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相思 第八章
  “不!我不能!”挣开他的怀抱,商柔围住被单跳下床。  
  “商柔!”  
  “不要再逼我接受,我求你……”与他视线交集,商柔摇摇头。  
  “过来!”  
  “不,我已经决定跟你划清关系,下午的事是个错误,是我不该擅自惹你生气,我  道歉,可是我真的不能待在这里。”  
  光想到当他转身背向她时,怀里搂的又是另一个女人,她的心几乎要淌血了。  
  “我说了,不准你离开!”  
  才刚平息的怒火为她的疏远,又再次点燃。  
  商柔哀凄地笑了,那笑里满是苦涩。  
  “多久?能持续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随你高兴?”  
  “商柔!”  

  “够了,请你记清楚,我已经跟你离婚,白纸黑字写得很明白。”  
  她转身进入浴室,并且把门锁上,将自己与严桀之间再隔个屏障,让心结筑得更大  、更难以解开。  
  若说严桀从没?自己做过的事后悔,那么现在就有了,当他放弃商柔,将她弄得满  身是伤时,他便知道自己错了,见她刚才那副委屈低嚷的表情,没有眼泪,没有怒火,  只是将她一直以来藏于心中的话说出。而他呢?却只能沉默以对。  
  再望了浴室的门一眼,他发现自己也需要重新思考,到底他该怎么挽回曾经属于他  的商柔,那个曾以他?天、以他?地、以他?生命的商柔,此时他才知道,自己放不开  啊。  
  带著失意,他走出房间。***  
  商柔离开已有一个多礼拜。当他将她困于家中,除了白天他上班,晚上时他绝对不  容许她冷淡相对,特别是在床上,灼热的欲望使他索求、占有她的人。  
  尽管她起先总是抗拒挣扎,最后在不支的情况下臣服于他,让两人一同沉浸在激情  中,只是当一切结束时,商柔依旧背向他,故意躲开他的视线,最后趁他一个不注意她  还是离开了。  
  现在,无法再忍耐下去的严桀找来柳圣风。  
  柳圣风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的僵局,更?严桀对商柔探取的强硬手段感到不满  。  
  “你就这样将她关在你家?”  
  若不是因为这里是办公室,他绝对会一拳击向严桀,让他脑子好好清醒一下。  
  “我没有其他方法可行。”  
  严桀已失去了一直以来的意气风发,但柳圣风完全不打算同情他。  
  “那商柔呢?她接受了?”  
  严桀重叹口气,无奈地摇头。“她走了。”  
  “我要是她,我也会走。”柳圣风怒道。  
  “圣风,注意你的言辞。”  
  “我若是没猜错,你根本没有告诉过商柔为什么你要她留在身边,为什么你会霸道  地强留她在你家,那是因为你知道自己爱她,但是她并不知道。”  
  看来严桀是惯于游戏于人间,玩乐于女人群中,但在爱情的国度里,他仍是个生嫩  的男人,无从得知自己的女人要的是什么。  
  “你说我爱商柔?”连严桀都为他这个意外结论而瞪大眼,站起身大吼著。  
  “没错,你不要告诉我那不是事实,没有人会相信,光从你失去理智的行为看来就  能证明。”柳圣风点头。  
  严桀听完话,跌回皮椅上,脸上终于露出笑意,逐渐扩大地发出笑声。“没错,我  爱商柔,我爱她爱得没有理智。”喃喃自语地诉说,那模样直教人摇头。  
  “那现在你怎么办?”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现在?当然是去告诉商柔,我爱她,我要她永远留在我身边。”抓起西装外套,  严桀迫不及待地往外冲,幸福洋溢在他脸上。***  
  只可惜,严桀仍是晚了一步──有人比他先一步找上商柔。  
  “我想跟你谈一谈。”  
  眼前的女人是上次在严桀公司见到的女人,她有印象。  
  “我跟你没话好说,请你走吧。”  
  商柔淡淡的口吻说明她与眼前的女人没话可讲,在她们之间围绕的主题,除了严桀  没有其他。她作势想要关上大门,但对方并不接受。  
  “只要五分钟就够了,我不会打扰你太多时间。”一身入时又娇艳的装扮,她的光  彩显现出商柔的黯淡。  
  最后商柔还是让步了,若这五分钟能够说明一切,那她认为值得。  
  碍于商柔的坚持,两人来到邻近的咖啡店里,打算好好说清楚。  
  “你可以开始说了。”  
  安琪带笑地从皮包里拿出一个绒毛盒子。  
  “这是桀送我的礼物。”  
  商柔疑惑地盯著推向她的盒子。  
  “你要我打开它?”  
  “嗯。”  
  商柔带著犹豫,缓缓地伸手将盒子打开,入目的竟是──她的结婚戒指。  
  “你说严桀将它送给你?”他说拒绝收回,事后却将戒指再送给另一个女人。  
  “他是这么说的。”  
  安琪见商柔苍白了脸,还故作镇定的模样,心底悄悄地跃上胜利的喜悦,自从那一  天后,严桀就不再上她那儿,不久前更直言要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她猜想这全是为了  商柔,是她的存在严桀才会变心,所以为了报复他,她不惜伤害商柔。  
  “他向你求婚了?”  
  “还没有,不过我想快了。”  
  “那恭喜你。”  
  商柔颤著手将盒子还给安琪,随后想离开地站起身。  
  “商小姐,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找桀了,你这样会破坏我们的感情。”  
  “你放心,我跟他早就结束了,不会有以后。”  
  等她走后,安琪独自一人坐在咖啡店里,望著戒指出神,她知道真正与严桀结束的  人是她,今天找商柔不过是为了想报复严桀,在她真心付出感情时,他给的回应竟是摇  头,而打动浪子的竟是他的前妻──商柔。  
  难以接受的打击使安琪做出这个决定,喝著咖啡,品尝略微苦涩的滋味,她拿出手  机拨了通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草草地说了几句话后又将电话挂上,并且站起身,在  走出咖啡店的同时,将手中的绒毛盒子和戒指丢进垃圾筒里,算是遗忘。  
  不过严桀可就惨了,因她刚才的一番话,商柔应该是会更加排斥他,看来他想赢得  这段感情并非易事。***  
  来到商柔的住处,按了许久的电铃,还是不见她前来应门,严桀又拨了电话进她屋  子,也是没人回应。  
  就在等待的同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喂?”  
  (桀,是我。)  
  严桀一听到那女声,皱了皱眉想将电话关掉,早在不久前他已说得很清楚,除了商  柔他不要其他女人。  
  (别挂电话,难道你不想知道商柔人在哪里?)  
  一听到商柔的名字,他整个人?之一震。“她在哪里?”急切地询问,透露出他对  商柔的情感。那头沉默了许久,最后才淡淡地开口:(她可能正在回家的路上,也可能  暂时不会回去,我想她大概打算永远离开你。)  
  还来不及问话,严桀发现电话已断讯。“可恶!”那女人到底跟商柔说了什么?都  怪他,?何要到失去商柔之后才明白自己的感情去向,?何不是在她还没走之前呢。  
  看了眼手表,他继续捺著性子等待,但时间一分一秒地经过,使他的不安逐渐加深  。  
  接著柳圣风焦急地打了通电话给他。  
  (严桀,你现在马上过来一趟。)  
  “不行!”  
  (不行也得行!商柔现在正醉得不省人事,在……)**  
  *  
  严桀以最快的时间飞也似地奔至柳圣风说的地点,一进到酒店里,柳圣风黑著一张  脸怒瞪他。“你终于来了。”  
  指了指一旁趴在桌上的商柔,柳圣风只能摇摇头。  
  “你怎么知道她在这里?”  
  “她找我出来哭诉,几个钟头里把你骂得体无完肤,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商柔这么难  过。”不过只喝半瓶酒,没酒量的她马上醉了。  
  严桀来到商柔身边,低哄著要带她回家。  
  “商柔,跟我回家。”  
  本是趴著的商柔一抬头见到严桀,便用力地推他,“我不要!你不是要与那个女人  结婚了,那很好啊,去啊,我才不在意。”口齿不清的她难过地将话说完,眼眶也开始  泛红。  
  “商柔,这些我们回去再说。”不想让柳圣风一睹他的柔情本色,他只好继续哄著  。  
  “我才不希罕你,要结婚就去结婚啊,反正圣风说他会娶我,而且不会背著我有女  人,所以你最好不要再出现了。”  
  这句话让柳圣风接到一个白眼,严桀指责的目光使他连忙澄清。“我只是安慰她,  不是真的。”这才让严桀收回怒视他的黑眸。  
  严桀再怎么一头雾水也晓得全是安琪惹的祸,但他现在没有心情计较,最重要的是  先将她带回家。  
  “你不会跟圣风结婚,因为我才是你的丈夫。”  
  他的话引来商柔吃吃的笑,“那是以前,现在不是了。”  
  “现在也是,只要你再跟我结婚,我还是你的丈夫。”  
  明白酒醉的她根本听不进自己的话,严桀干脆一把将她抱起,就算引来其他人的注  目他都不在意,他只要商柔能回到他身边。  
  “放我下来……我还要喝酒……”  
  但是严桀根本没理睬她,柳圣风则是尽责地替他打开车门,送他一句保重后看他载  商柔离去,想来这一次该是有圆满的结果才是。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