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皇子假公主 第二十六章
  「因为无聊所以到外头散步,走着走着就到了竹林,突然觉得竹叶摩擦的声音很好听,便驻足聆听,谁知道当我想再举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冻僵了!」说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傻瓜,你这样教我如何能不担心?」他紧紧抱着她,给予她温暖,「以后不许再离开我了,知道我找你多久吗?」
  她吸吸鼻子,蹙眉看着他,「你是怎么找来这里的?」
  伸手摸摸他的脸,见他脸上多了分沧桑,可见他为了找她有多伤神。
  「过去一段时间我日日夜夜、翻遍每一块土地,怎么都找不到你。」他笑着拨开她覆额的发,「是你爹给了我暗示,我才能找到你。」
  「我爹!」她微微敛下眉,「他说你整天除了找我之外,什么事都不做,这怎么?」
  「是你让我变这样子的。」尉骏用力握住她的手,看着她比前些日子显得更小的脸庞,「别再折磨自己了,我不做皇上,关于这点我已经向你爹说得很清楚了。」
  「你真的不做?」她不由红了眼眶。
  「对,除了你和我娘,我什么都不要。」他看着这间竹屋,「这应该就是你梦寐以求的湖畔竹屋吧!改明儿个我再多搭两间,就可以将我娘和你爹一起接来住了。」
  听着他的话,吟月脑海里不由得想像一家人温馨同住的画面,一颗心变得浓热。
  「怎么不说话?不喜欢吗?」瞧她傻傻的看着他,尉骏唇畔的笑容也跟着扩大。

  「喜欢,我当然喜欢,我只是觉得好像身在梦中,是这么的不切实际。」吟月怎么也没想到爹爹终于肯全他们了。
  难道是上天怜悯、月神疼惜,让她能够拥有他这分爱?
  「答应我,以后别再离开我。」他要得到她的亲口承诺。
  吟月羞怯的点点头。
  因为暖炕的烘热,她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真是诱人。
  情不自禁的,他伸手拂过她的小脸,并将她紧紧拥住,「还冷吗?」
  「不冷了。」她微笑的摇摇头。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瘦,还是你爹都没好好照顾你?」真不知道连江在想什么,满脑子就只有国家、百姓,难道这些比自己的女儿还重要吗?
  「当然有,我爹每两天就会来看我一次,还带了许多东西过来。」她垂首说:「在我三岁时娘就去世了,是我爹独自抚养我,给了我满满的爱,所以你别再怪他了。」
  「我懂。」他拍拍她的后脑,「以后我会和你一起孝敬他,敬他如父,这次他愿意提点我,就表示他不再坚持拆散我们了,只是嘴上仍不肯松口而已。」
  听他这么说,吟月忍不住笑了,他的体谅、他的爱意,一整个融入她心间,令她心悸不已。
  「尉骏……」她勾住他的颈子,以勾人的嗓音说道:「你爱我?」
  「那是当然。」尉骏毫不迟疑的说道。
  「不嫌弃我身子上的伤痕?」她又问。
  「要我说几次呢?」尉骏轻锁了下眉心,见她脸上有着不确定的担忧,他眉间的皱痕也更深了。
  「二年后呢?对我的爱会变吗?」她眨眨眼。
  「不变。」
  「五年后呢?」她漾出笑。
  「不变。」
  「那——」
  「就算百年、千年还是不变。」尉骏索替她说了,「你倘若还怀疑我,我可要生气了。」
  吟月脸上的迟疑消失了,她红着双腮,在他颊上亲了下,而后羞怯的想逃开。
  尉骏赶紧拉住她,「炕上这么温暖,你不待着打算逃哪儿去?」
  「我……」吟月亮灿如星的眸子凝望着他,更增添她的娇羞与诱人。
  他再也忍不住地缚锁她娇软的身子,凝注她娇羞的神情,殊不知她的柔弱更加勾起他体内的骚动,如深海般的黑眸闪动着野的光影!
  他再也忍不住地剥开她的衣裳,以温柔的目光膜拜她全身,无视于她身上那些可怖的痕迹,因为在他眼中她永远都是如此的完美。
  「这炕太热……」她低喃道。
  「热?」他笑着摇摇头,「不是,而是你对我的眼神有了感觉,知道吗?你总是这么的敏感。」
  他的话又惹得她小脸臊红,望着他深邃的目光,她噎了嗓,情不自禁想将自己奉献给他。
  「那你对我呢?」她大胆的询问。
  「那还用说。」他的嗓音都瘠咽了。
  「那就别用说的。」吟月话语中的暗示让他下腹贲张,体内更燃起了奇妙的火花。
  随即狂野的热浪朝她席卷而来,火焰般的爱抚、狂肆的吻带给她不可思议的快意,当两人融为一体时,她情难自禁的落下泪来……
  「怎么哭了?」瞧见一抹晶亮挂在她眼角,尉骏定住身躯。
  「没事……我是喜极而泣。」吟月羞涩的说。
  他轻轻吻掉她的泪,再一次深入她,这次更加粗野狂放!
  吟月屏息承受着,如同电击般的感觉刺着彼此的感官。
  外头的天色微微转亮,屋内微弱的烛火也熄灭了。
  尉骏在湖畔边又搭了两间牢固的竹屋,打算将娘与连江一同接来生活,但他始终没忘记要带吟月去游山玩水的约定,决定先将爹娘安顿好再出发。
  得知事情后,尉氏婉谢了儿子的心意,决定回瑁西山和婆婆一起生活,而连江也决定待在帝京辅佐大皇子,要他们两人别顾虑他们两老,放心去游山玩水。
  明白爹娘的体贴与心意,尉骏和吟月收拾好行囊出发了。
  「想去哪儿?」途中,尉骏问道。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去哪儿都。」吟月真心地道。
  「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他又问。
  「嗯……如果可以,我想去找公主。」公主与白磊至今下落不明,她一直挂念在心。
  「公主当真对你这么重要?」
  「嗯,公主就像我的亲姐姐,我们的感情很好。」回忆以前她与鸾鸾玩乐的情景,吟月有丝伤感。
  「可我却杀了她爹。」他皱起眉。
  「齐城风不是没死吗?我想等白磊回来会医好他的,如今他已不是皇上,等鸾鸾回来就可以父女团圆了。」或许是齐城风命不该绝,原本被宣告只剩一个月的寿命,但居然活了下来,身体日渐好转。
  江森将他安置在一处隐密的地方疗伤,就等鸾鸾回来让他们见面。
  「幸好。」他轻喟了一声,「我娘还活着,对他我也没有再多的怨恨了。」
  瞧他突然垂头丧气着,吟月拉起他的手说:「这样吧!咱们去南方。」
  「南方?为何?」
  「听说南方天气好,风景也优美,更有许多好吃的东西呢!」她俏皮地说道。
  「好,咱们就去南方。」只要是她的心愿,他都会办到。
  马儿转个方向往南而行,日阳渐渐照顶,直温暖他俩的心窝。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深宫赋之一《真皇子假公主》;
  02、深宫赋之二《白大夫的秘恋》;
  03、深宫赋之三《齐王爷的嫩婢》;
  04、深宫赋之四《邪皇子的爱奴》。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