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龙奇缘 8
  七 挥剑自刎谢龙,若再醒,深情难藏
  四月十六。
  封后大典。
  雁雪出身龙族,"后族毕至"是作不到的--当真"毕至"的话龙族也就空了--只是到了一些主要人物。她是自行入宫的,媒者是没有,只好找了皇族中一位长辈。幸好雁雪无父无母也无兄弟,进酒时少了很多麻烦。媒者酒遍,又纳币、致词、拜讫,方才由惕隐夫人四拜,请皇后就车。雁雪向龙佐四拜辞行,族中长者也都受了她二拜。龙佐饮过雁雪奉上的酒,以父亲的身份说了一些告诫的话,雁雪方才乘车至宫门,接着喝宰相赐的酒。然后就是祭奠天地,雁雪东拜西拜,头都晕了。接着皇族来迎皇后,龙族人少,皇族可多得是人。雁雪继续拜倒敬酒,等到开宴的时候已经头晕脑胀,鸿翊见她疲惫,提前退了席。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想当皇后呢?简直是受罪嘛!"雁雪道,"我身体算是好的况且这样,要是身体差一点,或者酒量不好,岂不是要当场倒下?"其实雁雪因这些日子连受打击,又吐了几次血,身体一直没调养回来,自然受不了这些繁琐的礼仪。
  鸿翊抱着她,这几天雁雪似乎心情好一些了,鸿翊也不敢再提承文的事情,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两人关系渐渐不再那么僵化。
  雁雪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忽然看到有身影从门口闪过,却是耶律驭风。只见他抬手射出一团纸,然后转身离去。
  雁雪轻易接过纸团,展开一看,不禁愣住了。
  鸿翊没有看清晃过的人影,但猜到了是驭风。他拿过雁雪手中纸团,只见上面几个字:"龙应轩在我手中,若想救他,和皇上一起来宫外东北二里外茅屋。"
  鸿翊忙问:"龙应轩是谁?"
  雁雪道:"龙族人,常在族外处理事务......奇怪,龙族人在族外一向行踪隐蔽,三王爷又是怎么找到应轩的呢?"

  鸿翊听"龙族"二字,眉头皱了下,道:"那我们走吧!"
  雁雪看那张纸:"我早就想到他不会让我这么顺利的当上皇后的,可是他为什么要抓应轩呢?"
  出得宫中,雁雪在鸿翊衣襟上涂上毒药,又给他两盒"碧雨针",道:"三王爷不知会怎么对付你我,你武功低微,他们不会派高手对付你的,这些东西绝对够用。"
  二里路纵马很快便到,二人看见小屋,走了进去。
  屋中只有三人:耶律驭风,宋遣为,龙应轩。宋遣为手中刀架在龙应轩脖子上。
  "恭喜皇后啊!"驭风笑道,"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呢!恕驭风不识趣,在此春宵把你们找出来道贺。"
  龙应轩气宇轩昂,虽命悬敌手却全无惧色:"族长,不要受他们威胁,为我报仇!"
  雁雪则静静问道:"三王爷胁持我族人,所为何故?"
  耶律驭风道:"你入宫前我对你说的话现在仍有效,只要你答应我杀了皇上,我就放人,并保证龙族的安全。"
  雁雪冷笑道:"那你杀了应轩吧!"转身作势欲走。
  耶律驭风忙道:"那我换一个条件,皇后,我要你!"
  鸿翊的手握住佩剑,剑眉倒竖。雁雪仍笑道:"不知三王爷说的‘要'是什么意思?"
  驭风冷笑:"以皇后的聪明不会不懂我的意思,我对皇后可是仰慕已久,希望皇后能成全。"屋中有一张床,驭风走到床边坐下。
  龙应轩叫道:"族长!不可以!他是要挑拨你和皇上的关系!"他头向前伸,宋遣为的刀比他快,微微一缩,仍架在他脖颈上。宋遣为道:"龙雁雪,我武功虽不及你,但我的刀一动他就会死,你不会比我更快。无论你用什么招式,毒药还是暗器,我一定会拖着他死!"
  雁雪回视鸿翊:"皇上,请你出去。"
  她走到床边,直视驭风,嘴角浮起一丝极淡的嘲笑:"这种蠢事,只有忌妒的人才做的出来。"
  驭风在她洞察一切的眼光下有些瑟缩,强笑道:"龙雁雪,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是决不会让你顺利的当皇后的!你要是想让这家伙活,就给我快点!"
  雁雪盯着驭风:"得到我后,你一定要放应轩。"缓缓解开腰带。
  龙应轩连声喊道:"族长!不可以!你要是这样,即使我得救,我也会自杀!"
  驭风道:"我留着他干什么?龙族人那么多,抓一两个对我而言轻而易举,又何必在这种小事上骗你?"
  雁雪只余亵衣,看向鸿翊:"皇上,算雁雪求你,请你出去。"眼中隐然已有泪意,缓缓伸手解亵衣的带子。
  忽然一片碧光闪过,雁雪大惊。宋遣为早有提防,纵身跃起,刀仍架在龙应轩颈上。但他眼力比雁雪差远了,他没看出那碧雨针根本不是向他发的,鸿翊将发射筒对准了龙应轩!
  雁雪飞奔过去,但碧雨针实在太快,她又晚了一步,龙应轩已倒在地上。雁雪过去扶起他给他吃下解药,但问题已不在毒上。针发射劲力非凡,有数根甚至穿过身体,显然是无救了。
  雁雪秀眸遍布血丝,宋遣为从怀中拿出一物打在地上,顿时身边起了一圈白烟,他和驭风趁机离去。雁雪根本没有心思管他们,任他们走掉。
  龙应轩轻轻笑道:"族长,一直以来都是你守护龙族,用你的幸福感情以至生命。今日我能以我这条命来保护你,我很高兴。"
  雁雪道:"我没有资格当族长!我竟然看着你被杀......"
  龙应轩道:"族长,龙族上上下下都欠你的,欠你太多太多了。这笔债先有我来还。族长,我们并不希望你用你自己的全部保护我们,你该有你自己的人生。"他转对鸿翊道,"皇上,我非常感谢你......族长就交给你了......"双眼闭上,嘴角犹带笑容。
  雁雪一震,整个世界似乎都离她而去,她脑中一篇空白,拔出剑对准鸿翊胸口。
  "雁雪,如果你要杀朕,那就动手吧!"鸿翊毫不躲闪。雁雪摇头:"不!你是皇上,我不能用龙族来冒险。"她木然的说,一点生气都没有,放下飞龙剑。
  "雁雪!别这样!你想做什么就做出来!"鸿翊抱住雁雪,"你想打朕、骂朕,想怎么样都好,就是不要这样呆呆的!"
  雁雪呆呆站着,任鸿翊抱着她。鸿翊忽然感到肩头湿湿的,看怀中,雁雪眼里落下泪来。
  鸿翊一惊更甚,雁雪是不哭的--作戏时除外--连杜如依和杨承文死时她也只是呕血。而现在,她哭了。
  雁雪捶着鸿翊胸口:"我恨你,我恨你!当上族长一来,从来没有龙族人在我面前被杀!是你杀了他!是你!"泪水满面,声音嘶哑。
  鸿翊抱着她:"是朕不对,是朕杀了他。雁雪,是朕错,你没有错。"
  雁雪的手慢慢停下,鸿翊双臂笼住她,拍着她的背:"雁雪,你哭吧,你已经压抑得太久了。"
  雁雪从未如此软弱过,任鸿翊坚强的手臂支撑住自己,在他怀中哭得柔肠寸断,全身脱力。她哽咽低喃道:"从没有龙族人在我面前被杀啊!我不配为族长......我不配......"泪痕横溢的玉颜一片惨淡。
  鸿翊心中无比怜惜,他俯下头去,轻吻着雁雪樱唇。雁雪的唇冰冷,脸冰冷,身子也冰冷。
  鸿翊这才注意到雁雪只穿了亵衣,且肩带已松。他强抑自己的冲动,想要抱雁雪回到床边,想为她穿上外衣。快到床边,地上衣物琐碎,鸿翊怀中抱着人,看不清楚,被绊了一跤,连同怀中雁雪一齐扑到床上。鸿翊完全覆在雁雪身上。
  雁雪入宫两个多月,在这期间,鸿翊除了有时吻她以外,不曾对其他女子有过亲密行为。鸿翊年方二十一,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即使不重情欲,身体也会有本能的需要。更何况此刻在他怀中的,是他心爱的女子,也是他要一生相伴的妻,他怎么能不胡思乱想。但他仍坚持着自己以前说过的话,绝不在雁雪没接受他之前占有她。因此鸿翊此刻虽情欲大动,却仍能抑制。他一咬牙,用手撑着床,想要起来,却在此刻看见雁雪盈满泪水的眸子。雁雪眸子惯有的冷峻无情此时已消失不见,鸿翊轻轻楚楚看到她以往抑郁住的深情。
  鸿翊再难自制,对雁雪深深吻下去,用火热的唇温暖了雁雪的冰冷双唇,温暖了她的冷峻玉颜。他的手上下游走,温暖了她冰冻的身子。最后,他的手停在雁雪胸口上:"雁雪,我说过,我要温暖你冰冷的心。"在雁雪心口上深印一吻。
  二人肌肤相接,雁雪轻呼:"皇上......"
  "不要叫我皇上,雁雪,叫我鸿翊。"
  雁雪迟疑片刻,这一声"鸿翊"叫出表示自己已接受他的深情,两人关系也会由这一声而改变。她犹豫着,秀眸与鸿翊的双眼相对,看到他眼中深深的感情,泪又涌出,轻轻叫了一声:"鸿翊。"
  鸿翊吻去她的泪珠:"我爱你,雁雪,我愿用一生守护你,直至永远。"
  此时屋中不再是契丹皇帝和龙族族长,有的只是一对两心相许的爱人。
  "或许我一直是爱着他的。"
  "或许在那时我是希望他出手杀应轩的。"
  "如果那一刻他不出手,也许会出手的人,是我。"
  "我并不想让别人碰我,尤其在他面前。"
  "或许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能与龙族平齐。"
  "即使他是契丹皇帝。"
  "即使他杀了师兄。"
  "即使也许有一天他会变心。"
  "即使有一天他会杀了我。"
  "只要他不动龙族。"
  "我愿意这样一直爱他。"
  "用尽一生一世。"
  
  雁雪穿好衣服:"皇......鸿翊,此处并不安全,我们回去吧。"表情虽仍淡漠,却掩不住一丝丝情绪。
  鸿翊深深凝视她:"走吧,雁雪。"
  月是圆的,光辉洒满大地。皇宫之外,二人一骑奔驰而归。
  而后皇后宫之中,眠至破晓。
  
  第二日封后大典仍要进行,鸿翊早早起来去祭先帝,然后宴请龙族和群臣,雁雪则不需要去。鸿翊见雁雪睡得很熟,想是昨天自己累到她了,温柔的笑了笑,在她唇边印上一吻,留了张字条便走了。
  雁雪醒来见鸿翊不在身边,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看到了字条:"雁雪,朕去向父皇母后禀告你的事了,你要是醒来就去宴会上吧,很热闹的。"
  "朕还是第一次看你熟睡的样子,好美。"
  雁雪睡眠一向很浅,即使在睡梦中也在防备着别人,身边一有动静就会醒来,但......
  "熟睡......"雁雪轻轻笑道,"怎么会是第一次?"
  "娘死去的第二天,回宫后因身体虚弱疲累,鸿翊到了身边犹未察觉。"
  "不是因为身体虚弱,只因为是他。"
  "他太低估自己了,那时我不是昏迷,而是熟睡,因为放心,相信他不会让我收到伤害。"
  "也许那时我就有一点的喜欢他了吧!"
  龙环进入屋中,打断了雁雪的沉思。雁雪挑开帘栊,龙环道:"龙妃......不,皇后娘娘,你昨晚去了哪里啊?何时回来的?我接到飞鸽传书,说应轩失踪了!"
  "应轩已经死了。"雁雪眼中掠过伤痛,"告诉龙信加强戒备,尽量不要出龙族。"龙信留在龙族管理大小事务,并没有来宫中。
  "皇后娘娘......"龙环听到应轩的死讯,露出伤心的神色。
  "别问了,我不想说这件事。还有,不要叫我‘皇后娘娘',听来好奇怪,还是叫‘小姐'......"雁雪忽然脸红,连忙收口,"我已经不是‘小姐'了呢,还是叫我‘皇后'吧!"
  听来真的很别扭,还是最习惯"族长"这个称呼。但是,不会再是了吧......自己终究还是离开了......
  龙环眼光扫过鸿翊所留字条,瞬间明白了昨晚驭风的行动不但没成功,反而将雁雪推给了鸿翊。她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之色。
  雁雪没注意龙环的神情,径自取琴而弹,琴声却不再平淡。怎样的愁苦之乐在她指下也透出一丝喜悦,她亦不强抑,任心情宣泄。
  "好!看来皇兄还是打开了龙姐姐的心结!"茗雯踏步而入,抚掌道,"真不该真么早出嫁的,向龙姐姐多学点东西有多好!"
  龙环施礼退下。
  雁雪笑道:"可惜婚期已定,五月初三你是一定要嫁的,想躲也躲不开。"她敛起笑容,微微蹙眉:"韩道元虽与我师兄相貌相似但毕竟不是他。茗雯,不要将他当成我师兄的替身,好好去爱他,才是我师兄对你的期望。"
  "茗雯知道。"茗雯眼圈一红,却仍笑道。
  因有誓言来生对,且忘,今生此情暂付水。
  若得来世重聚首,莫留怨尤情难求,此生已休。
  
  宰相府中,韩道开刚从宴会上回来,韩道元过来。
  "别多废话!日子都订了,你还想悔婚不成?这可是皇上赐婚!"韩道开沉着脸,"况且公主哪一点配不上你小子?别以为当上状元郎就了不起,这状元还不是皇上恩赐的?"
  "可那也是我有真才实学啊!"韩道开分辨道。
  "若不是皇上准你考试,你那有机会施展你那点才华?赐婚以来你一直不愿意,又不说理由。"韩道开转身,"你小子有没有恋人,有什么好推辞的?给我乖乖准备当驸马爷!"
  "哥......"韩道开欲言又止,"好!我说!那天我殿试出来时遇到一名宫女,我......我喜欢她!"
  "宫女?叫什么名字?哪个宫的?"
  "我不知道。"
  "你别做梦了!即使你不娶公主,皇上也不会将一名宫女嫁给你!"韩道开道,"你只是一时迷惑,连人家叫什么你都不知道。别胡思乱想了,专心等五月初三当驸马吧!"
  
  五月初二晚,
  鸿翊进来一直忙着茗雯的婚事和汉化的事,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雁雪替他做了不少事情,也一直很忙。但晚上,鸿翊必回到雁雪宫中,伴着雁雪度过每一夜。
  "明日茗雯便出嫁了呢!"雁雪淡道,"今后记得师兄的,只我一人了。"
  "朕会记得他的。"鸿翊道,"朕一直很后悔杀了他,让你这么难过。如朕知道他就是杨益,一定......"
  "那你也会杀了他的,你不可能放弃祁州。"雁雪道。
  "......也许吧。"鸿翊道,"但至少朕不会暗杀他,只是兵戎相见的时候不留情而已。"
  "幸好你没有逐鹿中原的野心。"雁雪道,"否则我到了九泉也愧对师兄。依你的实力,宋朝无人可以挡住你。"
  鸿翊叹息一声:"朕现在方知杨承文对你的影像有多大。你虽不屑宋帝,却完全以汉人自居啊!"
  "或许我和师兄当年是互相影响,在我影响下,师兄没有对宋帝的愚忠之心,而我却有了汉人的自觉。"
  鸿翊道:"朕希望有一天,你不再以身为契丹皇后而苦。"
  雁雪淡淡一笑,鸿翊把玩着她右耳耳环,道:"也愿有一天,你不再凡事以龙族为重,而是以你自己的心决定与龙族有关的事。"
  雁雪伸出左臂:"鸿翊,若你再将它扔入湖中,我仍会跳下去,只是恐怕会是环存人亡了。"
  她可以以生命回报鸿翊,但龙族,却超出她的生命。
  若鸿翊让她在他与龙族之间选择,她会选龙族,而后死去。
  这是她所能想象的自己感情的极限,
  "雁雪,记住,你是龙族之长,你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守护龙族。为了龙族,你可以付出一切。"
  包括感情,包括生命,包括......爱人。
  
  五月初三。
  唯见水自流,佳人空瘦。若得来世重聚首,莫留怨尤情难求,此生已休。
  塞北有女双泪垂,柔带难耐冷风吹,因有誓言来生对,且忘,今生此情暂付水。
  茗雯坐在洞房里,满目大红在她眼中却是惨白一片,她用大红盖头擦去眼泪。
  门声一响,茗雯轻道:"别了,杨大哥。"止住泪水,盖好盖头。
  韩道元进来:"公主......"
  且忘,今生此情暂付水
  韩道元手中镇尺挑开盖头。
  今生已休。
  茗雯巧笑嫣然,抬起头来。
  "是你!"韩道元镇尺落地,"你就是公主?"
  "怎么了?"茗雯惊奇的问。
  韩道元想起自己对婚事的抗拒,不禁失笑。
  "没什么,只是,我喜欢你。"
  "哦?"
  "从见你的第一次开始。"
  "谢谢。"
  室中静寂,纠缠的,是今生的心。
  韩道元沙哑着:"公主,愿你我来世仍为夫妻。"
  茗雯声音低柔:"来世不行呢,来世的来世,好吗?"
  "为什么?"
  茗雯笑而不答。
  因有誓言来生对。
  "告诉茗雯公主,请她一定要幸福......来世再见......"
  
  "师兄,你高兴吗?"雁雪对星空问。
  "雁雪,好了,茗雯会幸福的。"鸿翊抱住她。
  
  茗雯嫁后,有几天的平静日子,尽管谁都知道这平静之下掩饰着什么。
  但谁都没想到,打破平静的,竟然是咄罗佩的死讯。
  咄罗佩是病死的,但入宫处理女儿后事的咄罗明却在大骂雁雪。龙环进来禀告雁雪,雁雪只淡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龙环正要出去就被一个跑来的身影撞上,却是耶律昊。他的小脸上遍布泪水与仇恨,龙环略一迟疑。
  "环儿,不用担心,下去吧。"雁雪看着耶律昊,轻轻皱起了眉头。
  耶律昊盯着雁雪:"是你杀了我娘!你这个贱人!臭婊子!"
  雁雪出手如电,拎起耶律昊放在膝盖上,用力打他的屁股。耶律昊何曾被人这样打过,哇哇大哭。
  "皇子不可如此粗俗无礼,没有人教导过你吗?"雁雪淡道。
  "你杀了我娘,还敢打我?"
  "我没有杀你娘,是她杀了她自己。"雁雪道,"我记得你有一个哥哥,你记得他娘吗?"
  鸿翊共有二子二女,其中一子一女出于咄罗佩,一女为萧秀云所生,还有一子是去世的孙妃所生。孙羽儿是鸿翊的第一个妃子,性格和咄罗佩比较相象,在鸿翊纳李萧咄罗三位妃子后抑郁而终。孙羽儿死时耶律昊才两岁,但他此刻仍能清楚想起自己大哥看向自己和母亲时眼中的恨意,尽管自己和母亲什么也没做。
  "她们那样性格的人,适合嫁给普通的男子,能用一生一世只呵护她们的男子,而不是来到这种钩心斗角的地方,忍受自己的良人左拥右抱。"雁雪道,"既然成为皇妃,就应该明白,皇上生命中不会只有一个人。把生命系在君王的宠爱上太危险也太不值。"
  "也许有一天,他也会爱上别人,到时我会走开,远远走开,过我自己的生活。他不是我生命的唯一。"
  耶律昊看着雁雪:"可是这样的话,父皇也太过份了!我娘只爱父皇一个人,为什么父皇要爱别人?"
  "人心并不是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的,只能说你娘爱错了人,爱上一个不爱她的人。"雁雪浅笑,"感情就是冒险,爱上了,对方不一定爱你;即使对方爱上你,也不一定会一直爱下去。如果为了这种不安全的东西放弃生命,不是太傻了吗?"
  "爱的时候去爱,放的时候放开。即使这个世界是男人的世界,男人在婚嫁方面有着更多的自由,但人心,却是绝对自由的。"
  雁雪幼承父教,一双眼看尽天下事,思想怪异憾俗。她的话让耶律昊静默不语,努力思索。
  "你现在还太小,但若你愿意,我可以教你一些东西。"雁雪道,"聪明又不莽撞,能接受别人的看法,若鸿翊真的不再纳妃,你是很合适的太子人选。"
  送走耶律昊,雁雪嘴边尤含笑,忽然觉得有一点头晕恶心。
  "真是,最近身体好像有点不舒服,前些日子血吐多了?"
  
  各方情报都显示出驭风的异动,他按耐不住了。
  想来也是,现在鸿翊改制颇见成效,又在韩道开提议下建立南北二院,实行辽人治辽汉人治汉,可说是人心向背。再这样下去,即使驭风夺位成功,也会激起民变。他岂能不急?
  因此鸿翊更加繁忙起来,一面忙着阻力重重的改制,一面和心腹之臣研讨驭风造反的应对之策。这一天也是很晚才回到后宫。
  雁雪早已睡去,鸿翊想起她说过最近有些头痛,也不打搅她,在她身边睡下。
  月圆如盘,光华似练照入室中。雁雪缓缓醒来,见鸿翊睡在身边,跃过他下床,走到庭院中。她看着明月,轻轻吟道:"孤星淡淡映明月,盈盈不曾缺。银光如水泻地,身浸方醒觉。 英雄义,胡汉仇,凝碧血。此生怎堪,雁影自掠,空留白雪。"
  雁雪知道,自己其实是担心的。担心自己放下太多,担心自己忘了承文、忘了龙族,眼中只看得到一个人,而有一天那个人的眼光却不在自己身上。
  咄罗佩的例子就在眼前,谁能说自己不会变成第二个她呢?
  雁雪心中一酸,又觉得有些恶心,张口吐出酸水。
  雁雪脑中灵光一现:"莫非我......"手一搭脉。
  "我所担忧的,有多了一项啊!"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