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离婚吧! 后记二
  我为何帮他照顾猫?因为那是我捡到的流浪猫,上网贴认养讯息,最后送给了他。
  我为何送猫给他?因为我不知道我会跟他交往啊——我是一片单纯好意,并没有边送养边泡男人啊——
  当时,我朋友得知我跟认养人成了男女朋友,直呼这是「猫的报恩」,而今看来,应该是「猫的捉弄」才对。
  (日本动画电影「猫的报恩」中,女主角因为救了一只猫,被带去猫的国度,要让她做猫王子妃,当然这是一个不可能的要求,也没有实现。)
  总之,我跟前男友分手了两次,实在不想再有第三次,既然做朋友比情人适合,就别再胡搞瞎搞了。
  昨晚一见面,我看他穿米色外套,还没啥感觉,往下一看,他也穿灰色牛仔裤,我心想有这么巧吗?居然都跟我一样,当场有点小不悦。
  到了餐厅,两人都脱下外套,发现他也穿黑色毛衣,完完全全跟我一样!这是什么巧合、什么孽缘?呜呜,人家不要啦!差点想倒在地上踢腿打滚,大喊拜托饶了我吧!
  其他客人一定把我们当情侣,孤男寡女吃港式饮茶,还穿着同样颜色的衣服,打死也没人相信我们是普通朋友吧?
  不知这场「猫的捉弄」何时才能休止?如果我又跟他分手第三次,就改称「猫的报复」算了……
  今天在书店看到一个柜子,专卖结婚用品,有礼金簿、签名本、结婚证书之类的。
  在最下面却有一项另类的商品——离、婚、协、议、书!

  我拿起来看了几眼,分为横式和直式两种,心中一阵酸,又赶快放下。
  唉,这是什么世界,连离婚协议书都有在卖,万一哪天给它大特价,贪小便宜的欧巴桑我是否要买呢?因为说不定哪天派得上用场呀——
  不过,还是先找个男人来结婚,才有机会离婚吧!
  (我的脑袋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不要问我,我自己也搞不懂……)
  星期六下午,家里没人在,我一个人听广播、打电脑。
  阳光不错,天气很好,我没有想去哪里,没有开心或不开心,只是安安静静的。
  走出家门,微风吹起的午后,我坐在面摊上吃面,看着路上的人车,好像一幅幅画面经过。
  突然之间,我觉得,我好喜欢我的生活。
  也许是因为我吃饱了,因为我静静看着别人,因为我的双腿凉凉的,因为许多不知道为什么的因为,总之,我真的好喜欢我的生活。
  诸事不顺,心情尤其不顺的时候,自己下厨煮一碗干面、一碗青菜味噌汤。
  吃完后,突然觉得也没啥不顺的。
  食物就是有这种抚慰人心的效果,哈哈。
  不过吃完就想睡了,所以啥事也没做,哇哈哈哈。
  我记得我小时候,快乐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例如折了一枝芒草,例如走在有大树的路上,例如看清楚了什么叫含羞草,就会让我非常非常快乐。
  长大以后,我的快乐复杂多了,也难得多了。
  我家附近的路灯总是非常晕黄,偶尔看见白色的日光灯,但大多都是橙黄灯光。
  走在这种路灯下面,总有一种照片发黄的朦胧感,彷佛眼前这画面是二、三十年前,骑车经过时,就好像要骑进一场梦里,真怕自己会醒不来了。
  不知为何,今夜雾蒙蒙的,我的心也跟着轻飘飘的。
  橘黄色的街灯下,我没有一定要上哪儿去,我只是任由双脚走着走着,踏进那雾,那蒙,那轻,那飘。
  十二月三十一日,回到家门口,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我应该上楼去洗个澡、准备自己跟自己倒数才对,但我还是骑车来到那栋豪宅前面,看见里面有灯,那么它今晚不寂寞了。
  默默对它说声新年快乐,又捡起一朵鸡蛋花,我才心甘情愿回了家,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似乎非得这么做才可以。
  一月一日,天很冷呢!我走在路上,心情低沉,只要天气冷我就觉得忧郁,即使这是一年的开始。
  其实,我是一株植物。
  天气很好,我就心情很好,天若下雨,我就跟着想哭。风吹过来,我随之荡漾,阳光遍地,我心也暖洋洋。
  雨着,静着,想起也曾有过这样的一个日子,和一件无法释怀的事,却再怎么也记不分明了。
  问自己,有了和现实妥协的第一次后,第二、第三次是不是没那么痛了呢?甚或,养成习惯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向日葵永远面朝着太阳,但是太阳太高了、太远了,遥挂在天上。
  只能日日仰面期望着,明知有那绝不会缩短的距离。
  在一夜混乱的梦之后,从收音机听得那句歌词:「多梦的人总是活得比较无奈……」
  因为我正在失去你,思念的感觉遂再也追不回来,我的心不再紧附着你了,变得可以孤单地跳动。
  忘了怎样期望过你的爱,忘了曾对月亮对自己许下过诺言要等你回头,我只是不可自抑地失去你,失去对你的恋慕。
  我只是个平凡人,被时空的洪流冲毁了所有一度误认为的永远。
  然而,失去了爱情的感觉后,我这个空壳子还剩些什么?
  无法克制自己地忘了你,你的面容在时光中模糊开来,像一张慢慢散落的拼图,我再也组合不起昔日的恋慕。
  我失去了你,失去了对你的回忆和追逐,我正在失去你。
  我想想初见的你我,遂感伤地流下泪,已经回不到为你写诗的那些秋日了,泪只能流一些,感伤只能持续一会儿。
  人好奇怪,那些莫名其妙的小细节,就会深深记在心中。
  初秋的树叶底下,我看着你发动那台老爷机车,风可有可无地吹过。
  为什么总记着这一幕,实在也想不起来,但却已成为记忆里的一幅画,让我好想把它做成拼图,一片片拼成对你的想念。
  有一些东西只是在脑中掠过,很难将它化为语言,或许只是一阵迫切,一阵情绪,如风拂逝,捉摸不住。
  风筝,断了线,飞到云深不知处。
  没有了束缚,也,没有了牵依。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七年之痒之一《我们离婚吧!》;
  02、七年之痒之二《我们分手吧!》。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