎视他的目光,别过头去望向窗外,呐呐道。
  他一呆。
  「当我没说。」她深吸了一口气,硬下心肠,「你那么忙,我们还是先把正事办一办吧!还有,等户政那边的事结束后,你不用送我回台中,我自己搭火车回去就行了。」
  「念品……」他眼神忧伤地注视着她。
  「你放心,我不要赡养费,也不用其他任何条件。」她说着说着,噪音不争气地颤抖,「我们……就好聚好散吧!」
  他心疼地盯着她,喉头紧得只勉强挤得出两个字:「别哭。」
  是啊,骄傲如他,自然不爱看她哭哭啼啼的扰人……贝念品拼命警告自己,却怎么也无法阻止逐渐红了的眼眶。
  「好……」她呜咽。
  「念品,」他眼底发热,声音沙哑,盛着满满的心痛。「对不起。」
  对不起,我过去常常疏忽你;对不起,我一次又一次让你伤心;对不起,我还是那个自私的我……
  贝念品没有察觉出他的心事和情绪,她吸吸鼻子,强颜欢笑,「也……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这些事……不是任何人的错。」
  也许错只错在,她记得爱他,却忘了爱自己,可是当她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她再也没有任何勇气、借口,再试一次去信任他、拥有他……
  她憋着气,极力克制那不断自心底深处浮现的感伤和凄凉。
  她没有发觉自己还是哭了,泪水掉得一塌胡涂,也没有发觉车子缓缓驶近、停在一栋白色建筑物前。
  「到了。」
  贝念品心一震,痛得瞬间话都说不出来,过了好久好久之后,才总算找回意识和声音。
  「嗯。」她胡乱点了个头,开门下车。
  低着头的贝念品,怎么憋也憋不住地对着脚下踏出的每一步、踩上的每一个阶梯掉眼泪。
  她痛恨自己泪水多到像失控的水龙头,痛恨自己心绪悲惨得好像一个即将被丈夫休离的弃妇,可是她就是没办法……
  「念品,」胡宣原柔声开口,「看着我。」
  「嗯?」她脸上满是凄惨泪痕,闻声抬起头。
  「对不起,我还是那个自私的大混球……」胡宣原牵起她的手,温柔地凝视着她,「所以我还是没有办法放开你的手。」
  「你、你在说什么?」她眨眨泪雾迷蒙的眼,顿时傻住。「我们……都到户政事务所了……」
  「这是不是户政事务所。」
  贝念品环顾四周,这才发觉这里……这里不是他们举行结婚典礼的那座老教堂吗?
  这、这是怎么回事?
  贝念品霎时忘了哭,愣愣地看着几乎要被一大片淡紫雪白粉红花海淹没的教堂。
  「紫色绣球花,白色桔梗,粉红色野蔷薇,我问过白老板了,这些都是你最喜欢的花。」
  她紧紧捂住嘴,眼眶又湿了。
  「念品,在神的面前,你愿意再给我们的婚姻一次重生,再给我一次疼惜你、保护你、珍爱你的机会吗?」胡宣原握紧她的手,俊脸因别扭而绯红,黑眸里的深情却真挚坚定如盘石。
  「我……」贝念品呆在当场,完全不敢置信。
  渐渐地,强烈的幸福感当头冲击而来,心脏快乐得就像要爆炸了,但在下一瞬间,她突然又泫然欲泣了起来。
  怎么可能?这怎么会?
  「念品?怎么了?」他脸色变了,急急捧起她的小脸,慌乱地想替她拭去泪水。「对不起,我又太霸道了吗?还是、还是我又犯了猪头病,太自以为是,我——」
  「我是在作梦。」她呜咽着,嗓音含糊细碎。「我一定是在作梦,我肯定是在车上睡着了,作了好梦,到现在还没醒……」
  胡宣原的惊慌失措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脸庞亮了起来,好像她刚刚把全世界都送给了他!
  「那是不是代表……」他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追问:「你愿意?」
  贝念品吸了吸哭到塞住的鼻子,终于开始有了真实感,破涕为笑。
  他如释重负,眼神无比温柔,「所以……你原意?」
  「嗯!」她迫不及待点头。
  他幸福地凝视着她,自西装内袋取出一只小盒子,轻轻打开,摘下里头那个造型精致可爱的粉红色蔷薇花钥匙圈,里头扣悬着一柄银色的钥匙。
  「这是什么?」她睁大眼睛,赞叹中也有一丝迷惑。
  「这个蔷薇花钥匙圈,是我上次到德国出差买回来想送你的礼物。」胡宣原俊脸微微红了起来,清了清喉咙,「咳,就……想到连Chad出国都会买贴心小礼物送女朋友,我这个老板也不能太差劲,每次都被比下去,有点丢人……」
  他说得结结巴巴,尴尴尬尬,贝念品却感动得鼻头又迅速红了起来,好不容易才勉强忍住哭泣的冲动,鼻音浓重地问:「那为什么送我钥匙?这不是我们家的钥匙啊!」
  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这是我十五楼‘私人空间’的钥匙。」
  她先是愣住,随即再也忍不住哇地哭了。
  「别哭别哭。」他心疼地将她拥入怀里,「我知道你很感动,也知道我过去既混球又幼稚……那么,你可以原谅我吗?你愿意以后跟我到十五楼运动、健身、打撞球吗?不然我也可以教你玩足球机,还有迷你高尔夫——」
  贝念品仰起头,踮高脚尖,主动吻上他,也封住了他今天最新培养出来的、一紧张就会叨叨絮絮的不良习惯。
  胡宣原绷紧担忧的身心至此终于得以松弛下来,大手温柔地捧住她的小脸,深情地吻得更深、更缠绵。
  心,也终于回到了最温暖幸福的归宿。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好女孩快跑之一《花心笨野狼》;
  02、好女孩快跑之二《伤心大老婆》;
  03、好女孩快跑之三《痴心好朋友》;
  04、好女孩快跑之四《忠心坏男人》。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