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王元配 上 第二十五章
  「如果不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骚动,反倒让事情难以收拾,我早就带着你闯出这里,而不是提心吊胆的担心你这个反骨女子会不会在重要时刻违背我的意思,执意殉葬。」他抿紧薄唇,瞪着这名明明在他眼前,他却始终抓不到真实感的女人。
  可恶,他太晚得知殉葬的事,偏偏咸阳陵园的四周戒备森严,驻守士兵原就达到数千,在皇后的送葬队伍抵达之前,又已进驻数千名骑兵及侍卫,他的黑衣侍卫就算有近二十名守在附近森林,能急召过来,也是势单力薄,他无法涉险。
  将她紧紧拥入怀里,紧紧,紧紧的,他喃喃低语,「别让我失望,潆潆……」
  两天后,护送皇后棺椁的送葬队伍浩浩荡荡的抵达了,光是护驾人员就达数千人,然而明明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却是寂静无比,肃穆凝结的气氛笼罩全场,让人连想喘口气都觉得困难。
  在场有不少人明白,就在整个入殓封棺仪式进行时,也有近万人正在吃加上过量睡药的食物,并即将被移到另一个大坑掩埋,就这么不知不觉的死去,没有半点痛苦。
  但李恩丝毫不在乎这件事,这两天他到手的财富已难以计算,先甭提杜明,黎掌柜所载运出的好货,还有十颗夜明珠,等会儿的后谢更令他期待……
  他手里拿着香祭拜,眼眸却不时瞄向另一个地道出口的随身侍卫。
  办事怎么这么慢?邢鹰还在等他的好消息呢。
  又等了好一会儿,见那名侍卫悄悄点了头,他欣喜的急忙将手上的香交给另一名高官,「待会儿仪式一完,我的人自会接手后面的事,你就可以带队回京复命,一切圆满。」
  「是。」
  李恩离开祭祀台,走到另一名侍卫站立的马车旁,很快坐上车,看着安静被放置在他脚边的黑色大袋子,笑逐颜开,「还不快走。」

  「是--」
  马车立即奔驰起来,不一会儿便来到三里外的别院,侍卫将那只大黑袋扛在肩上,在李恩的指示下快步进房,将大黑袋放到床上。
  命侍卫退下后,他将房门给关上,转头就看到房内的邢鹰已迫不及待的上前打开黑色袋子,但站在他身后的吕杰怎么了,为何脸色大变?
  浓眉一皱,他好奇的走上前一看,脸色却也顿时铁青,「怎么不是左姑娘?这不可能会弄错的。」
  邢鹰脸色凝重,黑袋里的女人他认得,是最近常常围绕在左潆潆身边的何瑶。
  他冷眼看向吕杰,「把她给我弄醒。」
  「是。」吕杰很快的去而复返,拿了一桶水直接泼向床上的何瑶。
  何瑶又咳又呛的醒了过来,一见到邢鹰,她就脸色苍白,簌簌发抖,愧疚的低下头。
  「到底怎么回事?潆潆人呢?为什么会是你?」他咬牙怒吼。
  她吓得泪如雨下,语无伦次的结巴说:「我……我……是……昨……天……潆潆来告诉我……」
  潆潆告诉她,他们全部的人都会被活埋,现在有一个活命的机会,但她必须照她说的来做,她必须在昨晚就躲到地宫去,一直躲到今天早上,李恩会以感谢几个重要的工匠为借口,到地宫让他们再看一眼自己苦心雕刻的作品,并赐酒一杯,然后潆潆会假装喝下酒。
  接着,几名工匠就会被放到一个个的空棺里,届时会有人把潆潆从空棺里偷偷放进一个黑色大袋,并放置在菩萨像后方,而她要做的就是把潆潆再抱回空棺处,然后自己进到黑色大袋里,吞下潆潆交给她的睡药,因为潆潆说怕她会不自觉的发出声音,所以……
  砰的一声,邢鹰握拳一挝,竟然一拳将木雕的床打破一个大洞来。
  何瑶吓得涕泗纵横,抽抽噎噎的哭道:「我不想跟她交换的……可是潆潆说她的人生已经够了……死了也许魂魄还可以飞去看她想见的人,可活着,恐怕就没有机会……」
  「这该死的是什么鬼话。这个女人难道不明白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做事,有机会到得了别的地方?」
  可恶,她不准死,他一定要亲自扭断她那漂亮的脖子。
  邢鹰脸色凶狠的一把揪住李恩,「带我下地宫,不然我炸了它。」
  「什、什么?」李恩顿时傻了。
  「可是……潆潆要我跟你说,她……不要,不要你去救她……」何瑶还在低低的哭着。
  「是啊,怎么救?为了防止盗墓,陵区四周有精锐的侍卫守护,地宫还设有暗箭,毒气,迷宫,而她所待之处会塞石填沙,你何必为一个死人,还是个女人涉险?」李恩回神,急急的说了一大串话。
  「潆潆说……她不希望你为了救她而死……」何瑶觉得她应该替左潆潆把话说得更清楚。
  这个该死的女人既然要死了,还关心他做啥?邢鹰仍紧扣住李恩,「把地宫的位置给我说清楚,还有她所在的位置。」
  李恩被他的疯狂吓得完全没了气势,也不敢叫人,只能吞咽一口口水,不安的回答,「可是来不及了……」
  「你给我闭嘴,快说。」邢鹰怒吼,再看向吕杰,「发信号,把人全召集过来。」
  「是。」吕杰立即退出房间,以狼烟通知驻守在附近山林的黑衣侍卫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房间里,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李恩还在结巴地劝邢鹰三思。
  可他的回应是一手掐住他的脖子,怒瞪着他,「我要是你,绝不会浪费这些时间。」
  「好好好……」李恩只好全身颤抖的说出他知道的一切--
  地下陵墓在墓室南北都有一条墓道,里面还分主室,前室,后室,王室有极大的木椁,里面有木棺及重要的殉葬品,椁内有陪葬人棺,那些工匠应该就定躺在那里。
  「不够,给我更详细的地图,不然,我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先前李恩都是一殿一殿带着他参观,他现在思绪混乱,根本无法组合。
  「地图早已毁了啊……」
  「那简单,你就跟着走吧。」邢鹰已经听到外面传过来杂沓的马蹄声,迅速决定。
  李恩简直快吓死了,从小养尊处优的他在姐姐的金口下,一路爬升到这个好位置,人人都对他鞠躬哈腰,哪曾碰过这么可怕的事?
  但他别无选择,跟着被邢鹰拽出去。
  在看到自己的多名侍卫早已一命呜呼,又看到二十几个充满肃杀之气的黑衣骑士时,他竟吓得哭了出来。
  但邢鹰可没时间让他丢人现眼的哭,直接将腿软的他拽到马上,「要活命就好好表现,不然,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地宫开始塞石填沙了吗?
  棺木外似乎传来轰隆隆的声响,左潆潆感觉到她所在的棺木微微颤动。
  不知过了多久,石棺的间隙开始有细沙渗了进来,她渐渐感到害怕,双手紧紧的环抱着自己。
  就这么走了吗……她眼眶一红,泪水盈聚,突然好想再见邢鹰一面。
  现在他应该已经知道她让他失望了,可是,他一定不明白她爱他爱得有多痛,多累。
  六年多的等待,无止境的思念,日夜烙印在心坎里的身影,到最后只剩下痛,没有尽头的痛,即使痛到想忘情,然而对他的情爱早已融入骨血,根本无法遗忘,所以她只能用这样自私的方式求得解脱。
  至少,爹可以好好的陪陪娘了,即使是一柸黄土,娘也一定很开心的。
  还有翔儿,她可怜的孩子,她无法陪他长大了,但她相信爹一定会好好教养他,他的义父义母那么疼他,也会帮忙照顾他的……
  至于那个男人……
  「邢鹰……」她泪如雨下的低声呼唤他的名字。
  永别了,她真的好爱他,但如果可以,她多希望这辈子不曾遇上他……
  愈来愈多的沙渗进来,她喘着气,呼吸也愈来愈困难,沙,好多的沙流泄而入,进入她的耳,她的口,她的鼻……
  无法呼吸的痛令她的五脏六腑像被挤压,又像快被撕裂,她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意识愈来愈模糊。
  但渐渐的,她不再感觉到痛,身子也不抖了,细细的沙尘似乎已淹没了她的脸。
  最后,她的世界终于被令人窒息的黑暗笼罩……
  【上集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黑王元配 上》作者:阳光晴子
  02、《黑王元配 下》作者:阳光晴子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