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大男人 尾声
  【尾声】
  百花盛开,墓园旁的鸡蛋花开出亮眼金黄、红的、橘的、粉的九重争相竞艳,美丽的春天一如墓碑上女孩的美丽笑脸。
  蒋誉一袭深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结上紫色领带。紫色,是女孩最喜欢的颜色。
  他捧着一大把长茎玫瑰,九百九十九朵,是花店小姐推荐的,说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代表天长地久。
  这是很好的推荐,因为他们的爱情止于若干年前,停在不变的永恒点,他没忘记她的笑颜,而她,除了他,再不会爱上别人。
  不褪色的爱情,不改变的情人,是不是符合了天长地久的条件?
  「嗨,你在那边过得好吗?」他问,语调里有淡淡的哀愁。
  然而他发现,原来时间会把浓烈的哀愁转淡,让胸口的疼痛不再深郁。
  「我听过一个论调,是公司里面的员工告诉我的,他说,天堂里有喝不尽的琼浆玉液,酒后驾车也不会收到红单,真的吗?那么,在那边开PUB一定会倒闭。」
  讲到最后,他轻轻笑开。果然是奸商啊,走到哪里都不忘记能够做什么生意。
  「除了PUB,交通警察和计程车都会没事干,那他们在那里,日子那么漫长,要做什么?你一定要说,在天堂里什么都不必做,只要每天开开心心唱歌跳舞就可以……唉,我开始担心了,像我这种劳碌命,是不是登不上天国的天梯?」

  他把玫瑰花束拆开,将玫瑰花一朵朵插在坟上,种满韩国草的绿色坟墓,点缀起点点鲜红,热闹精彩。
  「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想知道,是不是住进天堂就会无忧无虑,没有哀愁的人生是不是会比较惬意?」他顿了顿,接话。「你要说我笨了对不?这么简单的问题干吗问,答案就是一整个对,不必怀疑,可是最近我发现,有忧郁不是坏事……」
  一颗雨水落下,阻止他的话。
  蒋誉仰头,厚厚的云盖满天际,天空阴了两日,闷得人发慌,好不容易下雨,感觉舒服多了。
  雨下大,但绵绵密密,像丝,凉凉的雨水贴在脸颊边,带着冰凉的清爽宜人。
  跳跳最讨厌雨天,老说自己的命很坏,泪水叮叮咚咚掉不完,就是名字里带了太多水,可偷偷又爱淋雨。
  那时他嘲笑她。「你以为自己是绛珠草投胎的林黛玉哦,你哪有泪水叮叮咚咚掉不完?」
  她撅嘴不依。「我都哭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对,他没忘记,她是越伤心就要笑得越阳光的跳跳,舍不得阿,舍不得她总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哭泣。
  他的跳跳,他对她的爱一天比一天增多……
  开刀前,他们约好要做很多事,跳跳说「等我眼睛看得见了,我要回到舞台上面。」
  他同意了,交代下面的员工找资料,规划出成立舞团的要点。
  跳跳说「我想舞蹈教室,教小朋友跳舞,把小朋友带到国际上,让大家看看,台湾小孩也很棒。」
  他说没问题,然后放出讯息,要朋友帮忙找地。
  跳跳说「如果我的病好了,我就要跟阿誉结求婚,我会送阿誉又大又亮的钻石戒指,阿誉一定要答应娶我哦!」
  他大笑。「通常,我不会让女人失望。」
  他说谎,他通常让女人失望,这辈子,他只没让两个女人失望,一个是晴天,一个跳跳。
  但约定的事,他们都没做,舞团没成立,教师没开,跳跳也没向他求婚,但他不火大,因为他从来就没本事对她发脾气。
  雨下得更大了,他的黑色头发垂到额前,闪闪的雨滴在他的睫毛上挂了雨帘,有点狼狈,却也有着浪漫的凄美。
  窸窸索索,身后传来声响,他回头。
  远处,一个穿这蓝色小洋装的女人撑起一把蓝色小雨伞,细细的小腿沾上地上的水珠子,她也抱着一把红玫瑰,轻轻巧巧地向前走来。
  他曾经和跳跳约定,如果看见这样一个女人,如果他心动了,就要努力追求。
  说到做到!他的信誉一向很好。
  蒋誉拉起嘴角,展开温柔笑脸,朝蓝衣姑娘走去。
  「对不起,我迟到了。」
  伞下的女孩仰起头,甜甜的脸挂上微笑,那是跳跳,和他做过约定的女孩,她恢复了健康,重拾了梦想。
  现在回过头想想,当时实在好大胆,居然敢把赌注下得这么大,但也幸好下了,因为到最后,他们都是赢家。
  「没关系,我可以先和晴天说悄悄话。」
  「没说我的坏话吧?」
  「不敢。」
  「厚,这么可怜哦,讲得好象我很凶。」
  「我不敢说你的坏话,是因为晴天爱记恨,她会把我的话一笔一笔记下来,等我上天堂后,再来个秋后算账。」
  商天雨笑开眉,伸出手,和他十指相扣。
  一把小小的伞撑住了他宽宽的肩膀,雨丝不停飞跃进来,他不怕,她也喜欢。
  雨天,使她的天气呢,有阿誉这个超好运男人在,会替她挡去所有不幸。
  「你告诉妈妈和姐姐,我们要结婚了吗?」妈妈的骨灰迁葬了,是阿誉一手包办的。
  「有,她们要我们把喜帖送到这里,她们想分享喜悦。」
  「你告诉她们,我会在婚礼上跳姐姐的成名曲--橱窗娃娃吗?」
  「说了,晴天要你好好表现,不可以丢她的脸。」
  「你有告诉她们,我会把‘晴天’生出来吗?」
  他继续点头。「有,她说要你认真生,不要太随便,最好生漂亮一点、聪明一点、可爱一点,然后送女儿去学舞蹈的时候,把晴天小时候的舞衣送给‘小晴天’当见面礼。」
  「我就说吧,妈妈和姐姐对我最好了。」她骄傲的咧!
  「不是只有妈妈姐姐对你好吧?」他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了解了解,阿誉对我更是好上加好。」
  两个人相视而笑。
  他们一起走到商天晴和商母的坟前,商天雨才插上玫瑰,满肚子的话就叽里咕噜滚出来说个没完。
  「姐,我去看礼服了耶!老爸说要出钱,既然他要出钱,我哪有客气的份,当然要挑最贵的,我挑了件象白色的,是姐姐最喜欢的颜色,姐姐来不及穿的,跳跳帮你穿……」
  蒋誉微笑,他也有话对晴天说,只不过这些在心底默祷就好。
  有忧郁的人生未必不惬意,跳跳训练了我,让我理解,原来有个人可以担心,牵挂,让自己为那个人白了头发,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雨下大了,雨天浸润大地,丰沛世间,这是个需要晴天也需要雨天的世界。
  如果你失去晴天,请不要害怕,在地球某个角落,一定有个雨天等着和你重逢。
  编注:
  01:想知道蒋擎与贺惜今令人心疼得故事,请看王牌小女人之《心机男の小茉莉》上、下;
  02:想知道蒋烲与詹忻婕如何将友情变深情,请看《偷生桃花种》。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