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的天使情人 第十章
  在打听之下,蓝宸毓才知道裴以靖在如意阁处理一些事情,于是一个旋身,往如意阁走去。  
  到了如意阁,蓝宸毓敲了敲门,等着里头的人回应,他可不想擅自闯进去,这样未免太没有礼貌了。  
  “请进。”屋里传来裴以靖一贯冷静淡漠的声音。  
  轻轻推开大门,蓝宸毓走进如意阁的大厅,里面只有裴以靖一个人在桌前看文件,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呃!宸毓,有什么事吗?怎么没有看见大哥陪你一起过来?”  
  裴以靖一见到蓝宸毓,反射性的询问着司徒无极怎么没有陪在蓝宸毓身边。  
  “为什么那个家伙一定要陪在我身边?好歹我也是个大人了,不用他一天到晚黏在我身边。”  
  一提到司徒无极,蓝宸毓整个人原本优闲的态度全不见了,反而像是个闹别扭的小孩。  
  “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大哥怎么会让你一个人来找我。”裴以靖解释着。  
  “对了!我来找你是为了要跟你说一些事情的,看看我,一提到那个大醋桶就给忘了。”  
  蓝宸毓敲了自己的脑袋一下,都是那个大醋桶害的,害他差点忘了来找裴以靖的目的。  

  “有什么事要单独跟我说的?大哥不能听吗?”裴以靖不解的看着蓝宸毓,到底有什么事是大哥不能知道的。  
  “也没什么,是他不好意思来,所以我才一个人来的。”蓝宸毓笑了笑,回答裴以靖的问题。  
  “有什么事,坐着说好了。”  
  裴以靖拉开椅子让蓝宸毓坐下。  
  “我希望你不要在为我的事自责,发生那件事并不是你的错,是那个大醋桶不对,你就当作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也没有生过病,好吗?”  
  蓝宸毓就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来找他的目的,反正都是要说的,用不着拐弯抹角。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啊?”裴以靖不禁感到讶异,他怎么会知道的?  
  “因为,你每次来看我的时候,你的眼神就已经告诉我了。”蓝宸毓据实回答裴以靖的问题。  
  “你真是一个非常纤细敏感的人,连我的秘密都逃不过你的眼睛。”裴以靖扯出一个笑容,心服蓝宸毓的观察入微。  
  “不,是你太善良了,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这样你不觉得太累了吗?”  
  蓝宸毓依这三个月来对他的观察,他发现裴以靖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冷漠,他是个善良而内敛的人。  
  “没办法,我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一时间也改不过来。”裴以靖也很诚实的回答。  
  “我来教你好了,保证你每天都过得很优闲快乐。”蓝宸毓神秘的一笑,像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不用了,目前的生活我很满意,暂时就不用劳烦你。”裴以靖稍微思索了一下才回答他。  
  看来蓝宸毓可能是被带坏了,才短短的一天就有这么大的改变,以后可不能对他掉以轻心。  
  “可是,我想……”蓝宸毓想说的话才说出口,就被人打断。  
  “以靖已经说不用,你就不用替他操心了。”司徒无极的声音突然在蓝宸毓的背后响起。  
  “你不是说有事要去办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  
  蓝宸毓一看到司徒无极,便脱口而出地问道。  
  “事情办完就回来,因为我很想你嘛!”  
  司徒无极从后面搂住蓝宸毓。  
  “喂!大醋桶,注意一下你的举止,这里还有别人在场,安分一点,把手拿开。”蓝宸毓盯着司徒无极搂着他的手。“以靖又不是外人,对不对,以靖?”司徒无极将视线转向一旁的裴以靖。  
  “不要问我,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聊。”裴以靖聪明的找了个理由,先溜了。  
  他们情人之间的事,他这个第三者哪有插嘴的余地,一个不小心弄得两成不是人就糟了。  
  “以靖,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先落跑?”蓝宸毓急忙对裴以靖喊话。  
  “你先不要管以靖,先管一下你自己吧!”司徒无极低下头,轻吻着蓝宸毓的脸颊。  
  “我好得很,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吗?”蓝宸毓一边躲着司徒无极的吻,一边问着他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事。  
  “我已经三个小时没有见到你,我好想你,你有没有一样想我?”司徒无极深情的问着蓝宸毓。  
  “没有,我一点都不想你,这个回答你满意吗?司徒门主。”蓝宸毓故意这么回答,存心捉弄司徒无极。  
  “不满意,你怎么可以不想我呢?”司徒无极干脆把蓝宸毓抱到他的腿上坐着,愁着一张脸问他。  
  “又没有人规定一定要无时无刻都想着你,所以,我一点都不会舍不得。”蓝宸毓恶质的回答。  
  “那现在我规定,你要无时无刻都想着我,不可以想其他的事或人。”司徒无极偷得一个吻,然后霸道的订下规矩。  
  “谁理你!我又不是卖给你了,一天到晚等着你宠爱。”他才不吃这一套呢!  
  “那我就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着你,让你一天到晚都看得到我。”司徒无极狡猾的说着,更让蓝宸毓一秒都不能忘了他。  
  “那你要出门办事或者要和别人谈生意的事该怎么办?”蓝宸毓又回了一句。  
  “还是带着你一起去啊!”司徒无极回答得很干脆,一点犹豫也没有。  
  “算了,我说不过你,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蓝宸毓举白旗投降。  
  “对了,我买了一样东西要送你,我们回梧桐院去看吧!”司徒无极搂着蓝宸毓站了起来,准备回梧桐院。  
  “什么东西?可以现在告诉我吗?”蓝宸毓好奇的问。  
  “看了你就知道。”司徒无极故作神秘的回答。  
  ☆        ☆        ☆  
  “你是真把我当成女人啦!居然送我音乐盒?”蓝宸毓一看到桌上的音乐盒,差点没有晕倒在现场。  
  司徒无极也真是的,居然买了一个音乐盒送他,他又不是女孩子,怎么会喜欢这种小玩艺儿。  
  “可是,我看它很漂亮啊!手工又很精细,所以才买回来送你。”  
  司徒无极拿起桌上的音乐盒,东看看、西看看,就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宸毓的反应会那么大?他实在是想不懂。  
  “是,它是很精致,但是,这种东西通常是买来送女人的,大概不会有人买来送男人,你懂了吗?”  
  蓝宸毓一手支着头,一手撑在桌上,无奈的向司徒无极解释,他大概是第一次买东西送人,才会发生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可是,我跟商家说,我是要送给我喜欢的人,他才拿这个给我的。”司徒无极抓了抓头,不解的看着蓝宸毓。  
  “还好你没有跟他说,你是要买来送给一个男人,老板一定是以为你要送女孩子,所以才会拿音乐盒给你。”  
  蓝宸毓轻吁了一口气,还好司徒无极没有说他喜欢的人是一个男的,要不然,明天他一定会成为全上海的焦点。  
  “原来老板误会了,那我拿去和他换别的。”司徒无极恍然大悟。  
  “不用了,你不想做人,我还想做人,要是你跟老板说你喜欢的是一个男人,那明天保证你会成为全上海最大的笑话。”蓝宸毓连忙阻止司徒无极,要是真的让他去了还得了。  
  “可是,这个音乐盒怎么办?”司徒无极指了指手上的音乐盒。  
  “我收下就是,你别忙了。”  
  蓝宸毓从司徒无极手上拿过音乐盒,只希望这个笨蛋不要去做那种傻事。  
  “下次买东西我会注意的。”司徒无极有些不自在的说。  
  说真格的,这是他第一次买东西送人,没想到居然出了那么大的错,还好宸毓收下了音乐盒,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还有下一次?你就饶了我吧!”蓝宸毓头痛的说。  
  谁知他下次会买什么东西回来,万一又是他用不到的东西那怎么办,总不能每次都收下来吧!  
  “下次我会带你一起去买的,你放心好了。”司徒无极告诉蓝宸毓,下一次他会带他一起去选购。  
  “不用了,住在这里,我什么都不缺,你不用费心讨我开心。”蓝宸毓对司徒无极坦白。  
  “我没有费心要讨你开心,我只是希望你住在这里能像住在自己家一样舒服。”司徒无极笑着告诉蓝宸毓。  
  他不希望他在这里住得不舒适,毕竟他要在这里住一辈子,而他希望他一辈子都能开开心心的。  
  “我现在就已经住得很舒适了,谢谢你的好意。”蓝宸毓客气的说。  
  “不要说谢不谢的,到现在还跟我客气。”司徒无极佯装不悦的警告蓝宸毓。  
  “是,以后不会再犯了,大老爷。”蓝宸毓俏皮的唤着司徒无极。  
  “你这个爱捉弄人的小皮蛋,看我怎么处罚你。”司徒无极促狭地在他的身上搔痒。  
  “住手,好痒,你这个大坏蛋,住手啊!”蓝宸毓边逃边叫着。  
  梧桐院里又传来一片嬉闹声。  
  自从蓝宸毓住进冥王门后,他们的门主司徒无极着实改变了不少,让门下的人有时候还真是不太习惯呢!  
  ☆        ☆        ☆  
  今儿个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冥王门里的人全都笑着一张脸,每个人的心情都好得不得了,原因无它,只因为他们的当家主子心情好。  
  心情好的原因自然是蓝宸毓对待他的态度大幅度的改变,每天都黏在一起也不想想别人的感受。  
  “大醋桶,你什么时候才要把段大哥从东北调回来?”  
  蓝宸毓想起段尘焰已经在冰天雪地的东北待了好几个月,所以想问问司徒无极什么时候要把他调回来。  
  “我说过好几百次了,不要叫我大醋桶,还有,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关心段尘焰那小子?你想移情别恋吗?”  
  司徒无极搂着他坐在主事厅的主位上,旁若无人的跟蓝宸毓斗起嘴来。也不管现在主事厅里还有邵恩和管澄夏两个电灯泡在。  
  “没办法,改不过来,我就是喜欢叫你大醋桶,谁教你这么会吃醋。”  
  蓝宸毓在司徒无极的调教之下,也学着他不拘小节,肆无忌惮的和司徒无极当众斗嘴。  
  “那我就教你怎么改过来。”说完,司徒无极当着其他两人的面,吻住蓝宸毓。  
  “大醋桶,厅里还有别人在,你是皮在痒了是不是?”一吻结束,蓝宸毓捏着司徒无极的手臂娇嗔地道。  
  “宸毓,在兄弟面前,多少留点面子给我,这种事我们私底下再解决嘛!”  
  司徒无极有些尴尬的看着坐在一旁的邵恩和管澄夏,差点忘了他们的存在。居然在他们面前吻宸毓,难怪他会说他皮在痒。  
  “你们继续,当我们不在现场。”管澄夏只管闻着杯里的茶,瞥了司徒无极和蓝宸毓一眼,若无其事的说。  
  司徒无极和蓝宸毓对看一眼,很有默契的朝管澄夏吼道:“我们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  
  “你们还真是有默契啊!连说话的内容和语气都一模一样。”管澄夏一点也不将两人的警告放在心上。  
  “要你管!”这次又是一次会心的共鸣。  
  “看看,又来了,又一起说同样的话了。”管澄夏哑然失笑的看着两人直嚷嚷。  
  “澄夏,你是想代替尘焰到东北是吗?我会很乐意成全你的心愿。”司徒无极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这个死澄夏跟尘焰那只狐狸一样,狡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只是他比尘焰还要厉害一点,出了事他一定是第一个落跑。  
  “嗯……我暂时不考虑到东北那个鬼地方去,下次有机会再说。”管澄夏见苗头不对,立刻收敛嘻笑的表情。  
  “是这样吗?我倒是想派你到东北告诉尘焰他可以回来了耶!”  
  司徒无极故作为难的样子,看着一脸惊恐的管澄夏,谁要他那么多嘴,管闲事管到他头上来了。  
  “像这种小事,可以随便找个人去通知尘焰就好,有必要用到我吗?”  
  管澄夏努力的做最后的挣扎,大哥也太过分了,在他们面前炫耀就算了,这会儿还要他去那种鬼地方,打死他都不去。  
  “可是,我不知道要派谁去比较好,还是你辛苦一点跑一趟,怎么样?”  
  司徒无极状似苦恼的思考一会儿,直说着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他就是存心要整管澄夏。  
  “大哥,请手下留情,小弟以后再也不敢顶撞你了,就请你饶了我这一回吧!”  
  为不了去东北那个鬼地方,管澄夏放下身段,向司徒无极求饶。开玩笑,生命诚可贵,他可不想去那天寒地冻,不见人迹的地方。  
  “看在你这般诚意道歉的份上,我就饶了你这一次,要是下次再犯的话,下场绝对会比这次惨。”司徒无极露出恶魔一样的微笑。  
  “是,我知道了。”管澄夏只好无奈的回答司徒无极。  
  表面上是这么说的啦!心里在想什么,大概也只有管澄夏自己清楚,谁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犯。  
  “明天派人到东北通知尘焰可以回上海了。”司徒无极下令。  
  “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大哥。”邵恩难得很规矩的问。  
  毕竟管澄夏的例子刚在他眼前上演,他怎么可能笨得再犯相同的错误呢!  
  “没什么事了,你们可以先退下。”司徒无极摆摆手,示意他们先下去忙自己的事。  
  “那我们先走了。”  
  管澄夏和邵恩同时退出主事厅。  
  “你真的要让段大哥回上海了?”蓝宸毓迫不及待的追问司徒无极,是不是真的要让段尘焰回上海。  
  “听到尘焰要回来,你好像很高兴,是不是?”司徒无极吃味的问。  
  “当然,段大哥是因为我的关系才会被你派到东北的,他能回来我当然很高兴!”蓝宸毓手舞足蹈的告诉司徒无极。  
  “就只是为了这一点,没有别的原因了?”司徒无极不放心的追问。  
  “大醋桶,不要老是浸泡在醋海里,闻闻你身上一股酸醋味,真是有够小心眼的。”  
  蓝宸毓作势闻着司徒无极身上的味道,捏着鼻子要司徒无极稍微改进一下。  
  “哪有,我就闻不出来。”  
  司徒无极疑惑地拉起衣服闻了闻,皱着眉看向蓝宸毓。  
  “不理你了,我要到海棠春坞去。”蓝宸毓站了起来,往门边走。  
  “我陪你一起去,中午我们就在海棠春坞吃饭好了。”司徒无极也跟着站了起来,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你不用跟来,我和以靖约好要一起吃饭,没你的份。”蓝宸毓用手挡住司徒无极的身体。  
  “好吧!那你要早点回梧桐院陪我喔!”司徒无极的表情像是个弃妇一样哀怨,无奈的看着蓝宸毓。  
  “用不着摆张可怜兮兮的脸,你得去忙自己的事。”蓝宸毓好笑的看着一脸哀怨的司徒无极。  
  ☆        ☆        ☆  
  晚上的梧桐院又是一片春色无边。  
  关上了房门,却锁不住那轻逸出的呢喃爱语。  
  “你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快放开我,不是说好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碰我的吗?”  
  蓝宸毓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上,要司徒无极尊重他的意愿,不要老是强迫他做不想做的事。  
  “心上人就睡在旁边,我又不是柳下惠,怎么可能对你视而不见?”  
  司徒无极又开始对蓝宸毓进行强力的催眠暗示。这出戏码每天都会上演一次,最后输的人大都是蓝宸毓。  
  每一次争到最后,蓝宸毓不得不举白旗投降,因为司徒无极实在是很会耍弄一些小把戏来唬弄他。  
  “今晚绝对不准你碰我,不然,我就三个月不和你说话。”蓝宸毓使出最后绝招,逼司徒无极投降。  
  “宸毓,你好残忍喔!”司徒无极紧挨着蓝宸毓,试图以无辜的声音软化蓝宸毓的决定。  
  “没有用的,这次我是下定决心不让你碰我,如果你忍不住的话,就去洗个冷水澡,然后去别的房间睡。”  
  蓝宸毓退了一步,用平淡的语调告诉司徒无极。  
  怎么可以让他每次都得逞呢!  
  “宸毓,拜托啦!”司徒无极拉着蓝宸毓哀求着。  
  不到最后,这场仗还不知最后是谁输谁赢……  
  尾声  
  两个月后  
  段尘焰带着他的心上人楚步影回到上海的冥王门,这个消息当然在冥王门里引起一阵喧哗。  
  “哇!尘焰,你从哪里带回来一个大美人啊?”管澄夏替众人问出心里想问的事。  
  “澄夏,管好你的嘴巴,步影是个男的,你看清楚一点。”段尘焰不太高兴的紧护着楚步影。  
  “段大哥,你好厉害喔!你是怎么追到步影的?”蓝宸毓忍不住好奇地问着段尘焰。  
  “这要问步影肯不肯让我说!”  
  段尘焰看了一眼身后的楚步影。  
  “算了,步影,我们到梧桐院,你慢慢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别理他们了。”  
  蓝宸毓直接挣脱司徒无极的掌控,走到楚步影的身边,也不问人家的意思,拉着他就往外走,顺道还拉上裴以靖。  
  三个人,两个在半强迫下跟着他走出主事厅,他则拉着两人往前走,留下一屋子的人。  
  “大哥,你把宸毓宠上天了。”段尘焰看着司徒无极。  
  “自己管不住心上人,别牵扯到别人身上。”司徒无极回了一句。  
  “大哥,是你自己宠坏宸毓的,怎么可以说是我管不住步影呢?”段尘焰不太服气地反驳司徒无极的话。  
  “不要扯上我们家宸毓,他可是很安分的。”司徒无极马上替蓝宸毓辩解。  
  “安分!?连以靖都快被他带坏了,还说他安分,简直是睁眼说瞎话。”段尘焰不以为然的继续反驳司徒无极。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斗个没完没了,其他的两个人则是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看戏,一点劝架的意思也没有。
    —本书完—  
  ★想知道段尘焰这只笑面狐狸是怎么追到楚步影的,请期待下回分晓——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