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旨到 第十二章
  「太傅怎么来了?」语气并没有很讶异。
  「陛下还好吗?」娄欢低声询问。
  她挥挥手,表示没事。
  「那么,请赶紧离开吧。」娄欢招手,要甲士护送没带随从的麒麟回皇宫。
  麒麟低着头,踌躇不前,细声道:「太傅,她是我的母后。」
  「请陛下赶紧离开,今日并不适合探视太后。」娄欢做了个」请」的动作。
  甲士听娄欢号令,守护在少帝身边,但帝王不肯移驾,甲士们自然也不敢移动半步。
  麒麟瞪着娄欢半晌,才勉强屈服。正要转身离去,身后却突然传来骚动。
  原来不知何时,太后竟从内殿走了出来,宫人们拦不住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着她扑向少帝。
  「麒麟,别走!」太后扯住麒麟左臂的衣袖。
  麒麟吃了一惊,被母后眼中乍现的狂乱骇住,「母后--」只见娄欢介入,隔开太后与帝王,冷静地道:「请陛下赶紧离开。」麒麟点头,试着抽回袖子,但太后捉得很用力,麒麟正要抽手,太后竟改捉住麒麟的手臂,握住后就不肯放。伤口被用力掐住,麒麟当场痛得脸色发白。

  见状,娄欢握住太后的手肘,强迫她松开握持的手指。
  太后认出娄欢的脸,猛然叫道:「娄贼!你这恶贼,你挟持天子号令诸侯,快把麒麟还给我!」娄欢轻叹一声,「娘娘,得罪了。」他一个眼神,甲士长立即上前击昏了太后。
  宫人赶紧前来照料昏厥的太后。
  娄欢则瞪着麒麟渗血的左臂,诧异道:「陛下受伤了?」
  「如果朕说不碍事,太傅可以不要追问吗?」麒麟心情很差,她再次叮嘱宫人照料太后,叮嘱完毕便转身往皇宫方向走去,没有意愿坐上一直候在一旁的宫辇。
  「那么,不是被太后弄伤的?陛下早就受了伤。今早习剑时伤到的吗?」娄欢推想着今天麒麟可能受伤的原因。
  他迟疑了半晌才握住她的左腕,推开衣袖,检视她的伤势,而后他蹙起眉。
  麒麟看着娄欢用他随身的洁净汗巾裹住她不断渗血的伤处。
  一裹好她的伤,他立即放开她,并退开一步,拉开君与臣之间应有的距离。
  这是在做什么?表示他担心她,却又不敢冒犯她吗?
  麒麟将一切看在眼底,她自顾自地往前走,语带讥诮:「一切都被你说中了。想念太傅眼皮底下,是没有藏得住的秘密的。」不必有人多嘴告诉娄欢,他已经对她了若指掌。
  「陛下是在责怪臣把太后安置在这离宫里,隔绝陛下的天伦之乐?」娄欢听出麒麟话中起伏的心绪。
  「朕若是那么想,就是一个不知感恩的傻瓜。」麒麟猛然顿住脚步,回首看着娄欢道:「倘若今日……倘若当年……」双手结成一小拳,握紧、松开,又握紧,「她是我的母后,她怀胎九月生下了我,不管她做了什么事,她仍旧是我的母亲。」即便母后她……显而易见地疯狂了。而这疯狂,麒麟分不清楚,是根源于当年那次外威的叛乱,或者打从她出世开始就不曾理性……母后一直认定她生下的是一名皇子,而非皇女……娄欢沉默,每当麒麟露出这种脆弱的表情时,他不曾试图安慰,仅是沉默的站在她的身边,陪伴着。
  麒麟早已习惯娄欢的沉默,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低声道:「你会来这里,应该是已经知道她做了什么吧?为了见我,她竟把一名宫人弄成聋子,再派他到皇宫来找我,说她思念我、想见我……可是,好残忍……这么残忍……是因为我将她逼到绝境了吗?是因为她知道,我有多么怕见到她,所以才故意这样对待我的吗?」眼眶里冒出水雾,麒麟圆着眼,强忍住,不准泪下。
  「我分不清楚是她疯了,还是我疯了。我立时只想到要赶紧安抚她,要补偿那个被刺穿耳膜的宫人;然而我无论如何就是不能去想,我应该赐一杯鸩酒给她吗?还是就跟以前一样,继续将她软禁在华胥宫里,永不让世人知晓这桩帝王家的丑事?然而这样下去,难保有一天不会再有另一个聋了耳、瞎了眼、瘸了腿、断了手的的哑巴宫人出现在我面前--娄欢,娄欢--」
  「陛下臂上的伤口一直在渗血,先回寝宫吧。」娄欢面无表情的说。
  是说,就算他表情上有了变化,她也看不出来,怪那该死的面具!
  娄欢冷静的语气拉回了麒麟的理智,是因为已经太习惯他的冷静了吗?
  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麒麟早已习惯有些问题不可能立时得到解答。十年了,也都这样忍过来了,眼下没有办法处理,又怎么样呢。手臂的伤口很痛,梅御医缝合的地方又裂开了,她短视地想,要是御医又来,岂不又要重复一次治疗,想到就闷。
  心情闷,就想挑衅。偏这辈子她最想挑衅的,一直都是同一人。
  「娄太傅。」很正式的叫法,故意的,明定君臣之分。
  「臣在。」
  「太后刚刚说你挟天子以令诸侯,你都无所谓吗?」倘若果真是个忠君爱民的臣子,这是很严重的诬蔑吧。
  娄欢不答反问:「陛下觉得那是事实吗?」
  「事实上,朕是有个疑问。」她看着他,问出多年来一直搁在心头的问题,「当年,朕继位时,你送给朕一把剑,但因为剑鞘被封死了,朕一直抽不出剑身。」
  「陛下想问什么?」娄欢或许已心知肚明。
  「朕想问的是,那把剑的剑身是什么材质打造的?」何以不会在雷雨中传导雷电?让她安然在郊庙的祭坛中继位,从而得到上天的」承认」。
  娄欢面具下的唇微微掀动,「那把剑已经送给陛下,陛下若真想知道,大可请工匠撬开剑鞘,不就真相大白?或者陛下想要的并非真相,而是臣的一句谎话?」被戳中心思,麒麟有点儿恼。可哪一回她自以为尖锐的问题不是被人这样硬生生尖锐回来,戳得自己满身不舒服?这位宰相大人真不懂得讨人欢心。
  古来奸佞小人不是应该先把帝王哄得开开心心,再趁机进献谗言,陷害忠良?或者这位大人连当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佞臣都要与众不同?
  被认定有挟持天子嫌疑的宰相看着麒麟咬牙,进一步又问:「陛下真有被臣挟持的感觉吗?」麒麟不肯正面回应,也学她的老师以问代答,「娄相该不会以为,满朝群臣个个都认同大人的一切作为吧?」她不天真,好吧,即使她天真过,在娄欢的调教下,如今也已经不了。
  麒麟不以为娄欢这位深受百姓爱戴的宰相能够掌握所有臣民的心思。最多九成九吧,但绝不可能掌握全部。即使他再如何勤政爱民也一样!人心是何等复杂。
  身处一国当中最为复杂的宫廷里,麒麟怎会不清楚,不可能所有人都认同娄欢铁面无私的作风,当中必定有人会拿她母后怨恨之下所说的话来大做文章。
  自六岁起,娄欢先是她的少傅,后是她的太傅,又兼任宰相。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