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柳梢 第二十七章
  他痴痴地看着她,好半晌后,总算又找回了呼吸和声音。「我知道我伤你至深,可是这次,换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她心痛如绞,暗暗握紧了拳头。
  不能心软,不能再心软……
  多年来的你追我跑,她已经累了、倦了,不想再苦苦追求他的认可与永远也不会出现的爱,就算现在他说爱她,可是她已如同惊弓之鸟,没有办法再轻易信任他的承诺。
  爱,或尊严,她只能选一种。
  经过长长的沉默,所有人都屏息等待她的回答,最后盼来的依旧是她决绝冰冷的回答。
  「不。」她刻意而残忍地道:「因为我已经长大了。」
  风满楼如奥运电殛,眼底残存的一丝希望光芒刹那消逝了。
  话说完,章灵头也不回地转身回房,不看他恍若死去的惨白容颜,不去看身后人们是如何同情地窃窃私语,更不去看继娘和方儿气急败坏的神情。
  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刻,她的心也同样地碎成了千千万万片,再也拼凑不起来了。
  「听说他为爱相思太重,病倒了。」

  这天早上,章云氏自外头进来,愁眉苦脸地摇头叹气。
  正在把野生当归捆束起来的章灵微微一顿,脸色白了,但她依旧不屑地嗤了一声。
  啐,肯定又是在耍花招。
  他们能不能不要再耍这些花头了?是谁当初说她满脑子都是幼稚的把戏,是谁说她一直拒绝长大,是个无知任性的小孩子?
  现在他们这些「大人」又好到哪里去了?
  她都已经说了不,他们就该要承认事实,该就此收手了。
  章灵不顾内心翻腾如滔天巨浪的痛楚和矛盾,强迫自己冷着脸,面带嘲弄。
  「我是说真的。」章云氏叹了一口长长的气,神情黯然。「听绍兵说,这两年他急着找你,急着帮咱们章家报仇,两相煎熬心力交瘁,所以这次病来如山倒,就连薛神医都说情况严重啊。」
  她心一跳,手掌深深陷入粗糙的当归枝里,掐得几乎刺破掌心。
  「阿娘,我是不会相信你们的诡计的。」她勉强开口。
  「随你吧。」章云氏一反常态,没有逼她,只是悲伤地笑了笑。「如果断情弃爱会让你觉得好过一点,那么就这样做吧,当初是他伤得你这么重,就算是以死偿还,也不算冤了他。」
  死?
  章灵倏然站了起来,面色褪白若纸。「什么死?哪有那么容易死?阿娘,你不要再用这一招吓唬我了,我看起来像是会理会他死活的人吗?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不在乎他了,我……我……」
  「阿灵,我从没有告诉过你,我在你爹病逝前一刻,还跟他大吵了一架的事吧?」章云氏眼神哀伤地看着她。
  她心下一紧,「阿娘……」
  「我气他要抛下我不顾,还自私的把你托付给我,他是那么地安心,他就知道我和风少爷绝对不会让你吃苦受罪。」章云氏落下泪来。「可是他心里想的就是你,那我呢?虽然我是一个母亲,但我也是一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他怎么就不担心我将来好过不好过?」
  「阿娘,我从来不知道……我……」章灵也忍不住哭了,走过去环抱住她。「对不起……我、我……让你操心了……」
  「我是真心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所以总护着你,又忍不住气你跟个傻子一样,成天被一个不爱你的人瞧不起……」章云氏哽咽道:「你小时候多灾多难,好不容易每每逢凶化吉,娘自然是希望你从此多福多寿无灾厄,嫁给一个能真正爱惜你的人。」
  「我知道你总对我好,总是替我想。」章灵泪如雨下,心底万分感激。
  「所以我不想你将来后悔。」章云氏轻轻替她拭去眼泪。「我知道你怕,你害怕自己会像过去那样,错把真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可是你该对自己有信心,更该对自己慧眼爱上的男人有信心。」
  「阿娘,可是我……」她噙着眼泪,深深犹豫了起来。
  「你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章云氏温柔地道:「当初那个发誓一定要将风哥哥抓进洞房的小姑娘到哪里去了?你要一辈子失魂落魄的过着安全的生活,还是不让自己余生后悔,再度放手搏?」
  章灵怔怔地望着继娘,胸口逐渐地恢复了温暖热切的心跳和悸动。
  是啊,她爱风哥哥,就算有气有恨有怨,可她无法否认,自己一直都是爱着他的,永远也不会改变。
  「你就听凭自己的心意吧,只要此生无悔,就好了。」
  她豁然抬头,小脸乍然绽放开了光芒,像是已经做出了决定。
  「去吧。」章云氏看出她的心意,微笑地轻推她一把。「阿灵,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阿娘都支持着你。」
  「阿娘,谢谢你。」她盈着泪,展开双臂用力抱了下章云氏,然后拎起裙摆拨腿就往外跑。
  才刚奔出门口,她就呆住了。
  面色苍白,一脸病容却依旧英俊的风满楼,伫立在门口那株柳树下,温柔地凝视着她,眼底闪动着永不放弃的深情。
  「阿灵,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他的声音沙哑粗嗄得令人不忍闻听。
  她紧紧地注视着他,又再度感受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悸动不已的感觉,那是,深深爱着一个人的幸福滋味。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他温和地重复。
  她凝望着他,良久良久,然后终于开口,眼底笑意跳动。「我不要给你一个机会,但我可以给你一个约定。」
  闻言,他祈谅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
  「这个约定,多久?」他还是有一丝不敢置信,想狂喜,却又有些惶惶不安。
  章灵伸出两根手指头。
  「两年?」他心一紧,还是二十年?
  她还要花二十年的辰光才能够原谅他,相信他?
  但是,他愿意,无论要等多久都愿意。
  「两天。」她嫣然笑了,笑容娇俏可爱极了,慢慢吟道:「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他俊脸一亮,几乎无法呼吸。
  感激上苍,老天垂怜……她答应了!
  「就这么约定。」章灵朝他扮了个鬼脸,然后转身又跑回屋里了。
  ——害羞的咧。
  久违了两年,风满楼终于发自内心欢天喜地的大笑了起来。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明年元夜时,月明灯火透,执手那年人,喜将春心授。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岁岁有今朝之一《良夜有期》;
  02、岁岁有今朝之二《辰参相待》;
  03、岁岁有今朝之三《美人如花》;
  04、岁岁有今朝之四《景物年年》;
  05、岁岁有今朝之五《花信未晚》;
  06、岁岁有今朝之六《月上柳梢》;
  07、岁岁有今朝之七《正逢佳期》;
  08、岁岁有今朝之八《春心永驻》;
  09、岁岁有今朝之九《风情千种》。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