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照顾你 第十二章
  「老板,一个海鲜锔饭和青椒牛肉炒饭。」她拿过MENU,迳自帮何微悠点了炒饭。
  温睿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对……对不起。」何微悠声如蚊蚋地说,头仍是低低的。
  「我点了两种,等一下你要是喜欢锔饭,我们再交换。」
  餐点来了,食物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到了十二点多,店里仍是冷冷清清。
  「好吃。」舀起香浓的锔饭送人口中,殷虹称赞不已。
  「谢谢。」温睿人面露温和的笑容,拿起干净的抹布擦着碗盘。
  忽然,殷虹脑中灵光一闪,微悠既然是写言情小说,那么对男女间的感情应该自有一番见解。
  「微悠。」
  「嗯?」何微悠抬起清秀苍白的脸庞,不晓得殷虹为什么唤她。
  「你觉得男女朋友在一起,最后一定要结婚吗?」

  何微悠小鹿般的眼睛眨呀眨。「难道不是吗?」
  算她白问。殷虹颓然趴在桌上。
  其实她心里也很清楚,男女间的感情哪有一定的答案?问这些只不过是因为她对「婚姻」两个宇充满了不确定。
  事情的症结很简单,因为她不相信一个人的好可以持续一辈子,她幼稚且自私的想维持目前的关系。
  像她的父亲,他也曾是个慈父、是个好丈夫,但却如此轻易的抛下一切,和另外一位女子双宿双飞。
  当初……他和母亲也是不顾家人的反对,克服重重困难才得以相守,可是婚姻的诺言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好……好痛!
  殷虹腹部掠过一阵闷疼。
  以前月事来时虽然会有些痛,但从来不曾这么难受,让她痛得脸色发白。
  偏偏这时候,卫生棉居然没了!
  她想打电话给微悠,问题是她不知道微悠的电话,现在的她可能连起身到楼下借卫生棉都成困难。
  真的好痛……
  殷虹躺在床上,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电话响了,她瞪着电话好半晌,终于拿起话筒。
  「喂,小虹。」
  「……」
  「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齐日翔担心地问。今天早上离开时,殷虹的脸色还是很难看,因此他特别打电话来探探她的心情。
  「我现在没力气和你说话。」殷虹气虚地靠在枕头上。
  电话那端突然陷人沉默。
  「是不是我……昨天晚上太粗鲁了?」没想到他喝了酒之后居然变得这么「强」。齐日翔内疚地说。
  「很好笑。不过很可惜,我只是因为『那个』来了。」殷虹冷笑一声,开始考虑是否要将电话挂断。
  「那我下午去找你,顺便带点东西给你进补。」原来不是,齐日翔有点惋惜。
  殷虹考虑着他的提议。她原本是想好好思考她和齐日翔之间的事,不想这么快和他见面,但是……
  「要来之前帮我买卫生棉。」坚持仍是抵挡不住生理期的不便,当女孩子真的好辛苦。
  齐日翔叹了一声,来不及作回应,殷虹已经挂断电话。
  买卫生棉,他没有听错吧?
  齐日翔陷人苦恼。
  他站在超市里,看着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卫生棉,有基本型、夜安型,还有标明一般流量、较多流量……
  「先生,有自备购物袋吗?」
  「没有。」齐日翔拿着数十包卫生棉到柜台结帐,为了周全起见,他每种都挑选了一样,另外也选购了一些补品,打算帮殷虹进补。
  「请问需要袋子吗?若需要塑胶袋,我们要另外多加两元购买。」柜台小姐尽责地说明。
  「我要袋子。」废话,没有袋子教他一个大男人拿着数十包卫生棉走在路上能看吗?
  正值下班时间,许多职业妇女和上班族也来采购,他们难掩好奇地看着拿了数十包卫生棉结帐的年轻男子。
  齐日翔将一包包卫生棉放入袋子里,后方好奇的视线逐渐变成了低语,他面无表情的提着采购品离开卖场。
  看什么!没看过男人帮女人买卫生棉吗?她们的老公都要好好检讨。
  在破烂公寓附近的巷子左弯右绕终于觅得一处停车位,他用最快的速度将车子停好,急急赶往殷虹的住处。
  听见门铃声,殷虹强忍腹部的不适,艰难地起身开门。
  「你的脸色好难看。」齐日翔心疼地说。
  殷虹连瞪他的力气都省了,低头看见他手上装满卫生棉的袋子,她的胸口蓦地涨得满满的,眼眶逐渐凝聚水气……
  「你们女人的东西还真不是普通麻烦,我站在架子前面研究了老半天,实在不知道要买哪一种,所以都各拿了一样。对了,我还帮你买了鸡精,可以帮你调理身体,补血——」齐日翔钜细靡遗地详述。
  「停!」殷虹原本涌起的小小感动当下被他的唠叨扼杀,不过泪水已经控制不住的滑落脸颊。
  没料到殷虹会有这样的反应,齐日翔一时间慌了手脚,认识至今,他第一次看到殷虹掉泪。
  「你怎么了?我听说女孩子那个来会不舒服,可是没想到会那么痛。你要不要吃止痛药?还是我马上开车带你去看医生」齐日翔一心急,唠叨的毛病又发作,还
  不停的在小套房里踱步。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这情绪来得突然,连殷虹都觉意外。
  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掉落,一股热流自心窝深处涌起,她对齐日翔并非无意,但扪心自问,他对她的喜欢多过她太多……
  让她无法承受。
  齐日翔赶忙将手中的袋子放在地上,拥住心肝宝贝轻拍安抚,「当然要对你好,不对你好,我要对谁好?」
  「对你以前交往的女星呢?」闷闷的声音自他怀中响起。
  她还是在意的。怎能不在意?殷虹对自己仍逃脱不了一般女子的嗔怒悲喜感到叹息。
  「小虹,冤枉啊!我说过了,那已经是过去了。虽然我曾经交往过好几个女孩子,可是我和她们现在」点关系都没有。真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我……」齐日翔急得舌头都打结了。
  要是殷虹执意不相信他怎么办?再造处女膜以证清白?可是男人没那东西啊,赌咒发誓又太假了,等天打雷劈还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能遇得上。
  「好几个?」哼哼,不打自招,原来不只一个,是好几个。
  齐日翔真想咬舌自尽算了,他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内心涌起一股恐惧,殷虹不会因为这样就不要他吧?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殷虹又说话了。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爸爸的事?」
  「什么?」齐日翔愣了一下,不解殷虹为什么会在这时提起她的父亲。
  【第十章】
  「我父亲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了。」殷虹坐在床上,简单叙述童年时父亲抛家弃子的事。
  小时候的茫然不解到后来被莫名的不安所取代,没有因为长大而得到解答,她始终无法明白,为什么父亲可以如此轻易的抛下一切?
  齐日翔脑中想着刚才殷虹所说的话,努力思考她想表达的涵义。
  「你是害怕我会像你父亲一样?」他小心翼翼的问。她的意思是这样吗?可是他怎么会和她父亲那混蛋一样呢?
  虽然不该形容失踪的未来岳父是混蛋,但是齐日翔很难想象,一个男人居然连句解释都没有,就携同另一个女子私奔,抛下自己的妻女。
  「不是。」看着齐日翔为她愤慨不平的神情,殷虹摇头给予否定的答案。该怎么形容呢?应该是对许多事都不确定吧!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