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的天使情人 第六章
  在裴以靖的提议下,祥云戏团的团长,也就是蓝宸毓唤他为老爹的杨团长住进了冥王门。  
  “孩子,你看看我,我是老爹啊!你认识我吗?”杨团长坐在蓝宸毓的身边,试探性的问着。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阵寂静,蓝宸毓依然像个娃娃一样,动也不动的看着前方,目光失去焦距。  
  “孩子,不要这样子吓老爹,我老了,经不起你这样吓我的,转过头看看我好不好?”  
  杨团长努力的想唤醒蓝宸毓,只是,他的努力换来的,却是蓝宸毓无言的对待。  
  他伤心的掉下眼泪,心疼一个好好的孩子,才几个月没见到,现在居然变成这个样子,这教他怎么不心疼难过?  
  已经中午了,裴以靖端着午餐走近梧桐院,杨团长的年纪也大了,不吃点东西是不行的,体力会透支。  
  “您老先吃点东西,要是连你也倒下去,就没有人可以唤醒宸毓了。”  
  裴以靖走到两人的前面轻声劝着,要杨团长先吃点东西。  
  “我哪还有心情吃东西?这孩子几个月前还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杨团长追问着,想明白事情的缘由。  
  他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像活死人一样?  

  现在的蓝宸毓一切都得要别人帮忙,连最基本的体力都要靠打点滴来维持,每天天亮就张开眼睛,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一点思想和表达情感的能力也没有,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他真的是一尊美丽的娃娃。  
  “如果,您老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应该要问我们的门主。因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完全没有人看见,门主又绝口不提,对我们而言,我们也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好找出医治宸毓的方法。”  
  裴以靖老实以告,因为这件事一直让人疑惑。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他们几个也很想知道,他们实在猜不透怎么一早起来,蓝宸毓完全变了个样,大哥也变得怪怪的,整天守在蓝宸毓身边,一步也不肯离开。  
  “帮我安排,我要见他一面,我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杨团长决定豁出去了,管他是谁,他现在一心只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我知道了,请您先用餐吧!”裴以靖笑着对杨团长说。  
  裴以靖很难得在外人面前露出微笑,可是,为了接下来可能藉由杨团长理清事情真相,让他掩不住心中的欣喜。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杨团长继续问。  
  他可不想一直傻傻的等下去,他迫切地想尽快见到那个把宸毓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我尽量帮你安排,您请耐心的等一下,等安排好后,我马上就带你去见门主。”裴以靖笑着回答杨团长的问题。看来大哥这回可真的惨了,未来的岳父这一关可不好过喔!  
  “请你多费心了,我在这里先谢谢你。”说着杨团长整个人往地上一跪,向裴以靖表达谢意。  
  “您快起来,我怎么受得起您这一跪呢!”  
  裴以靖忙不迭的扶起杨团长。开玩笑,要是让大哥知道,他可是吃不完兜着走,他才不想到东北陪段尘焰那只笑面狐狸咧!  
  “年轻人,为什么你年纪轻轻的会进入这样的帮派呢?”  
  杨团长天外飞来一笔,好奇的问着裴以靖。看他的年纪大概比杨团长小一些,怎么会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  
  “我姓裴,您可以叫我以靖。当初要不是门主他收留我,恐怕我早已经饿死在街头,怎么可能活到现在?”裴以靖又恢复原来冷漠的本性,有些生疏的回答杨团长的问题。  
  在外人面前,他一向是称呼司徒无极为门主,只有在私底下或两人独处时,他才会称呼他一声大哥。  
  “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杨团长见到裴以靖说话的语气不一样了,立刻明白他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没关系,只是一些陈年往事,没什么要紧的。”  
  表面上裴以靖还是得体的应对,然而内心里却因为他无心的话正在淌着血。  
  因为戏班是到处表演的,杨团长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物他没见过。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裴以靖内心的伤痛与无奈。在这动荡不安的年代,有太多像他这样的小孩被父母遗弃,或者父母死于战火,不得不一个人孤伶伶的生活在世上。  
  像蓝宸毓,就是被父母所遗弃的弃婴,当年他不忍心看他在街头挨饿受冻,才将他拾回,当成自己的小孩扶养成人。  
  只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为了他的戏班,蓝宸毓宁愿牺牲自己,留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身边,况且对方还是个男的。  
  “不说这些伤心事了,你也还没有吃饭吧?我们一起吃好了。”杨团长叹了口气,安慰着裴以靖,事情都过了那么久了,想也没有用,只是徒增心痛而已。  
  “您吃就好,我还有事要忙,不陪您了。”  
  裴以靖想起下午他还要跟管澄夏一起出门买东西,只好婉拒了杨团长的好意。  
  “是吗?那就不耽误你了,你快去忙,这里有我照顾着。”  
  杨团长回头看了蓝宸毓一眼,要裴以靖不用陪他,办正事要紧。  
  “那我先走了。”裴以靖顺着杨团长的话,打算离去。  
  “你慢走,路上要小心。”在方才的对话中,他看出他眼中属于战事孤儿的落寞,一股心疼不禁油然而生。  
  “我知道,您也要保重身体,宸毓还需要您的照顾呢!”  
  裴以靖能感受到杨团长发自内心,对他的关怀之意。他不禁眼眶一热,这世上还是有人关心着他……  
  ☆        ☆        ☆  
  自从那天和裴以靖聊过以后,杨团长已经有两三天没有见到他的人,也不晓得他在忙些什么。  
  他也不好意思问其他的人,因为整个冥王门他只认识裴以靖和另外一个总是一张笑脸的男子。  
  可是,他住进来以后,就没有看过那个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冥王门里的人。  
  “宸毓,你看,外面正在下雨,今天我们不能到外面晾太阳了。”  
  杨团长每天都会带着蓝宸毓到外面晾晾太阳,因为他认为整天都躲在屋子里,会闷出病来。  
  今天窗外飘着毛毛细雨,看样子这雨短时间内也停不了,那今天要做什么好呢?杨团长望着窗外想着。  
  “宸毓,今天团长就说一些心里话给你听好不好——杨团长走到蓝宸毓面前轻声说着。  
  虽然蓝宸毓一点反应也没有,可是,杨团长相信他一定听得见,只是不能表达而已。  
  “你是我在一个冬天的夜里,戏班演无戏休息的时候,在门外捡到的弃婴。因为不忍心看你一个小婴儿冻死在街头,我自己又没有孩子,所以就收留了你,把你扶养成人。你一直是一个很体贴的好孩子,凡事都会替别人着想,总是把别人排第一,自己排最后,这一次为什么不替自己想想,把自己弄成这样,你知道老爹有多么舍不得吗?”  
  杨团长边说边掉眼泪,看着眼前虽然活着,但是却不言不语的蓝宸毓,早知道会这样,当初他就应该狠下心不收留他,今天他也不用受这种折磨。  
  “宸毓,你转头看老爹一眼好不好?让我知道你还是有知觉、有听见我说话,好不好?”  
  杨团长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说这句话了,只是每次蓝宸毓的反应都是一样,丝毫没有进展。  
  “孩子,你要这样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快点清醒吧!你知道你这样,有多少人跟着你受折磨吗?”  
  杨团长明知道得不到蓝宸毓的一点点反应,但是,他还是不肯放弃,每天重复着相同的话。  
  “唉!我要到哪一天才肯开口说话呢?”杨团长叹了口气,开始觉得有点力不从心。  
  裴以靖再度出现在杨团长面前,这次,他是来带杨团长去见司徒无极的。  
  “老人家,我们门主今天有空可以见您了,请您跟我来。”裴以靖很有礼貌的对杨团长说。  
  “正好,我还在想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你们门主,快带我去见他。”  
  杨团长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精神都来了,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见见冥王门神秘的门主。  
  他想问清楚三个月前,蓝宸毓从戏班回冥王门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三个月后再见到他,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宸毓,老爹有事要出去一下,你要乖乖的待在房间里,不可以到处乱跑。”  
  杨团长走回蓝宸毓面前,关心的交代着,明知道他现在这种情形根本不可能到处乱跑,可是他就是习惯性的要交代几句才放心。  
  “我们走吧!麻烦带路。”杨团长一转身,柔和的眼神随即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眼神。  
  “这边请。”裴以靖心中暗想,看来大哥今天不好过了,未来的岳父大人正在气头上,他的求婚计划可能会失败喔!  
  ☆        ☆        ☆  
  裴以靖带着杨团长来到主事厅,厅里只有司徒无极一个人,看来这件事他不打算让第三者知道。  
  “门主,我把人带来了,你们慢慢谈,千万不要太激动。”  
  裴以靖对着大门通知司徒无极,他把人带来了,顺便交代一下,希望他们二人等会儿的谈话不要太激动。  
  “没你的事,你先下去忙你的吧!”司徒无极挥挥手,要裴以靖去忙他自己的事。  
  “你就是冥王门的门主司徒无极?”杨团长问。  
  “我就是司徒无极,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就是宸毓口中的老爹杨团长?”  
  司徒无极不改霸道的语气,以王者的姿态和杨团长说话。  
  “我开门见山的问好了,你到底对我们家宸毓做了什么事?害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整天靠着点滴维持生命。”  
  杨团长很不客气的逼问司徒无极,一点也不在乎他是冥王门的门主,在上海拥有呼风唤雨的权势,他现在一心只想知道他对宸毓做了什么。  
  “那天,因为宸毓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擅自和别人跑回戏班,我知道以后非常生气,所以……”司徒无极提起三个月前发生的事情时,口气稍微放软了一些,语气中隐约可以听出难掩的悔意。  
  “你……你怎么可以对宸毓做出那种事!?  
  杨团长在听到事情的真相后,惊愕地脚步踉跄,原来是发生了那种事,难怪宸毓会变成那副德行。  
  “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也很努力想让宸毓恢复正常,可是是……”司徒无极有些挫败的说着。  
  他努力了三个月,每天陪着宸毓,陪他说话、陪他看风景,想逗他开心,可是,他还是老样子,一点复元的迹象也没有。  
  所以,他才会听裴以靖的话,把戏班的团长请到冥王门来陪宸毓,看效果会不会好一点。  
  从他住进来开始,他就忍着不敢去打扰蓝宸毓,每天藉着忙碌来冲淡他对蓝宸毓的思念和关怀。  
  每天都会有专人来向他报告蓝宸毓的情形,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去,结果却让他失望。  
  蓝宸毓连从小将他养大的老爹站在面前都没有任何反应,不管他们有多努力,就像是把石头丢进大海里,没有任何回应。  
  “你不用再说什么了,我要把宸毓带回戏班去,我不要让他继续留在这里。”  
  杨团长口气坚决的告诉司徒无极,他要把宸毓带走,没有转圜的余地。  
  “你不能这么做,你带走宸毓,那他的病怎么办?你们有能力让宸毓接受医生的治疗吗?”  
  司徒无极听到他的话,立刻反问杨团长,以他们戏班的经济能力,是不可能让宸毓接受长期治疗的,况且,他每天都要靠点滴来维持生命和体力。  
  “就算要赔上整个戏班,我也没有任何怨言,我不会让宸毓留在冥王门的,明天我就带他回戏班去。”  
  杨团长不顾一切的想要带走蓝宸毓,就算要他当乞丐养活宸毓,他都没有怨言。  
  “我不准,任何人都别想从我身边抢走宸毓,谁要想带他走,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否则休想!”  
  司徒无极被挑起的火气全发了出来,他可管不着眼前的人是谁,只要谁想带走宸毓,谁就是他的敌人。  
  对待敌人,他一向非常残忍,他要人死,没有任何人可以活着离开他的面前,连眼前这个养育宸毓长大的老人也不例外。  
  “我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带走宸毓那孩子,他在这里受的苦够多了,我不能让他再留下来。”  
  杨团长打算拼了老命把宸毓带离冥王门,他要解散戏班,和宸毓搬到一个没有能找得到的地方,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  
  不管多苦,他都会撑下去,不会让宸毓饿着、冻着。只求能让他平静的过完这一生,不要再有任何折磨和苦难。  
  “我不准,我绝对不让你带走宸毓,他是我的,谁也不能带走他!”  
  司徒无极的眼神有些狂乱,重复着他对蓝宸毓的占有欲。  
  就在气氛益显火爆的时候,裴以靖突然出现在大厅里,告诉僵持不下的两人一个震惊的消息——  
  “门主,不好了,蓝宸毓不见了!”  
  裴以靖离开大厅后,想起蓝宸毓一个人在梧桐院里没有人陪,万一发生什么事,或他有什么需要,总要有人照顾着,所以,他一转身又回到梧桐院。  
  谁知道,一进到屋里,原本坐在窗旁的蓝宸毓,竟然离奇的失踪。他赶紧回大厅告诉司徒无极这件事。  
  “你说什么?宸毓不见了!?这怎么可能,快派人去找,他不会走远的,快去找,一定要把人找出来!”  
  司徒无极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变得疯狂。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他不是失去一切行动能力了吗?怎么会?  
  老天不会在跟他开玩笑吧?先是杨团长扬言要带走他,他正和他吵得不可开交,现在裴以靖又带来如此惊人的消息。  
  几日来的疲累,加上这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他终于体力不足,一阵晕眩,整个人就这么倒下。  
  “大哥,你没事吧?快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  
  裴以靖正要转身派人去找蓝宸毓,岂知司徒无极突然就这么倒了下去。他也顾不得还有外人在,着急的喊着司徒无极。  
  “恩、澄夏,你们快来,大哥昏倒了,你们快来!”裴以靖难得失去平时的冷静,放声大喊,语气里有掩不住的着急和心痛。  
  听到裴以靖的大喊,顿时整个主事厅里挤满了人,随即邵恩和管澄夏也赶到了司徒无极身边。  
  “以靖,冷静一点,先把大哥送回房间,马上找医生来看看。”  
  管澄夏立刻指派着工作,并且安慰着裴以靖。他知道以靖最尊敬大哥,难怪他会那么激动。  
  “你们还看什么,还不快去请医生,等着挨我揍吗?”邵恩火爆的对着门外的人大喊。  
  真是的,全都看呆了,还是脚底生了根?  
  “是,我们马上就去请医生。”手下们被这么一吼,魂都回来了,马上匆匆忙忙的各自执行任务。  
  “还有,派人去找蓝宸毓,他不见了,大哥昏倒前交代一定要找到他。”  
  裴以靖恢复冷静的交代着,刚才他竟然在手下及外人面前卸下具面。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蓝宸毓不见了!?邵恩瞪大双眼看着裴以靖。  
  “以靖,你说蓝宸毓不见了?”管澄夏也一脸愕然的看着裴以靖。  
  “我说的是真的,我有必要这样吓大哥吗?大哥简直把他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我怎么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裴以靖一方面是说给邵恩和管澄夏听,另一方面是想让杨团长知道,大哥有多么在乎蓝宸毓。  
  “说的也是,整个冥王门最不可能说谎的就是你,要是尘焰就不一定了。”  
  管澄夏有感而发的说,门里少了段尘焰还真是无聊,整个冥王门安安静静的,一点好玩的事都没有。  
  要是有他在,整个冥王门一定是热闹非凡,至少还可以看他捉弄邵恩那个火爆浪子,那永远不会让人觉得无趣的戏码……  
  “好了,办正事要紧,我们分开找宸毓,澄夏,大哥就拜托你了。”  
  裴以靖恢复理智,冷静的交代着接下来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你快去找蓝宸毓吧!”管澄夏一笑,转身往大门走。  
  “恩,我们赶快去找宸毓。”裴以靖说着。  
  地直呆站在一边的杨团长也急切地开口:“我也一起去找宸毓。”  
  “也好,一起去吧!”裴以靖知道没办法阻止杨团长的决定,只好顺着他的意思。  
    于是,整个冥王门的人都动员起来,只为了寻找失踪的蓝宸毓。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